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 艾克丽点烟山/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0001年03月25日。

中古世界。

艾克丽村庄。

东北方向,某处山顶。

正对着艾克丽村庄唯一一条和外界交通的通道,利用藤条、麦杆、树叶,以及几颗乔木伸出的树枝,搭着一个草棚。

这座就算放在中古世界都很是简陋的建筑,便是艾克丽村庄预警系统的重要一环:点烟山。

这样的关键性建筑,当然全年累月都得有专人值守。

远离村庄中心,孤悬于荒郊野岭,身处冲突第一线,从工作环境和职责特性上来说,值守点烟山都是个危险的活儿。

艾克丽村庄刚刚建立的时候,也确实如此,几乎年年遭遇周边领主军事组织武装收割的形势下,这个首当其冲的位置寡妇制造率极高,当时被分配到点烟山的伙计,走在路上都被众人躲避,以免沾上霉运。

年岁变迁,周围的村庄次第纳入阿克福德堡的有效统治范围之后,身处腹地的好处渐渐凸显,防备敌军入侵的军事要害,渐渐演变成防备小蟊贼的治安岗,原本人人避之不及的高危岗位,在免除其他一切劳役的福利下,也渐渐演变成村民们竞相争夺的香饽饽。

能够捞到这样的职位,本届看守,自由民汉米敦原本一向心情不错。

直到几天之前。

几天之前,和汉米敦一起值守点烟山的另一名自由民守卫,搭伙了大半年的穆尔,忽然被庄头更换差役,弄回了村庄。

这倒也没什么,点烟山这么抢手的差事,没人敢奢望能干一辈子。

麻烦的是,穆尔回村之后,过来接替的新值守,居然是一个十岁多一点点的小家伙!

这就头疼了!

十岁的小家伙能干什么?

扛得起木棍铁矛吗?赶得走盗贼山匪吗?

——好吧,这些飘渺的,好几年都不一定能碰上的真正职责,汉米敦其实并不在乎。

但问题是,预警职责之外,点烟山的看守们,还有许多杂务,或者说汉米敦真正在意的活儿。

为了保持视野良好,减少意外误报,点烟山周边,是老爷们唯一默许抓捕动物,砍伐树木的区域。有了这两桩默认的福利,点烟山值守的家庭,基本都不需要再为柴火发愁,每次月圆的时间,孩子们的木碗中,都可以出现一两次油花。

但这福利完全不适用于和十岁小家伙搭伙的时候兑现。

由于过度开发,砍伐柴火也好,抓捕肉食也好,值守者都得走出大老远,才能开始干自己的私活儿,平时和老成人搭伙的时候,大家还可以轮流谋利,可若是和十岁的小家伙轮流……

开玩笑,谁敢把点烟雾,报信号的活儿,寄希望于又年幼,又没经验的十岁小孩,那不是嫌自己棍子挨得少吗?

“汉米敦大叔,山下好像有东西……”

汉米敦正在微微叹气的时候,身后十几步,小家伙忽然开口了。

“我看着呢……好好拔草!”

汉米敦头都没回。

既然短时间内,砍柴火、抓肉食没了指望,汉米敦只好领着这小家伙,好好照料种植在草棚旁边,左一小片,右一小块,坡上一垄,石缝一撮,加起来总共的两布尔大小的瓜果豌豆。

这是历届值守们几十年来,见缝插针开辟出来的种植地。

想起这个,汉米敦又一阵气愤,这片洒了整整一年汗水的土地,穆尔回村之前,已经叫来全家老小,连夜收割走了属于自己的一份,剩下的部分,自己就得卖大部分的力气,过阵子不还得和十岁的小家伙平分!

最令人气愤的是,汉米敦还不得不给。

谁让这小家伙有个姐姐呢?

谁让这小家伙姐姐的未婚夫是伊德拉呢?

谁让这小家伙姐姐未婚夫的弟弟是洛斯老爷呢?

摊上这样的伙计,就算是十岁小孩,能不分吗?敢不分吗?

