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好前程/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让格雷斯做巴风特的副手……”阿克福德男爵重复一下,缓缓发问:“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说这两句话的时候,男爵阁下的表情很是平淡。不过,作为家族次子,提奈斯谨小慎微过了这么多年,早就总结出了一套察言观色的小技巧:此刻父亲虽然看起来面无表情,但自己刚才提议的时候,父亲的眉头却不自觉地跳了一下,这正是父亲有些高兴时的表现。

看来?我说的挺对?

提奈斯精神一振:“保罗牧师这一系已经帮我们确定了,仅仅十几岁的洛斯阁下,就已经值得一个正式牧师的位置来拉拢。堂区愿意抛出这么大的名位,领地也不能太吝啬了。”

“唔……”阿克福德男爵点点头:“继续说。”

“洛斯阁下毕竟是一位教士。堂区和领地之间,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方便……”提奈斯继续说道:“就像现在,赠送几十个农奴,还得找个好理由,给得更多,就不再是好意,反而是故意陷害了。”

“你想陷害都陷害不了。”卫队长卡尔特忽然插口:“财产、情面、女人……洛斯阁下都不感兴趣。”

“呃……”

提奈斯稍稍一怔,意识到卫队长这句话中,可能有什么说法。

不过,卫队长透露出来的信息,正好和次子的思路相近,也正好顺着发挥:“不感兴趣也好,洛斯阁下越正直,将来在这些方面遇见麻烦的可能性越小……毕竟,领地想要的是一位受到堂区器重的教士,而不是一个被堂区猜忌的边缘人。”

“嗯。”阿克福德男爵又一次点头:“然后呢?”

“然后……”提奈斯继续说道:“对洛斯阁下,领地已经有了牛倌职位和养蜂人职位的情分,接下来顺其自然就好,不需要做的太显眼,给堂区某些人提供攻击洛斯阁下的借口。”

“哦?”男爵阁下饶有兴致地问道:“让洛斯/莫尔的兄长,来做领地农事官的副手,就不会被攻击了?”

“是的。”提奈斯用力点头,有关这一点,提奈斯已经想的很透彻,听到男爵的问题,立刻飞快地回答:“首先,格雷斯是格雷斯,洛斯阁下是洛斯阁下,对于教士的亲族,堂区本来就不太关注。——他们也没法关注,谁家没有几个亲族需要照顾照顾呢?——其次,调用格雷斯,领地完全有充分的理由:治疗耕牛和移动蜂窝的活儿都不简单,阿克福德领确实需要一个活儿漂亮的老手来掌控全局嘛。”

“还有呢?”阿克福德男爵再次追问。

还有吗?

还有什么?

“呃,这个……那个……”提奈斯飞快地转动脑袋:“啊……对了!只要把格雷斯弄到阿克福德直领,哪怕只是为了让兄长顺利完成农事官副手的活儿,再顺理成章地成为小庄头,想来洛斯阁下也得给阿克福德领派来活儿最熟练的农奴和牛倌帮工;同时,有了格雷斯主持和监督,治疗耕牛、移动蜂窝、引诱分群的活儿,里面烦人的小窍门,就不会被下面的混蛋隐瞒了。”

“就这样?”男爵阁下又一次发问。

根据长期揣摩出来的察言观色小技巧,提奈斯注意到,又一次问话的时候,父亲眉心聚拢,明显是不太满意的前奏。

可是,能够想到的好处确实都说完了啊!

提奈斯实在编不出什么新的理由,只好硬着头皮回答:“是的,父亲……请您指点。”

“嘿……”

男爵阁下微微叹口气,在提奈斯开始心惊胆战的时候,男爵阁下忽然温言说道:“一下子能够想到这么多,提奈斯,你已经很不错了。至于其他的理由……”说着,阿克福德男爵偏头望向总管:“埃德蒙,你告诉他吧。”

“恩情、巩固、利益。”埃德蒙总管几句话说得相当精炼:“领地和洛斯阁下之间,牛倌和养蜂人的任命是恩情;找理由送出五十个农奴是巩固;让格雷斯成为巴风特阁下的副手,就是利益了。”

啊!

仿如雷霆劈中一般,提奈斯瞬间明白了其中的差异;牛倌也好、养蜂人也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洛斯阁下再怎么看重恩情,碰到非常为难的情况,也没法将阿克福德领摆在首位;几十个农奴也是一样,虽然手笔不小,可这种一锤子买卖的赠送,总是会随着年月消逝而变色;只有将洛斯阁下的兄长任命为领地臣僚,这种相互护持,或者相互握着把柄的利益结合,才能历久弥新!

“嘿……”看着次子的神情,阿克福德男爵笑了笑:“看起来,提奈斯你明白了?”

“明……明白了……不,我……我……我什么都不明白,什么都不知道!”提奈斯颤抖着回答。

由不得提奈斯不心惊。

恩情、巩固、利益……父亲和总管这样的指点,明显是领地统治的艺术,完全出乎了提奈斯的意料。

可是……你们可以说,我却不敢听啊!

提奈斯僵着脖子,缓缓地转过脑袋,望着几步之隔的兄长埃勒斯。

哥哥……这不是我胡思乱想,您也听到了,完全是父亲和总管一定要说啊!

我绝对没有一点点觊觎继承权的意思啊!

提奈斯敢肯定,此刻自己脸上的神情,绝对非常难看,意识中极其漫长的时间过去,提奈斯的视线,才终于移到了兄长脸上。

埃勒斯长兄,正微笑,温和,并饱含鼓励地望着自己。

咦?咦?咦?

