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扑街牧师/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术和典籍,确实是主宰教会最方便。唉……”

说到这个,小王忽然叹口气:“只可惜,神圣教堂最重要的那幅壁画,原件已经被损坏了。”

“被损坏”是比较委婉的说法。

实际上,根据典籍、书信记载;和伊弗利特、普拉亚、阿克福德堡等统治阶层的交流;以及从吴清晨视角亲眼看到的中古世界政治经济形态,地球已经得知:

150-170年前,随着主宰沉寂,失去神启的各种超自然能力,尤其是远距离沟通的能力,一百多年来,地理上的隔绝,组织能力的限制,被催生的教会虽然还勉力维持着同一面宗教旗帜,但实质上已经分裂,形成以不同堂区为组织核心的近十个团体。

教会总部不可能轻易放弃权利,各大堂区也全力争夺自己的利益,这混乱的一百多年里,口诛笔伐是常态,操戈而起也毫不稀奇。

于是,某次玩脱的教会内战中,神圣教堂,被各大堂区到现在还各持说法的动乱,到现在还没法最终确认的凶手,一把火烧成了石头堆,神圣壁画也被敲成十几块,然后和所有高价值文物一样,随着时光流逝,十几块逐渐变成几十块,分别落到了各大堂区,以及数目繁多的领主手中,充当彼此之间最体面的分封、联姻、盟誓信物……或者说吉祥物。

“唉,又是暴殄天物,这些混蛋!”

“神圣壁画是最确切的超自然线索,说不定里面就有什么奥妙,以后肯定都得收集起来。”小王苦笑着说道:“妈的,现在变成了几十块,这工作量和难度……有得忙了。”

提到这个,吴副同样纠结,无奈地叹了口气:“想点好的吧。至少,变成了几十块,吴清晨先生想要收集一两块研究的话,渠道也一下子扩展了几十倍……想想看,碎片都能成为传家宝,要还是一块完整的神圣壁画,吴清晨先生得爬到什么地位,才有可能霸着它仔细研究?”

“所以……呢?”小王忽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所以……”

点点小王面前显示屏上的“地外文明、人格化神祇”等分类,老吴同情地说道:“比起四五个超自然现象分类,几十个有可能的壁画收藏对象,名单可能会更长一点。”

“艹!”

————————

官方加班加点,民间沸火扬天。

超自然线索已基本落实,原本就极其火爆的吴清晨专题平台,瞬间又增加了两三倍的新活跃人群。

这些全新的活跃者,主要来自几个方面:

一是拖延症患者,吴清晨成为牛倌,尤其是加入教会后,自身安全和生活条件已得到保障,世界末日已稳稳推迟到九年之后。——压力还在,但今日无忧,这群人关注吴清晨的频率比其他人低出许多。

二是心如死灰者,既然再努力也看不到十年后的未来,那奋斗和拼搏还有什么意义?——取出所有存款,一折变卖家产,整日醉生梦死,这群人基本从不主动关注吴清晨的情况。

三是普通吃瓜群众,想法随大流,听政府的话,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人顶着。——忧心仲仲当然不可避免,但最初的彷徨过去,日子还是得过,不可能所有精力都集中在吴清晨身上。

但超自然线索确定,一切都不一样了!

神迹、神术,往往意味着心想事成、包治百病、起死回生、返老还童……等等等等!

谁的心中没有错过的遗憾?

谁的心中,没有一个必须奇迹,必须神灵,才有可能实现的梦想?

平日再怎么拖延症,再怎么心如死灰,再怎么围观吃瓜,碰到超自然现象的时候,通通飞快地变成了全球一致的狂热状态。

不过,状态可以飞快调整,认知却没法一下子提升上来。

分析团的情报,参谋团的策略,培训团的科目,吴清晨的体质、技能、状态、应对……

望着各平台导航眼花缭乱的菜单,这些新加入的关注者们基本一头雾水,只知道,就目前而言,中古世界最重要的事项,吴清晨最重要的任务:

想尽一切办法,提高影响力,全力以赴争夺中古世界信仰主导权。

在这样的认识下,这群新加入的关注者,懵懵懂懂地打开了吴清晨在中古世界中的即时视频。

————————

这个时候,中古世界中,阿克福德堡主厅的早祷已经结束。

高层心照不宣,中层略有所悟,底层深为震撼的时候,总管吩咐下去,几名低级侍从小心翼翼地扶走了友情出演“触摸治愈”的母子俩,其他无关者也纷纷退散,去忙自己的活儿。

稍稍休息几分钟,阿克福德父子,总管、卫队长、农事官、林事官、大庄头等人,叫上吴清晨离开主厅,顺着早已放下的吊桥,走出了城堡。

这是前一天商量好的行程。

这一天,吴清晨将一一解答,并现场演示阿克福德男爵、农事官、林事官等人特意写信询问普拉亚牧师有关治疗耕牛、移动蜂窝时遇到的疑点难点,以及为刚刚出炉的人工干预蜜蜂分群的技巧进行推广。

走出阿克福德堡,一名卫兵快步走下缓坡,走向左侧,前去召唤吴清晨的随员们;另一名卫兵陪着小庄头,同样快步走下缓坡,走向右侧,前去召集阿克福德直领准备参与治疗耕牛、移动蜂窝的人员。

剩下的卫兵,护卫着阿克福德父子,吴清晨,以及其他专职官僚们,缓缓走向建造在小河旁边,一长排明显材料、大小、规格都远胜普通自由民的房屋。

这是除城堡之外,整个阿克福德领的精华建筑。

其中包括了铁匠、皮匠、石匠、裁缝、制蜡等高端手艺人的住所,以及市集、磨坊、法庭等重要机构。

十几分钟之后,众人走到了这一排精华建筑附近。

这么多大人物过来,周围的手艺人家庭和重点机构,连忙派出学徒和差役,诚惶诚恐地搬出座椅。

众人坐下,等待卫兵和小庄头召集等下干活的下等人。

吴清晨过来的日子不巧,最近不是市集开放,也不是法庭开放的时间,周围没什么村民出没,等着众人坐下,吴清晨微微侧身,凑到阿克福德男爵旁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随即,阿克福德男爵点点头,招招手,叫来了两名卫兵。

半分钟后,两名卫兵陪伴下,吴清晨领着安托万,走向了比较靠近河边的某栋建筑。

————————

地球。

“这是干嘛?”“吴先生要去哪里?”“那是什么地方?”

