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评估/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古世界的领主都知道对来访对象进行评估,建立简陋的印象,地球团队当然更加不会错过难得的机会。

从吴清晨和阿克福德男爵交谈时的情形就可以看出,参观城堡,是地球处心积虑也要促成的行动,能够让男爵长子——阿克福德堡绝对的核心成员之一随行陪同,地球各团队最开始还很是惊喜了一番。

不过很快,比起男爵方面,对仅仅相处半个晚上,就把握出吴清晨“有教养,很谦和,知道分寸,拒绝贿赂,尊重权威”的性格基本表示满意,地球各团队,对吴清晨足足花费了1小时41分钟的工作成果,却极其不满。

————————

视频1:

走过长长的走廊时,吴清晨漫不经心地问道:“快到城堡的地方,有两个坡很陡,耕牛必须绕路,这地方已经很久没修了吧?”

男爵长子随口回答:“有吗?不知道啊……明天我问问林事官吧。”

————————

地球分析团:

“不知道?这是核心交通线啊!你不知道?”

“交通、后勤对统治边界的重要性都不知道,你继承个鬼啊?”

“记下来吧,哎……”

————————

视频2:

经过窗台时,指着微微月光下开阔的大地,吴清晨赞叹地说道:“真大啊,这么好的地方,能开出多少份地啊?”

“多少份地?呃……”男爵长子微微错愕:“这个……没仔细数过。”

“大约呢?”

“大约……”男爵长子沉吟:“几百布尔吧。”

————————

地球分析团:

“几百……你随口这两个字,代表了九百个选项好吗?”

“连总额都不确定,这些混账到底用什么来计税啊?”

“这不扯淡吗!难怪每年都要死几个征税官!”

————————

视频3:

“对了……”爬着旋梯的时候,吴清晨忽然问道:“听说阿克福德领每年都要修水渠,一般需要多少人干活?”

“当然是每个人。”

“要修多久?”

“谁知道呢?”男爵长子耸耸肩。

“呃?”吴清晨明显愣了一下,“……没事先商量过?”

“商量什么?”男爵长子疑惑:“修完为止啊,反正冬天也事干。”

————————

地球分析团:

“合着就算上升到领主这一级,你们还是压根就没有任何计划?”

“连续三天三夜,老子都白加班了!”

“FUCK U!难怪以前阿克福德堡的动员能力一直算不出来!”

————————

很显然,长达1小时41分钟的高层对话,对于将阿克福德堡情报数据化、具体化、完善化的理想目标,还是没有什么卵用。——当然,原本也没几个人真认为能够达成理想目标,但规模整整高出一个级别,却基本还是同一本糊涂账,这实在不可能令人心情愉快。

愤怒归愤怒,见鬼归见鬼,恼火归恼火……

活儿还是得干。

整体情报进展缓慢,阿克福德堡第一继承人的模型,倒是建立得相当顺利。

从分析过程就可以看出,相比阿克福德男爵父子对吴清晨满满的欣赏,地球团队对男爵长子的评价却肯定不会太高。

埃勒斯/格兰德/阿克福德

编号:S3号中古世界对象。

性别:男

年龄:十九岁

身份:阿克福德堡,男爵长子。

身体状态:身高181CM,体重81KG,营养充分,身体发育超前,反应偏慢,下肢力量偏弱……

性格模型(1):对维护秩序的认知度不高,不能坚持主见(详见论证视频):

吴清晨刚刚走过拐角,侧面突然倒出半盆水,闯祸的仆人惊恐万分,抓着破布的手臂捂住了嘴巴。

两名陪同参观的卫兵立刻扑出,抓住仆人,抬起了拳头。

吴清晨缓缓开口,男爵长子立刻附和,卫兵松手,仆人千恩万谢。

附:洛哈尔,负责清洁工作的仆人,未造成实际事故,但地球舆情强烈,已记录在案。

性格模型(2):对交通和统治边界的关系的不敏感(详见论证视频):

吴清晨有关“陡坡”的疑虑,男爵长子“这得问林事官”的回答

性格模型(3):对统治区数据的了解程度流于表面(详见论证视频):

吴清晨有关“份地”的提问,男爵长子“几百布尔”的回答

性格模型(4):不能有效掌握自己的力量

吴清晨有关“修水渠”的话题,男爵长子“干完为止”的回答

……

就这样,吴清晨一路参观,男爵长子的人物模型一路丰满,数据飞快地增长到七百多行,参考视频也朝着三位数大关迈进。

这个过程中,凡是出现在吴清晨视野中的其他原住民,人物模型下方也都增添了几行至几十行不等的数据分析篇幅。

其中,最后出现的法兰克、吉布提,以及雪莉儿,人物模型特别详细。

这三名就连吴清晨都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的试探者,瞬间就被地球各团队标注为重点关注对象。

