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里子面子/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要科林堡的份地?”塔尔玛执事愣了一下,很快想到了什么,继而稍有些为难:“想在艾克丽村庄弄片这么大的份地,这可有点难。”——作为阿克福德领“五档领地”中的“强力控制档”,艾克丽村庄,教堂拥有的公地份额相当有限。

塔尔玛执事这句话一出,吴清晨不禁有些佩服:自己仅仅提个头,这位中古世界意义上的老年人,立刻就想到了自己一半的想法。

“也不需要现成的份地。”吴清晨完善另外一半。

“不需要现成的份地?”塔尔玛执事微微皱眉。

“划一片荒地就可以了。”吴清晨回答。

“这怎么可以!”塔尔玛执事和洛哈林牧师,同时脱口反对。

“呃……”吴清晨继续说道:“其实,我还希望能划大一点……”

“划大一点也不行。”塔尔玛执事用力摇头:“绝对不行。”

荒地和成熟的份地,可不仅仅是土地有没有平整,杂草灌木有没有拔掉的区别。

肥力、水源、虫害、板结、根系吸附难度、土地酸碱失衡……等等等等困难,任何一项都意味着巨大的劳动量,而且,就算努力克服大部分困难,新开辟出来的份地,几年,十几年内,收成都相当有限。

最简单的实例:吴清晨刚刚进入中古世界的时候,威廉/莫尔一家就正是在刚刚开辟的荒地中忙活,那片消耗了整个家庭足足三年努力挤出来的时间,千辛万苦开辟出来的荒地,连成熟份地一半的收成都达不到。

这很正常,如果开荒是个简单的活儿,艾克丽村庄精华区域之外,怎么可能还会剩下两三倍还算平坦的荒地,任由它们长满野草。

荒地和成熟份地之间的差别如此明显,塔尔玛执事当然会毫不犹豫地反对。

先有小洛斯耕牛和蜂窝的技巧,才有这次三方合作的前提……

占用洛斯教士升任真正牧师的机会,再占用男爵借给洛斯教士的份地,然后再一脚把洛斯教士好不容易换到的农奴们踢到荒郊野岭去开荒……

这种搞法,别说洛斯教士是自己相当看好的未来新星,就算洛斯教士是堂区其他派系看不顺眼的混蛋……甚至干脆是其他堂区的狗崽子,塔尔玛执事自忖都没脸下这样的狠手。

这也太不要脸了!

这要是传出去,谁还敢和自己这一系合作?下面的牧师、教士们,哪个还敢继续跟随心狠手辣到这种程度的领导者?

塔尔玛执事深深地望着吴清晨,足足半分钟,吴清晨眼中始终只有诚恳的目光,脸上也始终只有心甘情愿的神色。

这小家伙,是怕我为难啊……

塔尔玛执事心中一叹。

两步之外,洛哈林满脸涨红。

小洛斯拒绝现成的肥沃份地,宁愿换成贫瘠的荒地,这样一来,堂区需要付出的代价再次降低,进一步增加了塔尔玛老师谋划的顺利程度,再加上之前洛斯教士让出牧师职位,再让出阿克福德直领份地的举动,洛哈林胸中,满腔的感激几乎满溢而出。

“另外……”这时,吴清晨还在继续“羞涩”地建议:“如果方便的话,希望能够选片比较接近溪流的荒地……”

“好了,洛斯,你不用说了……”

塔尔玛执事抬起手,先朝吴清晨摆摆手,然后面向洛哈林吩咐:“艾克丽村庄属于教堂的公地有限,普拉亚带过去的警役也不少……不过,至少也要先划一半给洛斯,教堂方面吃用有困难的话,先从什一税开支……这部分短少的什一税,由你的家族补齐,能不能做到?”

“能!”

洛哈林斩钉截铁地应下。

“另外……”塔尔玛执事继续说道:“让你父亲给阿克福德男爵写信,艾克丽村庄给洛斯教士划出双倍的荒地,要最接近水源,最平整,最开阔……总之,开辟起来最轻松的荒地,能不能做到?”