这是怎么了?

提奈斯脑中瞬间一片浆糊,这时,阿克福德男爵又发话了:“埃勒斯,你的弟弟认为可以让格雷斯成为巴风特的副手,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男爵长子微笑着赞同:“是个好办法。”

挺好?

提奈斯浑身一颤,习惯性地被打压,提奈斯不知道兄长这一次又想怎样蹂躏自己。——尤其是在父亲和总管刚刚指点“领主级统治艺术”的情况下。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男爵阁下继续问向天然的继承人。

“提奈斯的想法不错……”长子缓缓回答:“不过……”

来了吗?来了吗?

哥哥,我是无辜的啊……

听到“不过”,提奈斯双腿发软。

“不过……”次子提奈斯惊惧之际,男爵长子已经说道:“仅仅让格雷斯成为农事官的副手还不够……领地送出去的农奴,洛斯阁下放到哪里去?”

对哦!

虽然心中慌乱,提奈斯还是立刻想到:洛斯阁下出身是自由民,不像其他上等人有大片的份地,艾克丽村庄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划出一大片土地……那近五十个农奴,再加上路上抓到的盗贼,这么多人手,难道就光看着让他们吃糊糊?

“你有什么想法?”男爵阁下沉声发问。

“我认为……”男爵长子缓缓回答:“点烟山那一块的公地,可以暂时先借给格雷斯。”

点烟山那一块的公地……

天天站在窗边眺望,提奈斯记得很清楚,兄长所说的那一块公地,处于两条溪流的包围之间,既有天然的分割线,又差不多正好需要五十几个农奴耕作。

借这么一片土地给格雷斯,确实能安置好洛斯阁下新收获的农奴。

不过……

提奈斯脑子飞快地转动:按照父亲和总管的指点,借出的方式,确实有助于进一步达成利益结合,但暂时借用,也就意味着随时收回……这么粗暴地制造把柄,合适吗?

“行。”“可以。”“不错。”

“就这么办!”提奈斯暗暗皱眉,阿克福德男爵、埃德蒙总管、巴列斯农事官却齐齐赞叹:“好办法,就借这片地吧。”

呃?

搞什么呢?

提奈斯感觉莫名其妙,不过,同样莫名其妙地逃过了兄长的蹂躏,提奈斯还是悄悄地松了口气。

商议到这儿,有关“洛斯教士”的话题全部结束,又说了几桩领地琐事,阿克福德男爵忽然站起来,打个呵欠,伸展一下身体,众人立刻站起来,纷纷识趣地告辞。

出门也需要恪守礼仪,埃德蒙总管走在最前面,卡尔特卫队长次之,然后是继承人埃勒斯长子,之后便是巴列斯农事官、巴风特林事官、克特水事官,最后才轮到提奈斯次子。

——这还是房间里人本来就不多,要是侍从头目、大庄头、传令官等实权派,或是普拉亚牧师、吴清晨/洛斯这样的外系实力派在场,提奈斯还得继续往后排。

离开男爵阁下的房间,总管、卫队长、长子走向高人一等的城堡上层,提奈斯次子默默地下楼,走下旋梯,走向自己的房间,提奈斯愕然看到,领地核心官僚群之一,平时和自己关系还算融洽的水事官,正站在走廊窗边,微笑着望向自己。

“祝贺你,提奈斯阁下。”

“祝贺我?”提奈斯忙不迭地回以微笑,但完全摸不着头脑:“克特阁下,您说什么呢?”

“嗯?”水事官闻言抬头,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提奈斯的神情,确定男爵次子脸上懵懂的模样不是伪装,水事官克特心中微叹,半是怜悯半是艳羡地说道:“祝贺你,提奈斯阁下,您有了一片广阔的前程!”

“啊?什么?”

广阔的前程?

望着水事官完全不同于往日的亲近,想想这一夜父亲突然的召唤,奇怪的指点,以及兄长莫名其妙的容忍,提奈斯的心脏剧烈地跳动:“克特阁下,到底怎么回事?我到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您能和我说说吗?”

“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

特意等在这里,水事官本来就有所求,见男爵次子确实一头雾水,水事官也不介意加以点拨:“埃勒斯阁下,您的兄长很愿意照顾您。”

“嗯?”提奈斯还是不明白。

“就在刚才,您的兄长表示愿意暂借出一片公地……”水事官继续说道:“那……洛斯阁下的兄长,还有这五十几个农奴,提奈斯阁下,您一定要好好亲近。”

洛斯阁下……五十几个农奴……

提奈斯隐约想到了什么,但还不是非常明确,不由学着父亲的语气问道:“然后呢?”

“然后,男爵阁下之前特意说了,要选强壮点的农奴!”水事官说的很快:“五十几个强壮的农奴……提奈斯阁下,洛斯阁下的随从,您应该看得很清楚吧?”

洛斯阁下的随员……

提奈斯脑子里立刻出现了一长排训练有素、戒备森严的准战士。

那五十几个强壮点的农奴……提奈斯的心脏跳动得更厉害了:“还有呢?”

“埃勒斯,您的兄长,既然说这片土地是暂借……”说到这儿,水事官脸上的笑容倍加殷切:“那就是说,等到未来,这五十几个农奴……或者说,洛斯阁下愿意派出的几十个‘随从’……”说到‘随从’,水事官特意加重语气:“应该有一片不再是‘暂借’,而应该是‘永久’的土地。”

永久的土地!

提奈斯不可抑止地抚住了自己的胸口。

永久的土地,属于次子的,永久的土地!

唯一的答案只有一个:

骑士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