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恢复/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洛杉矶微生物医学研究所。

“唔……”望着视频内,吴清晨沙地中涂画解决方案的实时字幕,博士摩挲着下巴:“这么点时间,就能够让吴清晨先生的能力达到这个程度……看来,培训团的科目,也得给我们的某些部门的员工们准备一份了。”

“啊?”助理很有些吃惊:“这也和我们的工作有关吗?”

“当然。”博士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请问具体是哪些部门?”助理连忙掏出笔记本:“后勤?实验室?还是实习生管理?”

“不,都不是。”博士摇摇头:“博弈、捆绑、利益交换……吴先生这里表现出来的技巧和思路,务必要让那群负责申请经费的笨蛋们赶紧掌握。”

————————

临时委员会,决策中心。

吴清晨通过沙地涂画的方式,向地球提出的建议,进入最终审核。

各国代表高票通过了吴清晨的方案。

这个临时插入的议题并没有耽误多少时间,但代表们的神色都多多少少地有些严峻的成分。

代表们并非忧心于吴清晨申请实施的计划,能够得到各级参谋团高达83%的支持,吴清晨的建议明显同时具备极高的可行性和安全性,且最差结果无非是无功而返,负面影响微乎其微。

次级指挥中心的值班负责人都能察觉到异样,这些勾心斗角领域的大师级选手们,当然更是一眼就看出,这一次“吴清晨提议”,其中蕴含的危险性:吴清晨身上,不可控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了。

“心理组是什么看法?”

短暂的沉默过后,美国代表望向列席的心理组联络人。

“‘自主休息’时间延长至3小时……”联络人念出早已准备好的对应措施:“小说、游戏、相关社会关系等方面加强20%-40%的干涉力度,可基本保证,继续维持目前对吴清晨先生的影响力度。”

“重排1个小时时间配额的困难先不用说……目前这洗脑……咳,引导力度,要是再继续加强20%-40%的话……”Z国代表摇摇头:“风险太高了。”

“唔……”心理组联络人快速和总部沟通两句,重新抬起头时表示:“确实比较高,13天左右,将达到风险黄色阈值。”

决策中心内,本来就比较响亮的窃窃私语声,变得更加嘈杂。

“13天太少了……”半分钟左右,Z国代表发言:“不赞成加强干涉力度。”

“附议。”俄罗斯代表发言。

“附议。”美国代表也点点头。

“附议……”

一分钟不到,大部分代表完成了表决。

结果提前出现:吴清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针对他的洗脑计划,正式宣告无限期暂停。

相当讽刺的是:导致暂缓洗脑决定的“吴清晨提议”,深层次原因,正是众人之前想尽办法给吴清晨加强的对地球的归属感和责任感。

当然,能够在决定人类命运的临时委员会占据一个座位,与会者没有一个在意飘渺的脸面问题。

“那么,下一个就是自动列入的高关联性议题了……”

值班主持人,巴西代表望着面前的显示屏:“对吴清晨先生,接下来应该采用什么引导方案?”

“中古世界已经出现超自然线索,随时有可能和吴清晨先生发生直接接触。”Z国代表环视一圈,照例第一个发言:“我国认为,新的形势下,让吴清晨先生接触更广泛更全面的情报,并掌握更多的主动权,是更负责任的表现,是对全人类都有益的决定。”

“附议……”俄罗斯代表点头。

“附议……”美国代表同意。

“附议……”

————————

十分钟之后。

培训团,后备二组,蒋奉明办公室。

蒋奉明正在和同僚们甄选下一期后备培训团组成人员时,办公室内,忽然响起了老掉牙的“叮铃铃……”电话铃声。

厚重的办公桌上,红色电话响了。

微微一愣之后,蒋奉明站起来,接起来电话。

“对……是……是……是……好……好的……是!”半分钟后,蒋奉明双脚立正,鞋跟并拢,碰出“当”的一声:“保证完成任务!”

“小林!”放下电话,蒋奉明立刻发号施令:“人员甄选先交给你了,范围扩大三倍……等待审核!”

“刘博士,请马上列一下下阶段培训物料清单,尽快交到后勤处。”

“小张……”

“小何……”

随着蒋奉明这一连串命令发布,办公室内,众人飞快应下的同时,脑子里齐齐浮出了某方面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蒋奉明的又一道命令,证明了众人的猜想:

“王处长,协调各部门,核查通讯通信网络,随手准备接手培训团指挥权。”

“是!”王处长应下。

“各位同事……”蒋奉明飞快地继续说道:“从现在开始,本部门序列变更为培训团第一号系列,全权负责吴清晨先生下一轮培训!担子有多重,相信大家都很清楚,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大家努力工作!”

