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弄巧成拙/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位好心人左右夹击,吴清晨只得强颜欢笑地剥开一只鸡蛋,和着胸中浓浓的郁闷和烦躁,一起吞入腹中。

吴清晨的郁闷,就是地球人的痛苦。

“搞毛线!”

“这两杂碎商量好的吧?”

“完蛋!已经被发现两次,再故意去撞酒杯就太刻意了!”

“别只盯着酒啊!没看到前面又多出这么多肉吗?”

“我草,这些肉怎么一边黑黑的,一边红红的?”

“黑的是焦块,红的是血块!”

“血块???!!!”

“我日啊!这吃下去不得拉一个礼拜肚子?”

“大哥啊!要是只拉一个礼拜就好了!忘记时间比率了吗?拉到你脱肛!”

“草!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参谋团有办法的吧?参谋团一定想好办法了吧?”

办法?当然有。

视频内:两位热心人全神关注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长,趁着农事官和卫队长开始享用肉食的间隙,借着吃鸡蛋,喝麦粥的动作掩饰,吴清晨故技重施,将面前餐盘中,品相最血腥、最可怕的几块肉食装到了魔术袋中。

完成这些,感觉和外袍缝在一起的魔术袋差不多应该已经全部装满,吴清晨双手垂下,抓住外袍下端,动作飞快地打了个结。

吴清晨打结的位置和大小都很有讲究。

这是培训团教给吴清晨的预留应急方案,本意是用来让吴清晨逃亡时能够尽量多携带一点随身的补给物品,此刻用来装下远远超出预案的黑暗料理也还算应景。

利用这个精巧设计的辅助功能,身旁两位热心人士快要吃完自己那一份肉块的时候,吴清晨面前已经一扫而空。

“好!”“吴先生给力!”“现在就剩那几杯酒了!”

正在地球人纷纷松口气的时候,晚宴进入到最后一个环节,也是最高氵朝的环节。

真正的大餐来了。

两名壮汉走进餐厅,他们抬着一只长宽都在一米左右的大盘子,盘子上面摆着一只掏空了内脏的小鹿,灯火照射下,烤熟的小鹿闪烁着诱人的油光,摆到了餐桌最明亮的地方。——也就是阿克福德男爵老爷面前。

阿克福德男爵站起身,取下了插在小鹿身上的餐刀。

这份珍贵的食物,将由尊贵的老爷亲自分配。

阿克福德老爷抬起刀,切下了小鹿的两条后腿,最肥美的部位当然属于男爵老爷本人。

阿克福德老爷再次抬起刀,切下了小鹿的前腿,将它们交给了自己的夫人和长子。

阿克福德老爷第三次举起餐刀,小鹿的胸脯落进了总管和卫队长的餐盘。

阿克福德老爷第四次举起餐刀,农事官、林事官、马事官,以及吴清晨,四人平分了小鹿的里脊。

到此,小鹿的精华部位已经分配完毕,剩下的鹿肉,阿克福德老爷草草切割,将它们切成两档大小,分给了剩下的臣僚。

阿克福德老爷分配鹿肉的时候,众人静静地坐着,双手垂下,没有任何人说话,也没有任何人继续进食。

最后一份鹿肉分配完毕,阿克福德男爵接过旁边侍从递过来的手帕,随意擦擦双手和额头的汗珠,阿克福德男爵端起了面前的酒杯。

所有人立刻端起酒杯,同时站了起来。

“致,主宰庇护,阿克福德领风调雨顺。”阿克福德男爵饮酒。

“致,主宰庇护,阿克福德领风调雨顺。”臣僚齐齐举杯饮酒。——吴清晨喝了一口蜂蜜。

“致,荣耀胜利,阿克福德领战无不胜。”阿克福德男爵再次饮酒。

“致,荣耀胜利,阿克福德领战无不胜。”臣僚们再次齐齐饮酒。——吴清晨又喝了一口蜂蜜。

“致,畅饮尽欢,诸位臣僚英勇诚实。”阿克福德男爵第三次饮酒。

“致,畅饮尽欢,男爵阁下健康长寿。”臣僚们第三次齐齐饮酒。——吴清晨喝下了第三口蜂蜜。

晚宴传统的致辞环节完毕。

臣僚们纷纷垂下手臂,吴清晨也放下酒杯,准备坐下,正在这时,朝着吴清晨的方向,阿克福德男爵第四次举起了酒杯:

“欢迎,远来的客人,洛斯/莫尔教士为阿克福德领带来的好运。”。

“唔?”“嗯?”“咳……”

臣僚们齐齐一愣,半秒之后,众人齐齐侧身,朝吴清晨第四次举起了酒杯:“欢迎,远来的客人,洛斯/莫尔教士为阿克福德领带来的好运。。”

我了个草!

屁股刚刚落下一半,吴清晨条件反射般地重新站直,右手一抖,手中的蜂蜜杯差点掉了下来。

妈蛋!

