202 盛宴,盛会,盛情难却/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吴清晨坐到了城堡餐厅。

晚宴快要开始了。

无论地球封建社会,还是中古世界,宴会,毫无疑问都是相当注重礼仪的场合。

体现礼仪的重要形式就是等级待遇。

比如吴清晨旅途中进餐的时候:

随员们有碗,俘虏们没有碗;

随员们可以围在饭桌旁边,俘虏们得远远地站开;

农奴有两只碗,站着吃;

警役,送信人,牛倌帮工有三只碗,蹲着吃;

格雷斯,朗科恩有四只碗,坐在随便搬过来的石头上吃;

吴清晨有五只碗,坐在最平坦的石头上面吃。

有碗没碗,有碗的话是几只碗;有没有位置,有位置的话坐在哪里;要不要背东西,要背的话背多少……一点一滴的差别待遇,汇聚在一起,就完整地表现出了其人在组织中的地位。

城堡餐厅中的位置排列,无疑也是同样的思路:

阿克福德男爵阁下,毫无疑问地盘踞着餐桌最前方的位置。

他的左右两侧,分别端坐着男爵夫人,和男爵长子。

接下来便是阿克福德领总管,阿克福德领卫队长这两位文武首席。

再接下来,轮到了农事官、林事官、马事官这三个核心领域的负责人。

然后便是侍从头目、大庄头、传令官这样的二线臣僚,以及男爵的次子、三子。

再往后面,靠近末尾的位置,加鲁查、巴士瑟、马库尔、狗事官等低级臣僚挤在一起。

至于希尔保特、传令兵、小庄头这样低级侍从,根本就没有他们的位置,只能站在餐桌旁边侍立,充当背景。

他们还不是餐厅中最低的等级。

餐厅边缘,距离阿克福德男爵最远的地方,五个下等人贴墙跪成一排。

他们是农事官、林事官被传令兵召回城堡的时候,顺手拎回来的牛倌,牛倌的长子,以及千辛万苦夺取了“试移蜂窝”的活儿,正努力朝这个千载难逢的手艺人名额奋斗的三父子。

吴清晨的位置在第三序列,紧贴在农事官、林事官、马事官的旁边。

很显然,吴清晨的位置相当靠前。——朝前看,仅次于总管、卫队长这样的文武首席,朝后看,比男爵次子、三子还要优越。

理论上来说,吴清晨现在坐的位置略显逾越——换成普拉亚牧师才算完全匹配——不过,在场二十多人,没有任何一位表示不满。

其一,这是男爵阁下亲自指定的座位,没有哪个傻瓜愿意为这点小事触男爵阁下的霉头。

其二,吴清晨不是阿克福德堡的常住户,又身兼“养蜂人”和“教士”之职,横跨领地和教会两大系统,稍稍出格,并不是太过分。

其三,就算不论以上两点,以吴清晨/洛斯刚送过来好消息,治疗耕牛,移动蜂窝,干预分群,这三点只要有信件中描述的一半效果,都可以让整个阿克福德领至少增产两成!

增产两成!如果连吴清晨/洛斯这样的功绩,都配不上现在的座位,在座的其他臣僚,岂不是更应该通通都滚到墙边,和那五个下等人跪成一排?

落座之后,上餐之前,阿克福德男爵先为吴清晨简单介绍了自己的夫人、长子,以及总管和侍卫长。

吴清晨站起来一一鞠躬致意。

接下来,和吴清晨有过接触的农事官,开始为吴清晨介绍其他臣僚。

按照普拉亚牧师的教导,介绍到林事官、马事官的时候,吴清晨再次站起,和两位核心部门的负责人,互相点头致意。

再接下来,吴清晨坐回座位,开始接受其他臣僚——包括男爵次子、三子——的鞠躬。

这一刻,就名义上来说,整个阿克福德领,不计相对独立,也没有前来的寥寥几名骑士,吴清晨的地位,已经和农事官,林事官,马事官等人,排列到了并列第六位。

排名在吴清晨之下的臣僚们毫不介怀。

甚至,每一位臣僚鞠躬的时候都很诚挚,攀谈的时候也很热情,能够坐到这里的人,谁家没几头耕牛需要医疗保险,谁家没几片份地需要蜂窝增产?

——就算他们的耕牛都很健康,份地产量也很高,但是像侍从官对听差说的那样:谁家没几个穷亲戚呢?

在这样的心思之下,诸人交谈的话题,当然紧紧围绕着治耕,蜂窝,分群。

当然,还有更加重要的“变税为费”。

农、林、马、水、卫队、侍从、庄头……

林林总总近十个职位,就连“狗”都有专门的负责人,在以农业为核心的封建庄园经济而言,阿克福德堡的管理层似乎已经设置得相当完善,但和真正稳固成熟的政权相比,阿克福德堡却缺少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职位:税官。

税官,这个职位是如此重要,关系到一切上层和下层的联系,关系到一切收入和开支的平衡。

正因为这个职位是如此的重要,阿克福德领压根不敢将这样的命脉,交给某个单独的下属。

而是选择将它的职责,分给了在场所有的臣僚。

作为13个村庄的统治核心,在座诸位臣僚全年最忙,也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征税,每到征税的时节,不管平时负责哪方面的内容,都得通通放下,赶往男爵阁下分配的村庄,全力以赴完成征税工作。

谈起征税时遇见的麻烦、困难、痛苦和危险,在座随便哪位都能说上一天一夜。

正因如此,一听到吴清晨/洛斯提到的“变税为费”的思路,在场早已被折磨不轻的臣僚们,立刻意识到了这条思路巨大的意义。

“再也不用半夜去捉那群该死的老鼠了!”

