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易瀚狙杀/我的冰山女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剑晨抱着雪浪离开了上官家族,路上他先给上官千雪打了个电话说道:“千雪,我已经救出雪浪,详细的,等我空下来后,再打给你。”

“好。”

“回头再聊。”

云剑晨挂断了电话,接着把射入身体的子弹都取了出来,还在一处民房拿了件外套。留下了五百块现金。

给自己胸口简单包扎了下,再把那件外套穿在了外面。

找了处公共厕所,整理了下,确定没露出多少纰漏,这才抱着雪浪来到省立医院,之前他曾在这里斗过缪不凡,那件事闹得挺大的。

后来还在医院里传开了,对他,医院里不少人都知道。

即使是在早上快要五点之际,还是有医生认出了他。

医生看着遍体鳞伤的雪浪,意识到事情严重性,询问了下云剑晨。

云剑晨早就想好措辞。就说这是他表妹,遭到了家暴。

医生听得咬牙切齿的,对施暴者就是一顿训斥,提醒云剑晨去交钱,接着安排雪浪进了手术室。

虽然此时的雪浪,意识都有些模糊了,云剑晨还是不放心,坚持守在她身边。医生劝了几句也就作罢了。

不过要云剑晨在远处看着,云剑晨只得应诺。

过了两个小时,手术完成了。

“这些伤痕看上去很吓人,所幸没有伤及到筋脉和骨骼,我们已经给她缝上伤口了,休养段时间就好了。”医生稍稍停顿了下,长叹道:“只是以后会留下疤痕了,这孩子太可怜了,怎么会嫁给那种畜生呢。”

说着又摇头晃脑了下,云剑晨只得在旁边附和着。

在他们安排之下,云剑晨就把雪浪推进了普通病房,现在他可是穷光蛋,只能给雪浪申请普通病房了。

过了会,又有个护士过来,提醒云剑晨去交钱。

云剑晨应诺了下,等护士走远后。云剑晨就给师萱萱打电话了。

这时已经早上七点多,师萱萱也醒了,听到他向她借钱,足足停顿了几十秒。询问道:“你就是退出义天,你也不至于穷到这样,老实说,你是不是在外包养女人了?”

“别闹,我都是光明正大的追老婆,啥时候做那些偷偷摸摸之事?”

云剑晨有点气呼呼说道。

“哼!”

师萱萱冷哼了下,询问道:“要多少?”

“先给我打五万吧,这笔钱我以后会还给你。”

云剑晨迟疑了下。说道。

“没事,你需要用钱尽管找我要,到时我们可以重新签订下新世纪化妆品有限公司股份划分结构。”

“想得美,想坑我。门都没有!”

云剑晨直接断了师萱萱的念想,他可不傻,新世纪化妆品有限公司股份可是恐怖潜力股,卖掉一点就没一点。以后想从师萱萱手中收购回来,概率几乎为零。

“哼,没空和你闲扯,等会我还要去约见兴盛化妆品有限公司老总。”师萱萱冷哼了下。说道:“新世纪化妆品有限公司已经完成注册了,我现在正在积极筹备着,以后成功了,可别想把我一脚踢走。”

“我哪里舍得啊,你可是大美女呢。”

云剑晨邪魅一笑。

“大色狼……把卡号发给我。”

师萱萱懒得再和他多费唇舌,话音刚落就挂断了电话,云剑晨则是给她发送了自己农行卡号。

也就等了不到两分钟,就收到了到账提醒。

他卡上余额多出了五万块。也只有五万块,之前那笔钱都转给上官千雪了。

云剑晨交了钱,同时还让护士帮忙买些补品回来。

做好这些,云剑晨又回到了病房。

雪浪还是静静躺在那里。云剑晨给上官千雪打了个电话,把事情经过简洁说了下。

上官千雪叹了口气,还是表示要过来看他。

过了大半个小时,上官千雪和殷盼盼赶了过来。

殷盼盼看到云剑晨。气不打一处来,猛捶着他的胸口,责怪道:“你这混蛋,准备来省立医院之前就该给我们打电话,害我们等了这么久。”

殷盼盼看他穿着外套,看样子没受多少伤,力道不由使大了些。

捶着云剑晨都忍不住微微痛哼了下,殷盼盼冷哼道:“还装,你皮那么厚,我这点力气怎么可能让你难受?”

