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第二次表决/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眼镜和叶毅聊到这儿的时候,直播视频内,又看完几个塞满了“工资”的房间,蒋奉明引导着吴清晨走上别墅三层。

爬完楼梯,站到又一个房间面前,蒋奉明抓住门把,正在李眼镜、叶毅,以及数亿围观群众开始热切讨论这间屋子里又摆了什么奇珍异宝的时候,蒋奉明忽然打个手势。

直播信号中断。

众人面前的视频页面忽然切换,开始介绍吴清晨接下来即将接受的培训科目,并针对这些科目的原因、用途、难点等方面进行详细解析。

这是以往每一轮“吴清晨培训”直播的例常环节,也属于大多数围观群众比较关心的热门内容。

不过,这一回,大家不买账了!

足足一个多小时的超规格待遇展示,大家已经总结出,从草坪、到别墅大堂、再到一楼、再到二楼,吴清晨大爷的“工资条”,普遍遵循一波比一波更耀眼,一波比一波更珍贵的规律。

尤其是在某些喜闻乐见的方面,更是如此……

“草!吊胃口啊?”

“日啊!草坪上的制服妹子,一楼的紧身衣妹子,二楼的三点式妹子,三楼怎么忽然关了!日啊!难道全裸?”

“羡慕嫉妒恨啊!”

“要不要这么小气?看看会死人嘛?”

“啧,不要太贪心,三点式都给大家看已经很够意思了,做人要知足!”

“吴清晨继续享受他的啊,我又没意见!看看不行啊?反正他应该早就已经习惯了直播嘛!”

“切,你以为人家愿意直播?”

“切,管他愿不愿意!好吧,算他狠!地球他可以关,有本事他在中古世界也一直做和尚!只要他在中古世界找女人,我看他到时候怎么关!”

“已举报!你等着念道歉信吧!”

“不用道歉,羡慕是吧?给这小子发一打中古世界型号的美女!”

“……”

村民活动中心,看着视频页面旁边飞快翻滚评论内容,叶毅也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啧,这艳福……”

“不对呀……”李眼镜也挺纳闷:“再怎么需要加强吴清晨先生在地球的牵挂,刚才的暗示都已经足够了啊……地球用不着赤膊上阵,直接安排这种戏码……吧?”

“什么意思?”叶毅偏头,脸上满是好奇。

“没什么……”李眼镜摆摆手,没有理会叶毅,凝神思索片刻,李眼镜忽然眼前一亮:“……难道说……说曹操,曹操就到?”

————————

不得不说,李眼镜的感觉相当敏锐。

模拟培训基地,“江山一品”别墅区,三楼。

蒋奉明推开了房门。

这是一个极为开阔的平层,房间非常大,数千㎡空间里,左侧是成排的座椅,右侧摆着一张相当宽大的会议桌。

房间里很是空荡,只零散地站着几位女士。

如果放到大街上,这几位女士,或许当得起美女的称谓。

不过,和草坪、大堂、一楼、二楼,各国精挑细选的尤物们相比,一下子就掉到了平平无奇的档次。

吴清晨的注意力也不在她们身上。

进入房间,吴清晨立刻产生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

“吴先生,请跟我来。”说着,蒋奉明走到前头,带着吴清晨走向左侧。

跟在蒋奉明身后,走向成排座椅,吴清晨心中熟悉的感觉越来越浓。

半分钟左右,走到摆在成排座椅前方,面向这些座椅的唯一一个座位面前,蒋奉明右手虚引:“吴先生,请坐。”

脑海中仿佛一道闪电掠过,望着这个座位,吴清晨立刻记起来了:这个场景,不正是天象事件第一天,被军队、直升机、战斗机、运输机一路护送入京,送入的人、民大会堂吗?

除了座位少一些,层高低一些之外,这里的大部分布置,都是对人、民大会堂的模拟!

“这……”吴清晨没有坐下,偏过头,疑惑地望着蒋奉明:“这是要干嘛?”

“有几件和您有关的表决即将进行。”蒋奉明作个手势,一名工作人员立刻走过来,将一叠厚厚的文件递向吴清晨。

吴清晨很不想接这些文件。

吴清晨沉着脸接过了这些文件。

“放心吧……”看到吴清晨面色不豫,蒋奉明微笑着安慰:“绝对是好事!”

“呵……好事……”吴清晨勉强露出微笑,望向文件。

略过上方的文件编号、简单说明,第一页正中的加粗字体即是目录:

一:

1,联合国大会第***号会议第***号议程:联合国理事国增补表决。

2,联合国大会第***号会议第***号议程:联合国天象事件执行国增补表决。

3,联合国大会第***号会议第***号议程:联合国天象事件临时委员会增补委员就职。

4,……

二:

1,联合国天象事件临时委员会第***号会议第***号议程:针对近期地球个人、各组织、各区域、各国采取各种方式,模拟中古世界宗教、神术、祷告仪式的讨论。

2,联合国天象事件临时委员会第***号会议第***号议程:针对中古世界核心人力资源,格雷斯/莫尔(A,4)是否于阿克福德直领任职的讨论。

3,……

唔……

看着目录,吴清晨眉头紧皱。

(二)大类,临时委员会议程,有关中古世界宗教、神术、祷告仪式的问题,还有格雷斯的活儿安排,自己倒确实可以稍微提供一点建议……

(一)大类,联合国理事国增补、天象事件执行国增补、临时委员会委员就职……这,这关我屁事啊!

“吴先生,请稍等,马上就好……”

注意到吴清晨疑虑的神色,蒋奉明比个稍安勿躁的手势,利用喉麦和耳机快速交流,半分钟左右,蒋奉明停下喉麦,重新面向吴清晨:“好了,那边差不多都准备好了。”

“那边准备好了?什么那边?”

“是这样的……”蒋奉明一边对身边的工作人员,以及房间里早已准备好的几位女士打个手势,一边对吴清晨说道:“近期,联合国会议都在人、民大会堂召开。按道理说,今天的表决,您也应该在那里……不过,出于安全考虑,各国两小时前已一致同意,您可以就在这儿参与表决。”

“什么表决,尤其是,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蒋奉明微笑着回答:“您忘记了吗?您也是联合国代表之一。”

老子当然记得!那个送爆炸表决器的国家!

“塞……塞什么……”

“塞拉利昂共和国。”

“对,就是这个鸟国……”吴清晨脸上露出些微厌恶:“又怎么了?”

“请看吧……”蒋奉明指向前方座椅。

也不知蒋奉明身边的随员,以及那几位女士操作了什么……

几秒之后,吴清晨面前,一排又一排的座椅上方,同时升起了一个个显示屏,上面显示出一个个肤色或黄或白或黑,表情倒是比上次稳定了十倍的各国代表。

距离吴清晨最近的位置,最前方正中间几十张座椅,上面升起的显示屏内,自然是分别标注着中、俄、英、法、美代表团坐席。——以及一个鼻青脸肿,失魂落魄,畏畏缩缩的黑人。

在这些座椅后方,占满整个墙壁的超大型拼接显示巨幕,照出了此刻人、民大会堂的整个会场情形:

在这个大屏幕内,吴清晨看到,人、民大会堂正前方,主席台的位置,一样竖立着一块巨大的显示屏,里面正是蒋奉明、蒋奉明的随员、提前进入的女士,以及被这些人拥簇在正中央,坐在唯一一个座位上的自己。

————————

谢谢大家关心。

好很多了,没那么痛了。

医生说,还有两三天就可以出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