“是!”办公室内,响亮的应答声震耳欲聋。

“好,请大家务必在中午11点之前完全所有准备工作……小周,跟我来。”说着,蒋奉明绕过办公桌,一边走向房门,一边向自己的助理和某位军官招手:“方参谋你也来,带上安保组,我们出去一趟。”

几分钟后,八辆防弹商务车,五台大巴,飞快地驶出培训中心。

————————

距离车队飞驰的主干道两公里左右。

培训团,协调处,某改装大巴。

“培训团接下来恢复由蒋奉明办公室全权领导?”

听完负责人传达的命令,窗边的位置,小赵眨眨眼睛:“看来……被抢农奴、被抢格雷斯、被塞学生的事情,上面决定由黄主任背锅了?”

“胡扯!”小赵询问的对象,老刘飞快地摇头:“这些明显都是中古世界原住民自己的利益诉求,最多给情报部门打几下板子,关黄主任什么事?”

“那……”小赵皱着眉头:“黄主任为什么给撤了?”

“撤了?你怎么会这么想?”老刘微微皱眉。

“很正常啊,出事了嘛……”小赵说道:“上一回,蒋主任不就是因为艾克丽村那杂碎牛弄出的破事给撤了吗?”

“这一样不是撤!两位主任都不是撤……”老刘使劲摇头:“完全不是你想的这么回事。”

老刘看来,所谓“蒋奉明办公室”、“黄兴办公室”两次轮换,表面上看起来是两个培训团争夺对吴清晨培训的主导权,实质上却是两种理念的分歧。

黄兴路线很明显,吴清晨定位为执行人员,地球绝对主导,忽悠、洗脑、选择性告知情报……采用种种手段,排除一切干扰(包括吴清晨),确保参谋团制定的各项方案顺利实施。

蒋奉明路线就婉转多了,吴清晨定位为决策人员——至少是主要决策人员之一,地球全力配合,决策理由,后续影响、主要情报……全部坦率告之,协助吴清晨顺利完成参谋团辅导制定的预计目标。

实际情况高度符合老刘的猜想:

吴清晨刚进入中古世界的时候,情况危急,蒋奉明领导的培训团,每一项培训的内容,都详细阐述了需要培训的理由、要求掌握的程度、实践之后预计达到的效果。——所谓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

等到中古世界情报部分熟悉,有了一定的把握之后,黄兴领导的培训团,开始主导培训,吴清晨就逐渐变得只知道每一项技能需要掌握的程度,最多再加上不得不告知的短期困难,至于需要培训的原因,以及深刻的远期目标,基本不再提及。——所谓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啊……”听着老刘这阴谋论,小赵脑子很是混乱:“黄主任……这有些不厚道哈。”

“厚道……”老刘嗤笑一声:“国家……不,整个地球摆在面前,哪来的厚不厚道,只有利益的区别。定位执行人员,以洗脑吴清晨为主,短期内肯定比较稳定,但后患无穷;定位决策人员,确实可以保障同心协力、荣辱与共,但谁敢这么轻易决定,放任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无限膨胀。”

“呃……什么意思?”

“决策……”老刘叹口气:“决定七十亿人命运的决策,固然是沉重的责任,但也是排山倒海的权力……”

“呃?”小赵眼中满是迷茫。

“就说最简单的……”老刘扳着手指说道:“吴清晨自己本身是很忙,但他地球还有不少朋友,目前好像都被弄到了后备心理组……作为决策人员,吴清晨先生要是认为,给朋友们安排个好差事,或是不忍心让自己的好友们被国家软禁,让他们去逍遥自在,怎么办?”

“呃……这也是人之常情吧?”小赵迟疑着回答。

“这确实是人之常情。”老刘点着头:“可是,如果这样的话,有关吴清晨的咨询力量,必然就降低了不少!”

“这……”小赵说不出话了。

“这方面的影响倒不是很大,努力一点就可以克服……影响大的方面是……”

老刘继续说道:“无论人力、物力资源,美国加上北约,肯定远超Z国和俄罗斯,但为了保障国家利益和盟友利益,到现在为止,吴清晨先生的休息的时间,还是固定于北京时间夜晚12点至次日早上8点。——当然,吴清晨先生这情况,美国和北约再怎么不甘心也得全力以赴——可同样是全力以赴,白天和夜晚的效率和损耗,本身就有巨大的差别,如果下次遇见困难,需要北约动用全部力量,吴清晨先生决定将睡觉的时间,调整成北约的夜晚,怎么办?”

