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云剑晨,你来了!/我的冰山女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剑晨很快就追上阮沫晓队伍了,在队伍后面跟着,马车里那个老妪是他所忌惮的。

在他身边也有不少修道者,这些修道者都抱着同样心思,有个名字叫王俊的修道者,仗着自己长相英俊,摇晃着银扇,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

有的则是自恃身材魁梧。还不时秀着自己肌肉。

他们仿佛在争相夺艳般,让云剑晨很是啼笑皆非。

然而他的笑意,却惹来王俊不爽了,瞪着他说道:“丑八怪,你笑谁呢?”

云剑晨虽然把形象伪装到很邋遢,却也谈不上丑八怪,王俊如此暴喝他,很明显是要他好看。

从他踏入修道之路,敢这么挑衅他的,十有八九坟头草已经长到好几尺了。

以他如今这般半步圣境中期巅峰修为,别说王俊这样半步圣境初期巅峰修道者,就是半步圣境后期修道者。也得有多远跑多远。

所以此时的他,脸色已然有些不好看了。

王俊还在挑衅着他,摇晃着银扇,银扇之上还有着一道道银色光芒就流动。冷傲道:“丑八怪,以你这长相,要是把阮小姐吓住个好歹,即使不死也得脱层皮。”

王俊是看不透云剑晨修为。但是云剑晨戴上金犀牛皮面具,气息是完全收敛的。

所以王俊是感应不到云剑晨那可怕的气息强度,很自然而然的觉得云剑晨修为和他相仿。

这就是人那可怜的优越感在作祟,王俊觉得自己长相远远胜过对方,自然不会太把对方放在心上,更不会去往更坏的方向去想。

云剑晨冷冰冰看着他,强忍着出手镇压王俊的冲动,向前迈步离开。

然而王俊却从后面追了上来,银扇对准了他,冷喝道:“本少的话,你听到没?”

“你想怎么样?”

云剑晨有些火了,王俊冷哼道:“我让你滚,别跟着我们,更不能去见阮小姐,否则我要你好看!”

“阮沫晓是你什么人,是你老婆么?”

云剑晨冷冷回了句。

王俊脸色当即一变。他当然希望这是真的,可他却不敢在这里胡说八道,否则要是被流火谷的人知道。

即使阮沫晓不会出手,也会有其他流火谷高手出手镇压他。

王俊朝着云剑晨暴喝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那你有何资格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的?”

云剑晨声音之中不由冷了些。说道:“王俊,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你以为摇着一把银扇就觉得自己风流潇洒么?”

“在别人眼里,你不过是个窜上跳下的跳梁小丑。”

云剑晨也不再选择隐忍。王俊被云剑晨说的羞愤欲绝,当即挥着银扇砸向云剑晨。

银扇如同万斤重巨石般砸向他,云剑晨伸出右手抓住银扇。

王俊面露出惊骇之色,其他人也纷纷变色了。

云剑晨猛地使劲。银扇在众人视线之中被云剑晨生生给捏成变形了。

“这把银扇可是王俊心头肉,是一件上品灵器,当初王俊可是花了不少代价才买到的,如此一件上品灵器竟然被此人给捏的变形。太让人震撼了。”

“好恐怖,这人修为绝对在半步圣境中期以上。”

“太牛叉了,刚刚我还以为他也是半步圣境初期高手,没想到竟然是半步圣境中期以上高手,王俊素来欺男霸女,这次算是踢到铁板子之上了。”周围那些修道者纷纷惊叹着。

最心惊的莫过于王俊,王俊在使出全力之下,尚且都无法挣脱出来。面部当即狠狠抽搐了几下,怒喝道:“你是谁?”

“我是你大爷的大爷!”

云剑晨声音之中灌入真元力,声音很是洪亮,着实把王俊震得体内热血翻腾。

云剑晨目光更是看向阮沫晓队伍,他希望阮沫晓能够听到他的声音。

虽然他戴上金犀牛皮面具,但是却没戴上异形面具,所以他的声音并没有改变。

在这个洛汾城,和云剑晨打过交道的人。也只有阮沫晓,也只有阮沫晓才有可能听出他的声音。

与之同时,在马车之中的阮沫晓,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暴喝之声,身子猛地一震,眼中流露出一抹难以置信。

只是转瞬间,她就恢复平静。

她这细微的变化,并没有躲过身边老妪那恐怖的感知,说道:“阮大小姐,刚刚那人叫声惊动了你,你可要问罪于他?”

“雪姨,我们流火谷固然权势遮天,却也不能肆意妄为,再说那人也不是故意的,倘若我们惩罚于他,别人又如何看我们流火谷?”

阮沫晓面色依旧那么冷冰冰。雪姨眼中却闪过一抹精光,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

整个队伍没有任何停滞,在云剑晨目光之下远去了。

云剑晨看得有些失望,心中也有些火大了。而在这时,王俊却伸出脚踹向他裤裆之处。

“找抽!”

云剑晨一巴掌就把王俊给抽飞了,这巴掌可是灌入几分力量,直接把王俊脸颊骨抽塌了,就连牙齿都被抽飞了好几颗。

轰了声巨响,王俊身子狠狠砸在地上,扬起一片尘土。

云剑晨眼中闪烁着森冷杀意,王俊看到他这般阵势,当即跪在地上,跪地求饶:“大人,小人有眼无珠冒犯了你,还请你赎罪。”

“滚!”

云剑晨扬手又把他抽飞了,王俊身子凌空翻滚了一圈,颇为狼狈落在地上,看也不看云剑晨,头也不回就逃了。

云剑晨依旧跟着其他人追上阮沫晓那队伍,阮沫晓队伍停在一座颇为宏伟的府邸前。

这里就是流火谷在洛汾城的临时据点,那些流火谷高手当即就把阮沫晓迎了进去,云剑晨看向阮沫晓背影,故意大声道:“阮小姐长得真好看。又是流火谷天骄,谁要是娶了她,乃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他这句话当即引来一些人侧目,却也没几个人真正放在心上,这句话并无得罪阮沫晓之意。

其他人见识过他厉害,自然不会再触犯他眉头了。

阮沫晓身子忽然停了下,回头看了眼云剑晨,眼中闪过一抹深意,然后头也不回迈入府邸之中。

和阮沫晓一起的雪姨,也同样回过头,她刚刚也听过这个声音,此时再次听到,心中不由警觉了点,回头当即就看到云剑晨。

她是半步圣境后期高手,一眼就看透了云剑晨修为。

“半步圣境中期巅峰修为,难道事情真有那么巧合……”

雪姨又多看了几眼云剑晨,在心中暗暗琢磨了下,却还是一声不吭,紧随着阮沫晓走进府邸。

云剑晨跟着其他人散去了,他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

他相信阮沫晓已经认出他了。否则不可能会有那般表现,他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

等着阮沫晓主动找上门,只有这样,他们行踪才会得到最大保障,否则不仅他身份会暴露,更会连累到阮沫晓,这是云剑晨不愿看到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就到深夜了。

洛汾城也变得极其安静,突然一道身影从窗前掠过,阮沫晓声音传了进来:“用隐身术,跟着我来!”

“好的!”

云剑晨低声应了下,使出隐身术,直接钻出窗户,踏着虚空,朝着阮沫晓背影追去。

两人速度很快,不到十秒时间,就已经远离洛汾城。

阮沫晓身影还是没有任何停下的迹象,云剑晨自然也不会停下。

过了好几分钟,阮沫晓才在一座绝壁山峰之上停了下来,云剑晨也随之落在她身后。

“云剑晨,你来了。”

阮沫晓缓缓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