尤其是雪莉儿。

“身高153,体重71KG,论体积,你是吴清晨的两倍!” ——基本数据组。

“鼻毛都没剪干净就不要学人出来玩美人计好不好!”——微表情组。

“求你了!不要笑了!把你的黑牙和口气藏起来!”——翻译组。

“嗯?什么情况?这是要干嘛?打算……抱?”——动作分析组。

“草!吴先生没能躲开!”——参谋团。

“紧急情报!吴先生体表失温!”——中古世界实时监测医疗组。

“血压下降!吴先生血压下降!”——地球实时监测医疗组。

“反击啊!”——普通民众。

“掏匕首啊!插死她!”——普通民众。

“大个子来了!是卫队长!赶紧救命啊!”——普通民众。

“想学移蜂窝?做你吗的梦去吧!”——普通民众。

“对!把他哥哥弄到艾克丽去,最好两个一起弄过去,玩死他们!”——普通民众。

————————

参谋团、分析团、医疗团,以及普通民众破口大骂的时候,军事团队正在忙碌。

城堡的机密房间、机密通道、机密布置,肯定是整个阿克福德领最敏感的内容。

经过男爵长子特意回避的位置时,吴清晨不仅仅是没有问过一次原因,而是尽量避免回头、偏头等动作,甚至努力控制好了眼角余光的走向。

反正,这几乎不会影响地球对阿克福德堡的军事评估。

“这里很明显,另一头都是卫兵的房间,门框和走廊有多处锐器划痕,应该是武器库。”

“1组,数据出来了,这里是最佳通风口……2组,脚步回音变化,唔,数据也出来了,防潮材料……3组报告:顶板和地板都有啮齿动物的活动痕迹……4组……5组……没跑了,粮食库。”

“这湿痕……这石板颜色……这有什么好藏的?水井也要藏吗?哦……备用水井。”

“刑讯室……很见不得人吗?”

“藏兵洞,这设计不错。”

“箭楼射孔。”

“这个……贵重财产集中处?不一定,但几率很高。”

“警报,警报!核心重点!”

所有红灯一起闪烁。

“发现秘密通道!”“发现秘密通道!”

一分钟后。

“走向!方位!土木作业痕迹!”

三分钟后。

“建模!工程逆向推演!”

五分钟后。

“通往城堡偏东北方向,工程距离不超过300米!”

“日间数据比对!”

“发现出口!发现出口!主塔楼偏东北17度,坐标322,178。”

“两株乔木下,灌木底部,池塘口!”

数百处军事团队指挥中心欢声如雷。

“好!GOOD JOB!”某身材高大的将军狠狠一挥拳头:“战略主动权到手了。”

————————

军事团努力扒掉阿克福德堡最重要的底裤时,正是男爵长子向父亲询问为何任命吴清晨的时间。

“为什么任命洛斯/莫尔做牛倌么?”

阿克福德男爵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一个一个地扳着手指:“教养、谦和、分寸、坚持、尊重权威……”说到这儿,阿克福德男爵伸出攥住的拳头:“还有吗?”

“嗯?”长子皱起了眉头。

“鹿肉和葡萄酒。”阿克福德男爵提醒道。

“哦!”长子恍然:“友爱和团结!”

“不。”男爵摇摇头:“是感恩,知足,和分享。”

“今天晚宴的时候,洛斯教士把食物藏给他的哥哥,大家都看到了……但其实……”阿克福德男爵说道:“这并不是我知道的洛斯第一次感恩和分享。”

“嗯?”

“还记得艾克丽村庄耕牛出事的时候,是谁过去的吗?”

“农事官,巴列斯阁下。”

“不错。”阿克福德男爵点点头:“巴列斯告诉我,当时他高兴之下,赏给了洛斯一袋子白面包,洛斯分成了三份,一份自己吃,一份分给了家人,还有一份分给了……唔,安……安德烈,普拉亚牧师的另外一个学生。”

“为什么?”长子马上追问。

“因为,巴列斯和普拉亚商量的时候,是安德烈最先说出了治牛的事情。”

“这样啊……”长子喃喃说着。

“从来没有吃过的白面包,洛斯吃几片就能知足,能忍住诱惑,和家人分享……尤其是……”说道这儿,阿克福德男爵很有些感慨:“一句话的恩惠,洛斯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么懂得知足、分享、感恩的人……”不需要男爵阁下再解释,长子自己也清楚了:“我们认命他做牛倌,他怎么可能不好好回报我们呢?”

“不错。”男爵阁下含笑点头。

“咳!咳!咳!”听到这儿,总管忽然连连咳嗽。

“好吧好吧!埃德蒙!”

男爵阁下笑着对面露不悦的总管摆摆手:“当时,这确实是主要理由……不过也有小部分原因,是因为当时洛斯是普拉亚半个学生的身份,总管认为,不管治牛是真是假,通过洛斯把教会也绑进去,万一到时候出了什么差错,说不定可以分摊一点损失。”

“总之……”男爵阁下继续说道:“不管是我,还是总管,当时只是想要一个好牛倌而已……完全没想到,洛斯这个小家伙,居然真能成为堂区认可的教士。”

“这可是难得的运气。16岁……呸,肯定没有16岁!总之,这么年轻的教士……”总管郑重地说道:“埃勒斯,好好珍惜,以后一定会对你有帮助。”

“是,老师。”男爵长子微微鞠躬。

“不过……说到教士的帮助……”直起身,男爵长子面色有些微妙:“可能不用等到以后……”

“怎么?”

“晚上参观的时候……”男爵长子说道:“洛斯阁下每碰到一个仆人,就会问问城堡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有没有听过奇怪的声音,有没有见过奇怪的影子……有没有听说过什么奇怪的故事。”

“这是……”阿克福德男爵眼前一亮:“打算帮我们祛除诅咒?”

“当然。”总管也一拍手。

“瞧瞧,感恩吧……唉,这小家伙有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