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铁证/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看150-170年之后……”

主持人抬抬手,主屏幕右侧,立刻再次分出一小块。

首先是第十一任主教的生平事迹:“……连月不雨,溪流干涸,荞麦奄奄一息。牧者深痛,侍立于主宰神圣的祭坛前,不饮不食,连续祈祷三日,当牧者干枯的嘴唇,流下的血迹装满圣杯时,天空阴云密布,片刻下起了大雨。”

接下来是第十三任主教的生平事迹:“……无罪。深思一夜,天空最亮的星星落下时,牧者轻轻抚过不幸者的身躯,光芒耀眼,强烈闪烁,众人重新睁开眼睛,污秽消散,清香袭人,那不幸者的灵魂,袅袅升向天空。”

再接下来是第十四任主教的生平事迹:“……喜悦的农夫冲进教堂,手中那神圣的卷心菜,比堆在旁边的三颗加起来都要大。”

“发现了吗?”

念到这儿,主持人停住画面,指着这三个段落说道:“和300年前,众目睽睽之下,让大树长出面包,让山峰让出道路等极其骇人,且一眼就能验证的‘神迹’相比,150-170年之后的所谓‘神迹’,忽然变成了求雨、天堂等要么是事后凑数,要么是主观判定的唯心戏法,甚至干脆是变成了三倍卷心菜之类的闹剧……唔,如果还不明白的话,各位可以看看这个……”

再再接下来是第十九任主教的生平事迹:“……孩子的父母恸哭不已,牧者叹息,祈祷之后,神圣的光降下,鲜血止住,扭曲的骨头长到一起,孩子跳下祭坛,扑入母亲的怀抱。”

“ZUT!”听到这儿,舆情主导部负责人不自禁地怒骂出声:“这不就是该死的阿克福德男爵安排的把戏吗?”

“没错。”主屏幕,主持人点点头:“和300年前大大方方,坦坦荡荡的态度相比,150-170年之后,中古世界的‘神迹’,已经演变成装神弄……唔,唯心,小范围、不可验证的传统宗教包装领域。”

“越是缺少什么就越需要宣传什么……根据语言组同事们发现的疑点,结合中古世界各来源资料记录下来的数据、场景、影响,我们不得不作出惊人的判断:300年前,中古世界的主宰宗教,不在乎神迹,却充满了神迹;150-170年之后,同样是主宰宗教,在乎神迹,却只能捏造神迹!”

“另外,从‘神迹’的目的性和接受程度也可以看出端倪……”

主持人继续说道:“300年前,神迹主要体现为神启,以沟通主宰的方式,阐述哲学思维,宣扬主宰荣耀,推广农耕技术,人人深信不疑;150-170年后,神迹的目的,就慢慢变成了巩固地位,争夺人事、财务方面的话语权,不仅充满了质疑,就连书面典籍都有造假被揭穿的案例。”

“信息的传递速度方面也是如此。”主持人手中的小棒点点主显示屏:“300年前,圣典和圣徒录内,有七处牧师心存疑惑向主宰祈祷,十一处牧师遇见难题时向主教请教,并很快得到主宰神启,或主教指点的记录。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这个时间段内,中古世界的信息传递简直就是即时通讯;150-170年之后,主教生平事迹虽然尽力掩藏,却有五处四方巡视,长期讨论,召见牧师的记录,甚至还有某地教堂主持者死了几年,堂区还没派出继任者的闹剧。从这些可以看出,到这个时间段,中古世界教会的通讯方式,回归到了中古世界的正常状态。”

“对待神迹的态度变化,农业技术断层,信息传递与决策速度放缓,再加上语言组发现的口音变化……”视频会议忽然插入一个沉稳的声音:“这几个方面确实很异常,不过,对现在的地球来说,超自然线索是个非常严肃的话题……仅仅这些,说服力还不够。”

“不仅仅是这些……”礼貌地听完提问,主持人微微摇头:“历史组负责军历研究的同事也有很惊人发现:从300年前,到150-170年前之间,长达130多年的时间内,中古世界所有宗教典籍,几乎没有任何宗教武装和贵族军队方面的描述。”

静静地停顿几秒,等待参与视频会议的众人消化这个信息,主持人才继续说道:“是特殊避讳吗?不是!‘神话’阶段之后,150年之后,八号圣徒录,以及第十二任主教的生平事迹都明显记载:就在他们主政的时间段内,教会第一次开始打造武器,收集战马,培养牧师们的战斗技巧,艰难地组织了自己的第一支牧师骑士团!”