“汉米敦大叔,山下真的有东西……”汉米敦正心酸的时候,小家伙又开始叫唤了。

“好了好了,伊莱,太累的话,你就先歇会吧。”汉米敦叹口气。

由于心头不忿,再加上确实正是活儿重的时候,这几天来,汉米敦每天天不亮就叫醒小家伙,争分夺秒地在种植地中忙活。

虽然小家伙并没有什么直接的怨言,看起来似乎还感觉挺新鲜,不过,由于年纪和身体天然的差距,小伊莱还是经常吃不消,老是找理由停下,汉米敦也不敢逼迫太过,总会一边叹气,一边给小伊莱留出休息时间。

不过,这一次汉米敦判断错了,允许歇息之后,小伊莱还是没消停:“汉米敦大叔,你快看啊,真的有人来了!”

“嘿,伊莱你……”说着,汉米敦直起身,望向艾克丽通道:“……啊,真有人来了……快,快点烟!”

“好的!”

“错了!错了!那是手指头人数的烟!那边也错了!那是有武器的烟!点斜树旁边……另外一边……走开,我来!”

一阵忙乱,半分钟左右,点烟山,升起了一道笔直的青烟。

两人停下活儿,双双握紧火把,静静地盯住通道入口,以及山林间攀爬的身影。

伊莱忽然用力抓住汉米敦的手臂:“帕梅拉!好像是帕梅拉!汉米敦大叔,你看啊!是帕梅拉叔叔回来了吗?!”

“唔……”汉米敦凝神张望十几秒,手中的火把悄无声息地垂下:“好像……确实是帕梅拉回来了……”

二十几分钟之后,帕梅拉爬上了山坡。

“帕梅拉……”远远地招呼一声,汉米敦有点诧异:“咦,你胖了!”

“还好。”帕梅拉笑容满面,摆摆手直接说道:“汉米敦,洛斯老爷的队伍就要进来了……人很多,等下不要急着点三道烟。”

“帕梅拉,你白爬一回啦!”汉米敦同样笑着点头:“我知道……洛斯老爷在路上抓了一堆可怜虫。”

“可怜虫?你是说路上的盗贼吗?”

“是的。”

“咦,你怎么知道?”

“前几天,城堡的传令官过来了,管事老爷也给我念了男爵阁下的信。”

“哦,这样啊……”帕梅拉先是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那我并没有白白辛苦,你还是得好好看看。”

“看什么?”

“等下就知道啦……”

说着,帕梅拉走到草棚几十步之外,点燃了另一缕专用于向通道方向传递信息的青烟。

两分钟左右,通道的方向,帕梅拉出现的拐角,转出了一长溜队伍。

走在最前头,扛着铁矛的身影相当眼熟。

“阿布维尔,狄恩……”汉米敦一眼就认了出来:“哈,这两个家伙很精神啊。”

帕梅拉点点头。

接下来是一个又一个,一个又一个衣不蔽体,扛着木桶、柴火、床铺、工具的身影。

“这就是洛斯老爷逮到的可怜虫吧?还真有这么多啊……”

帕梅拉点点头。

再接下来,拐角处,出现了两位扛着铁矛,身披皮甲,身躯强健的身影。

“这就是男爵老爷派给格雷斯老爷的卫兵吧?真威风。”

帕梅拉又点点头。

阿克福德堡卫兵之后,再接下来,又出现了一个又一个,一个又一个衣不蔽体,背着小包袱的身体。

“咦……怎么还有?”汉米敦皱起了眉头:“盗贼不是过去了吗?怎么还有?分成两半了吗?不对啊!刚才……就已经超过手指头和脚趾头了啊!”

“哈……没听到念信了吧?”

帕梅拉笑笑:“这是普拉亚老爷的老师-塔尔玛老爷,小时候的同伴-洛哈林老爷给洛斯老爷的农奴……而且,这还只是刚到的一部分。”

说话间,来自堂区的农奴队伍也已经全部走出,拐角处,再次出现了两位身披皮甲,身躯强健的身影。

“怎么还有卫兵?”

汉米敦揉了揉眼睛,望向前头:“没错啊,刚才就已经有卫兵了啊,怎么还有?”

“刚才是阿克福德堡派给格雷斯老爷的卫兵……现在是堂区科林堡派给伊德拉老爷的卫兵。”

“伊……伊德拉老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