“这怎么行!”想想这十天内,美欧每日通报的损失报告,小赵不寒而栗,立刻跳脚:“吴清晨是Z国人!”

“好,吴清晨先生是Z国人,就当这种情况肯定不会发生好了。”老刘并不就国家争论,旋而问道:“那吴清晨的另一个身份,作为中古世界的人,如果某一天,地球某项决策,需要牺牲吴清晨的父母、兄弟、姐妹,或者是几千、几万个中古世界原住民的时候,作为决策者,吴清晨该怎么办?”

“……”小赵哑口无言了。

如果是一个地球人(最好的Z国人),和一个中古世界陌生原住民摆上天平,小赵相信,吴清晨绝对会选择地球人。

可同时,30:1的时间比率下,吴清晨明显和中古世界的交集更多,人非草木,如果几百、几千只陌生的东南亚猴子,去和吴清晨中古世界的父母、兄弟、姐妹衡量,别说吴清晨,就算小赵,也会倾向于中古世界。

“那……那……唉……”

思索良久,小赵最终叹口气:“果然,还是黄主任负责领导培训团比较好。”

“未必很好……”老刘用力摇头:“而且,黄主任的路线已经明显失败了。”

“嗯?”

“瞧瞧……”老刘点开吴清晨涂画沙滩的画面,指着上面几行提议:“吴清晨先生,已经明显开始掌握博弈和政治的基本原则,用不了多久,就能想明白自己和地球之间的关系,继续强行压制吴先生的权力,就等于把定时炸弹塞进高压锅!”

“更何况……”这个时候,之前始终沉默地听着两人交谈,前排的另一位中年同僚回过头,叹口气说道:“超自然现象的线索已经确定,可地球也好,中古世界也好,现在压根没有任何有把握的应对方案,这是目前最重要的事务,无论如何都必须让吴清晨先生拥有一部分主导权。”

“主导权啊……唉,其实,黄主任也好,蒋主任也好,两种方式都说不上多好……”老刘摇着头:“黄主任的路线,说白了就是慢性自杀……蒋主任的路线,也不外乎饮鸩止渴。”

“没办法啊……”中年同僚满脸苦涩:“有时候,就算明知是毒药,也是得喝一喝的。”

“有这么严重吗?”小赵一半心慌,一半不服。

“比你想的还严重……如果以自然人的眼光看,吴清晨确实没啥了不起,两个保安,一碗白酒就可以搞定,但如果以法人代表的眼光来看……”小赵聚精会神的目光注视下,前排的中年同僚缓缓摸摸自己的肚子:“还记得这里吧?全人类性命都在吴清晨的掌握之中,这种能力,如果换成某个国家掌握,联合国普通理事国,至少也得增加一个席位。”

“何止一个普通的联合国理事国席位。”老刘也摸摸肚子:“什么清洁核武器比得上这个?吴清晨有这一手,未来成为政治实体的时候,天象事件临时委员会的排名,肯定可以排进前十。”

————————

协调处众人,正在大巴内揣摩政策的时候,连接培训团模拟基地,戒备森严的道路上,蒋奉明一行的车队,已经一路疾驰,驶出了十几公里的路程。

车队第三辆商务车内,驾驶位后方的首长座,望着窗外飞快略过的景物,蒋奉明眉头紧锁。

“主任……”副驾驶位,周助理回过头,轻声问道:“我们现在去哪里?需要通知哪些部门?”

“去哪里……”继续出神几秒,蒋奉明缓缓回过头来:“先联系海关和外事办的联络人,请他们到C31。”

“好的。”周助理快速划下几个速记符号。

“另外……”蒋奉明继续说道:“通知后勤团-重点物品组-吴清晨专项办公室-物资处,嗯,还有人员处……”

这两个拗口的单位名称,蒋奉明念得相当顺畅:“请他们最后审核一遍物资和人员,上午十点之前给出可靠的清单。”

“好的,蒋主任。”周助理继续速记。

“嗯……”蒋奉明重新望向窗外,喃喃说道:“地位,待遇,权力,责任……是时候,给吴清晨先生发第一笔工资了。”

————————

中古世界。

地球纷纷扰扰,时间缓缓流逝。

吴清晨一行,距离菲什加德堂区,已经只剩下最后一点点距离。

吴清晨先生,距离第一次实施有关战略的计划,也只剩下最后一点点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