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语言的秘密/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线索?”部长猛地站了起来,不顾身前被掀得乱七八糟的文件,立刻抓住了办公桌对面工作人员的衣领。

“视……视……”被揪住衣领的工作人员呼吸困难,费力地指着部长面前的操作台:“视频……会……会议……”

“啊,哦,噢!”部长立刻松开双手,飞快地操作几下,对面大屏幕闪烁几下,出现了一个开阔的大房间,以及几十名神情兴奋,充满学者气息的身影。

“……全球超过一千人使用的语言目前有两万多种,超过三万人使用的语言有三千多种,语言的发展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

部长联入视频会议的时候,站在中间的学者正在发言:“地理隔绝:高山、大河、沼泽、沙漠……以及社会环境:战争、瘟疫、习俗等,是两大类最容易产生新语言的因素……地球世界史中,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例如阿尔卑斯山脉……”

“我按错什么了吗?”听着这些和“超自然线索”没有任何联系的唧唧歪歪,部长抬起头,望向助理。

“请尽量简短……”这时,联入视频会议的另一方表达出同样的急切态度,这是个很熟悉的声音,舆情导向部部长听出,另一方应该是公共紧急事务部的负责人:“有需要,有问题的时候,我们再向您请教。”

“唔……好的……”正在发言的学者顿住,将手中的文件一口气朝后面连翻了五页:“……对于中古世界来说,严重的人身禁锢,从生到死都没有离开过村庄一步,是绝大多数自由民的常态;就算是领主阶层,长期战乱和彼此敌视,离开统治区的风险也相当高;同一领主统治的不同村庄也不例外,由于生存环境恶劣,交通状态极差,除非是收税或是极其严重的事件,绅士阶层才会勉强出动。”

“因此……”

总算听到了关键词“因此”,部长精神一振,只听学者继续说道:“地理隔绝和社会环境的双重影响下,我们可以看到,艾克丽村庄和其他村庄简直就像不同的国家,就算有送信人翻译,交流起来也相当困难。”

说到这儿,学者抬手示意一下,旁边一位比较年轻,大约是助手的年轻人按了几下控制台,学者身后的显示屏,出现了狄恩和艾尔摩初次到达艾克丽村庄的交流片段、抓到盗贼群俘虏时的审讯片段、以及吴清晨公器私用堵住其他村庄送信人的盘问片段。

“这样的情况,文字统一的前提下,例如地球,彼此算是差异极大的方言……放到识字率不到0.5%的中古世界,从本质上来说,已经属于不同的语言。”

“放大到整个阿克福德领,情况也差不多。从昨天晚宴、参观城堡、以及今天早祷前闲谈的过程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凡是来自不同村庄的事务官、卫兵、侍从,基本都有很严重的口音问题……例如第二个庄头,他的父亲是欧瑞村庄的……”

“请等一等……”部长调整一下送话器的状态,加入视频连线:“这些情况,简报基本都有……超自然线索在哪里?”

“超自然线索,就隐藏在口音中……”学者又顿了顿,再次将文件翻过两页:“唔……这里了……”

学者又示意一下,旁边的助手再次操作,显示屏中出现了吴清晨引导众人早祷时的全景画面。

“由于参谋团设计的良好舞台效果,吴清晨先生主持的早祷感染力非常强,大家请看……”学者将速度调整到0.3倍,手持小棒点击视频画面,众人望着学者特意点击的位置,很快发现,吴清晨念出祷词的时候,下面的听众很大一部分都在跟着默念。

“跟着念……不行吗?这就是超自然线索?”舆情导向部部长听出,公共紧急事务部的负责人已经很不耐烦。

“不。”学者摇摇头:“下面是唇语组和微表情组专家们的合作成果。”

学者按了几个键,音箱中立刻传出二十几人同时用中古世界语言说出的一连串单词和短句。

“这是宗教用语的模拟效果。”

说完,学者又按了几个键,音箱中又传出了这二十几人同时用中古世界语言说出的另一串单词和短句。

“这是日常对话的模拟效果。”

“唔……”某位比较敏锐的视频会议参与者发言了:“早祷的口音很整齐,普通对话的差异比较大。”

“不错。”远程视频会议的镜头中,学者点点头:“这十几个声音的采集对象,三分之一是阿克福德堡的常住民,三分之一是经常需要前往其他村庄公干的事务官,最后三分之一是曾经在其他村庄生活过很多年的对象……结果非常明显:地理隔绝和社会环境方面的因素,在宗教用语和日常对话方面,影响程度截然不同。”

“这……”舆情引导部负责人疑虑地说道:“这是有没有标准发音造成的差异吧?正式法语和区域俚语,被地方口音影响的程度本来就不一样……毕竟,正式法语有全国教育系统,还有全国覆盖的广播、电视、以及……”

说到这儿,舆情引导部负责人忽然自己停下来了。

“没错,和你想的一样……”学者笑了笑:“广播、电视、网站,这些中古世界当然通通没有……至于教育系统,普拉亚阁下的教学能力,大家都见识过。”

“不用理会舆情部的傻瓜,然后呢?”又一位视频会议参与者迫不及待地提问。

“唔……”学者这次只翻了一页:“数据分析显示,吴清晨先生接触过的对象,在语言及口音方面,和彼此之间的地理隔绝程度呈正比,隔绝程度越大,口音差异越明显,综合其他情报,呈相当明显的数据趋势。”

“例如……”学者的助手再次操作,让显示屏的内容再次更换:“豌豆、荞麦、跳水、小火这些最常见的词汇……以艾克丽村庄口音为基准1,最近的阿克福德村庄为0.85,远一点的欧瑞村庄为0.72,更远一点的罗芙兰村庄为0.63,再远的堂区执事扈从为0.41,到目前位置距离最远,来自另外一片领地的盗贼为0.22……”

说到这儿,学者手臂向下:“这样的变化,基本是一条斜线。”

“然而……”学者继续说道:“同样是这些统计对象,说到宗教用语的时候,虽然也同样受到了口音化的影响,但平均变化率却只有17%-25%,某些不常见的,纯粹精神领域的词汇,变化率甚至在5%-9%之间!”

说到这儿,学者手臂弯曲:“这样的变化,基本是一条起伏幅度非常低的波浪线。”

“斜线……波浪线……”舆情引导部部长喃喃重复,脑中已隐约想到了一点什么。

“通过和各位语言学领域的先生们讨论……”发言的学者向研讨室内的其他几十位学者点头致意:“以及其他国家同行们交流,目前的结论是,日常用语15%-78%的变化率,完全符合之前阿克福德领及周边区域,受地理隔绝和社会环境因素影响,在200-500年左右逐渐形成了地方语言的判断。”

“而宗教用语却仅仅只有5%-9%,以及17%-25%……”说到这儿,发言学者脸上满是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神情:“5%-9%!这说明什么?这个数据说明:从300年前开始,整个阿克福德领,整个菲什加德堂区,甚至另外一片领主的覆盖区域,宗教人员使用的居然是同一种语言!口音完完全全相同的语言,并在很长很长,超过一百年的时间内,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而17%-25%又说明什么呢?”

发言学者语气缓慢且郑重地说道:“目前猜想多种多样,但全球同行认可度最高的是:150年-170年前,突然发生某种变故之后,原本一模一样的宗教语言,忽然开始同样受到周围地域隔绝因素和社会环境因素的影响。”

“150年-170年……”

学者身后的屏幕,显示出这两个巨大的红色数字:

“将这个数据,和各大宗教的神学学者,以及军事部门的研究结果匹配,结果非常惊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