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调任/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保罗牧师,您这是?”

吴清晨也很奇怪,约定成俗的流程已经走完,阿克福德领的牧师还追出门来干嘛。

“您刚才不是说想仔细看看附近么?”保罗牧师笑眯眯地说道:“我已经在这里呆了十几年……可以为您好好介绍。”

和扑街牧师一起逛街是什么后果来着?

只要不是故意结交,形成利益联合,随便逛下街的话,大约也就是……被普拉亚牧师随口责怪一两句?

那就无所谓了。

既然没什么后果,吴清晨也就可有可无。

微笑着致谢,吴清晨落后半步,和保罗牧师并肩走上“街道”。

由教堂、法庭、磨坊等公立建筑,以及铁匠、皮匠、裁缝等高端手艺人住所形成的所谓“街道”,最多只有半个街区的长度,吴清晨尽量摆出兴趣盎然的模样,每一座建筑都尽量和保罗牧师聊上几句,也只花了几分钟时间,就走到了“街道”的一半。

快要走到法庭的时候,吴清晨招招手,跟在后面的安托万立刻走前几步。

“木板。”吴清晨指指警役背着的行李。

安托万立刻放下行李,打开包袱,从里面掏出一块横竖长度都在二十厘米左右,表面刨平的薄木板,双手捧住,恭恭敬敬地递到吴清晨面前。

“好。”吴清晨点点头,左手接过木板,右手继续伸着:“炭。”

十几秒后,一块特制的木炭递到了吴清晨手中。

接下来,左手托住木板,右手抓着木炭,吴清晨开始写写画画。

“洛斯阁下,您这是……”保罗牧师凑过来:“画这条街道?”

“嗯。”吴清晨“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的父母,邻居,还有村子里的大部分人,从来没有离开过艾克丽村庄,我想让他们也开开眼界。”

“唔,这办法挺好。”保罗牧师先是缓缓点头,旋即转身,重重一拍自己的学生——凯文和吉格尔的脑袋:“没看到洛斯阁下要绘画吗?还不赶紧去搬个桌子过来?”

“啊?”吴清晨眉头微皱:“不必要吧?”

“没事。”保罗牧师浑不在意地说道:“您是客人,应该的。”

“我只随便画画,不用麻烦了。”吴清晨继续拒绝。

“客气什么?”保罗牧师微笑一下:“搬个桌子而已,反正他们现在又没什么事。”

“真不用,毕竟……”吴清晨继续寻找理由。

“磨蹭什么?”

吴清晨还在沉吟的时候,朝着两个学生的背影,保罗牧师已经大声吼道:“还不快点!”

两名学生骤然加快脚步,飞快地跑回教堂,很快搬来了一张小桌和一只圆凳。

“请坐吧。”两位学生将桌凳摆好,保罗牧师殷勤地调整一下位置,扶着吴清晨坐下:“坐稳了,才能画得好呀。”

艹!画好你妹!

吴清晨无奈地坐下,开始绘画。

用屁股思考也知道,有地球成千上万台超高分辨率的摄影机逐帧工作,吴清晨哪有什么画街道的闲情逸志?

所谓“让艾克丽村民”开开眼界,完全只是为了让等下绘制磨坊的时候,不显得太过于刻意。

原本站着手持绘制,吴清晨可以随便画几笔,以姿势不对为借口敷衍过去,现在保罗牧师特意搬来了桌椅,吴清晨只好端端正正,认认真真地绘画。

几分钟之后,画板上,街道雏形形成。

“好了,差不多了……呼……”吴清晨吐出一口长气,将画板和炭笔递给了安托万。

“洛斯阁下……您这个,好像还没画好吧?”站在旁边,第一次见到素描笔法,保罗牧师很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剩下的东西,回去再补上吧。”吴清晨站起来,指指前方:“还有很多东西要画呢。”

“哦?”保罗牧师挑了挑眉毛。

“比如法庭。”

说着,吴清晨向前走去。

其他人连忙跟上。

走到法庭前端,选好角度,挑个位置,吴清晨示意牧师的两位学生放下桌椅,再次开始绘图。

画了两笔,吴清晨忽然微微皱眉。

“啪!”