“教会足足发展150年之后,才组织起第一支!武装军队!”重重强调之后,主持人双手按住圆桌,俯视镜头:“组织的背景是什么?圣徒录和主教生平事迹写的很清楚:这20年间,八个堂区,数十个村庄,接二连三地发生农奴骚乱,自由民叛乱,贵族背叛等一系列针对教会的变故。”

“教会的正式记载中,将这些变故的原因分别归结于魔鬼的诱惑,羔羊的忘恩负义,以及主宰的考验……诸位都是政治精英,应该不至于相信这么愚蠢的说辞,应该都明白暴力组织是维系政权的最后底线。”

“主宰教会明显也知道这个完全算不上复杂的道理,才会在150-170年前之间,组织牧师骑士团,作为自己的暴力底线……”主持人幽幽说道:“那么,现在的问题是,之前的130年,教会的暴力组织又是什么?双手空空的教会,凭什么如此强势地主导政权,强势到什么贵族,什么军队,压根都没有浪费羊皮卷记载的必要性?”

舆情导向部负责人和他的助理,工作人员们面面相觑,旋即瞪大了眼睛,其他部门的情形也大同小异,众人都很快想到了隐藏在故纸堆中的惊人细节。

“唯一的解释就是……”

停顿几秒,历史与宗教组的主持人缓缓说道:“300年前,以及接下来的130年内,主宰教会的牧师——仅仅一个牧师,不需要战马,不需要钉锤,不需要皮甲——本身就拥有能够威慑至少一个村庄的暴力。”

“推演很精彩……”主屏幕的左上方某视频参会者小屏,某位肩披将星的中年军人一边轻轻鼓掌,一边缓缓摇头:“但再精彩的推演,也仅仅只是推演。”

“不……”听完军人的质疑,主持人缓缓摇头:“不只是推演,五分钟之前,超级计算机中心传来了铁证。”

“请看这幅画面……”

随着主持人说完这句话,主屏幕的一大半画面,立刻直接变成了一副巨画:

一片漂浮于半空的大地,阳光明媚,照耀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丰收麦田,密密麻麻的农夫喜笑颜开,一座高耸的神殿矗立在画面最高的山峰之巅。

“这是主宰宗教最重要的壁画:主宰的国。看起来似乎很正常,封建社会社会嘛,民众本来就很容易就将自己对神国的美好向往,用绘画的形式表现出来。”

“艾克丽村庄的教堂里就有这副画面,由普拉亚牧师花费了大约三个月左右的时间绘成。——大家都知道,普拉亚牧师绘画技术有限,艾克丽村庄的画面很粗糙,连这副画十分之一的表现力都没有达到。”

“阿克福德堡的这幅画面就好多了……”

主持人手中的小棒敲敲显示屏:“毕竟,这是一百多年前,初代阿克福德领男爵建造城堡前,特意派出一支小队,花了大半年时间,不远千山万水,跑到教会最大的,第一代圣徒主持的神圣教堂,然后再花大半个月,仔细拓印下来的画面。”

“当然,受限于拓印的技术限制,阿克福德堡的这幅画面虽然还算不错,但诸位先生应该都看过不少艺术品,估计还会觉得少了那么点意思……于是,我们联系超级计算机中心,扫描壁画上的每一处划痕,轨迹,凹凸度,尽力将它恢复成被拓印对象的模样。”

说着,主持人轻轻按下一个键,视频会议显示的主屏幕飞快变化,“主宰的国”飞快地变化。

漂浮的大地旁边出现朵朵白云……

耀眼的阳光衍射出道道光晕……

一眼望不到的麦田随风飘荡……

喜笑颜开的农夫们脸上出现细微的皱纹……

高矗的神殿散发出无尽的威严……

“啊!”

“啊哈!”

“唔!!!”

“上帝啊!!”

“这简直就是照片!”

“不,这绝对就是照片!”

视频会议的连线通道,此起彼伏地传出了无法压抑的惊呼声。

“请注意!”整齐的,不敢置信的呼声中,主持人稍稍抬高声音说道:“这确实是超级计算机修复的效果,但是,也仅仅是修复,这副画面并没有增加任何特效,完完全全是那座神圣教堂的壁画还原效果……”

“或者应该说:考虑到某些拓印最初本身就不到位的地方,这副画面,其实还没有完全达到神圣教堂的壁画效果。”

“另外,除了完全不可思议的照片级外观,经过超级计算机的计算,这副画面内,微风轨迹,人物比例,山峰承重,荞麦杆压下的幅度,云朵被阻隔的效果……等等等等,完全都是真实的效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