“交不交麦子,让那些混蛋自己决定,这总不会有人拿粪叉来刺我了吧?”

“允许暂欠部分,来年来交?唔……洛斯阁下,您的老师果然仁慈……那个,男爵阁下,我觉得,这一条我们似乎也可以试试。”

“还有实在交不出蜂窝麦的……”

“……”

从众人热情洋溢的讨论,以及极其兴奋的神情中可以看出,“变税为费”这一思路,无疑博取了几乎在场所有臣僚的极大好感。

和众人交谈正热切的时候,吴清晨发现了除了接受鞠躬之外,自己所坐的位置的真正福利。

光线越来越暗了。

还算开阔的餐厅四周,悬挂着十几只灯台,几名低级侍从走过来,将蜂蜡放进男爵坐席附近的几只灯台中点燃,逐渐变暗的餐厅,再次变得光亮。

男爵,男爵夫人,总管,长子的位置照得清清楚楚,吴清晨的位置,也还处在灯光比较明亮的状态,可以让其他人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更远一点的地方,就只能看到一团黑乎乎的影子了。

当然,所谓的福利,并不是指这点点光亮。

解答完又一位臣僚针对“变税为费”的发散性思维,站在餐厅门口的某位侍从拉开了木门,一长排嬷嬷婶婶,端着陶罐,银盘,木桶,篮子等各式盛具,次第走进了餐厅。

“哦?这么……咳……这么丰盛。”

看看走进餐厅的嬷嬷婶婶数量,再看看她们手中的容器大小,阿克福德男爵明显很是吃了一惊。

“这样……唔,也行吧。”

愣了足足两秒,阿克福德朝领头走进餐厅的侍从官赞许地点了点头:“诺顿,你有心了,准备得不错。”

“您的意志。”

侍从官稍稍弯腰,向男爵的赞赏回以鞠躬,然后又朝吴清晨的方向虚引一下:“希望我们的客人,洛斯/莫尔阁下能够喜欢。”

能……能够喜欢?

喜欢你麻痹啊!

望着还在连绵进入餐厅的嬷嬷送餐团,吴清晨狠狠地捏了一下拳头。

————————

两分钟左右的延迟之后。

地球。

“喜欢你妹!艹你麻痹!”

“这一脸太监相的贱人是谁?”

“妈蛋!计划再完整,盖不住有脑残啊!”

随着嬷嬷送餐团进入,几名低级侍从麻利地打开餐厅旁边的木箱,从里面翻出了一大堆的碟子、盘子、刀子、叉子、勺子,开始为众人分发餐具。

分配座位有礼仪,分发餐具当然也有礼仪:

身为阿克福德领排名第六的高官,吴清晨的待遇当然相当不错。

一支银叉,一只银勺,一柄锋利的小刀。——和下一等级的铁制餐具,以及更下一等级的木质餐具相比,档次满满。

五只碗,八只碟子。——和下一等级的四碗六碟,以及更下一等级的两碗三碟相比,分量满满。

分量满满……

分量满满!

“果然啊!”“坑爹啊!”“我顶你个肺啊!”

看着几乎将吴清晨面前铺满的餐具,无数地球人发出怒吼。

原因无他,每一位观看此刻视频的地球人,都可以在右上角特写截屏的循环播放中看到:

嬷嬷送餐团出场的时候,吴清晨脸上一闪而过,大约持续半秒,夹杂着惊愕,呆滞,便秘的表情,以及情不自禁摸向外袍左下角的小动作。

在那个位置,吴清晨的外袍和内袍之间,缝着一个特制的魔术袋。

这个魔术袋,正是为隐藏宴会的食物所设,大约可以装下四盘食物。

就算极限状态,也绝对不可能隐藏此刻这么多的分量。

吴清晨惊愕的时候,低级侍从已经分发完餐具,嬷嬷们开始分餐。

这一步就和吴清晨路上进餐时,上等人和下等人混杂在一起的分餐礼仪不太一样了。

虽然身份有别,但餐桌旁边围坐的都是绅士,如果排名前列的臣僚开始进餐,而排名靠后的臣僚面前却摆着空盘子的话,也未免太过于尴尬。

因此,嬷嬷们分餐的时候,是先从人人有份的食物开始。

第一道是水果:还在微微冒着热气的苹果和梨。

“煮熟了,煮熟了好啊!这个可以吃,赶紧减少点负担!”

“以前一直觉得中古世界把水果煮熟是傻逼行为,我错了,水果就应该他妈的煮熟了吃!”

“没什么热气了,吹两口赶紧吃,看下盘……”

看着第一道食物,地球无数人微微松了口气。

视频继续播放。

男爵,男爵夫人,男爵长子,总管,卫队长,农事官……

分餐嬷嬷一路过来,装着熟水果的篮子很快挪到了吴清晨旁边。

吴清晨托起一只银碟子,举到篮子旁边。

分餐嬷嬷举起勺子,正准备掏水果的时候,旁边忽然杀出一只大手,直接伸到篮子里面,左右拨拉了好一会,终于挑出两块最大的苹果和两块最大的梨。

每抓起一块水果,农事官就放到眼前仔细看看,轻轻吹口气,然后才满满地放到吴清晨呆滞着举在半空的银碟子里面。

“好不容易来一次,我帮你挑……”

放完最后一块水果,农事官亲切地拍拍吴清晨的肩膀——顺便搓掉下午折腾耕牛的黑泥——“上次幸亏有你帮忙,我才没有被男爵阁下责骂……对了,我那份水果也一起给你了,不要客气,尽管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