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 山谷/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我们呢……”说着,班特坐起身来,指向前方:“瞧瞧吧,今天的第一顿,已经来了。”

“哦?”

草棚中的农奴瞬间都坐了起来。

这是一片天然形成的小山谷,农奴们张望的位置,是这片小山谷的谷口,在那儿竖立着几道高高的木栏栅,以及一个更高的小望塔。

一名被特许抓鱼、捕猎以保养眼力的警役站在望塔里面,警惕地注视着山谷中的动静,他的旁边是一个小小的支架,上面摆着艾克丽村庄最珍贵的财产之一:一套真正的,能够用于战场的弓箭。

在这个望塔的下面,另有几名扛着铁矛的警役,他们正忙不迭地从树荫底下站起来,摘帽行礼。

“伊德拉老爷!”

“别胡说……”刚刚升职的伊德拉澄清:“我只是去堂区帮农事祭干活而已,可不是老爷……开门吧。”

“好的,老爷。”

警役们合力将沉重的大门推开,将伊德拉身后,七、八名这两天刚刚到来的外乡人,新晋的同僚们放进山谷。

“又是糊糊?”

望着走在最前面的外乡人警役抬着的木桶,米尔——艾克丽村庄轮值警役——一边推门,一边吸着鼻子:“已经是第三次了!每次都是糊糊,这还能算是农奴吗?”

“何止这两天!”抬着木桶的外乡人警役也深有同感:“过来的路上也都一直都是糊糊……”

“洛斯老爷真是太仁慈了。”米尔的语气中,充满了感慨。

走进山谷,快到草棚旁边,外乡人警役停下,放下装满糊糊的木桶,几名推门的警役立刻开始流口水。

“来……”伊德拉招呼身边的外乡人警役拿出几只木碗:“先给大家盛一碗。”

“感谢您,伊德拉老爷。”

从轮值警役的表现就可以看出,这是这几次给农奴们喂食的固有套路了。

农奴们吃着糊糊,警役在旁边看着。——要是发生这样的情形,显然别指望警役们帮吴清晨尽心尽力。

现在这季节,倒基本不会发生农奴逃跑的情况。——作物没有成熟,山上连果子都没几个,贸然逃进森林的下场,不是变成野兽的粪便,就是变成植物的养分。

不过,就算农奴不逃亡村庄,如果警役们不用心守卫,放出几个农奴糟蹋作物,祸害牲畜的话,村民们的怨恨,肯定最终也得归到吴清晨身上。

分到木碗,警役们围到盛放糊糊的木桶旁边。

“嘿!嘿!别急!”伊德拉拍拍手:“你们还有件事儿没干!”

“哦哦……”警役们散开,围到另一只木桶旁边:“先洗手,先洗手!”

“还有碗!”几人身后,伊德拉大声说着:“都好好洗一下啊!”

“好的,老爷。”“放心吧,伊德拉老爷。”

“好的,爱洗脸洗手洗牙齿的洛斯老爷的……”躲在人群里,某位开朗的小伙子用假声飞快地吐出一连串音节:“……哥哥老爷!”

“这些混蛋。”

伊德拉嘴里骂着,脸上却是微笑,更没有去看是谁多嘴。

洗手、洗脸、洗牙齿的活儿,村民们其实并不抗拒。

早在吴清晨还没有出村公干,甚至还没有成为教士的时候,村民们就已经注意到,老威廉咳嗽的情况越来越少,伊德拉和格雷斯的身体越来越健壮,小尼娜的脸色也越来越红润……

发现这样的好处,大家当然都很上心地打探。

可是,“卫生”并不是简单的个体事件,而是复杂的系统生活方式:

比如说口腔卫生,刷牙当然非常重要,可真想保持口气清新的话,饮食、心情、空气质量同样有很大的影响;

再比如说身体卫生,天天洗澡肯定是必须的活儿,但床铺清理、房间状态、食物储存的方式也相当关键;

