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堂区/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下午的时候,山间的队伍放慢了速度。

“老爷……”陪着吴清晨检视预备过夜的山谷,阿克福德男爵友情赞助的送信人,抬起右手,指着前方:“过了那座山,再翻过一座,就是科林堡……明天中午就可以到了。”

听到送信人的话,随员们纷纷精神一振,漫漫群山之间爬了两天,众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地披上了旅途的疲惫。

唯一的例外是小巴森,绝大多数时候都坐在软榻里,由几名农夫轮流背行,男爵三子倒是始终神采奕奕。

“老师!老师!”七八岁的小家伙到处张望,看到山谷几十米外的溪流,小家伙立刻眼前一亮,将脑袋从农夫一侧的肩膀探出来,凑近吴清晨:“小小水,这里也有小小水!”

“嗯,嗯……”吴清晨一边观测风向和山坡的坚实程度,一边敷衍着点头:“我看到了。”

拍拍农夫的肩膀,农夫蹲下,小巴森飞快地跳出来,双手拽住吴清晨的外袍,嘴里拖出了长音:“老师……”

短短两天时间,小巴森已经相当亲近吴清晨。

地球带孩子的技术同样遥遥领先于中古世界,吴清晨将照顾小尼娜,拉拢小安德烈的技巧顺手用到巴森身上,从来没见识过幼教技巧的小家伙,沦陷速度飞快。

“好……好……”这时,吴清晨已经检视完毕,无奈地拍拍小巴森的脑袋,吴清晨示意一下,朗科恩连忙从耕牛背负的行李中,翻出一只小铲子、一支短矛,以及一只小桶。

“哈!”看到这几样东西,小巴森立刻欢快地跳了起来。

“我的床铺放这里……”按照宿营专家们指导的方式,吴清晨选中一块区域,朝随员们吩咐:“别的都按前几天的样子……你们先布置吧,我带巴森去抓几条鱼。”

“老师……这边这边!”

吴清晨接过工具的时候,小巴森已经蹦跳地跑到了前头。

新鲜的事物,有趣的游戏,小孩子从来没有任何抵抗力。

十几分钟之后。

溪边。

找块比较柔软的泥地,吴清晨在距离溪流十几厘米的位置,挖出一个半径十五厘米左右,深度约四十厘米的坑洞;然后铲出一一条小小的沟渠,让坑洞和溪流连接在一起;最后折下几根树枝和灌木,将已经注入溪水的泥坑盖住。

巴森蹲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吴清晨忙活。

等到吴清晨放下铲子,再次折下几根树枝垫到地上,找个舒服的姿势,坐到一株小树底下之后,小巴森才有样学样地坐到吴清晨旁边。

“老师,为什么你这样挖个坑,鱼儿就会自己游到洞里面?”

“大火照着,你热不热?”吴清晨指指山边的太阳。

正值盛夏,由于前方没有了合适的宿营点,吴清晨一行停下的时间挺早,阳光晒在身上,很有一点火辣辣的味道。

小巴森将手伸出树荫笼罩的范围,很快缩了回来:“热。”

“鱼儿……”吴清晨指着水面:“也一样会热。”又指着被树叶和草茎遮住的坑洞:“……里面就凉快多了。”

“哦!”小巴森恍然。

又十几分钟之后。

挽起裤腿站进溪流,吴清晨单手持矛,聚精会神地望着水面。

忽然之间,“唰”的一声,吴清晨快速刺向溪面。

水底泛起一片淡红,吴清晨抬起短矛,短矛末端,一条被刺中的鱼儿正在使劲挣扎。

“哇!”巴森欢快地叫出声来。

亦步亦趋地跟在吴清晨旁边,看着吴清晨将鱼儿放进木桶,小巴森问出了又一个疑惑:“老师,为什么你叉鱼的时候,不是朝着鱼的位置,偏偏又能叉中呢?”

“这个嘛,因为水里面看东西不一样……”说着,吴清晨想了想,抓着短矛,重新站到溪边,将短矛笔直地插入溪水:“你看看它。”

小巴森仔细看去,水面之上,短矛笔直;水面之下,短矛忽然歪斜。

“噢,好奇怪!”小巴森将自己的手也直直插入溪流:“好好玩!”

“是挺有意思。”吴清晨擦擦额头:还有你没问为什么,不然我怎么和你解释介质和折射呢?

不需要解释到光学领域,小巴森已相当满足。

一天到晚生活在阴森的城堡中,遇到不明白的事物,或是偶尔调皮捣蛋时,威严的父亲、严肃的兄长,只会向小巴森表示:“这是下等人才需要操心的玩意儿。”;温柔的母亲、贴身的女仆,往往只会祈祷:“这是主宰的意志。”;谄谀的仆人,尽职的侍从,倒是会慌乱地叫喊:“跳水!别摸!”、“中火!别碰!”、“主宰啊”、“阁下,快下来吧!”“求您了,我的阁下!”

这是巴森第一次,遇到愿意向他解释这个世界一部分运行原理的人。——也是中古世界,唯一一个能解释一部分世界运行原理的人。

尤其是,根据地球幼教和心理学等领域的专家们指导,吴清晨和小孩子们交流的时候,无论语气、动作、还是态度,都特别诚恳,都完美迎合了这些年龄段的小家伙们的求知欲和表现欲。

地球幼教团的策略很直接:陪同游戏,真诚沟通,就算地球21世纪,娱乐、信息都极大丰富的小孩都很容易被攻破心防,中古世界闭塞、孤寂的小家伙,就更不可能抵抗这样的攻势。

不过,地球团队也没法做到算无遗策。

男爵三子,小巴森最亲近吴清晨的原因,其实并不是科学和真诚。

一个小时之后。

吴清晨和巴森从溪边抓来的鱼变成了鱼汤;阿克福德堡补给的母鸡变成了鸡肉和鸡蛋;男爵次子赠送的豌豆和荞麦,也变成了豆子和麦粥……

还算丰盛的食物,依据身份地位,摆到了众人面前。

小孩子正是馋嘴的时候,鱼汤、鸡肉、鸡蛋、豆子、麦粥……小巴森吃得不亦乐乎,随手丢出一片片鱼刺和一块块肉骨头。

换到阿克福德堡,小巴森的行为,立刻就会招致男爵和夫人的呵斥:鱼刺应该细嚼慢咽,努力吞下,肉骨头是施恩仆人的利器,怎么能这么轻易浪费?

