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 无门/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年这个时候,重新分配份地?

明年这个时候,重新分配份地!!!!

仆从们欢喜的表情,瞬间凝在脸上。

看着仆从们的表情变化,伊弗利特管事和普拉亚牧师对视一眼,同时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笑意。

几分钟前,吴清晨提出给这群下等人再多四分之一的份地时,两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认为吴清晨担心这些下等人得到的份地都来自领地和教会,而自己施恩不够,以后不好指使。

吴清晨的想法,伊弗利特和普拉亚都能够理解。

这就是根基浅薄的难处了。

毕竟刚刚成为上等人中的一员,不像牧师和管事,手头警役的家人和亲戚,都留在两人控制的地区,不听话的后果极其严重。

吴清晨显然没有这个便利。

更何况,这群未来的警役,还不是直属于吴清晨的仆从。

被耽误了大事、要事,吴清晨当然可以写信发狠,要求严惩;可要是小事情被阴奉阳违,吴清晨总不可能一天到晚逮着男爵或是司铎叨叨絮絮。

给这群未来的警役,多分一点对吴清晨现在来说算不上太多的额外份地,换来日后的安稳,就两人看来,这个决定还算明智。

不过,和下等人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伊弗利特和普拉亚,都很清楚这群家伙的健忘和狡猾,都有同一个担心:

得到额外的份地,这群家伙当然会很高兴,今年、明年应该都会听话。

但是,最多后年,这群家伙就会把一切都当成理所当然,把曾经的恩情忘得干干净净,到时候估计还会有一点麻烦。

两人的担心,在吴清晨说出“明年再重新分配份地”的时候,消散得干干净净。

艾克丽村庄生活了十几年,洛斯/莫尔当然不可能“对这边的份地不是很熟悉”。

不过,之前既然用这个理由,给这群仆从们多分了额外的份地。现在,继续用这个理由,要求明年重新分配,仆从们也无话可说。

至于真到了明年的这个时候,根据什么重新分配,怎样重新分配,两人相信,就算是最笨的仆从,也应该心中有数。

果然。

宣布完这两个决定,吴清晨静待片刻,等到众人消化,才又对仆从们说道:“好了,就是这些事情了……都去看看你们的份地,还有建房子的地方吧……唔,留两个人,跟我去看看你们做警役时,需要看守的地方。”

“老爷!”

吴清晨刚刚话音落地,阿尔勒就听到,几分钟到几十分钟前,一直口口声声说着“照顾好巴森老爷才是本分”的安格斯,飞快地跑了出来,冲到洛斯老爷身边,一脸谄笑地说道:“请带上我吧!”

————————

同一时间。

地球。

“为什么要弄个来年重新分配?”

“这都看不懂吗,加强对警役的控制啊!”

“我知道是为了加强控制!可是,不是说‘无恒产者无恒心’吗?一年一变,这不是逆历史潮流而行吗?”

“‘无恒产者无恒心’?那是对农民说的!警役要什么恒心干嘛?让他们一门心思扑在份地上?那活儿留给谁干?”

“玩这些花样,不怕这群仆人离心吗?”

“怎么可能离心?你没看到吗?能够获得公地,这些人高兴成什么样子?”

“是啊!就算加上了限制,郁闷几秒之后,他们同样还是开开心心好吗?”

“本来就是!这么大的耕地,吴清晨先生还特意多加了一部分,这都不满意的话,旁边人都会看不过眼了!”

“这么多人说的都不在点子上!明年重新分配份地!知道关键是什么吗?谁听话,谁不听话,都是主观判断,但土地总共就这么多,有人受益,就肯定有人受损!这是非常浅显的道理,哪怕是原住民,现在不懂,过两天也就懂了!从宣布这个政策的第一秒开始,这群都是来自外乡的仆从,立刻就断绝了因为地域关系抱团的根基!”

“阶级矛盾转移为内部矛盾!”

“挑动群众斗群众!”

“这下你明白了吗?”

“艹,原来这样!难怪都说参谋团的心黑,一点都没冤枉他们啊!”

————————

安排好三名学生的仆从,未来的警役,巡视土地的过程中,吴清晨又向管事和牧师提出:准备给弗里曼、霍特这老位老邻居,以及理查德这位老邻居兼亲家也分配一份土地,让这三户一样成为警役。

管事和牧师轻松点头认下。

警役当然不方便都弄成外乡人,吴清晨安插几户信得过的人手,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没有来自领地或是堂区的补贴,分给理查德、弗里曼、霍特这三户人家的份地,都是从吴清晨获得的土地中分割出来。

管事和牧师点头,只需要顺流推舟,走个流程。

这件小事,自然就如此定下。

接下来,理查德、弗里曼、霍特三家感恩戴德,感激涕淋,感动万分自不用说……

和份地有关的事,就是中古世界最大的事,仿佛腾讯公司入驻了中古世界一般,这三户人家的好运,瞬间就以微信朋友圈的谣言散发效率,飞快地在艾克丽村庄传开。

……

艾克丽村庄,某片平坦土地。

耕作休憩的间隙,几户村民凑到了一块。

“你们听说了吗?”

“外乡人警役的事儿是吧?”

“理查德、弗里曼、霍特他们的事儿是吧?”

“谁不知道呢!”

“对啊!啧啧啧……外乡人警役也就算了,毕竟离开了家乡,分到的份地也要每年重新分配一次……可理查德、弗里曼他们几个,本来就有份地,又一下子多出了这么多份地,那可都是领地公地呀,公地啊!手插到里面,抬起来都是油!啧啧啧……”

“羡慕吗?人家的女儿,嫁给了洛斯老爷的哥哥!”

“唉!我也有女儿啊!唉!”

“唉!我也有女儿啊!”

“唉!我也有啊!”

“唉!谁没有啊!”

“唉!”

一连串村民叹气。

“咦,弗纳,你凑过来可惜什么,你又没有女儿!”

某位村民发现了一个异类。

“啧!我没女儿,还能没儿子吗!理查德也就算了,弗里曼、霍特能卖儿子,我就不能卖吗?”

“唉!我也有儿子啊!”

“唉!我也有啊!”

“唉!谁没有呢!”

“唉!”

村民们又集体叹气。

“咦,维维,你又是在可惜什么,你春天才结婚,婆娘的肚皮刚刚第一次变大啊!”

某位村民又发现了一个异类。

“啧!那又怎么样?我虽然没有儿子女儿可以卖,但我可以卖我自己啊!”

“咦?你准备自己跪下来,叫洛斯老爷父亲吗?”

“不行吗?洛斯老爷!父亲!洛斯老爷!父亲!”

“瞧瞧,维维叫得多顺口啊!晚上在木屋里试了很多次了吧?”

“我就是试了,怎么样?!里克,你老逮着我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每天晚上教你儿子叫祖父,你以为没人知道吗?洛斯老爷,祖父!洛斯老爷,祖父!啧啧啧啧……”

“混蛋!你这个混蛋!你这个盗贼!原来昨天晚上就是你偷偷跑到我家木屋旁边,你想干什么!你这个盗贼!”

……

很显然,鸡犬升天,才是封建社会的常态。

对于理查德、弗里曼、霍特这种卖儿卖女,认贼作父……咳,喜认亲爹的行径,中古世界的村民们,普遍羡慕嫉妒,唯恨不能取而代之。

村民们嘴上说说,少数也有所尝试,但心里都很清楚,没有这三户人家和老威廉一家的常年的交情,贫贱之时互相扶持的情分,凑上去直接跪下叫爹,指望洛斯老爷回应,完全是痴人做梦。

这世道,叫爹无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