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父亲/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走运?”弗里曼询问。

“也不算走运……等等……我想一想……”霍特深深皱眉,来回走好几趟,忽然定住,凝神向老邻居发问:“你听听看,我想的对不对……”

“好。”弗里曼点点头。

“伊德拉和格雷斯同时被主宰眷顾,要去男爵领和堂区做老爷了……”

“嗯。”弗里曼点点头。

“伊德拉和格雷斯走了,老威廉家就只剩下洛斯老爷这一个能干活的男孩……”

“干活……”弗里曼摇摇头:“洛斯老爷早就用不着干活了。”

“你说的对……”霍特并不在意老邻居的反驳:“这样,老威廉家,就一个能干活的男孩都没有了。”

“然后呢?你不会是想着老威廉家的份地吧?”霍特撇撇嘴:“你没听说吗?洛斯老爷弄回来一大堆农奴,光现在已经到了的数目,就比你的手指头还多!”

“份地算什么!”霍特摇摇头:“老威廉家没有了能干活的男孩,那老威廉家,不不不,那艾克丽村庄,一下子就又没有了养蜂人和牛倌。”

“是啊……唉……”弗里曼有点忧色:“明年的蜂窝,还有夏役,就没这么轻松了。”

“嘿!”霍特哭笑不得:“这时候你想什么麻烦啊!你仔细想想:艾克丽村庄没有了养蜂人和牛倌!没有了养蜂人和牛倌!”

“是啊……呃!”弗里曼眼前一亮:“养蜂人和牛倌!你是说……我们!”

“对!”霍特用力点头。

“养蜂人和牛倌!我们!我们!”弗里曼也开始兴奋地踱步,十几秒之后,弗里曼冷静下来:“老威廉可以自己干……”

“伊德拉和格雷斯还在的时候,老威廉就已经在帮着干了……你看到的,他一个人干得过来吗?而且,现在份地里的活儿也全是他的了!”

“洛斯老爷还有一个弟弟……”

“还只会在床上爬的帕沃?”

“对了……”弗里曼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位老邻居:“理查德!伊德拉妻子的父亲!”

“朗科恩已经要出去去做庄头了!”

“还有伊莱……”

“十岁!小伊莱只有十岁!还没有犁车高,也扛不动蜂窝树枝!而我家的萨马纳,还有你家的罗索,都已经能干全部的活儿了!”霍特飞快接口:“弗里曼,先别想着一直能干这两个好活,我们只需要两三年!这可是养蜂人和牛倌!两三年!只要干两三年!孩子们以后的日子就有了指望!”

“你说的对!对,你说的对!”弗里曼立刻又开始兴奋地转圈,十几秒后再次停下,面露苦涩:“差点被你弄糊涂了……这可是养蜂人和牛倌,伊弗利特老爷,还有普拉亚老爷,哪里会这么容易点头?”

“会。”霍特缓缓点头。

“怎么可能!”弗里曼深深叹气:“你是被理查德的好运弄糊涂了吧?他儿子的事情,洛斯老爷很好开口,甚至不用开口,庄头都会帮忙,可那是因为伊德拉要娶理查德的女儿,理查德和老威廉,很快就是亲戚!我们呢?凭什么?老威廉的老邻居吗?”

“当然不仅仅是老邻居!”霍特用力摇头:“还记得吗?老威廉,老威廉……比起我们两个,老威廉要大很多……”

“有些东西,我们也该还给老威廉了……”霍特继续说着,声音有些低沉:“萨马纳和罗索的活儿好说,只不过,你不一定舍得。”

————————

次日。

在外奔波了快半个月,重新回到熟悉的环境,吴清晨醒来的时间,比平常稍晚了一些。

不过还好。

透过“墙洞”,吴清晨看看自制的日晷:时间虽然稍紧,但还不至于误事。

打个呵欠,吴清晨走出牛倌豪宅。

刚刚推开门,吴清晨就略略错愕。

门外,老威廉,弗里曼,霍特,以及这两位老邻居的次子,正站在门外的空地低声交谈。

“洛斯老爷……”

看到吴清晨,面对房屋的方向,四人连忙摘帽行礼。

“洛斯……”老威廉转过身,朝吴清晨招招手,等吴清晨走到身边,老威廉指着老邻居们:“弗里曼和霍特有点事儿找你……方便的话,你尽量帮一下吧。”

“当然。”吴清晨微笑着环顾四人,连连点头。

虽然不会认日晷,但根据经验,霍特也知道,吴清晨此时剩下的空闲时间不多。

“洛斯老爷……”吴清晨答应的干脆,霍特也就顺势放弃了绕圈:“主宰眷顾,您的兄长都有了好前程……艾克丽村庄的养蜂人和牛倌,您有安排吗?”

果然!

