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人力资源职能调整/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农奴、原警役们的木桶旁边。

站在木桶旁边,刚刚干完第一轮活儿的原农奴们,捧着各自的木碗,享用着今天的第一碗豆子。

这群艾克丽村庄夏役时分,被安德烈“实习”管理的农奴们,吃豆子的方式,经历了好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

最开始,被吴清晨,或者说被地球先进管理学经验套路到,前几次分到豆子时,恶行恶状的饿鬼模样。

第二个阶段:

移蜂窝、人工干预分群的效果被牧师发现,农奴们被吴清晨顺势提拔,更换岗位,几乎天天都能吃到两三碗豆子,逐渐开始习惯豆子的味道。

第三个阶段:

半个多月之后,森林里需要移动的蜂窝越来越少,份地里需要埋设木桶的地方越来越少,新岗位的活儿即将结束,可怕的、沉重的、艰难的份地活儿又在招手,于是,对于每一次豆子,或者说,对于这段“豆子”意味的短暂的幸福时间,农奴们都倍加珍惜。

第四个阶段:

吴清晨归来,给这群揣揣不安的人儿,带来了众人即将离开艾克丽,前往阿克福德领各村庄成为技术交流人员,并从此摘去“农奴”帽子的消息,欣喜若狂之际,这群即将成为自由民的家伙,开始飞快地学习自由民的做派——比如享受食物时的模样——地球的狼吞虎咽,中古世界的从容不迫。

特意将这群身份即将转变的农奴,集合到份地里干活,这是吴清晨安排的一场示范秀。

吴清晨的恩惠,这群农奴几乎几代人都难以偿还,对于吴清晨的吩咐,农奴们的表现可想而知:每个农奴都拿出了最大的热情,最大的气力,最细致,最努力的态度,一个个恨不得和份地融为一体。

负责监督的对象如此自觉努力,心无旁骛地干活,安托万、阿布维尔,以及另外两名警役也没有闲着。

早在半个月之前,安托万等警役就已经相当清楚,对于这群特殊的农奴,警役需要监督的地方少只有少。

而吴清晨宣布的,高达三、四碗豆子(吃不完还可以带回家)的奖励,对于中古世界的生产力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的奖品。

监督几乎无用,又有豆子的诱惑,警役们的选择相当一致:放下几乎毫无意义的棍子,拿起半夜精心打磨的农具,精神抖擞地加入劳动的行列。

于是,新警役,新农奴们,刚刚加入艾克丽村庄,开始第一次忙活之前,就看到和各自原村庄截然不同的警役、农奴相处模式。

如此新奇的一幕,来自阿克福德领的仆从,来自堂区的仆从,来自普拉亚家族的仆从……饱受压迫,刚刚离开森林的原盗贼,来自堂区,由于宗教道德的束缚,压迫还算比较轻一点的堂区农奴,无一不看得目瞪口呆。

唔……

某个听到吴清晨只言片语,同样提前准备好农具,基本已提前锁定新农奴组今天第一轮冠军的某个机灵人除外。

————————

几乎是同一时间,地球。

民间评论:

“打手秒变领班!”

“还好中古世界的人不怎么看重面子。”

“是啊!几碗豆子就打发了……”

“几碗豆子?打发?哈……看过地球和中古世界物价对照表吗?中古世界一碗豆子,相当于地球Z国600多人民币!4碗就是2400多块!2400块,买一个小时劳动,很贵嘛?”

“卧槽!这么贵!”

“你以为?参考中古世界的土地平均年产量,参考中古世界的劳动力价值和地球劳动力价值的对比,蕴含在中古世界一碗豆子中的实际劳动时间,简直和地球的冬虫夏草差不多了。”

“总之:吴圣人光辉事迹又添一项?”

……

参谋团,某人力资源研究组:

“警役职责调整初见成效。”

“艾克丽村庄人力资源整合计划,进展顺利。”

“示范组演示计划,进展顺利。”

……

分析团,某偏向于宗教研究的数据处理中心:

“示范组演示计划,宗教对比效果出来了吗?”

“微表情部门汇报:示范组演示计划前后,新农奴、新警役听到‘主宰’、‘教会’、‘光辉’等关键词时,微表情分析结果显示:其对吴清晨的认可程度,平均增长33%,对教会的认可程度,平均增长19%,对主宰的虔诚程度,平均增长23%……

“以上均为应激数值,将于半小时之后迅速回落,持续下跌一周之后,预计可达到的稳定增长值分别约为:吴清晨认可度增长4.1%,教会认可度增长2.5%,虔诚值认可增长3.17%……”

“以上为平均值,详细数据列表如下:锡恩,警役,男,年龄23(约),来自阿克福德领……”

“情绪组汇报:根据血压、体表温度、瞳孔变化、呼吸程度……等多项数据综合,分析结果显示:新农奴,新警役对吴清晨的认可程度……”

“人物组,原农奴、原警役宗教相关汇报……”

……

医疗团,几乎全体加班。

“吴清晨先生,红细胞活性数据有增长,绝对值比例很低,但变化趋势和分析团传过来的虔诚数据正相关。”

“吴清晨先生,白细胞活性数据有增长……”

“吴清晨先生……”

“……”

“各部门注意,各部门注意:及时更新吴清晨先生各项指标变化,新警役、新农奴,进入艾克丽村庄的第一轮劳动即将开始。”

————————

中古世界。

吃完豆子,老警役,老农奴们再次进入了份地。

有了这一轮完整的示范,吴清晨真正开始安排新警役,新农奴们的时候很是顺利。

指指新警役、农奴负责的这一边份地旁,小安德烈又弄出来的简陋日晷,再指指走进份地中,正捏着一大把木棍,用计步方式测定距离的小安德烈,吴清晨偏头向三个学生问道:“怎么样,学会了数数,还有看日晷,就已经可以干很多活儿了吧?”

巴森,亚瑟,埃文用力点头。

“老师,我会努力!”

“等我学好了日晷和数数,也给老师帮忙!”

“下下个布道日,我就能学会了!”

看着三个小家伙兴奋的神情,普拉亚牧师也微笑颔首,心里却微微摇头:

这哪里是学会日晷和数数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无论地球还是中古世界,能够让生产力增长的方法,肯定会吸引统治者的目光。

吴清晨和安德烈前段时间弄出来的农奴新用法,普拉亚牧师其实早已关注。

不过,和治疗耕牛、移动蜂窝、干预分群,这几个举措简单直接,效果立竿见影的办法相比,“农奴管理方法的改进”,就显得既复杂麻烦,又困难重重了。

普拉亚牧师随便想想,就看到了密密麻麻一大片的麻烦和缺陷。

将份地里完整流程的活儿,拆成独立却又互相关联的步骤,注定是个长期、复杂、问题重重的难题。

农业是个复杂的问题,需要干的活儿层出不穷,拆完了翻耕还有除草,拆完了除草还有浇水,拆完了浇水又要堆肥,堆肥完了还有间苗、掐尖、除虫……等等等等。

先不说这些活儿是否能够全部解决,就算能够解决,其中的每个活儿,肯定都会消耗主持者大量的精力。

普拉亚预计,如果想要做好这件事,作为主持者,至少三五年之内,吴清晨别想再有时间去干别的事情。

而且,正站在份地里计步的小安德烈,或者说,负责实际操作的次一级协助者,也存在很大的困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