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试探/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洛斯教士特意藏起来的盛宴,最终只有鹿肉和葡萄酒装进了他兄长的肚子,其他的食物,都被格雷斯慷慨地分给了其他几名随员:

“这是朗科恩,每一次碰到陡坡,他都会抢着去系绳子。”

“这是阿布维尔和狄恩,过密林的时候,他们会来回检查好几遍,把挡在前面的枝桠砍得干干净净。”

“这是约克和哈里,艾克丽村庄的农奴,遇到盗贼群的时候,和其他人一样,他们两个也从头到尾都没有退缩。”

“这是……”

就这样,格雷斯一边干脆利落地分配食物,一边向男爵的儿子们介绍随员路上的功劳。

每一位随员领到食物的时候,格雷斯都会特意加上一句:“这是洛斯带回来的食物,特意从老爷晚宴给大家带回来的食物。”

得到完全出乎意料的巨大惊喜,随员们的表现可想而知。

当随员们露出一张张或兴高采烈,或欣喜若狂,或感激涕零的脸庞时,格雷斯也同样嘴巴咧开,脸上尽是安心和满足。

看着格雷斯的神情,男爵的长子和次子对视一眼,几乎同时判断出:

水果、奶酪、白面包算什么?

鸡肉、羊羔肉、小鹌鹑算什么?

看都没看到过的鹿肉和葡萄酒又怎么样?

对于面前这位兄长来说,只要能够让自己的弟弟得到更好的照顾和保护,普通自由民梦寐以求的盛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代价”。

————————

天已经全黑了。

男爵的儿子们回到城堡时,晚宴早已结束。

餐厅之上,主城堡三层露台。

侍从们铺好桌椅,男爵、总管、卫队长、农事官、林事官、马事官,正在和吴清晨讨论次日的行程安排。

埃勒斯、提奈斯、巴森走进来的时候,交谈已经接近尾声。

听完儿子们讲述的过程,阿克福德男爵偏过头,轻轻地拍拍吴清晨的肩膀,很有些感慨地说道:“洛斯教士,你是个好弟弟,你的兄长也很不错,可你们俩却偏偏都没吃到什么好东西……品格高贵却反而吃亏,这可不行!这样吧,希尔保特,希尔保特,去,你去一下厨房,让他们再准备一份……”

“不,不用了。”吴清晨飞快地摆手:“男爵阁下,我已经很饱了,我的兄长也吃了鹿肉和葡萄酒,完全算不上吃亏,感谢您的好意,但请务必不要浪费了。”

“唔……”仔细打量一下吴清晨的神色,阿克福德男爵缓缓点头:“看起来,你确实不是太喜欢食物……说说吧,洛斯教士,你喜欢的是什么?让我瞧瞧,阿克福德堡能给为我们可敬的教士做点什么。”

“呃……”吴清晨左右看看,上下看看,欲言又止。

“洛斯教士,你是在看我的城堡吗?”阿克福德男爵开个玩笑:“这个可不能送给你。”

“不不不!”吴清晨赶紧摇头,急急解释:“这么雄伟,这么高大,这么坚固的城堡,当然永远只属于您高贵的姓氏。”

说这两句话的时候,吴清晨语气真挚,眼睛里充满了惊叹和神往。

参谋团精心安排的语调和字眼,暗示性和引导性相当强烈,阿克福德男爵几乎瞬间就进入了套路。

“这个……”阿克福德男爵“猜测”着问道:“洛斯教士……你好像想仔细看看我的城堡?”

“可以吗?”

这一次,吴清晨的欢喜倒是完全没有伪装的成分。——后备的套路一个比一个麻烦,现在没必要实施了,吴清晨当然挺高兴。

“当然可以。”

参观一下城堡而已,最正常不过的要求,阿克福德男爵微笑着点点头,对自己的长子招招手:“那个……埃勒斯,过来。”

“父亲。”埃勒斯走前一步。

“你领路……”阿克福德男爵吩咐道:“陪洛斯教士到处看看……照顾好洛斯教士。”

“好的,父亲。”埃勒斯点点头,转身面向吴清晨:“洛斯阁下,请跟我来吧。”

“非常感谢。”吴清晨微笑一下。

“我的荣幸。”

埃勒斯转过身,开始引路。

————————

两个小时之后。

夜深了。

男爵阁下的房间还亮着蜂蜡的光芒。

埃勒斯轻轻地敲敲房门。

“回来了?”点着三盏油灯的圆桌前,铺着狼皮的靠椅中,厚厚的羊皮卷之间,阿克福德男爵抬起头来。

“是的,父亲。”埃勒斯微笑着走进房间。

“看起来,你很喜欢这位教士。”阿克福德男爵坐直了,他指指面前的圆凳:“说说吧……”

成为教士,并提前锁定了艾克丽村庄教堂主持的职位,可以预见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洛斯/莫尔都会是阿克福德领数得上的实力派人士。

这样的人物,阿克福德男爵当然要好好摸一下底细,而作为日后家庭的支柱,长子也需要对领地中的重要人物形成立体印象。——这始终是领主教育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好的,父亲。”埃勒斯微微欠身致谢,坐到了圆凳上。

“洛斯阁下很有教养,也很宽容……应该说非常宽容,洛哈尔清扫走廊的时候,半桶水泼到了教士阁下身上,他还帮忙求情,阻止了卫兵的训斥。”