凯文和吉格尔第四次吃到巴掌:“眼睛长在哪里?没发现这里这么暗吗?还不赶紧过去把门打开!”

两个学生连忙飞快地跑过去,将法庭的大门打开到最大的幅度。

又几分钟之后,画板上,法庭雏形形成。

“好!好画法!”这一次,全神贯注,关注全程,保罗牧师情不自禁地再次喝彩。

“其实也没什么……”吴清晨笑了笑,将第二块薄薄的画板也递给安托万:“可以偷点懒,稍微节约一点时间罢了。”

“您太谦虚了。”保罗牧师摇摇头:“这哪里是节约一点点时间,这种画法实在太省事了。这画法……啧啧……”

“是吗?”吴清晨随便笑了一下,并不接话。

“呵呵。”

看着吴清晨脸上由各学科专家特意设计出来的神秘笑容,保罗牧师无法判断出素描笔法的价值和深浅,尴尬地干笑一下,让出了通道。

走出法庭,吴清晨迈向对面的磨坊。

磨坊:本次离开艾克丽村庄的主要目标之一,容不得任何对象,因任何原因,导致任何干涉或是破坏。

完全不知道地球有关“超自然现象”的热议,依然将磨坊列为最重要的目标,吴清晨脚步稍稍放缓,脑子飞快地转动。

阿克福德堡扑街的保罗牧师,这一上午,接二连三谦卑、照顾、讨好的行动,必有所图……

缓缓走过“街道”,吴清晨最终决定,还是在进入磨坊之前,将保罗牧师的目的打探清楚。

“唔……”作出决定的时候,吴清晨已经走到了磨坊门口。停下脚步,吴清晨转过身,面向保罗牧师:“保罗阁下,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您就这么照顾……我很感谢,也很想知道,有什么事情,是我可以帮到您的吗?”

“嗯?”保罗牧师顿下脚步,望向吴清晨。

“您尽管说。”吴清晨微微抬头,露出杀伤力巨大的“坦诚”神情。

“唔……”

犹豫几秒,保罗牧师先是左右看看,确认周围只有吴清晨、安托万、自己的学生、以及磨坊的两个学徒,保罗牧师走前两步,站到吴清晨旁边。

大约既是为吴清晨精心设计的表情引导,又是感觉机会不易,保罗牧师神情很有点严肃的味道:“洛斯阁下,您很敏锐……您想的不错,有点事情,确实需要您的帮助。”

“比如?”吴清晨微笑着,表情相当温和。

“过几天,您就要过去堂区……”保罗牧师正色道:“如果方便的话,希望您向塔尔塔执事提一下:我想调离阿克福德领。”

果然!

吴清晨心下点头。

能够让一任正式牧师卑躬屈膝的渴求,范围并不是很大。

不过……

“您太看得起我了……”

吴清晨微微摇头:“我只是一个刚刚被堂区认可的小教士,这样严肃的事情,我哪里说得上话?”

“呵呵……”保罗牧师笑了笑:“洛斯阁下,您太客气了。治疗耕牛,移动蜂窝,蜜蜂分群……这么大的功绩,尤其是,接下来还有这么多活儿需要您操心,您现在说话的力度,可一点都不低。”

艹!

吴清晨心中震动。

有地球参谋团的拉网式分析,吴清晨当然明白这些功绩,以及接下来时段内自己的价值。

不过,吴清晨绝对没想到,这些功绩和价值,居然被中古世界,两天路程外,一个被边缘化的牧师看得这么清楚。

“当然……”

吴清晨还在头疼的时候,保罗牧师继续说道:“洛斯阁下,您尽管放心,我绝对不会让您为难,更不需要您亲自为我说话,我只想求您帮忙传个信。”

传个信?

吴清晨深深皱眉。

同属教会成员,帮忙传递信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吴清晨完全不明白保罗牧师的意思:“您是说送信?”

“是的。”保罗牧师用力点头。

“送信……”吴清晨眉头皱得更深。

中古世界,交通不便,遇见合适的人,顺便就捎上几封信件……这点约定成俗的小事,哪里需要这么客气。

“呃……”

看着吴清晨疑虑的神情,保罗牧师略有些尴尬:“这封信,唔……调任的事情,很可能就和您扯上关系,于情于理,都不能对您隐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