这男爵又发什么神经?

我就知道这个敢任命13岁小孩做区域CEO的神经病不会一直正常!

不对不对……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这个时候,好像要做点什么来着?

是什么?是什么?该做什么?怎么办?

当然要做点什么!和前三次致辞一样,当上位者致意,众同僚祝贺的时候,被致意的对象肯定不可能傻乎乎地站着生受。

该说什么来着?该死的,普拉亚老师是怎么说来着?

超出预案的情况骤然发生,吴清晨脑海一片纷乱,额头瞬间冒出了汗珠。

“咳……”半步之外,农事官微微咳嗽了一下:“厚爱……关照……”

“男爵厚爱,诸位关照……”吴清晨飞快地举起了蜂蜜杯:“愿此刻的欢乐和友谊长存。”

阿克福德男爵,以及默默等待的臣僚们,这才终于齐齐饮下一口酒精。

放下酒杯,阿克福德男爵抓起面前的小鹿后腿,撕咬一口吞入腹中,招招手,一位侍从立刻走了过来。

“去,拿给洛斯教士吧。”

十几秒后,这块带着齿印的鹿肉,端到了吴清晨面前。

————————

几乎同一时间,地球。

“农事官好不容易走会正路,男爵又他妈的开始乱搞?”

“什么鬼?”

“这又是怎么回事?”

“平时是好事,现在是他妈的坏事!”

“到底什么意思啊?”

“上位者表示亲近的意思,用汉语来描述的话: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你饿着。”

“这不挺好吗?和领地高层关系更近一步了啊?”

“兄弟,你仔细看啊!时机不对啊!”

“草尼玛,死开死远一点!老子宁愿饿着,谁他妈想啃你带着口水的臭肉!”

————————

中古世界,餐厅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吴清晨呆滞地举起了鹿肉。

众人齐齐舔了一下嘴唇。

吴清晨缓缓地抬起鹿肉,在距离阿克福德男爵口水最远的位置轻轻地触了一下,周围同时响起了吞咽口水的声音。

利用外物遮蔽和视野错觉,“啃”下几口肉,吴清晨放下鹿腿,继续舔菜汤,喝麦粥,吞鸡蛋。

几分钟过去了。

吴清晨左右看看,臣僚们已经开始专心享用分到的鹿肉,可不管什么时候,总有那么几道交替的目光,若有若无地投到自己身上,牢牢盯住自己面前的鹿腿。

麻痹?怎么办?

众目睽睽,全神贯注的注视之下,别说吴清晨目前还完全不入流的魔术水准,就算换成培训团全球顶尖的魔术师们亲自上阵,也照样会焦头烂额。

怎么办?

要不……避开口水,把旁边的吃掉算了?

望着鹿肉上的焦块和血块,吴清晨艰难地咽下口水。

“砰……当当当……”

正在吴清晨倍感棘手的时候,两三米之外,也不知是不胜酒力还是意外失足,饭桌末尾的方向,某位低级臣僚忽然摔到了桌子下面。

“塔伯特……”“你怎么了……”“没事吧?”

旁边几位臣僚连忙站起,七手八脚地扶起了摔倒的同伴,众人的视线也飞快地聚集到了发生意外的位置。

好机会!

吴清晨心头大喜,连忙一把抓起鹿腿,飞快地塞向怀中。

正在这时,看到餐桌另一头发生的意外,阿克福德男爵也站了起来,大约是动作太过于迅速的关系,阿克福德男爵不小心撞倒了酒杯和好几只银盘,一连串“当当当”的声音响了起来。

在座的臣僚们齐齐回头。

我草!

变故骤生,众人回头的视线必经之路,吴清晨惊慌忙乱,手臂一错,用力过猛,缝在外袍和内袍之间的魔术袋瞬间被扯断……

然后……

不可阻止的……

掉到了地上……

“唔,洛斯……咦?”吴清晨右边,农事官低下头,然后惊讶地叫了出来。

“怎么了……咦?”吴清晨左边,卫队长扭过头,然后也惊讶地叫了出来。

“叫什么……咦?”五六步之外,男爵微微皱眉,望向吴清晨几人,半秒之后,同样惊讶地叫了出来。

“呃?”

“怎么了?”

“男爵阁下怎么了?”

“洛斯阁下怎么了?”

“咦?”“咦?”“咦?”“咦?”“咦?”

整齐的,惊讶的,错愕的叫声接二连三地响了起来,整个餐厅的目光,齐齐落到了吴清晨旁边。

众人注视的焦点,吴清晨脚边,落着一只口子摊开的布袋,布袋旁边,一块苹果,一只鹌鹑翻滚出来,正在来回摇晃,布袋里面,梨,鸡肉,奶酪,白面包若隐若现。

握着没能放入魔术袋的鹿肉,吴清晨呆滞了。

看着地上的布袋,饭桌旁的臣僚们呆滞了。

看着视频中的情形,无数地球人呆滞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