“唔,不错。”阿克福德男爵脸上露出几分欣赏。

正儿八经地讨论“讲文明、讲礼貌”的内容,甚至将它放在首位,并不能说中古世界的领主阶层真在意什么狗屁脸面和狗屎风度,而是因为,在这个矛盾极其尖锐的世界,生与死的边界,往往就在“一罐麦子”,“两只母鸡”,“几个耳光”之间游走。

当然,物资如此匮乏的中古世界,强力威慑和极端榜样始终是很重要的手段,但平衡已经如此脆弱,在完全没必要的地方,还要将残忍表露为凶恶,将冷酷表现为嘴欠的家伙,越是基层,越活不了几年。——注定短命的家伙,当然没什么讨论的必要。

“洛斯阁下还很谦和……”埃勒斯继续说道:“凡是自己方便做的事情,几乎不会让别人代劳……想看什么东西,都会自己过去看……对了,晚上逛城堡的时候,洛斯阁下始终自己举着火把。”

“唔。”阿克福德男爵继续点头。

和“讲礼貌”一样,“谦和”的重点也并不是什么风范。

而是说,作为上等人,平时懒惰一点不要紧,偶尔放纵一下也无所谓,但一定不能偏听偏信,将正事都全部交托给下属,做事的时候,能够亲历亲为当然最好,如果做不到,那至少也要掌握全盘情报。——“谦和”,坚持亲自动手,坚持亲自了解,哪怕仅仅只是一个姿态,也可以极大减少下等人蒙蔽欺骗的侥幸心理。

“洛斯阁下还很有分寸。”

阿克福德男爵微微颔首的时候,埃勒斯接着说下去了:“逛城堡的时候,凡是锁上的门,绕过的楼梯,走到一半停步的走廊,洛斯/莫尔没有问过一次原因。”

“那你可省了不少心。”阿克福德男爵笑了起来:“这一点,应该是你的堂兄,普拉亚牧师专门提醒过吧。”

“不管有没有提醒……”埃勒斯说道:“总之,洛斯/莫尔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

“不错……”

阿克福德男爵也比较赞许,正要男爵阁下准备评论一两句的时候,房门的方向,又传来了“笃笃笃”的声响。

男爵父子同时望去,总管站在门口。

“进来吧,埃德蒙……”阿克福德男爵招招手:“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总管走进房间:“法兰克失败了,吉布提失败了,雪莉儿也失败了。”

“咦?怎么回事?”阿克福德男爵身体前倾:“不要银币,不攀关系,也不喜欢漂亮姑娘……这是……什么都不要?”

“没错,如您所言。”总管双手一摊。

两人讨论的是晚宴前商量好的事情。

对洛斯/莫尔进行摸底和评估,当然不能仅限于埃勒斯走马观花的陪同参观,教士阁下好不容来一趟,阿克福德堡怎么能不好好招待一番呢?

晚宴之前,两人吩咐心腹安排侍从和仆人,分别通过贿赂,笼络,女人这三个方向,试探一下洛斯/莫尔面对“钱”“权”“色”这三个亘古以来的诱惑时,分别是什么状态。

这里的“招待”,完全是字面意思。

“钱、权、色”交易的目标,只是洛斯/莫尔已经准备交给阿克福德堡的技术:治疗耕牛、移动蜂巢、干预分群的技术。——并非完整的技术,只需要其中一两个小技巧。

被安排去试探的低级侍从和仆人,也已经提前得到承诺,未来必定会将这三项相关技术交给,或依然留给他们的兄长,亲戚,丈夫等等。

也就是说,洛斯/莫尔无论接受哪方面的好处,唯一的影响只是会在男爵父子,以及总管心中形象更加丰满一点,并不会有其他不良的后果。

“年轻人前程远大,暂时不想这些也不是不可能……不过……”

阿克福德男爵沉吟着:“……雪莉尔也失败……这就比较奇怪了,卡尔特没来得及去吗?”

“去了……根据我们商量好的,雪莉尔一开始哭,卡尔特就过去了……”总管说着卫队长的名字——晚宴时帮吴清晨抓住酒杯的好心人——“卡尔特帮雪莉尔求情,把事情都告诉洛斯/莫尔啦:什么雪莉尔的哥哥,送了一头牛犊和两罐麦子,才好不容易求到移蜂窝的活儿……什么雪莉尔的哥哥三次都在份地旁边挂蜂窝的时候出错……什么再不想想办法,就要倒大霉的事情都说过了。”

“软软的女人扑在身上,新朋友在旁边劝说,不幸的遭遇确实令人同情,随口一句话就可以左右一家人的生命……”

想象一下当时的场景,想象一下“女人”、“人脉”、“同情心”、“权柄”、“成就感”的完美结合,男爵长子完全想不通了:“这都能失败?”

“能。”总管再次摊手:“洛斯/莫尔阁下说,雪莉尔的哥哥确实很可怜,如果实在过不下去,他可以帮忙求求男爵阁下,或者带雪莉尔的哥哥去艾克丽村庄……不过……”

总管顿了顿,学着洛斯教士的语气,继续说道:“没错,移动蜂窝的窍门我都会,也知道该怎么让别人学会。可是,这是男爵阁下的城堡,我不会,也不应该代替男爵阁下决定:谁应该学会它们。”

“这……”

听完这个回答,男爵父子沉默了。

“有教养,很谦和,知道分寸,拒绝贿赂,时刻尊重您的权威……”

许久,男爵长子忽然抬起头来:“父亲,没有今晚的观察和试探,没见到洛斯阁下之前,您是怎么知道这些,并任命当时的洛斯阁下做牛倌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