吴清晨却显然没有这种根植于骨髓,来源于物资贫乏的潜意识。

别说鱼刺骨头,换到地球,盐味稍重、香味不浓、肚子不饿……吴清晨不知道浪费了多少食物,刚进入中古世界的时候不得不稍稍珍惜,现在地位有了保障,地球也出于安全、营养、健康方面的需求,从来没有安排过节约食物方面的培训科目,吴清晨的饮食习惯和呆在地球时相当接近,丢出来的鱼刺换到肉骨头也就可想而知,明显比小巴森还要夸张许多。

地位最高的吴清晨带头浪费骨头,地位第二的小巴森有样学样,总算还好,吴清晨刻意照料下,随员们基本都能吃得很饱,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一边打着饱嗝感激吴清晨,一边痛惜地望着师生两人暴殄天物的行为。

十几步外,因为职责和习惯,快速吃完食物的两名卫兵——来自阿克福德堡,由男爵次子指派,专门保护格雷斯这位未来骑士领管事的卫兵,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凑到了一起。

“兰特……”一名卫兵向另外一名卫兵轻声说道:“我记得,你的父亲,和巴士瑟的父亲是邻居?”

“是的。”

“那你和巴士瑟应该很熟悉了?”

“还好。”

“上次巴士瑟在艾克丽村庄呆了五天对不对?”

“是的。”兰特再次点头:“苏,你到底想说什么?”

“那……”苏迟疑一下,还是问了出来:“洛斯阁下,和他艾克丽村庄的那个‘父亲’,到底像不像?”

“你!”兰特飞快得扭过头,望着同伴。

苏毫不畏惧地望着兰特:“你肯定问过。”

“呃,好吧……我问过。”迟疑片刻,兰特缓缓点头:“确实有点像。”

“确实有点像?”苏深深皱眉:“不应该啊!那普拉亚阁下呢?和洛斯阁下像吗?”

“呃……”兰特再次迟疑,苏依然定定地望着兰特,又片刻之后,兰特再次不情愿地回答:“不是太像。”

“不像?怎么可能!”苏的眉头皱得更深了:“难道洛斯阁下和堂区……唔……兰特,到了堂区,我们再仔细看看……别这么看我,这是男爵阁下的吩咐……还有!你肯定也得到了同样的吩咐!”

“好吧……”兰特缓缓点头:“你猜对了。”

“对嘛,早点承认!”苏慢慢凑到兰特耳边:“到时候,我们想办法坐到两边,每人盯住一边,看看到底哪位老爷是吴清晨真正的父亲!”

“呃……好的。”兰特缓缓点头。

确实得好好看看!

一个农夫,怎么可能养育出这么一个随手丢掉食物,派头大到吓人的儿子。

————————

一夜无话。

一路平安。

和阿克福德男爵友情赞助的送信人预计一致,次日,中午,菲什加德堂区,科林堡的尖顶,隐约出现在众人面前。

根据参谋团提要,和到达阿克福德堡的流程一样,吴清晨让随员们停下,吩咐帕梅拉带着书信独自前往城堡通报。

接下来,一系列流程可以看出,和阿克福德堡半个“自己人”的感受相比,吴清晨作为堂区完全的“自己人”,在各个方面明显更优遇的接待。

一小时左右,科林堡方向的骑士过来了。

和阿克福德堡一样,菲什加德堂区同样派出了四名检视兼护送的骑士。

不同的是,阿克福德堡派出的都是低级侍从,其中只有一位见过吴清晨的传令兵,一路都紧盯着吴清晨一行,戒备森严;

而菲什加德堂区却派出了两位见过吴清晨的执事扈从,以及洛哈林——普拉亚牧师几年前的玩伴,众人一路照顾,纷纷和吴清晨谈笑风生。

另外,到达城堡之后,菲什加德堂区,科林堡的大门也直接敞开,省略了繁琐的入门流程。

最明显的区别是,阿克福德堡的时候,吴清晨的随员们,不允许进入城堡,且必须呆在领地制定的位置过夜;而菲什加德堂区,却大度地让吴清晨的随员们,通通进入了堂区的核心区域。

热情洋溢地帮忙安置好众多随员,洛哈林首先领着吴清晨拜会堂区司铎。

堂区司铎,整个菲什加德堂区的主要领导者相当客气,在房间内和吴清晨、洛哈林聊得津津有味。

虽然绝大部分交谈内容都是空话套话,但吴清晨经过深度培训的观察力完全可以看出,这位主要领导者,衣袍褶皱的纹路,以及眉眼的痕迹,分明是刚刚从床铺上爬起来。

放弃休息时间来和自己扯淡,这本身就是一个相当利好的信号。

半小时之后,和司铎的交谈结束,例行的入堡流程也基本结束。

洛哈林终于领着吴清晨,走进了自己的老师,普拉亚的老师,塔尔玛执事的房间。

寒暄过后,感觉火候差不多,吴清晨找个话头,掏出保罗牧师的信件,开始执行向地球提议的方案:“塔尔玛阁下……前几天在阿克福德领,我遇见了一点事,想求您帮个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