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 庆贺/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好欣赏一番各家送来的礼物,普拉亚招招手,将三个小孩唤过来,朝吴清晨说道:“带你的学生进去,选个房间住下吧。”

“好的,老师。”吴清晨点点头。

三个小孩立刻向普拉亚鞠躬:“感谢您,普拉亚阁下。”

“洛斯哥哥,我也来吧。”小安德烈跟了上来,将重音落于“哥哥”的音节。

教堂又多了几个小伙伴,小安德烈当然很开心,可看着三个小孩跟着吴清晨上上下下,安德烈心中有股莫名的危机感。

“好啊。”回头看看安德烈,吴清晨当然无可无不可。

三个小孩又立刻向小安德烈行礼:“麻烦您了,安德烈阁下。”

“嘿……”

身为艾克丽村庄地位垫底,年纪最小的统治阶级,安德烈已经好几年没接受过这么正式的礼节,听到“阁下”的称呼,安德烈“阁下”立刻眉开眼笑,他踮起脚,学着普拉亚和吴清晨的样子,摸摸三个小孩的脑袋:“没什么……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和我说。”

看着两个小孩、三个更小的小孩、以及一大群抱着包裹行李的仆从们走出教堂侧门,伊弗利特管事向牧师说道:“普拉亚阁下,你这几个孩子,相处得挺好啊。”

“是吗?”普拉亚牧师微微仰头,和记忆中其他的小孩稍稍比对,很快说道:“……确实挺好。”

这是自然。

吴清晨的学生,对于普拉亚牧师来说,都是天上掉下来的党羽,对于地球来说,就更是珍贵的影响力扩大渠道,为了让这样的渠道顺利融入吴清晨现有的网络,培训团给幼教、小学、青少年心理学等学科专家们分配了足足一个半小时的吴清晨时间配额,针对安德烈的模型,设计了一整套减少内耗,快速融合的方案。

顺便一提,地球谋划这个的时候,吴清晨的学生,还只有来自阿克福德堡的巴森,现在果然扩大到三个,吴清晨实在很佩服参谋团的先见之明。

教堂不是学生宿舍,没有设想过同时会有五个小孩入住,剩余的房间都堆积着杂物。

领着十几名仆从,吴清晨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清理出孩子们的房间,又花费半个多小时,盯着仆从们为孩子铺设房间,摆放物品,再次走进教堂主厅的时候,阳光已经温和了许多。

普拉亚牧师和伊弗利特管事都还在。

“怎么样?都弄好了吧?”看着吴清晨等人出来,普拉亚牧师放下手中的羊皮卷。

“是的,老师。”

“嗯……”普拉亚环顾一圈:“把他们也安排一下吧。”

“好的,老师。”吴清晨转过身,朝一直跟在旁边帮忙的两位警役招招手:“安托万,阿布维尔,带他们先去附近住下吧,找几个宽敞点的地方。”

“好的,洛斯老爷。”两名警役弯腰鞠躬,朝仆从们说道:“走吧,跟我们来。”

安排仆从们的住宿,不仅不是麻烦,还是小小的福利。

吴清晨学生们的仆从,未来几年,肯定也是警役们的一员,现在给予村民们一个提前熟悉,打好交道的机会,不多不少也是一个恩惠。

“那么,好像都差不多了……”

看着两名警役,带着仆从们背负着各自小小的行李离开,普拉亚牧师朝吴清晨温和地微笑一下,然后看看天色:“有点晚了啊。”

“呃……”吴清晨连忙解释:“三个小家伙,东西都比较多。”

“是吧……”

普拉亚随意点点头,看着吴清晨。

吴清晨也看着普拉亚。

对视了足足十秒,普拉亚眉头轻皱:“洛斯,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呃……教堂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给您添麻烦了……”

“咳……洛斯……”站在旁边,伊弗利特忍不住开口了:“你不打算请普拉亚阁下去你家坐坐?”

