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 异象/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塔尔玛执事眼皮底下,洛哈林都可以放下架子为吴清晨推门引路,离开老师的视线,洛哈林接待起来自然更是殷勤。

吴清晨规划的行程相当合理,领着随员们到达科林堡的时候挺早,拜会完司铎和塔尔玛执事之后,离太阳下山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接下来,应吴清晨“随口”的说辞,洛哈林领着吴清晨在科林堡中四处晃悠,为地球在宗教(串联)、军事(渗透)、政治(颠覆)、民俗(煽动)等方面的情报积累(制定策略),奉献出了一份宝贵的力量。

城堡晃悠一圈之后,洛哈林又陪同吴清晨一道,亲切慰问来自艾克丽村庄的先进劳动个人。

执事的学生,资深教士亲自监督,科林堡众仆从为吴清晨的随员们安排食宿时,无疑加倍尽心。朗科恩、狄恩、帕梅拉、安托万、约克等人惊喜地发现,眨眼之间,床铺的麦杆忽然厚了几分,正在准备的糊糊又添了几把……

当然,和这些自由民,甚至几天前还是农奴的下等人,洛哈林实在找不到共同语言。

幸好,来访的队伍中,还有吴清晨的兄长,来自阿克福德领的两名卫兵,以及同属统治阶层的小巴森,洛哈林倒不至于烦恼没有交谈的对象。

于是,来自阿克福德堡的两位小透明卫兵,很荣幸地被教士老爷嘘寒问暖一番,小巴森脑袋上几簇短短的头发,也被揉成一团乱麻。

随便应付一下这三位身份说得过去的人士,剩下的的时间,洛哈林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吴清晨闲谈,顺便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吴清晨的兄长身上。——就算不提吴清晨的恩惠,格雷斯也是未来进入阿克福德堡之后,打开局面的重要帮手。

很快,洛哈林惊喜地发现,吴清晨的兄长,格雷斯安排事务娴熟自如,指使下等人井井有条。可以预见,这位未来的农事官副手,将来不仅不需要自己费心照顾,还可以在很多方面为自己分忧。

有了这个认识,和格雷斯交谈的时候,洛哈林的语气倍加温和,言辞之间,对格雷斯的欣赏之情溢于言表。

这一切自然落在吴清晨的眼中。

吴清晨脸上保持着和谐的微笑,心中一片苦涩。

格雷斯表现得越好,安排得越是井井有条,吴清晨越是心痛:好不容易培养出来,同时又能绝对信任的人选就这么几个,自己还没用几天,就不得不暂时让出去,先给别人出力……这是何等的悲剧!

半小时左右,科林堡的钟声敲响,晚祷的时间到了。

吩咐领头的侍从做好剩下的活儿,洛哈林领着吴清晨回到主堡主厅。

司铎阁下亲自主持的晚祷结束之后,众人涌入餐厅。

科林堡晚宴,吴清晨并没有享受到超规格待遇,但就算正常的论资排辈,吴清晨也排在长桌大约居中的位置。

来自阿克福德堡的客人倒是受到了一点点优待,小巴森坐到了吴清晨的旁边,两名卫兵也在长桌最末端混到了一个座位。

晚宴开始,吴清晨面前,水果,炸鱼,麦粥,鸡蛋,以及蔬菜汤的分量特别足,奶酪,肉类,白面包等黑暗料理,就只象征性地摆着一点点。

吴清晨脸上刚刚露出疑虑之色,紧贴着他另一边坐下的洛哈林,立刻微笑着指了指窗外,吴清晨随员们被安排的方向。

从这就可以看出,洛哈林的办事能力也可圈可点,短短两三个小时时间,和吴清晨,以及吴清晨同伴们闲聊,洛哈林一边掌握信息,一边就顺手为晚宴作出了相应的安排。

晚宴过后,下一步流程依然和阿克福德堡相似。

吴清晨一边在洛哈林陪同下转圈消食,一边隐晦地向各色人等,打听城堡中的奇闻怪谈。

————————

地球。

某分析团,指挥中心。

工作人员们飞快地录入吴清晨打探到的奇谈怪事。

如果阿克福德堡的古堡传说,大多寄托着人们对浪费粮食的痛恨,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那科林堡的古堡传说,则带着明显的宗教特征。

“C18:祭坛半夜发光……”

“A22:圣水莫名其妙被加满……”

“B13:布拉德的邻居的儿子,曾经在森林里看到一只狼摆出祈祷的姿势……”

“B27:教堂的座位,曾经坐着谁都不认识的人,祈祷一结束就消失了……”

妈蛋,这就是乡村鬼故事的水平啊!

望着越来越长的信息汇总页面,主显示屏前,值班主任端起水杯,不由自主地撇了撇嘴。

不过,有全球人类的殷切期盼在前,有阿克福德堡确凿的超自然线索在后,就算99%的可能性都是纯属扯淡,整个指挥中心,所有人还是全神贯注,全力以赴地处理着这些“线索”。

“发现异常现象!”指挥中心,某位工作人员忽然猛地大喊一声。

我艹!还真有?

值班主任刚刚喝下的温水喷出,顾不得擦拭,飞快地扑向出声的工作人员,一边奔跑一边发问:“是哪个?祭坛还是圣水?”

“都不是!”工作人员大声回答:“是晚祷分析!”

同一时间,工作人员将晚祷时情形切换到主屏幕:

讲台之后,祭坛之前,司铎阁下神情肃穆,准备开始引导晚祷,站在城堡教堂第三排左侧,吴清晨和堂区其他神职人员们一起,神情虔诚地准备跟随司铎默念祷词。

“这怎么了?”值班主任发问:“异常现象是什么?”

“看这个!”工作人员按下某个键,一瞬间,主屏幕内,中古世界的人群面目、衣物立刻模糊,变成了一团团紫、黄、红组成的人体轮廓。

“这是……”旁边某人情不自禁地发问:“红外线?”

“不仅仅是红外线,是所有不可见光波段。”工作人员回答:“天象巨幕一直可以拍摄到多种波段的图像。”

“这说明什么?”值班主任继续追问关键:“异常现象在哪里?”

“请稍等!”工作人员又按了一下按钮,主屏幕一分为三,居中是正常的晚祷情形,左右两边,是两份一模一样的紫、黄、红色块组成的人体轮廓:“马上就来了……”

十几秒之后,晚祷正式开始。

居中的正常图像,司铎阁下念出了第一句祷词。

同一时间,左右两边由色块组成的人体轮廓,教堂内所有神职人员,忽然同时瞬间蒙上了一层光圈!

“啊!”“我艹!”“天啦!”“这是什么???!!!”

很显然,这是工作人员此刻肯定无法解答的问题。

这一幕,同时在地球各大官方分析团,以及各大民间团体集体上演。

————————

十几分钟之后。

某G20成员国,决策中心。

“现有数据显示,红外波段体现的辐射强度,司铎为第一梯队,执事为第二梯队,牧师为第三梯队,吴清晨,以及其他拥有教士头衔的人群为第四梯队,名义上的学生为第五梯队,普通仆人和侍从身上也有一定的反应……”

“紫外波段体现的幅度强度表现比较复杂,司铎还是第一梯队,部分执事、牧师,以及吴清晨先生是第二梯队,第三梯队表现更加复杂,同时包含执事、牧师、教士、甚至部分仆从……”

“结合艾克丽村庄、阿克福德堡、以及菲什加德堂区目前已经掌握的情报,分析团初步结论如下:”

“红外波段辐射,和教会职位密切相关;紫外波段辐射,和教会信仰指向性,或者说信仰影响力密切相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