“盼盼!”

上官千雪喝住了殷盼盼,快步走向了云剑晨,将他身上外套脱了下来。

当即就看到那用布料所缠绕的胸口。那块布料都被鲜血染红了,看得是那么触目惊心。

“你怎么不让医生给你处理?”

上官千雪很是生气地说道。

“我这右掌还有好几个伤口,医生一看就知道是枪伤,到时候事情就麻烦了。”

云剑晨说出了心中的顾忌,上官千雪朝着他说道:“把胸口这块布料摘下来,我要看看。”

“不必,也就小伤而已。”

云剑晨委婉拒绝了。

“小伤?”

上官千雪更加不高兴了,说道:“普通武器根本无法把你伤成这样。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快说啊,赶紧拆下来让我们看看。”

殷盼盼也焦急催促着。

“是我托大了,离太近了,不小心被火箭弹炮击了下……”

云剑晨支支吾吾说了下,还是坳不过她们,只得拆掉了那块布料。

看着云剑晨胸膛处那恐怖的伤口,殷盼盼都要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了,她都能够想象到当时惊险的画面。

她可是知道云剑晨速度有多快的。上次云剑晨单拳轰击火箭弹,也没受到多大伤。

这次胸口险些被炸出个洞,可想而知当时距离肯定非常近,以至于云剑晨没有做出闪避的回应。

“都伤成这样了,还说是小伤。”

上官千雪看着云剑晨那血肉模糊的伤口,猛地倒吸了口冷气,摇着头,更加生气了。

“赶紧去治疗下。”

上官千雪命令道。

“不成,我还要在这里看着雪浪,她要是醒了,事情就大条了。”云剑晨想都没想拒绝了,上官千雪皱着眉头,冷哼道:“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关心杀手安全。”

“我是担心被她逃了。”

云剑晨说出心中的顾虑,上官千雪脸色稍好。

看着被纱布所缠绕全身的雪浪,上官千雪蹙着眉头。说道:“我爸怎么把她打成这样了。”

“如果我再迟点,或许会被他们活活抽死。”

云剑晨脸色闪过一抹阴霾,上官千雪不解道:“没道理,我爸肯定其中利害关系,他如此对雪浪严刑逼供,估计是想从她身上获得什么消息。”

“或许吧。”

云剑晨想想也只有这种可能了,他不能离开病房,上官千雪只好亲自跑了趟。

立即就带着几个医生来到病房了。那些医生看到云剑晨伤成这样,都要他去手术室接受手术。

云剑晨坚决不去,他们也只能帮云剑晨身上那些伤口消毒了下,再帮他把伤口缝上了。

并再三叮嘱他,绝不能做剧烈运动,以免牵扯到胸口处那道伤口。

在医院呆了两天,云剑晨就把雪浪带回了别墅。

经过这两天调整,雪浪精神状态也恢复了过来,看他的目光依旧是那么冷冰冰的。

“雪浪,白天就我们两个人呆在别墅,你就不能吭声,我们好好聊聊么?”

云剑晨询问道。

雪浪依旧不言不语,云剑晨无语道:“杀你又杀不得,放你又放不得,守着你这样闷葫芦,真的是罪过啊。”

时光流逝,很快就到了农历腊月二十五了。

在这段时间里,云剑晨都呆在别墅,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东西跑到别墅来给他添堵。

上官千雪也被上官孤辰喊了回去,殷盼盼也走了。

云剑晨也在附近车行租了辆车,这消息很快就被易瀚所掌握了,眼中闪过一抹森冷的寒意,朝着手下说道:“上官千雪她们都回去了,云剑晨租车肯定要回家,除了高速公路要有人负责狙杀,国道路线也要给我防着,绝对不能让他活着回到榕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