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线索/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普通民众纷纷陷入极度狂热的状态,官方精英们的表现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

Z国,某军事院校研究院。

“回放!回放!再回!继续回!好!停!调到最高分辨率!”

头发花白的值班军官,眼睛瞪到了最大的幅度:“吴清晨左手这边,怎么回事,这光是怎么回事?”

“目前只有空气组的解释:根据监测数据,吴清晨先生当时手臂的角度和光线形成特定夹角,增大了衍射现象。”

“祭坛呢?”值班军官的手臂飞快地移动:“祭坛为什么忽然模糊?”

“场景组紧急简报:排在后面的人群集体移动位置,调整视角,好几个人投影同时叠加在一起,有可能造成一定的视线错觉。”

“那小孩为什么不哭了?为什么突然开始吃奶?”

参谋们面面相觑,没有任何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

美国,堪萨斯州。

“45秒了!SHIT!45秒!要是冷战时期,堪萨斯州现在已经挨了十枚核弹!FUCK,就算现在,也足够让国防部那群狗娘养的杂碎玩完三个娘们了!”

“FUCK!FUCK!FUCK!这群浪费税金的废物!”

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陆军国民警卫队,堪萨斯州机步师主官一边焦躁地转圈,一边一次又一次望向视频内,刚刚被妇人抱到怀中的婴孩:“小天使前后的身体状态对照还没出来吗?”

“通讯专员表示:华盛顿正在努力。”

“FCUK!快啊!天啦,到底发生了什么?”

————————

俄罗斯,某密级军事基地。

“是……是……是是!”胸前挂着好几排勋章的指挥官双手抱着电话:“是……最后两分钟。”

“将军阁下!”

副官飞快地冲了进来,惊愕地看着中央空调加倍努力工作的大办公室内,顶头上司却浑身上下都是汗水浸润的痕迹。

————————

中古世界。

极度震惊之下,足足两分钟,吴清晨才缓慢回过神。

吴清晨缓缓抬头,环顾四周,他的面前,城堡主厅的人群,大部分仍微微张嘴,陷于震惊;小部分已凑到一起,窃窃私语。

至于抱着婴孩的妇人,此刻依然跪在吴清晨面前。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到底怎么了?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麻痹怎么办?

这是两个很严肃的问题。

不像治牛,移蜂窝,或是临时遭遇盗贼群的小几率偶然性事件的时候那样,绝大多数事件都有地球团队精心设计的详细执行方案,至不济也有指导性的策略大方向,遭遇神迹这种事儿……

吴清晨记忆最深刻的是,几十位各大宗教的教宗们济济一堂,唯一一致的结论只有一条:谦卑,一切都是神的旨意。

一切都是神的旨意……

妈蛋!什么叫神的旨意?

该怎么谦卑,才能不让神的旨意变成一道雷霆?

谦卑……谦卑……谦卑……

“那个……”

吴清晨微微发颤地扶住妇人,极力控制着同样微微发颤的语调:“好好感谢主宰的恩赐,我并没有做什么……一切都是神的旨意,对,就是这样!一切都是住在的恩赐!……去吧,带着你的孩子去吧,记得永远铭记主宰的眷顾!”

“感谢万能的主宰,也感谢您,教士老爷……”

妇人喃喃地念着,却没有立刻顺势站起来。

她的双眼,无比感激地望着吴清晨,眼角余光,却悄然瞟着右侧的方向。

咦?

由各国各届影帝影后们倾心培训了大师级的演技课程,吴清晨双手立刻微微一顿,心中忽然想到了什么。

————————

同一时间。

Z国,某军事院校研究院。

“首长!”密密麻麻的显示屏前,某位参谋猛地抬起头来,“空气组和场景组已确认,发光和模糊,属于正常现象的几率超过90%!”

“哦?”

值班军官深深皱眉。

————————

美国,堪萨斯州。

“华盛顿紧急通告!”

“立刻通报!”机步师主官立刻批准。

“天象事件临时委员会,医疗团第二……”

“结论!直接通报结论!”机步师主官吼叫着打断。

“是……是!”通讯专员无意识地擦擦额头的汗珠:“经多组多次交叉核实,卡特娜,以及卡特娜的儿子,和吴清晨接触前后,身体状态并无明显差异!”

“WHAT THE FUCK?”

————————

俄罗斯,密级军事基地。

“将军!”副官飞快地扑过去,抢下摇摇欲坠的上司:“您怎么了?”

“没事……”指挥官脸色一片惨白:“我很快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不!将军,请看看这个!”隐约猜想到一点什么,副官飞快地操作着上司面前的控制台:“您一定要看看这个!”

————————

各国各团队,几乎同时打开了同样内容的视频:

距离吴清晨大约七米左右,抱着婴孩的妇人,卡特娜盯着的方向:男爵阁下正在和他的长子交谈。

由于男爵阁下不喜欢旁人太靠近的缘故,父子两人身边,形成了一个半径两米左右的开阔空间。

在这个距离上,男爵阁下和他长子压低声音的交谈,别说吴清晨,就连最靠近的侍从都没法听清。

不过,对于超额配备了几十几百倍语言专家,微表情专家,以及其他学科的地球团队来说,破译两人的对话内容,并没有任何难度。

“不错不错……”看着吴清晨弯腰搀扶时,妇人再次深深致谢的情况,阿克福德男爵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赞赏:“埃勒斯,人选得挺好。”

“其实也不是太好。”听着父亲的夸奖,男爵长子苦笑一下:“昨天晚上足足教了大半夜,月亮都快到山边的时候才弄完。”

“嗯,你辛苦了。”男爵阁下微微颔首:“你的辛苦会有回报……”指着整个城堡主厅震惊、激动、兴奋,倍加虔诚的人群,阿克福德笑道:“等这些人把‘神迹’传出去,有了指望,今年收获的时候,那些下等人应该又能老实一年了。”

“您的智慧!”

