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新老/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你看到的一样……”安格斯摊开自己的双手:“我没有准备。”

“为什么?”阿尔勒更奇怪了。

“为什么?我没有时间准备呀……你忘记了吗?昨天,你们去准备的时候……”说到这个,安格斯脸上露出了微笑:“我陪洛斯老爷去看份地去啦。”

“是吗?”阿尔勒狐疑地看着同伴:“然后你就什么都没弄?”

“喏……”安格斯再次示意一下自己空空的双手。

“是吗……”迟疑几秒,阿尔勒忽然用力摇头:“我不信。”

“咦!”这回变成安格斯奇怪了:“为什么呀?”

“因为你是整个阿克福德堡都知道的机灵人,而我呢,正好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您这个机灵人的老邻居.”

说着,阿尔勒朝机灵人凑近一些:“洛斯老爷怎么说?”

“什么都没有说。”

“那你猜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安格斯用力摇头:“什么都没有,我只是太累了,而你想得太多了。”

“是吗?唔……”阿尔勒露出回忆的表情:“唔……刚才过来的路上,你一直盯着那片箭树……箭树……箭树……啊!我知道了!洛斯老爷好像说过,这群农奴以后会住到份地里去,你准备去在河边埋尖签?”

“没有!”安格斯摇头:“我只是觉得那片箭树长得不错,或许可以求洛斯老爷恩许我砍两根做几个背篓。”

“快到这边的时候,有片斜坡长满了藤条,你也看了很久……藤条……藤条……唔,你打算帮洛斯老爷搭个吊懒鬼的架子?”

“不!”安格斯再次摇头:“我想的是拴牲畜的绳子!”

“尖签!架子!”压根没管安格斯的解释,阿尔勒惊叹地说道:“多好的主意啊!比起这个……”挥挥手中的木棍,阿尔勒望向安格斯的目光中充满了对机灵人的钦佩:“一下子就能让洛斯老爷知道我们对他的事情有多用心!”

“真的不是!”安格斯又一次摇头:“阿尔勒,你想得太多啦……不要说这个了。”

“嗯?哦……噢!”阿尔勒连忙压低声音:“没错,这可是难得的主意,可不能让别人白白偷走。”

“偷走?噢!”安格斯哭笑不得:“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两人说话的时候,其他同伴并没有闲着,指着刚刚被同伴们驱出草棚的农奴,安格斯继续说道:“我担心的不是‘被偷走’,我担心的是,你吓坏这群可怜人。”

这一回,安格斯想得太多了。

可怜人没有这么容易被吓坏。

更确切地说,看到这一大群警役,以及警役们手中的木棍时,某些农奴甚至露出了安心的神情。

“看来,应该就是这些和我们一起过来的家伙看守我们了……唔,这样的话,秋天之前,我们会过得不错。”某位年长的农奴这么说道。

“过得不错?”这是某名年纪比较小的农奴。

“看到他们手里的棍子了吗?”

“看到了……”年纪比较小的农奴点点头,脸上满是畏惧:“比我们村子里警役的棍子大多了!”

“大棍子,新警役的大棍子……”年长的农奴微笑一下:“……看起来确实很吓人,不过,棍子可不是越大越好……”说着,年长的农奴将嘴巴凑到年少农奴的旁边:“棍子越大,需要的力气就越大,挨打的地方也越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肯定没有你村庄里原来的棍子那么疼。”

“哦?”

“还有,看到那边的荆棘了吗?”年长的农奴又说道。

“看到了,太可怕了。”

“这肯定也是这些新警役弄出来的玩意儿……”年长的农奴点评:“上面的刺太多啦,如果是老练的警役,肯定会磨掉表面的尖刺,留下下面的枝节。那样的话……”年长农奴打个冷战:“才能又不打坏人,又疼得要命。”

两人说话间,警役们宣布,从这一天开始,农奴们就得去份地里干活了。

“啊?终于可以开始干活啦!”年长的农奴满脸兴奋。

“是啊……”旁边,另外一名同样年纪不小的农奴也很是高兴:“好几天都只需要背着东西走来走去,昨天甚至什么都没干,白白地躺了一天,真是让人担心。”