“能!”

洛哈林再次斩钉截铁地回答。

“最后……”塔尔玛执事再次吩咐:“开辟荒地额外增加的活儿,需要的人手,你要给洛斯补齐。”

“好!”

洛哈林用力点头:“我现在有三十七个农奴,这两天就交给洛斯阁下!当然……这肯定不够,还需要的人手,我会一起写信给我的父亲!”

————————

地球。

I23-Z1-2037-2214对口分析团队。

村民活动中心,棋牌室。

“啧啧……”

视频播放到这儿,李眼镜用力地咂巴着嘴唇:“不得了啊……不得了啊……”

“李哥,到底怎么个不得了?”

两天下来,有李眼镜帮忙,叶毅的日子好过了很多,顺理成章地,凡是李眼镜注意的动态,叶毅也相当重视。

“能够操作好这一系列交换。”李眼镜说道:“吴清晨很了不得啊!非常厉害!”

“很厉害吗?”叶毅皱着眉头:“不就是保罗那扑街牧师硬塞出来的直领牧师职位交给洛哈林,然后把阿克福德的份地换成艾克丽村庄的荒地,顺便从洛哈林身上捞一笔油水么……没用的东西,麻烦的东西,换成实用的东西,这不算难吧?”

“不难?”李眼镜哑然失笑:“是啊,看起来确实不难……不就是职位、份地、农奴,全部和教会达成交易嘛……不过……”

说到这儿,李眼镜移动鼠标,右上角立刻弹出一长串历史记录:

“治疗耕牛、移动蜂窝、人工干预蜜蜂分群:生产力变化”

“阿克福德领官僚群权责表”

“封建社会影响力边界”

“领主权和宗教权:斗争与合作”

“荒地开发”

“农奴人身权与激励效应”

“《磨坊战略》劳动力计划”

“教会职位起源与发展推演”

“组织内耗与派系合作”

“超自然力量与社会结构”

“……”

指着这一长串,至少三十个已观看视频的历史记录,李眼镜冷冷地问道:“如果没有跟着我看完这些分析内容……你知道什么是没用的东西,什么是有用的东西吗?知道阿克福德男爵领是麻烦,还是菲什加德堂区是麻烦吗?知道农奴为什么要弄到艾克丽村村庄吗?能理解这三桩交换的实施前提和必要性吗?”

“呃……”试着将自己的思路代入没有观看这一系列清晰脉络之前的状态,叶毅顿时感觉脑子里一片浆糊。

“可是……”叶毅并不服气:“我只是个打工的!而且……”指着屏幕上的一连串历史记录,叶毅不以为然:“这么多人帮吴先生操心,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

“嘿!”李眼镜冷笑一下:“吴先生还真不知道这些!”

“啊?”

“很奇怪吗?”李眼镜随手指指历史记录列表中的“阿克福德领官僚群权责表”和“超自然力量与社会结构”:“没有到达城堡和堂区之前,参谋团去哪里验证情报,吴清晨先生去哪里得到预定策略?”

“这……”叶毅哑口无言。

“一半!”李眼镜极其肯定地说道:“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情报和推演,吴清晨先生至少有一半毫不知情!”

“就这样,吴清晨先生还能自己判断出城堡和堂区的微妙动向,大致掌握有意参与合作的多方能够接受的底线,并独自谋划,顺利执行,基本达到地球的预计目标,将已经开始有点走偏的各方面资源,重新拉回《磨坊战略》的规划……啧啧……”

望着视频中:

塔尔玛执事一项项吩咐,洛哈林牧师一项项应下,既实现了地球目标,又大大地送出一份极其珍贵,极其稀罕的人情,里子面子双得之后,吴清晨依旧保持谦卑,甚至还略带点诚惶诚恐的姿态,李眼镜蔚然一叹:“这还不算了不得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