“养蜂人和牛倌啊……”

吴清晨沉吟几秒,看到两位老邻居——尤其是他们身边的次子——吴清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参谋团提醒的这种可能性。

可是,萨马纳也好,罗索也好,还有老邻居其他的儿子们,这些稍次于核心,但同样相当优质的人力资源——实际上,别说这两老邻居的儿子,就连他们本人——在参谋团接下来的计划中,都已有安排。

不好意思了,两位好邻居,为了参谋团的计划,也为了你们这两个儿子未来更好的前途,我现在只好让你们失望了……

“那个……”吴清晨面露难色,祭出参谋团早已准备好的说辞:“这一个多月,普拉亚老师已经帮了很多忙:伊德拉和格雷斯原来的职位、现在的职位,唔,还有朗科恩,小伊莱的安排……你们也知道,这还都是我兄长,亲戚的事儿……别的事情,最近真的不太好再给老师添麻烦……”

“咳……”

老威廉咳嗽一声:“洛斯,想想办法吧,弗里曼和霍特,以前给我们家帮了多少忙……你忘了吗?就家里耕牛受伤那次……”

“没什么没什么!”老霍特连忙摆手:“这都是应该的,威廉你以前帮了我们那么多……尤其是,我也好,弗里曼也好,父亲去世都早……那时候要不是威廉你帮忙,我们两个早就饿死了。”

“那么久的事情了……”老威廉挠挠头,很有些不好意思:“现在还说什么……”

“当然要说!”霍特打断:“要不是为了照顾我们两个,威廉你怎么会那么晚才结婚!”

“是啊!”弗里曼也接口了:“要不是为了帮我们,帕沃早就长大了,说不定伊德拉的儿子也很大了。”

“现在……”霍特接着说道:“伊德拉和格雷斯都要去外面做老爷啦,洛斯老爷未来也是牧师……当然,这当然都很好……可是你,威廉……”

“唉……”说到这儿,霍特和弗里曼同时叹口气。

吴清晨明白这一声叹息。

伊德拉和格雷斯,能够从此脱离沉重的农活和劳役,确实是天大的喜事。

可是,出于对中古世界通讯和交通环境的固有认识,村民们看来,老威廉的两个儿子,离开艾克丽村庄后,或许每隔几年才能偶尔回来一趟,结婚生子就肯定在各自任职的村庄了,洛斯这个儿子也很能干,可偏偏是神职人员,显然不能结婚,最后一个儿子现在才刚刚会爬……

妥妥的晚年孤寂。

——无论地球的角度,还是中古世界的角度,这确实都不是什么快活的事儿。

所以?

吴清晨微微皱眉,想到了什么。

果然,吴清晨瞟向霍特身边的萨马纳,以及弗里曼身边的罗索的时候,霍特已经接着说下去了:“威廉,无论是你以前对我们的照顾,还有你因此落下的东西,我们都欠你一声父亲……”

果然啊!

我日!这是给我送兄弟来了!

吴清晨眉头皱得更深。

吴清晨皱眉,倒不是对老邻居这想法有意见。

学徒都得任打任骂三四年的社会环境中,换个父亲,可不是叫一声“干爹”这么简单的事情。

这意味着整个人身关系、个人财物、劳动力归属,以及将来的赡养义务,完整地从一个家庭,全面转移到另一个家庭,全面交托到名义上的家长——老威廉,实际上的家长——吴清晨的手中。

换句话说,霍特和弗里曼送儿子的做法,确实能让吴清晨更加尽心地帮助他们的儿子。

可霍特和弗里曼本身却几乎得不到什么好处,反而失去了两个千辛万苦养育到15、6岁的孩子。

至于入户分家产的盘算……以吴清晨现在的地位和声望,就算在艾克丽村庄随便拉一个七八岁的小孩,都不会有这么天真的念头。

凭白多出两个绝对掌握的兄弟,而且来自本来就很亲近的老邻居家庭,吴清晨当然笑纳,可问题是,这也显然会稍稍打乱参谋团原来的人力安排计划。

不过,麻烦不大,应该不难调整……

老威廉也隐约意识到什么,正目瞪口呆的时候,吴清晨虽然同样极其惊讶,但已经开始习惯权衡利弊的脑子,飞快地想通了其中的绝大部分关节。

只隐约还有一点奇怪:送儿子的话,为什么特意强调自己欠老威廉一声父亲?这不错位了吗?以中古世界顶尖专家——吴清晨先生的了解,就算中古世界,也并不是完全不在乎辈分啊?

这个时候,霍特和弗里曼都已说完,两人同时推了推,萨马纳和罗索走到了老威廉和吴清晨前面。

“还等什么?”霍特和弗里曼齐声催促。

两人话音落地,萨马纳和罗索同时跪下。

两人脑袋深深伏低,恭恭敬敬地叫道:

“父亲。”

他们跪下的方向,

是瞬间懵逼的吴清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