又比如说食品卫生,洗手是很简单的事情,但地上的灰尘,食物里的潮气,房子里的虫子、老鼠,清理起来就不是一般的麻烦了;

……

吴清晨/洛斯努力给一家人灌输,并部分强制安排的生活方式,中古世界的村民们,根本不具备完全仿效的能力。

洗的部分还好说,洗碗,洗脸,洗牙,甚至半夜偷偷洗澡的话,大部分村民咬咬牙还可以做到。

可是,再加上配套的清理家具、清理农具、休整房屋、清洗房间、开辟墙洞、晒晾粮食、床铺更换等一系列配套工程,消耗的材料相当惊人。

而时间方面,当时吴清晨刚刚就任牛倌,众村民纷纷巴结,就这样,前前后后也足足花了七八天时间。

以中古世界的劳动力紧缺程度,半天的空闲时间,都是一家人努力挤出来的成果,提前两三个月就早有安排,“嘴里有点味道”、“晚上虫子咬几口”的小事,怎么可能和“牲畜棚休整”,“荒地开辟”这样的要事相比。

因而,可想而知,吴清晨带来的先进卫生经验,除了极小部分“盲从”的村民,咬牙跟进了同样极小部分的举措之外,其他的村民们,跟风几天之后,很快回归到原来的状态。

当然,由伊德拉盯住的时候,大家还是会照着做。

围在另外两名外乡人警役抬过来的清水木桶旁边,艾克丽村庄原警役们完成了洗手、洗完的流程。

“呀!”清洁之后,外乡人警役给木碗盛满糊糊,米尔接过,端着喝上一口,立刻惊叫出声:“今天的糊糊,还加了盐!”

“盐!”“真的吗?”“真的加了!”

其他几名警役也飞快地喝下,同时露出惊讶的神色。

“是加了一点。”

众警役的注视中,伊德拉点头确认:“牧师老爷和管事老爷已经分好地了,从今天开始,农奴就要去干活,当然得加盐。”

干活肯定需要消耗盐分,这是中古世界原住民,或者说,从原始社会开始,人类就很清楚的道理。

警役们惊讶的是:

“味道很重啊!”、“很多盐!”、“太浪费了!”

“这有什么浪费?”伊德拉摇摇头:“加多少盐,干多少活儿。”

“这倒是。”艾克丽村庄的原警役们齐齐点头。

“他们早就该干活了!”米尔重重地说道:“什么时候干活?”

“快了……”过来两天,加上归途中和帕梅拉交流的经历,来自堂区科林堡的某位机灵人,已经大致能听懂艾克丽村庄的口音:“很快就要干活了。”

这名警役说话的时候,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另外一位同伴也跟着补充:“当然是等下就要干活,昨天上午,洛斯老爷已经给我们一天时间准备了。”

“准备?需要什么准备?”米尔有些奇怪,说话的时候左右看看,这才发现,这次过来的时候,外乡人警役手中,都或多或少地拿了点东西。

“这个啊!”某位外乡人警役挥挥手中的木棍:“我看村里的警役都拿着这个。”

“阿卡,你那个太费力了……”另一名外乡人警役抬起一根藤条:“瞧瞧这个,老远就可以让农奴们勤快一点……”

“你们这些东西就能让懒鬼们好好干活吗?瞧瞧这个!”又一名警役展示出自己准备好的装备。

“主宰啊!”两三名外乡人警役,以及全部的艾克丽村庄警役同时张大了嘴巴。

这名警役手中,挥舞的是一条刚刚砍出来的荆棘。

“疯了吗?”伊德拉一把夺过这名警役手中的玩意儿:“打坏了农奴的话,活儿交给你干?”

“安格斯,你准备的东西呢?”

伊德拉老爷远远将这条可怕的荆棘丢出去的时候,举着一根木棍,阿尔勒稍有些奇怪地看着自己的同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