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 根基/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清晨最后一个画押。

流程完毕,书记员借着拿回羊皮卷的动作,站到吴清晨的旁边。

“洛斯阁下……”指着前方的土地,书记员很是郑重地问道:“这就是我们昨天说到的地方了,你确定接受这片份地,还有北面的森林吗?”

这一天,除了给三个学生的仆从们指定建造房屋的位置,分配份地之外,也是教会将土地交予吴清晨的日子。

当然,作为上等人,吴清晨肯定不可能像仆从们一样一无所知,忐忑不安。

实际上,为了这件事,昨天参与老威廉一家的庆贺之后,领地代表伊弗利特,教会代表普拉亚,以及庄头、书记员、警役头目,又重新回到教堂,和吴清晨一直商量到大半夜,才做出最终决定。

此刻,众人面对的方向,就是最终商量出来的结果。

这里是艾克丽村庄偏东北方向,众人面前,这片大约需要五十名左右的农奴劳作的教会公地,肥沃、平坦、直邻水源,是教会在艾克丽村庄拥有的几片土地中,综合自然条件最为优越的一处。——这里,将是教会用来和阿克福德男爵借予吴清晨的土地置换的教会公地。模式同样是租借,吴清晨暂时拥有,为期十年左右。

同时,顺着环绕教会公地的另一条溪流,继续朝北的方向,是一大片茂密、宽广、一眼望不到边的森林,它的面积远大于教会公地,全部开发为耕地后,至少同时需要三五百名农奴忙活。——这里,将是领地和教会,一半出于补偿,一半出于酬功,联合准予吴清晨开发的荒地。模式是赐予,吴清晨永久拥有。

无论模式为租借的教会公地,还是模式为赐予的待开垦荒地,从自然条件上来说,都紧邻水源,利于灌溉;土地平坦,利于耕作;地势中等,不至于干旱也不会遭遇洪涝……

同时,教会公地和待开垦荒地连成一片,也大大减少了管理难度,以及建造“大型”农业设施的协调麻烦。

从这些角度出发,这两片土地,实在是上上之选。

然而,这么一大片肥沃的公地,教堂从中得到的收获却比较一般;远方即将成为吴清晨的土地,一大片平坦宽广,明显很容易开发的森林,也任由它自在生长。

原因在于:这里和艾克丽村庄通向外界的唯一出口实在太近,近到眼前这片很快就要属于吴清晨的森林,它的末端,就是艾克丽村庄点烟山。

这也就意味着,每年收获的时候,总会伴随着一系列麻烦。

危险的年份,首当其冲地面对来自其他领地的武装收割队。

普通的年份,少不饿红了眼睛的盗贼前来借粮。

平常的日子,也得防备逃亡的农奴、自由民,顺手搞点启动资金。

既然如此,在这片公地上面,教堂当然不会投入太大的精力,然后白白便宜了别人;远方的森林,也留下来形成天然的屏蔽,有效消耗来者的体力和精力。

由于这个大、麻烦——对于吴清晨,或者地球参谋团,肯定不难解决的小麻烦——前一天夜晚,管事、牧师,以及庄头等三人,大部分时间,都消耗于劝吴清晨改变主意。

而且,这个时候,听到书记员托尔又一次询问,伊弗利特管事,普拉亚牧师,也又一次将目光投射到了吴清晨身上。

“是的。”吴清晨简单地点点头。

“啧……”普拉亚牧师轻轻摇了摇头。

“呵……”伊弗利特管事也轻轻地摇了摇头。

咂嘴也好,舒气也好,普拉亚牧师和伊弗利特管事眼中,都是浓浓的赞许和欣赏。

作为整个艾克丽村庄,上层消息最灵通的两位真·老爷,伊弗利特管事和普拉亚牧师,陆续知晓了吴清晨这次离村的大部分经历。

让出正式牧师的职位……

让出阿克福德直领的土地……

将男爵赐予的食物分给自己的兄长……

中古世界的原住民当然不可能知道,吴清晨和地球参谋团已经将艾克丽村庄视为根基之地;也不可能知道,中古世界原住民眼中的盛宴,是地球人避之不及的毒药。

那么,两位真·老爷,以及旁观到这一切的其他老爷们,唯一能够想到的解释,就是给吴清晨套上一层又一层“谦卑”、“感恩”、“友爱”、“恪守本分”、“不居非常之位”……等等光环。

“普拉亚阁下,伊弗利特阁下……”

听到吴清晨再次确认,书记员托尔扭头望向牧师和管事。

“行……就这里吧。”普拉亚点点头:“托尔,你写吧,记得怎么说的吧?”

