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兄弟/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视频中的场景实在令人不忍卒视,无数地球人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脸。

某乡村,村民活动中心,对口分析团队。

“完了!”“傻逼了!”“这下麻烦了!”

“快跑啊!还杵在那里干什么?趁他们还在发呆快跑啊!”

“这么多人跑个屁啊!上啊!赶紧逮住那个胖子!”

“胖子那么壮怎么抓!赶紧抓那个女的!”

“都瞎嚷嚷什么!”工友们纷乱的叫声中,李眼镜重重一拍桌子:“怕个屁啊!不就藏了点食物吗?被发现了又怎么样?”

“啊?”工友们齐齐一愣。

“有什么好担心的?”李眼镜飞快地说道:“以吴先生现在的地位,把食物装到袋子里怎么了?藏在衣服里怎么了?被他们看到又怎么了?难道为了几块肉,就把吴先生给宰了吗?”

“呃……”

工友们扭头看向视频,正如李眼镜所说,望着地上的布袋,众臣僚脸上有惊讶,有不解,有鄙夷,有思索……就是没有什么敌意,更不要提什么杀气。

“这……”李眼镜旁边,老刘深深皱眉:“怎么会这样,不是说捞条鱼,逮只兔子都必须躲起来,不然就会有生命危险吗?”

“那是什么时候?”李眼镜苦笑着说道:“吴先生已经不是平民了,堂堂教会的正式会员,怎么可能这么不值钱?”

“可是……”又一位工友也很是不解:“我记得,成为教士之后,吴先生每天吃荤菜的时候,照样得偷偷摸摸跑到秘密厨房去啊。”

“那是另一回事。”李眼镜用力地摇头:“首先逮野味毕竟是占教会和领主的小便宜,有损形象。另外就是……”指着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吴清晨手中半黑半红的小鹿后腿,李眼镜继续说道:“肉质食品交给原住民烹制的结果,你们也看到了……”

“那现在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参谋团的完整预案能填满这个活动中心……”李眼镜苦笑着说道:“反正就是找借口嘛,肚子不饿不想吃,心情不好不想吃,或者干脆说实话,这些鬼玩意真他妈的不好吃。”

“这都行?这样都没事?”工友们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不是没事。”李眼镜摘下眼睛,使劲地揉了揉脸,纠正道:“而是说不会有危险……不过,如果处理不当的话,好不容易在领地高层中建立起来的好感度和影响力就毁于一旦了……将心比心吧,好心好意请人吃大餐,别人还要唧唧歪歪或者搞七搞八,谁会喜欢这样的家伙?”

————————

中古世界。

足足楞了半分钟,握着鹿腿的吴清晨,才缓缓地左右顾盼。

每一位被吴清晨盯住的臣僚,都马上露出了很是勉强的笑容。

以地球顶尖团队培训出来的观察能力,吴清晨轻而易举地看出,这些虚伪的笑容之下,分明就是满满的鄙视和深深的不屑。

以地球顶尖团队培训出来的微表情分析能力,吴清晨不用开口,光看这些人扭曲的表情和瞟来瞟去的眼神,吴清晨就能猜出他们内心的大部分想法:

下等人就是下等人;

这辈子没吃过好东西;

撑不下去就硬撑,硬撑不下去就藏起来带走;

屁股配不上位置,就是这样的下场……

“哈……咳……哈哈……”这个时候,农事官终于打破了餐厅的沉默:“这个……没事没事……这本来就是分给洛斯阁下的食物……一下子吃不完,收起来也没什么。”

农事官一边打圆场,一边帮吴清晨拾起布袋。

另外一边,卫队长也弯下腰,将掉在地上的水果和鹌鹑捡回桌面:“洛斯阁下年纪小,现在身体确实又稍微有点弱,分成几次吃很正常。”

死开!

不会洗地就闭嘴!

听着两位猪队友只会让旁人更加反感的低级开脱,吴清晨脸颊发烫。

“唔……”没有理会农事官和卫队长帮腔的言论,阿克福德男爵也开口了:“洛斯阁下开个小玩笑,没什么事,大家继续吃吧……”

说话的时候,男爵语气挺平静,但吴清晨还是敏锐地听出了其中淡淡的不悦。

就这样闹个疙瘩?这怎么行?

吴清晨左右看看,重点瞟向右侧,下一阶层的两个座位。

隐藏食物的魔术,虽然集中了全球顶尖魔术师的智慧,将简单和可靠都做到了极致,但吴清晨毕竟只练习了很短的时间,出现失误的可能性,自然在参谋团的预案之中。

针对很有可能出现的失误,多次筛选之后,参谋团为吴清晨提供了五份善后方案。

前两个方案比较保守,也比较稳妥,分别从身体和教会两个方面,设计了两个万金油式的理由,在绝对不会引起额外不满的前提下,尽量平息在场众人的不满情绪。——很显然,限于情报不足的万精油式方案,不可能完全消除事件的不良影响。

另外三个方案相对积极,分别从政治、经济、人际关系的角度出发,主动出击,不仅可以完全平息事态,还可以进一步提升吴清晨的形象。——但实践的时候,一定要确认情报,确认实践条件满足前置要求,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

想着这些,吴清晨再次看看和自己隔着三个座位的两位先生。

没问题,确实可以实施方案4。

下定决心,吴清晨深吸口气。

阿克福德男爵发话,众臣僚的视线立刻从吴清晨身上挪开,重新开始对付自己面前的食物。

餐厅内,咀嚼、吞咽、呼噜的声音逐渐恢复,众人交谈的动静,也慢慢由窃窃私语重新走向高谈阔论。

正在这时,一个年轻的,稍稍提高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是自由民的儿子。”