很明显,这是来自新关注者的疑问。

各平台的回答也体现出了这一点:

“你不知道?”“没看过计划行程表吗?”“这建筑都看不出来?你平时都干嘛去了?”

“这是阿克福德堡的教堂!”

评论刷过到一大片,吴清晨走到了教堂旁边。

一位和吴清晨衣着一模一样的中年男子,已经迎出了门外。

接下来,众人看到,吴清晨和迎出门外的牧师交谈几句,然后在这位牧师陪同下,走进教堂,参观了一圈。

“咦?怎么回事?”“吴先生怎么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感觉……好像是走个过场,完成任务?”“为什么这么敷衍?这是教堂啊!不是说现在信仰最重要吗?”

很明显,这还是新关注人群的疑问。

熟知情况的资深“中古世界专家”立刻产生了优越感:

“信仰是很重要,但信仰的基础是影响力!”

“阿克福德男爵懒得过来,昨天的宴会上也没有看到这位牧师先生,情况还不明显吗?”

“两个竞争激烈的单位,某一方的业务员被派遣到另外一方的大本营做摆设,你说是什么地位?”

“回头看看关系学图谱吧,阿克福德堡的牧师,和普拉亚,普拉亚的老师塔尔玛不是一路人,吴清晨先生参观一下是礼数,和这种扑街交往过深就变成麻烦了。”

“以前总觉得吴清晨先生进入中古世界,出现在艾克丽村庄是个悲剧,现在看来,如果走宗教这条路,繁华点的地方……呸……阿克福德堡反而是个劣势。”

跟在吴清晨/洛斯身后,安托万警役感觉有点不对劲。

提着洛斯老爷亲自收拾好的行李,默默地跟在后面,看着洛斯老爷由阿克福德领牧师老爷陪同着参观,安托万总觉得,前面两人交谈的情形,完全不像是牧师学生和正规牧师这两个不同的等级,反而更像是两个地位平等的对象相处,甚至,阿克福德领牧师老爷还隐约处于下风。

这……应该不正常吧?

如果说安托万警役的感觉还只是模模糊糊的话,对于凯文、吉格尔,阿克福德领保罗牧师的两位学生来说,感觉就极其明显了。

“是啊,主宰的居所,一定要认真照料……”来自艾克丽村庄的牧师学生一边随口附和着保罗老师,一边左右张望,也不知是什么缘故,正在这时,这位年纪和自己相仿的洛斯教士走下阶梯时,不小心打个趔趄,连忙随手抓住了旁边的桌椅,重新站稳之后,瞟瞟刚才抓住桌子的手指,洛斯教士不动声色地收回,在衣袍侧面擦了擦。

凭心而论,洛斯教士的动作相当隐蔽,可变故之下,保罗老师关注度太高,一下就看到洛斯教士右手的小动作,以及衣袍擦拭处的黑痕。

“啪!”

吉格尔脑门上立刻重重地挨了一巴掌。

“和你说了多少次?”保罗老师怒骂道:“早上都干嘛去了?主宰的居所一定要打扫干净!”

“算了算了,其实没什么。”洛斯教士连忙求情:“最近天气热,风太大了,艾克丽村庄的教堂也是这样。”

“哼!”保罗牧师再次怒目瞪视自己的学生:“还不赶紧谢谢洛斯教士。”

“对不起,老师……谢谢您,洛斯教士。”

吉格尔哭丧着脸。

同样是牧师的学生,为什么洛斯教士可以和老师谈笑风生,我却要挨打……

而且,平时不都是这样吗?今天是怎么了?

几分钟之后,主教堂参观结束,众人走出侧门,踏入教堂后院。

呱呱呱……

唧唧唧……

咩咩咩……

刚刚推开侧门,一曲动听的交响乐传入众人耳中。

十几步之外,几头羊、几只鸡、几只鹅,正在后院角落欢快地玩耍。

“呃……”

洛斯教士还来不及说什么的时候……

“啪!”

又一记重重的巴掌,拍上了凯文的脑门。

“脑子里想点什么?”保罗教士再度怒吼:“昨天不就已经告诉你,让你早点把这些玩意儿弄出去放牧吗?”

“好的老师,对不起老师。”凯文哭丧着脸认错。

同样是牧师的学生,为什么洛斯教士可以和老师谈笑风生,我却要挨打……

而且,平时不都是这样吗?今天是怎么了?

安托万警役,和牧师的学生都能够察觉到异样,地球围观众当然更是看得清清楚楚。

“咦,这位牧师……”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不对劲啊……”

草草参观,完成礼数,吴清晨快步离开了教堂。

左右看看,吴清晨走向了河边。

一瞬间,所有平台,评论数指数级增加:

“关键来了!”“阶段性重点来了!”“吴清晨先生的活儿来了!”

“磨坊到了!”

“终于轮到磨坊了!”

“磨坊战略啊……总算看到中古世界的实物了!”

“咦?这保罗牧师怎么也来了?”

“这扑街牧师想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