“对。”伊弗利特管事也接着点头:“按昨天商量的办。”

“好的,我都记得。”

说完,书记员再次摊开手中的羊皮卷,放在两名警役搬过来的圆桌上开始忙活。

十几分钟之后,几行文字出现在羊皮卷上。

写完,书记员先自己确认。

然后先后交予牧师,管事,庄头,警役头目再次确认。

又几分钟之后,羊皮卷再次交到了吴清晨的手中。

按住羊皮卷,吴清晨细细浏览:

羊皮卷上,上方的正文,是有关教会将某某地形,某某特征,某某为界,的某某公地租借给吴清晨,十年左右归还的叙述;下方的内容,是村庄所有上等人,准上等人的签名。

和地球相比,哪怕一个超市的供货合同都比这玩意儿正规十倍,但中古世界,这已经是最严肃的规格。

“这个……”刚看了两眼,吴清晨就皱起了眉头:“昨天不是说,教会借给我的公地,是从溪边这里,到南边的山谷口吗?怎么现在过了山谷,一直到变中水……咳,河水的地方了?”

“就是这样。”普拉亚牧师微笑一下:“昨天一开始算错了,后面你走了之后,我们又算了一下。”

“没错!”伊弗利特管事也满脸笑容:“现在这样,才比较合适。”

那……好吧……

看来这就是补偿了……和参谋团想的一样。

有参谋团的提醒,又看到众人一开始就注重程序,对这个“非常规操作”,吴清晨其实早有心理准备。

吴清晨将早就准备好的几句表面推辞,实际刷形象的说辞抛出,在牧师,管事,庄头齐声劝说下,最终不好意思地接受了来自村庄所有绅士的好意。

于是,吴清晨在最下方空出来的位置,刻下自己的名字。

然后,将羊皮卷再次交给书记员。

再接下来,书记员将这份已经完成的羊皮卷放到圆桌左边,然后在右边摊开了第二张空白的羊皮卷。

接下来,同样的流程又来了一次。

十几分钟左右,圆桌上面,出现了两张同样的,有关教会土地租借,并刻上了所有签名的羊皮卷。

再接下来,又半个小时左右,按照类似的流程,又两张有关领地、教会联合授予吴清晨某处荒地的签名羊皮卷出炉。——同样,非常规操作之下,吴清晨得到的荒地,也比前一天商议的结果,或者说正常情况下应该得到的土地,多出了四分之一。

“好了。”

所有人最终确定之后,书记员托尔长长地舒了口气,将教会租借土地的羊皮卷交给普拉亚牧师,将领地、教会联合赐予荒地的羊皮卷交给伊弗利特管事。

牧师和管事各自收起其中的一份。

然后,同时将另一份,递向吴清晨。

“祝贺你,洛斯。”

“祝贺你,洛斯阁下。”

“祝贺您,洛斯老爷。”

随着吴清晨双手接过两张羊皮卷,几株大树形成的树荫底下,响起了整齐的祝贺声。

和前一天吴清晨中古世界的父亲,老威廉在牛倌豪宅接受祝贺的时候相比,这一刻,吴清晨收获祝贺的时候,人数远远不如,气氛却加倍火热。

任谁都知道,再怎么羡慕威廉/莫尔,也只是两个自由民的儿子,未来将会成为绅士,一辈子有了指望。

而这一刻的吴清晨,或者说吴清晨手中这两页薄薄的羊皮卷,却意味着“莫尔”这个姓氏,世世代代都有了牢固的根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