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 特别顾问/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先生,好久不见……”

注意到大屏幕内吴清晨的视线,Z国代表团——吴清晨记得,这个经常出现在新闻联播中的面孔——李子平,对着吴清晨的方向微笑颔首。

吴清晨习惯性地回以培训式微笑。

“吴先生……”李子平微笑着说道:“会议开始之前,塞拉利昂共和国的总统先生,找您有点小事。”

李子平话音落地,美国代表立刻不动声色地推了推被五大流氓代表们夹在正中的黑人。

美国代表的动作很轻,甚至称得上温柔,那黑人却浑身猛地一颤,下一刻,仿佛一大群狮子在背后追赶一般,黑人飞快地驱动着嘴唇,一大串叽里咕噜的语言飞快地从黑人嘴里吐了出来。

——黑人的语言,吴清晨一个字都听不懂,不过,根据近期紧急培训的语言学,吴清晨隐约感觉,这家伙的鸟语,似乎比中古世界的语言先进不了多少。

同一时间,摆放在模拟会场各个方位的数十个高保真音响,体贴地传来了清晰的同声翻译。

“尊敬的主席,尊敬的联合国大会各国代表,尊敬的联合国天象事件执行国-临时委员会各位委员,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在这里,我,塞拉利昂共和国总统,欧内斯特/巴伊/科罗马,谨代表塞拉利昂共和国各级政、府、各相关部门、各大党派……”

“诚挚邀请Z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吴清晨先生,担任塞拉利昂共和国特别顾问——聘任期99年——聘任期间,本国恳请吴清晨特别顾问先生全权建议、指导、审核塞拉利昂共和国国事,并于吴清晨特别顾问先生认为有必要情况下,全权代表塞拉利昂共和国行使以下各项权利:

1,公布宪法修正案、法律、政令及条约。

2,召集议会。

3,解散议会。

4,公告举行国会议员总选举。

5,认证国务部长和法律规定其他官吏的任免、全权证书以大使、公使的国书。

6,认证大赦、特赦、减刑、免除刑罚执行及恢复权利。

7,授与荣典。

8,认证批准书以及法律规定的其他外交文书。

9,接受外国大使及公使。

10,举行仪式。

11,……”

这……这是要干嘛?邀请我成为一国太上总统?

不,不……不是太上总统……

吴清晨还是稍有一点政治常识的,听着这鸟总统吐出的一串串权利,吴清晨脑子一阵发晕:

发布法律,组织议会,解散议会,全权任命各级官员……

这何止是邀请我成为太上总统,这简直就是邀请我成为集立法、司法、行政三权于一身的国家意志,宪法化身!

搞什么啊!这不是开玩笑吗?

光凭这鸟人总统几句话就可以决定一个国家的全部命运?

这也太儿戏了吧?

吴清晨都能想到的流程问题,五大流氓当然不会忽视。

因之:

————————

差不多的时间。

塞拉利昂共和国边境区域,某雇佣兵秘密营地。

两名强壮的雇佣兵架着一名黑人男子走进帐篷,黑人狼狈不已,浑身遍体鳞伤,但破碎的衣衫和富态的体型,还是可以看出平素养尊处优的模样。

走进房间,雇佣兵将黑人男子按进铁质的行军椅。

“喔喔……这可不是自愿邀请的态度。”行军椅对面,指挥官旁边,一位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嫌弃地摇摇头:“请为我们的国防部长收拾一下。”

雇佣兵松开铐住黑人双手的手铐,绑住黑人身体的绳子,塞进黑人口中的胡桃,开始为黑人清洗伤口,更换衣物。

胡桃拿开,黑人男子立刻哀求:“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什么都愿意干!不要杀我,不要再用水淹我了……”

“不会……不会……放心把……”年轻人温和地安慰:“德尔先生,您很安全。”

“真的吗?”黑人哆嗦着,希冀地望着年轻人。

“当然。”年轻人确定地点头,拿出一份文件:“照个这些文件念一遍,您就安全了。”

“这是……”黑人接过文件,“我,塞拉利昂共和国总统,欧内斯特/巴伊/科罗马,谨代表塞拉利昂共和国各级政、府、各相关部门、各大党派,诚挚邀请Z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吴清晨先生……”

“再看看这份……”年轻人又递出一份。

黑人接过:“我,塞拉利昂共和国副总统,伦纳德/诺克斯……”

“还有这个。”年轻人递出第三份。

黑人再次接过:“我,塞拉利昂共和国议长:米洛/马森……”念到这儿,黑人微微一滞:“米洛这傻瓜什么时候成了议长?议长不是该死的科西/拉马斯吗?”

“哦?您不喜欢科西先生吗?”年轻人耸耸肩:“那或许应该告诉您,您讨厌的科西先生,确实出了点意外。”

“怎么了?”

“您也知道,贵国近期治安不是很理想……”年轻人遗憾地回答:“昨天,一位患有间歇性神经病的男子,持枪冲进官邸,科西先生身中七枪,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黑人打个冷战。

“对了……”年轻人忽然记起了什么一般:“顺便一提……发生事故之前,科西先生好像对这些文件有点不同看法。”

“我没有意见,我没有任何意见!”黑人男子简直尖叫地喊道:“我的文件在哪里?!!”

三十米外,另外一个帐篷内。

一位面色冷峻,身穿迷彩服的壮汉,朝身边的西装男子嗤笑一声:“几十年了,CIA还是这老套的恐吓说辞。”

“我们的国防部长至少还算体面……”说着,指住另外一个显示屏中,一名被绑在支架上,浑身涂满蜂蜜,爬满非洲大蚂蚁,正在凄惨嚎叫的黑人男子,西装男子满脸鄙视:“你们的活儿,才真的还是和克格勃时代一样糙。”

“那是因为你们挑中的本来就是胆小鬼!”

“哦?那你们为什么挑不中呢?”

“哼!”迷彩服壮汉悻悻地吐口唾沫:“无所谓,我们喜欢和硬汉做游戏。”

“呵呵……”西装男子轻笑几声,再次指指监视屏:“话说,你们的内政部长先生,等下还能录音吗?”

“谁在乎呢?”迷彩服壮汉耸耸肩:“这种喜欢和9岁小女孩结婚的家伙死了就死了吧……反正,能够代替他的副手多得是。”

————————

因而:

模拟会场。

吴清晨想到程序问题不到一分钟,塞拉利昂共和国总统就念到了这个部分:

“特别顾问共同邀请人:

塞拉利昂共和国总统:欧内斯特/巴伊/科罗马

塞拉利昂共和国副总统:伦纳德/诺克斯

塞拉利昂共和国议长:米洛/马森

塞拉利昂共和国军事力量参谋长:奈杰尔/内文

塞拉利昂共和国国防部长:德尔/西塞拉

塞拉利昂共和国矿产资源部长:阿尔/贝西默

塞拉利昂共和国农业部长:比达/拉曼

塞拉利昂共和国……”

好吧!你们赢了!

吴清晨情不自禁地抚住额头。

就这黑人总统鼻青脸肿的形象,以及发言时心惊胆战的模样,就算没有培训团这段日子的栽培,吴清晨也能看出,这肯定是五大流氓国合伙弄出来的花样。

可是,问题是,虽然从刚刚领完的“工资”,可以看出临时委员会对自己的态度有了极大的改变,不过,就算用屁股思考,吴清晨也极其肯定,自己绝对不可能离开Z国,去一个万里之外的非洲国家担任什么特殊顾问。

那么,硬塞给我一个鸟国特别顾问——或者说,宪法化身的名头干嘛?

答案很快揭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