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应对和绘画/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样的话,洛斯阁下,您就没有任何风险了……唔,您觉得怎么样?”

见吴清晨十几秒不说话,保罗牧师不动声色地催问一下。

我还能怎么样?

吴清晨心中一阵腻歪:

我借口都用完了,结果却是极其麻烦的五全其美。

地球围观人群同样腻歪:

“这是没完没了了?”

“得了便宜还卖乖是吧?”

“离开艾克丽村庄的时候不是准备了杀手锏吗?给这贱人尝一个!”

参谋团重点指挥中心更加腻歪:

“肉体消灭绝不可行!先不提执行的难度和事后的风险,就算一切顺利,阿克福德堡没了牧师,这不是更加方便保罗身后的混蛋操作吗?”

“找男爵帮忙说情也不合适。不管地球还是中古世界,一旦和权位挂钩,感情和信任度就变成了可以量化的数据,用一点就少一点,浪费在这里太可惜了!”

“就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某个沉稳的声音发言:“交换任职的方案,应该是来自保罗牧师这一系团体领袖的设计和授意,而且,其中表达善意的味道很浓。设计应对方案的时候,情况允许的前提下,要考虑到继续趁机加强良好关系的因素……当然,难度会更大一点。”

“首长,要制定紧急唤醒方案吗?”某个声音提醒:“中古世界两天至三天,地球两至三个小时之后,吴清晨先生就到达菲什加德堂区了。”

“唔,先制定吧……”沉稳的声音稍稍沉吟:“不过,看阿克福德男爵官僚团,以及保罗牧师身后这群人的政治能力,塔尔玛执事的团体肯定也不能小看,应该不会仓促作出决定……还有不少时间。”

“可是……”之前提醒的声音微微迟疑。

“你说。”

“时间越长,讨论的时间确实越多,可是……可能发生的变故也会越多。”

“啧……”沉稳声音顿了顿:“男爵、牧师、执事确实都不是省油的灯……不过,吴清晨先生也已经不是十天前的小职员了。”

不错,地球十天培训,中古世界两个月历练,吴清晨绝对不再是什么懵懂小市民。

至少,换成十天前的吴清晨,绝对不可能在仅仅十几分钟的交谈之间,就敏锐地察觉到保罗建议中蕴含的五全其美。——要知道,这个交换任职的方案,可是保罗老师召集好几名学生,集思广益,讨论了大半夜,才制定出来的计划。

另外,怎么应对这份“五全其美”,吴清晨虽然一下子拿不出全套的解决方案,不过,要是稍稍拖延,或是从中作梗的话,吴清晨已经想到了很多套路。

“保罗阁下……”理理头绪,吴清晨说道:“这些确实都很好,可是……这种事情,您也知道,肯定不是我自己能做决定。”

“嗯。”保罗牧师点点头。

“当然,您刚才说的话我都记住了。”吴清晨微笑着说道:“送信的时候,我会告诉塔尔玛执事。”

“好,那就辛苦你了。”保罗牧师继续点头,偏头招招手:“吉格尔,去把我房间里的信拿过来。”

三分钟左右,满头大汗的吉格尔跑回来,吴清晨手中多出了一页羊皮卷。

用地球教导的速读方式,吴清晨快速将羊皮卷浏览一遍,然后吩咐安托万取出一条细细的绳索,将羊皮卷仔细捆好,小心翼翼地放到包袱最安全的底层。

看着吴清晨舒缓的动作和细心的安排,仿佛看到了阿多维村的牧师职位般,保罗牧师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意。

——保罗牧师绝对不可能想到,脸上笑意比自己还要加倍欢欣的吴清晨阁下,此时正在回忆送信人描述中,过几天去往菲什加德堂区的路上,哪些地方比较适合让这张羊皮卷不小心被遗落;或是该怎么不动声色地篡改三五个词汇,才更能让本来看起来互助共赢的建议和请求,变成居高临下的施舍和命令。

