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 差别/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清晨当然没有圣典中神启妖孽那种一学就会的本领,论到智商,吴清晨肯定不能算笨,但也绝对说不上什么聪明绝顶。

这几张草图能够画出远超保罗牧师和他两个学生的水准,其一是地球的绘画技巧本来就远超中古世界;其二是培训吴清晨的人员都是顶尖专家,其三是吴清晨几节课程,以及中古世界中十余天反复练习,全部技能点都消耗于“草图”这项分支技能。

也就是说,吴清晨确实能画出不错的草图,但草图之外的其他绘画技能,吴清晨基本就是一片空白了。

这是不同技能的不同培训思路。

针对核心技能,比如说洗澡、刷牙、洗脸、铺床、快步走等事关吴清晨健康的头等大事,地球愿意协调出大量宝贵的“吴清晨时间资源”,不厌其烦地培训。光是刷牙这件大事,地球就前前后后花了足足十几个小时,教导吴清晨挑选材料、前期处理、制作牙刷、正确的刷牙姿势、牙刷卫生保养等等。

至于非核心技能,比如说农活、治疗耕牛、移动蜂窝、干预分群、绘画技巧等仅仅是为了地位提升的过渡性技能,地球安排的“吴清晨时间资源”就要紧张许多,基本够用就行,总体指导思路始终很清晰:不求全面,敷衍过去就行,争取制造亮点。

换句话说就是:既然吴清晨先生资质有限,真实水平无法强求,那就想尽办法,让展示给别人看的部分装出牛逼。

至于不牛逼的部分,地球参谋团自然会绞尽脑汁,给吴清晨安排好推托的说辞,或是干脆交给其他人实施。

比如说,干农活偷懒的技巧;移蜂窝指挥农奴帮忙;人工干预分群引导村民自发劳动……

以及……随机应变下个套子,让保罗牧师去画“草图”之外,剩下90%的内容。

捏出这个套子,也不是吴清晨闲的蛋疼,将完善这几张图的活儿丢给保罗牧师,确实是基于很现实的需求:

首先,为将来执行《磨坊计划》,提供更有利的理论基础;其次,消耗保罗牧师的精力,让他在半个月到一个月内,没有余力继续捣乱;最后,让吴清晨阁下出口恶气。——吴清晨是否心情愉快,始终是医疗团判断地球是否健康的重要指标。

————————

保罗牧师和他的两名学生望着画板愁眉苦脸的时候,吴清晨已经走到了男爵等人休憩的地方。

和卫兵说的一样,格雷斯、帕梅拉、朗科恩等吴清晨随员,以及小庄头集合起来的阿克福德领农夫,全部已经到齐,分成两团远远地站在“街道”两旁。

没几分钟,城堡方向,走来一串嬷嬷,送来众人的早餐。

这时就可以看出差别待遇了。

男爵等人,以及吴清晨,吃的当然是热气腾腾的水果、鸡蛋,以及鱼汤;吴清晨的随员,也分到了豆子和麦粥;阿克福德堡的农夫,就只有一碗糊糊和空心菜了。

就这样,这些本地被召集过来的农夫,照样吃得眉开眼笑,毕竟,这是一顿由阿克福德男爵请客的食物,不需要自家开支。

吃过早餐,按照前一天晚上安排好的行程,吴清晨开始了第一次艾克丽村庄之外的技术推广。

早饭之后,进入农户家庭,治疗几项有关耕牛的疑难杂症。

同一时间,安排人手,组织阿克福德堡村民练习夜移蜂窝的技巧。

正午之前,钻进森林,考察地形,观察蜂窝位置,安排移动路线。

正午之后,清理灌木树丛、填平道路空隙等,去掉人工干预蜜蜂分群的障碍。

傍晚临近,在预设分群的地点,提前填埋好木桶。

入夜时分,和众官僚一起,享受第二次晚宴,顺便练习一下推辞黑暗料理的核心技能。

在阿克福德男爵大力支持,众领地管理层全力配合,以及本地农夫们旺盛的学习欲望支持下,这一天的行程完成得相当顺利。

效果也相当喜人:

阿克福德男爵看到了丰收的指望;领地管理层看到了接下来去其他村庄操作的流程;本地农夫学到了众多治牛增产的窍门;就连吴清晨带来的随员们,在阿克福德男爵喜悦之下,也吃到了第二餐美味的宴会残羹。

此外,这一天技能推广的过程中,还有两个小插曲:

第一个插曲发生在上午,治疗耕牛的时候,出问题的耕牛只有四头,众人到达领主牲畜棚附近的时候,却看到了十几头耕牛,以及十几位等候在旁边的农夫。

治疗过程很顺利,虽然效果会延缓一两天,但受伤耕牛稳健的脚步,以及明显舒缓的状态,完全可以证明治疗的效果。

看着这效果,众多农夫啧啧称奇之余,集体拜倒,提出了第二项请求:恳请吴清晨阁下,逐一摸摸自家的耕牛,以及自己的脑门。

很显然,这是早祷“神迹”的后续。

吴清晨啼笑皆非,再三推辞无效,只得哭笑不得地满足了这些农夫的愿望。

既然是意外,就肯定会引起地球热议:

“原来男爵特意安排‘神迹’还有这层用意。”

“这群傻瓜,难怪这么多年下来,都被教会和领主双重愚弄。”

“这就是宗教洗脑吧?”