“啊!”吴清晨终于反应过来:“当然!当然!呃……伊弗利特阁下,请问您现在方便吗?”

根据艾克丽村庄的习俗——实际上,地球也是如此——结婚,生子,学习手艺之类的家庭大事,肯定会叫上亲友们庆贺一番。

——吴清晨加入教会,当然也是天大的喜事,但教会不喜欢神职人员自满,连带着吴清晨当时成为牛倌,整个家庭跃升到手艺人阶层,老威廉也只得憋住心中的万分欢喜,保持低调。

而这一次,伊德拉和格雷斯分别被领主和堂区看上,成为处理农事的副手,却肯定不受此限。

————————

吴清晨一行,转过拐角,看到威廉/莫尔的住所——艾克丽村庄原牛倌豪宅的时候,那里已是一片欢欣喜庆。

狄恩和艾尔摩,依附于吴清晨,来自罗芙兰村庄和欧瑞村庄的两名牛倌帮工,正站在房屋外面的平地,接待着和老威廉一家泛泛之交的村民。

吴清晨等人走过去的时候,全副身心投入,完全没有察觉到老爷们到来的狄恩,正站在人群中间,在村民们——尤其是艾尔摩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口沫横飞地讲述此次出行经历:一路上的惊险遭遇,两城堡的宏伟高大,老爷们的享受和排场……以及众人追随吴清晨,幸运吃到的种种美味。

向村民们点点头,顺着众人忙不迭让出的道路,吴清晨一行走进房屋。

重要的人物都在这里了。

一位教士,两位副手,不用提未来辉煌的前程,“莫尔”这个姓氏现在就已经崛起为艾克丽村庄政治版图中的重要一员。

站在人群最中间的自然是吴清晨的两位兄长,在老威廉欣喜若狂,雅克林泪眼粼粼,小尼娜兴高采烈,全场大部分人群羡慕的目光中,从此脱离艰辛和劳役的伊德拉和格雷斯,换上领主和堂区特意赐下的衣袍,咧开嘴,满脸欢笑地接受众人的祝贺。

伊德拉和格雷斯旁边,就是庄头、书记员和警役头目,伊弗利特管事,普拉亚牧师都拨冗莅临,这三位最基层的三驾马车当然更不会等闲待之,安排好吴清晨带回的农奴,第一时间就赶到了这里。

再远一点,便是车把式、犁把式、酿酒人、木匠、皮匠……等,艾克丽村庄的各手艺人家庭。

坐拥和吴清晨共同外出半个月,尤其是共同面对盗贼的傲人资历,越过车把式、犁把式这两位中古世界村庄公认的顶级手艺人,送信人帕梅拉,当仁不让地站到了手艺人群体中,最接近中心的位置。

再外围一点的祝贺者,地位就比较一般了。

老威廉的亲戚,雅克林的亲戚,理查德——伊德拉的未婚妻的父亲,以及弗里曼,霍特——老威廉交好的前老邻居。

吴清晨一行到达,无需任何言语,众人立刻让开,让伊弗利特管事、普拉亚牧师、吴清晨,艾克丽村庄三位真正的老爷走到最中心的位置。

也让欢庆的气氛,更上一层楼。

————————

一个半小时左右。

太阳快要全部落下了。

借着最后几缕阳光,弗里曼,霍特,老威廉的两位老邻居并肩走向自家的方向。

“老威廉,好家伙……”走下缓坡,弗里曼满是感慨。

“洛斯老爷,了不起啊……”踏过木桥,弗里曼继续感慨。

“伊德拉,格雷斯……真是……”踩过田垄,弗里曼再次感慨。

“朗科恩……走运啊……”经过树林,弗里曼还在感慨。

“霍特,你怎么不说话?”快要到家了,弗里曼偏过头。

“或许……”一路始终沉默,霍特终于转过头,双眼褶褶发光:“我们也可以走走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