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 吴清晨教派/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科里/威尔逊……好像有个将军还是总统,也是这个姓……”

“……何烨……正宗国字脸,一看就放心……”

“……梁小娜……这位大姐和我初中班主任有点像……”

“……马丁/安德森……唔,和安德烈读起来差不多,加上……”

“……西斯……”

“……好了!”大部分人都有的轻微强迫症下,就算随便选,吴清晨也总想给入选者找个理由,花费了足足半个小时左右,别墅三层,吴清晨才长舒口气:“……呼,总算搞完了,就这样吧。”

“吴先生……”

吴清晨选择的时候,蒋奉明始终静静站在旁边,无论吴清晨口中自言自语的理由有多荒谬,蒋奉明都始终一言不发,直到此刻,才不得不出声提醒:“这里还漏了三个。”

蒋奉明指着的地方,处于大显示屏的上层,高于“各国推荐的副手”,平行于“吴清晨的好友”。

“这三个位置……”吴清晨看了一眼,皱了皱眉:“我有人选,可是推荐名单上没看到。”

“啊?”蒋奉明脸色一变:“还有吴委员欣赏的人没请到首都来吗?请问是哪位?小张……”蒋奉明一边向吴清晨询问,一边偏过头,语气急促地吩咐:“马上联系江县外勤!”

“是!”小张立刻握住喉部送话器的控制器。

“不用了。”吴清晨摆摆手:“不是江县那些熟人。”

“那是……”蒋奉明稍稍沉吟,脑子里飞快地回忆吴清晨档案中记载的演员、歌星、其他公众人物,甚至某些比较敏感的政治人物——这令蒋奉明的眉心不由自主地朝中间聚拢。

“我留着三个位置……”

就在蒋奉明开始感觉头疼的时候,吴清晨开口了:“是想问一下,不知道您,黄主任……”说着,吴清晨又偏头望向另一边:“……还有季警官,有没有兴趣。”

“嗯?”

“有兴趣啊!很有兴趣!”蒋奉明吃惊的时候,季明明已经麻利地扬起了手臂:“吴委员,带上我吧……方便的时候,请务必帮我换个岗位,我再也不想为了陪您吃个早餐,一大早爬起来,脱得光溜溜地让几十个人来回摸索十遍!”

“哈……”吴清晨禁不住失笑:“没问题,就让你去检查处兼职,让你给自己开个后门,也让你检查检查别人……委员办公室应该有这个机构吧?”

“有安保处……名字不同,不过确实是差不多的意思。”

“行,那就安保处。”吴清晨又笑笑,接着扭过头,再次望向蒋奉明:“:蒋主任,你这边呢?”

“我这边……”吴清晨和季明明交谈的时候,蒋奉明已回过神,“很感谢吴先生的看重,我个人的话,很荣幸能够加入您的委员办公室,不过……”

“嗯?怎么了?”吴清晨问道:“请说吧。”

“您这这段时间,肯定也很了解,培训团这边,还有很多人手……”蒋奉明说话的速度挺慢,给吴清晨留下充分的思考时间:“我离开的话,培训团的事务……培训团的同事们……可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这样啊……”吴清晨略略思索,很快回答:“我记得,刚才的筹备小组,里面一样有培训团的编制,你们整个团队一起过来,能操作吗?”

“这个……需要向上级请示……”刚刚说到这儿,蒋奉明戴着耳麦的耳朵忽然微微一动,两秒左右,蒋奉明接着说道:“不过问题不大,应该可以操作,整体编制转移到您的委员办公室,继续负责中古世界的技能培训事务。”

“好。”吴清晨微笑着点头,“那黄主任那边……”

“也差不多。”蒋奉明戴着耳机的耳朵又动了动:“我会代为通知。”

“那就麻烦你了。”吴清晨微笑致谢:“接下来是什么安排?”

“接下来是委员会决策会议。”对着别墅三层,右侧大会议桌的位置,蒋奉明抬手虚引:“请走这边。”

“好的。”吴清晨点点头,走到了前头。

跟在吴清晨身后一步,蒋奉明脸上依旧沉稳,心中却一阵阵翻腾:

委员会刚刚给于吴清晨巨大的权限和自主度,吴清晨立刻表示季明明——几乎二十四小时贴身的跟随者,以及自己和黄兴——联系最紧密的核心培训部门,依然照旧。

吴清晨委员,这是无意的心血来潮,还是有意的投桃报李?

不过,不管原因如何,能够加入拥有独立权限,国家级资源的吴清晨委员办公室,能够在筹备阶段就加入潜力无限,未来必然成长为庞然大物的吴清晨委员办公室,对于自己来说,对于任何一个官僚来说,都是显而易见的好事,大好事!

————————

吴清晨花费在委员会决策会议的时间不长。

26国集团委员事务繁多,关键事务之外,平常参会者都是委员派遣的特别代表,吴清晨出场,或者说,通过摄像头和投影仪出现的第一时间,与会者纷纷起立。

看着这些精英人士,尤其是部分电视上经常出现的面孔向自己致意,吴清晨实实在在地感受了一把“委员”这个职位的份量。

为了让第一次参会的吴清晨委员阁下,充分了解委员会决策会议的运作方式和决策流程,会议轮值主席精心挑选了几件分别涉及地球、中古世界、舆情导向、资源调拨、意识形态等多个领域,同时也直接和吴清晨关联的讨论事务。

例如:

针对地球多人、多组织、多地区、多国家,全世界到处漫山遍野地出现模仿中古世界祷告仪式的现象,应该如何处理。

虽然各学科专家一致表示,地球模拟中古世界祷告,出现异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不过,事涉超自然力量,委员会还是相当重视。

就吴清晨想来,每个人都可以看见天上的巨幕,模仿的现象难以监控,泛滥成灾是必然是结果,只能听之任之,随他们去了。

各国委员的特别代表,以及高级顾问们的考虑,当然没吴清晨想的这么简单。

一番讨论之后,委员会决策会议得出结论:

既然模仿的现象难以根绝,那么,26国集团,干脆合作建立超规格模仿中心,用国家级资源,全面模拟中古世界祷告仪式的建筑、摆设、仪式、语言等种种细节,将出现异象的最大可能性掌握在自己手中。

此外,通知外界,无论个人、各组织、还是包括26国集团在内的国家,每一次对中古世界祷告仪式的模仿,都务必向天象事件临时委员会报备。

同时,空口无凭,公共关系专家建议,策划几次自导自演的军方攻击事件,制造几个惨不忍睹的战场,官方泄露,舆情扩散,提醒世人违反委员会决定的下场。

又例如:

针对原本就已经数量众多,超自然现象出现之后,世界各地更是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以吴清晨为崇拜对象的新兴教派,应该如何应对。

就吴清晨看来,这些家伙既然崇拜自己,那就让他们崇拜吧,反正也不掉根毛。

很显然,吴清晨想的又太简单了。

这些以“吴清晨”为名的教派,固然大部分确实是以吴清晨为偶像,时时歌颂,刻刻崇拜。

——这部分最无害,温和的精神麻烦,偶尔还能起到一定的社会安定效果。

也有小部分——虽然是小部分,但绝对数量同样惊人——懒得遮掩的直接号称是吴清晨的兄弟、父母、妻儿,稍微讲究点的就宣称是吴清晨失散多年的兄弟、父母、妻儿,满世界兜售赎罪卷,骗财骗色骗乐子。

——这倒也算了,人心惶惶的时候,总有沉渣泛起,以及需要智商补税的人群。

剩下的,更少的一部分教派,就更可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