男爵长子微不可察地弯弯腰,重新直起身时,长子脸上满是钦佩:“我只能想到请洛斯阁下主持早祷,让大家知道我们和教会并不是一直互相讨厌……您却能一下子想出这么好的办法。”

“遇到机会的时候多想想,说不定就会有更多收获。”男爵阁下心情愉快地指点了一句。

“是父亲。”长子点点头,忽然略有些疑虑地问道:“父亲,‘神迹’的效果这么好,为什么以前不多弄点呢?”

“呵……埃勒斯,要知足。”男爵阁下摇摇头:“‘神迹’哪有这么简单?”隐蔽地指指周围的人群:“首先‘神迹’本身就不方便太频繁……其次要不是洛斯阁下在艾克丽村庄救回了牛群,而且洛斯阁下的办法,也同样在阿克福德堡治好了好几头牛,大家哪里会这么容易相信?你看那边……”

“呃……”稍微愣了一下,顺着阿克福德男爵的思路,也顺着阿克福德男爵指着的方向,男爵长子立刻有所发现:“巴列斯阁下,克特阁下,还有杨果里恩阁下……这是……好像有点怀疑?”

“当然会怀疑。”阿克福德男爵笑了笑:“这点事情都想不明白,我怎么能放心让他们做我的农事官、林事官,和马事官?”

“啊?”男爵长子立刻有些紧张。

“不用担心。”男爵阁下摆摆手:“让仆人和下等人安分一点,对他们好处更大,放心吧,他们肯定一个字都不会说。”

“唔……对哦。”长子略略思索,很快点了点头。

“父亲……”又静静地站了一小会,看着吴清晨还在继续迷茫,长子又开始有些担心:“事先不告诉洛斯阁下,真的没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

“万一弄出什么乱子……”

“什么叫乱子?”阿克福德男爵淡然一笑:“惊慌失措那叫对主宰心怀敬畏之心;激动万分那是感谢主宰的恩典;茫然发呆是因为正在和主宰沟通……埃勒斯,要记得,凡是和主宰有关的事情,我们只管做,教士能明白自然最好,如果不明白,我们能帮就帮,不管是否对教士有利,千万不要和那群人说主宰怎么样怎么样。”

“而且,你瞧……”阿克福德男爵忽然稍稍抬头,朝正好向自己这边望过来的吴清晨微笑着点点头:“洛斯阁下可是个很聪明的孩子,看样子,现在应该已经差不多猜到了……啧啧,一切都是神的旨意,说的好啊……”

“咦?”男爵长子也同样朝吴清晨微笑一下,然后才疑虑地向父亲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一切都是神的旨意……不错不错,这么一说,既轻松认下了‘神迹’,又堵住了以后其他人再要他摸一下病人或者是病牛的想法。”

“其实……”男爵长子忽然说道:“洛斯阁下现在,应该还不到需要用到‘神迹’的时候吧?会不会让堂区不高兴?”

“不会。”男爵阁下摇摇头:“虽然治小孩是我们安排好的‘神迹’,但洛斯阁下这次带过来的移蜂窝,分蜂群,尤其是‘收蜂窝麦’的办法,不管对阿克福德领,对堂区教会,还是对满地乱跑的下等人来说,给洛斯阁下身上套个‘神迹’的名头,怎么都不算过分……”

“唔……父亲,您想的真周到。”

————————

地球。

曹尼玛!

周到你全家!

看到这儿,几乎所有观看视频的地球人同时骂了出来。

“麻拉个痹!我们做正事啊!男爵你凑个鸡毛热闹啊!”

“艹!老子激动这儿久,结果就是男爵想要利用宗教迷信麻醉下层?”

“艹!我早该想到的!难怪那小崽子不哭了以后,那女人第一反应就是跪下,而不是立刻看看自己的儿子!”

“难怪看门的混蛋那么轻松就让一个抱孩子的女人混过来了!”

“这女人够毒啊!看那小崽子的左腿!这么大一块淤青啊,都不知道掐了多久,掐得多重!”

“日啊!被骗了!这小混蛋哭得那么大声,哪里像是三天三夜没吃东西的样子?”

“干你吗的男爵,干你祖宗十八代!”

————————

十分钟之后。

法国。

“合资企业”、“联合办公楼”同等性质的舆情导向处。

七楼,指挥中心。

“部长……”

工作人员表情扭成一团麻花,便秘般地递出刚刚打印出来的表格。

“8%……”部长木然接过,木然扫过第一行:“呵呵,辛辛苦苦五天五夜,好不容易将积极舆论占比率提高到40%……十五分钟,呵呵,十五分钟就跌到了8%……呵呵,阿克福德男爵……Fils de pute!!FFFFFFFFFils de pute!!!!!”

年近六旬的部长双手抓住表格,怒艹着将表格撕成粉末。

“部长!”走廊方向,又一位工作人员大声喊叫着飞奔过来:“紧急通报!”

“说吧……直接说吧……”部长同样吼叫着回答:“悲观氛围上升到多少了?80%,还是90%?”

“不,是好消息!”

工作人员冲进房间,他双手撑着办公桌,双脸涨得通红,双眼利剑般地射出无限的兴奋和希冀:“治……治孩子确实是假的,但早……早……早祷过程中……发……发现了确……确切的超自然线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