“晕啊!还说个毛线洗脑啊!这样下去吴清晨麻烦大了!难道以后走到哪里,哪里就排成两排?左边站人,右边站牛,一路摸过去吗?”

“放心,中古世界没这信息传递速度。”

“放心,‘一切都是神的旨意’,不愿意的话,吴清晨先生随时可以停止。”

“你们注意到没?吴清晨先生摸过的这些农夫,有好几位气色都好了很多?”

“咦?”

“好像真有!”

“啊!真的!我也看到了!”

“天啦!主宰啊!难道……‘神迹’并不是忽悠?”

“省省吧,激动什么?听说过心理作用吗?听说过安慰剂吗?有些病症,别说中古世界,就算地球都没辙,全得靠免疫力和自信心撑过去……以吴清晨先生现在的地位和脑门上的光环,真想制造几个‘触摸治愈’的神迹,根本没有什么难度。”

“呃……”

“懂点冷门知识很了不起?你逼逼什么?就他妈的这么看不得地球人有点希望?”

“别乱扣大帽子!我母亲心脏病好几年了,比谁都希望吴清晨先生快点弄出神术……不过,再怎么希望,理智和逻辑总要讲一讲吧?还有,我刚才说的算什么冷门学识?自己去临时委员会官网看看,万一出什么意外事故,吴清晨先生不得不出逃的时候,后背的培训科目里面,本来就有全套的神棍教程!”

“呸,逃你妈!”

“呸,逃你姥姥!”

“呸,你们这群暴民!”

第二个插曲发生在下午。

清理树丛灌木,填平道路空隙,为人工干预分群排除障碍的时候,由于上层重视,给吴清晨随员,以及本地农夫们发放的农具,都是从阿克福德堡仓库中取出的精品农具。

这些用心保养,早晨出发时分又特意磨快过的农具,负责演示的约克和哈里——来自艾克丽村庄的两名农奴——使用起来相当不习惯,一路磕磕绊绊,遇见某个隐藏在两片份地夹角的空隙时,两人不是挖多了土,就是用错了力气,好几分钟下来,不但没有填平空隙,反而让空洞越来越大。

最后还是吴清晨看不下去,亲自出马,站到路边,抄起铁叉和铁铲,三两下就搞定了这处难点。

这点小意外,阿克福德男爵,以及周围的官僚群并没有在意,但地球庞大的分析团注意到,这一意外,导致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

吴清晨亲自铲平难点之后,参与“培训”的本地农夫,以及周边份地小半精力忙活,大半精力观察动静的其他农夫,对吴清晨,以及对吴清晨推广的技术,认可程度瞬间暴增。

其中缘由,当时距离吴清晨大约73米,两名农夫的对话相当有代表性:

“威利,天黑的时候,赶紧去找你舅舅吧,蜂窝抢不到,至少弄个木桶。”

“咦?为什么?昨天你不是还让我小心吗?说什么……老爷们弄出来的木桶,很可能是骗我们什么……什么‘蜂窝麦’的吗?”

“昨天是昨天,现在看来,这位老爷是干活的老手啊!”

“这……老爷是干活的老手,和木桶什么的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老爷或许会骗我们的‘蜂窝麦’,但肯定不会先跑到份地挖几个月土,再来骗我们的麦!”

————————

中古世界。

几个小时之后。

夜间。

格雷斯指挥,牛倌帮工狄恩、农奴约克、哈里,以及临时客串的警役安托万和阿布维尔四人操作,一只刚刚从森林中弄出来的蜂窝,稳稳地挂住了下午竖起来的木杆。

蜂巢出入口揭开——蜂群飞出——蜂群绕窝——蜂群回巢。

“唉……”

最后一个流程的最后一个步骤完成,从早晨时分,一直陪到此刻,阿克福德男爵无奈地摇头:“洛斯阁下,还是要您的随从才行。”

“唉……”吴清晨也叹口气:“没办法,这个活儿,确实需要时间练习。”

“是啊……”

围观官僚群深深皱眉,阿克福德男爵长长地出口气:“这活儿,不容易啊。”

这一天流程,治疗耕牛,清理道路,观察蜂窝的流程都好说,阿克福德男爵也好,城堡官僚群也好,吴清晨也好,基本只需要吩咐下去,看着下等人干活就行。

不过,“夜移蜂窝”不一样。

有关夜间移动蜂窝的活儿,中古世界的本地农夫,洛斯阁下安排着练习了一整天,好几位来自艾克丽村庄的熟手手把手辅导,洛斯阁下中间也过去亲自指点了好几次。

可不知怎么回事,等到夜间实际操作的时候,这些特意挑选出来的机灵人,被阿克福德领寄予厚望的农夫们,接近蜂窝、摘下蜂窝、接住蜂窝、移动蜂窝、挂住蜂窝这几个步骤,始终频频出错,特意挑选出来的几个小队,和往常一样,最终能够顺利完成全套步骤的成功率极低。

当然,这些差错,绝对不是洛斯阁下,以及洛斯阁下的随员们教导不用心,阿克福德男爵,农事官,林事官,小庄头等参与过前几次移蜂窝的上等人看得清清楚楚,这一次夜移蜂窝,虽然最终成功率还是极低,但中间的步骤,每个步骤操作的方法,都比以前进步了许多。

可是,有进步有怎么样?

这点进步,和吴清晨带来的随员们相比,差别实在太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