“好了。”将羊皮卷捆好,塞进包袱,保罗牧师和吴清晨同时舒了口气。

这时,吴清晨早已从“街道”走进“磨坊”,手中的薄木板,上面第三幅图画——磨坊的内视图——已经完成得七七八八。

也正是这个时候,一名卫兵走进了磨坊,仿佛没有看到保罗牧师一般,卫兵直接向吴清晨行礼:“洛斯阁下,您的随从,还有今天干活的下等人,都已经到齐了。”

“好的。”吴清晨微笑回礼,“我马上就来。”

卫兵再次鞠躬,离开了磨坊,吴清晨看看手中的薄木板,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是一声练习了好几百遍的叹息,保罗牧师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了愧疚之情。——要不是自己老拉着东扯西扯,洛斯教士早就画好了磨坊。

“洛斯阁下。”保罗牧师立刻说道:“去忙您的正经事吧,这几幅画,我会帮您仔细画好。”

“这怎么好意思?”吴清晨略作推辞。

“应该的……”保罗牧师拍拍胸膛:“是我耽误了您的时间。”

“唔……”吴清晨稍稍沉吟,缓缓点头:“好吧……其实,画这几幅图,并不只是为了给我的邻居们开开眼界……毕竟,普拉亚老师,已经很久没回过阿克福德堡,平时很有些想念。”

啊?还牵涉到普拉亚?牵涉到计划中同样很重要的一员?

“这样啊!”保罗牧师眼中更热切了:“洛斯阁下,您真是个好学生……几幅画而已,您尽管放心,我一定会为您弄好!”

“那就太谢谢您了。”吴清晨感激地说道:“不过,马马马虎照着这个样子画就可以了,千万不用太麻烦。”

“这算什么麻烦?”保罗牧师谦意一下,看着吴清晨吩咐安托万,从行李中取出几幅刚才已经绘制在薄木板上的草图。

“差不多这个样子是吧……”

一边说,保罗牧师一边接过草图。

这是看着吴清晨画出来的草图。

不过,由于刚才心系交换任职的要事,保罗牧师虽然觉得吴清晨画得不错,但并没有投入太多注意力,此时仔细看上去,立刻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接受过近十年的神学教育,保罗牧师绘画的水准虽然只能说是一般,但欣赏的水平已经培养出来,刚才吴清晨绘制的时候,保罗牧师只分出一小半精神,于是只感觉到吴清晨特异笔法在节约时间方面的意义,现在认真关注,立刻发现了素描笔法在光影、比例、写实等方面的不俗表现。

马马虎虎照着这个样子就够了……

想想吴清晨刚才的要求,再想想自己满口答应的情形,保罗牧师不禁有点苦涩。

由于文明发展的方向(文字不给力,绘画天然就会承担起一部分传承的重任),以及主宰教会的影响,在绘画这方面,中古世界本来就比较贴近写实,并注重光影、比例、透视等直观技巧。

仔细看看吴清晨递出来的几块木板,保罗牧师虽然心中发苦,但并不会觉得无法达到吴清晨这几幅草图的水平。——当然,也绝对不可能轻松。

“老师,怎么了?”

这时,注意到隐秘的交谈已经结束,保罗牧师的学生之一,凯文走了过来:“绘画的话,您已经教了几年,我和吉格尔哥哥,也许能帮点忙。”

“不是也许……”保罗牧师苦笑一下,招招手让吉格尔也走过来:“接下里的日子,估计我们都得呆在集市里了。”

“嗯?”两名学生都很是疑虑。

“洛斯阁下画的很好吗?”吉格尔反应比较敏锐,一边走过来,一边问道:“我记得,他好像跟随普拉亚牧师不到两个月吧……”

“啊!骗人的吧?”

“主宰啊!这怎么可能?”

几秒之后,望着保罗牧师无言摊开的几幅草图,两名学生同样震惊了。

吉格尔思维敏捷,也心直口快:“两个月!才两个月啊,天天祷告之后都只学绘画,也画不出这个样子吧?”

凯文比较沉默,但心思并不少:

难道,保罗老师平时念叨的圣典故事,并不像父亲说的那样,全是骗人的玩意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