用微颤的尾音,稍稍激动的情绪,与场合形成鲜明对比的开场白……等等地球演讲大师们教导的技巧,吴清晨飞快地吸引了在场众人的注意力。

“我是自由民的儿子……”

再次强调重点,吴清晨“略显激动但绝不自卑”地继续说道:“在我以前的日子里,绝大多数时候,吃饭就是一张可以轻松举起来的桌子,一碗只能装到一半的糊糊,几根枯黄的卷心菜,以及一年只能看到两三次的豆子。”

“当我开始记事的时候……”吴清晨指指面前饭桌的蛋壳:“我吃到的第一只鸡蛋,是我的兄长,在份地里拔了三天杂草,才分到的食物,他倒进了我的碗里。”

“当我长到桌子这么高的时候……”朝面前十几米长的饭桌比划一下,吴清晨继续说道:“我吃到的第一块肉,是我的兄长,一个人收割了两布尔牧草,才分到的食物,他又倒进了我的碗里。”

“当我第一次扛犁的时候……”吴清晨撩开外袍,露出肩膀深深的勒痕:“我第一次一餐就足足吃了两碗糊糊和一整碗豆子,它们是我的父亲,我的母亲,以及我的两位兄长,让给我的食物。”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丰盛的食物……”

指指面前的餐盘和布袋,吴清晨深深地吸口气,“强忍着泪水”说道:“我已经是教士了,我以后经常能看到这么丰盛的食物,可我的兄长,还是自由民的儿子,我第一次吃到鸡蛋、肉食,第一次吃饱糊糊和豆子,都是兄长挨饿的结果,我想着……”

“我想着……”抹抹脸庞,吴清晨再次提起布袋:“第一次看到的羊肉、鹿腿、鹌鹑,还有这个……酒,能够给我的兄长先尝一尝。”

“很抱歉,男爵阁下……很抱歉,诸位……让大家扫兴了。”

吴清晨站起来,深深鞠躬。

吴清晨说完了。

舐犊之情,人之天性,无论阶层如何,人生在世,谁没有几个亲情温暖的瞬间?

看着吴清晨单薄的身躯,微瘦的脸庞,开阔的餐厅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那个……”十几秒之后,农事官蔚然一叹:“我这里还有几块肉,你一起拿去吧。”

另外一边,钢铁岩石般的汉子不喜欢啰嗦,卫队长阁下直接将盘子推到吴清晨面前。

“不不不……”

看到稍远的臣僚也开始蠢蠢欲动,吴清晨连忙飞快地摆手:“每个人都有自己亲近的人,将我自己的食物,留给我的兄长,这是主宰的意愿……用大家的食物,填补我一个人的私愿,就违背了主宰的训示。”——大哥,你是我的哥,求你们了!求你们别添乱了!再乱添分量,老子又得吃黑暗料理了!

“唔……”

臣僚们还要再“表示表示”的时候,面容重新变得柔和的男爵老爷缓缓发话了:“好了,别争了。就这样吧,今天晚宴,凡是吃不完的食物,大家都可以带回去。另外,洛斯阁下的这些食物……那个谁,希尔保特,过来!”

“咳!咳!咳!”

正在这时,整个宴会过程中一言不发的男爵夫人忽然连连咳嗽。

“怎么了?”阿克福德男爵偏过头。

“咳……咳……”

男爵夫人一边咳嗽,一只手用力推着男爵的大腿,另一只手隐蔽地指着半米之外的长子,以及十几米之外的次子和三子。

“嗯?啊?哦!”

十秒左右,阿克福德男爵终于恍然大悟。

“埃勒斯、提奈斯,还有巴森……”

男爵老爷手指连点,对立刻站起来的儿子们说道:“你们三个,现在走一趟,带几个侍从,把这些食物送给洛斯阁下的兄长。”

————————

十五分钟左右。

埃勒斯、提奈斯,巴森,阿克福德的三个儿子踏出吊桥,迈下丘陵,走到了吴清晨随员们临时休憩的木屋。

自由民居住的地方当然不会有什么好味道,距离木屋还有足足十几步的距离,男爵阁下的三位公子已经停下了脚步。

低级侍从上前通报,格雷斯麻利地跑了出来。

听完埃勒斯——男爵长子讲述的前因后果,看着另外几名侍从捧着的餐盘,格雷斯眼眶微红。

“慢慢吃吧……”看在吴清晨的面子上,埃勒斯态度很亲和,他轻轻地拍拍格雷斯的肩膀:“洛斯阁下很感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

“那个……”

看看鸡肉,看看鹌鹑,看看鹿肉,再看看白面包和三只酒杯,格雷斯捂住嘴,使劲地擦着眼角:“老爷,这些东西……这么多东西……”

“唔?”

埃勒斯微微皱眉:“怎么?”

提奈斯——男爵阁下的次子想到某种可能性:“你也想留给兄长和父母?这不可能,现在天气这么热,等你们回去的时候,这些食物肯定不能吃了……而且,要是可以留那么久,不用你说,洛斯阁下也肯定会带回家。”

“不,老爷……”

格雷斯梗咽着摇头:“我的意思是,这些食物只能我自己吃吗?”

“嗯?”男爵三子齐齐皱眉。

“如果可以的话……”

望着城堡的方向,格雷斯一边掉眼泪,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如果可以的话……这些食物,我想让其他同伴一起吃……他们吃饱了,吃好了,接下来的旅途,洛斯……洛斯……我的弟弟,就能更舒服,也更安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