“不干活不好吗?”年少的农奴很是不解。

“不干活当然好,可是……”年长的农奴说道:“每天都用得上我们,才每天都有一口食物啊。”

“一大口!而且是糊糊。”旁边的农奴纠正。

“加盐的糊糊!今天的糊糊,加了盐!”再旁边一点,某名已经分到了糊糊的农奴大声叫着。——到达艾克丽村庄之后,吴清晨给每个农奴发了一只木碗。——这群农奴的第一件私有物品。

“啊!”“主宰啊!”“真的吗?”顾不得再分析新老警役的差异,本来就围得很紧的农奴们纷纷朝盛放糊糊的木桶再次凑近。

————————

一小时之后。

艾克丽村庄偏东北方向,刚刚划分的吴清晨份地。

普拉亚牧师、吴清晨、吴清晨的三名学生赶到的时候,刚刚划分的吴清晨份地旁边,已经站着两大群农奴。

左边,是新警役们带过来的新农奴;右边,是安托万,阿布维尔领过来的原农奴。

“这是农奴?”

“这真的是农奴?”

“约克和哈里,说的都是真的?”

如果光看身体状态的话,被俘获的农奴,被堂区转让的农奴们,完全不敢置信,身旁这群身体略有些瘦弱,但肯定也经常能吃饱,面色稍有些苍白,但肯定也基本能安睡的家伙,居然是农奴;可是,再看看这群家伙脚上的烙印,身上的疤痕,农奴们不得不惊讶地确认,这群人确实——或者说,曾经确实和自己是同样的身份。

“安德烈……”众人站定,吴清晨招呼一下:“可以了吗?”

“可以了,洛斯哥哥。”

“那就开始吧。”

“好的。”安德烈点点头,立刻回头望向身边的农奴:“陆斯恩,你从这儿开始,知道吧?”

“好的,老爷!”被点名的农奴用力点头。

“嗯……”朝前走出两边,安德烈望向另外一名农奴:“贾艾斯,你在这儿。”

“好的,老爷。”贾艾斯也点头。

“凯尔?你在这儿。”

“是。”凯尔点头。

“科里……”

“好的,老爷!”科里鞠躬。

……

就这样,五分钟左右,安德烈领过来的农奴们,都站到了被分配的位置。

安排完毕,安德烈从份地中捞出一团泥土,再随手捡起一根比较直的树枝,开始忙活。

“知道安德烈阁下在做什么吧?”这时,吴清晨开口了。

“日晷。”三名学生齐齐回答。

“不错。”吴清晨点点头:“你们也去做一个。”

“好的,老师。”

巴森三人齐齐鞠躬,走到安德烈旁边,也开始玩泥巴……唔,制作简易日晷。

几分钟之后,安德烈等人做好了日晷。

接下来,使用吴清晨离开艾克丽村庄之前,给安德烈演示过的“劳动潜力发掘”方式(第122章-129章)……

原农奴们很快完成了“岗位定责”、“最佳个人奖”、“竞争上岗”、“领导亲切”、“团队精神”、“愿景展望”、“”竞争机制”、“定时混编”、“匿名投诉”、“奖金激励”等一系列流程。

另外,由于地位和声望的增长,吴清晨还适时引入了针对警役的“领导责任”和“项目奖金”。——相关警役所负责事业部的业绩,决定其被训斥或者是得到相对于农奴们倍数的豆子。

“豆子!农奴都可以吃到豆子!”

“农奴算什么!快看警役分到的豆子,三碗……主宰啊!四碗豆子!”

“主宰啊!安格斯,你看到了吗?艾克丽村庄就是这样干活的啊……”

一轮活儿干完,看着农奴和警役们收获的“奖金”,阿尔勒双目圆瞪,满脸震惊。

“咦!”

不过,当阿尔勒回过头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震惊得太早:

他的旁边,安格斯原本空空的双手,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用于除草的手耙。

拿着这柄正适用于今天忙活的工具,安格斯正虎视眈眈地望着老警役、老农奴们围住的豆子木桶旁边,另外几只明显正是为自己这群新警役,新农奴们准备的豆子木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