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绿云罩顶/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殿下……呃……您别……啊……”外面天光大盛,东宫一隅,太子侧妃沈氏的院子里却空无一人,走近了主屋便能听到里面女子妩媚蚀骨的娇吟声,“轻点儿……外面……啊……二妹妹在呢!”

“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孩子么?怎么一直就怀不上呢?”男人的声音浑厚,因为受到某种剧烈运动的干扰,有些音调就莫名加重,“今天你又跑过来,老三没有怀疑吗?”

“他被柳氏那个贱人迷的神魂颠倒,哪里有殿下您对我好……呃……”女子道,前面的语气还带了几分委屈愤恨,到了后面,就又化作婉转的嘤咛,如泣如诉。

两个人的喘息声,调笑声,和着大床摇曳的吱吱声连成一片。

同这屋子相连的花厅里,沈青桐靠在一张睡榻上气定神闲的翻阅账册,仿佛是对那屋子里女人刻意夸张了的呻吟声充耳不闻——

给那两人的这点儿破事儿做了三年的看客兼把门奴婢,她早就见惯不怪了。

“他们也太欺负人了!”每当这时候,丫鬟蒹葭都会忍不住的愤恨垂泪,“老天真是没眼,大小姐要真怀上了才好呢,让她偷人的事情爆出来,昭王殿下非得活扒了她的皮!”

说来滑稽,里面正和她名义上的夫君颠鸾倒凤口无遮拦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和沈青桐同出一门的大堂姐,更是皇帝御笔亲封的昭王妃。

“她怀不上的!”沈青桐冷讽说道,脸上表情平静的近乎木然。

蒹葭正在失神不解,里面就听西陵钰畅快的一声闷哼。

短暂的寂静过后,他大声道:“送水进来!”

沈青桐回过神来。

蒹葭刚要过去帮她端脸盆,沈青桐却已经提起旁边炉子上的铜水壶,倒了一杯水,直接起身走了进去。

那屋子里面充斥着一种男女欢好过后糜烂又黏腻的气息。

沈青桐脚下健步如飞的直奔里面那张大床,彼时西陵钰和沈青荷两个还都赤裸着身子仰面躺着,等她送水进来伺候他们清洗。

沈青桐冷然的一勾唇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掀开床帐,直接将手里滚烫的开水泼到了沈青荷脸上。

“啊——”沈青荷凄厉的惨叫声几乎要将房顶掀开,本能的抬手去擦脸。

那杯水已经沸腾多时,滚烫无比,她恐惧之余擦抹的力气很大,竟生生将整张脸皮掀了下来。

一张本是国色天香的娇艳面孔,瞬间就血肉模糊,如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恶鬼般恐怖。

“痛!好痛!我的脸!我的脸!啊——”沈青荷疯了一样的嘶声嚎叫,倒在床上翻滚不已。

沈青桐看着她,不过冷笑一声。

“你这贱人!你做了什么?”西陵钰也被溅起的热水烫到,他暴跳如雷的一跃而起,抬手就要给沈青桐一巴掌。

“我的脸!殿下,我的脸!”沈青荷惨叫不已,如是抓住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一把抱住了他。

西陵钰骤然看到她那张面目全非的脸,却是骇的脸色惨白,几欲作呕的一把将她远远的推开。

沈青荷摔在地上,更加大声的嚎啕痛哭,“我的脸!啊——我的脸!”

除了痛,她已经不记得别的了。

这里的动静虽然闹的大,但沈青桐早有准备,院子里却是一个奴婢也没有的。

西陵钰浑身冷汗,这才想起自己赤条条的现状,手忙脚乱的扯过一条裤子套上,然后就像是一头被激怒了的猛兽一样的跳下床,抽出挂在旁边墙壁上的宝剑就朝沈青桐冲了过来,目赤欲裂的大骂道:“你这歹毒的贱人,我杀了你!”

沈青桐不避不让,只冷冷的看着他。

“殿下不要啊!”蒹葭惊慌失措的从外面扑过来,就要往沈青桐前面挡。

千钧一发之际,眼见着是要见血,忽听得门口一道冷肃又愤怒的女声叱道:“你发的什么疯?还不住手!”

听到这个声音,西陵钰下意识的就是手下一软,回头,果然就见陈皇后怒气冲冲的快步走了进来,不由分说的抬手给了他一记耳光。

“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本宫说了多少次了,叫你别再和这个贱人来往,你都当成耳旁风了是吧?”陈皇后怒道,看着光溜溜倒在地上惨嚎的沈青荷和衣衫不整的西陵钰,着实再见惯了各种大场面,她也是气的近乎昏厥。

“母后!是沈青桐这个贱人,我要杀——”西陵钰生下来就是太子,几时受过这样的待遇,捂着脸,只剩下本能的叫嚣。

“闭嘴!”陈皇后怒道,狠狠的剜了沈青桐一眼。

她当然知道这里的局面一定是和沈青桐有关,因为她就是收到沈青桐叫人递送进宫的密信才赶过来救场的。

这丫头敢去威胁她,就绝对是做了两手准备。

陈皇后坚信,今天但凡是他们母子敢动她一根汗毛,西陵钰的丑事就马上会被捅到皇帝或是昭王那里,身败名裂,储君之位不保。

一辈子头次受到这样的威胁,她的眼神恶毒到近乎能将沈青桐凌迟,咬牙切齿道:“沈氏,你真是能干的很啊!”

沈青桐也不畏惧的和她对视一眼,然后就直接膝盖一弯,跪了下去,不卑不亢道:“一切都是臣妾的过错,是臣妾和姐姐一言不合起了冲突,误伤了她。臣妾无德,不敢再居于东宫之内,辱没殿下名声。臣妾愿意领罚,但请母后网开一面,将我发落到白玉庵,臣妾会常伴青灯古佛,了此残生,以赎己身罪过!”

不仅毫不犹豫的认了罪,还给西陵钰和沈青荷都找好了出路?

陈皇后已经冲到嘴边的诛心之言全都卡在了喉咙里,脱口道:“你说什么?”

“臣妾自知有罪,自请去白云庵修行忏悔,只求母后开恩,饶我一命!”沈青桐重复。

她这样的举动,在任何人看来都只是她不堪忍受沈青荷长期以来的侮辱,选择和这个女人玉石俱焚。

沈青荷毁了容,又没有子嗣傍身,以后也彻底完了。

陈皇后本来还在担心她要抓着把柄威胁的话该怎么善后,这样现成的出路送到跟前——

“母后!”西陵钰总觉得怒气难消,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被陈皇后阻了,她只看着沈青桐道:“既然你自认失德,那本宫就替太子做主,将你休弃出门,现在你先随本宫回宫面壁思过两日,聊作小惩大诫,两日之后,本宫自会叫人送你去白云庵剃度!”

“是!”诚然她的话里诸多试探,沈青桐却是痛快的应了,眼睛都没眨一下。

事情能以这样圆满的方式解决,自是再好不过的。

陈皇后使了个眼色,跟着她过来的两个心腹嬷嬷就架着沈青桐先行离开。

沈青荷自己做了不要脸的事,回去自然也不敢乱说,陈皇后又恨铁不成钢的训诫了西陵钰两句,让他自己善后处理。

回宫之后陈皇后就命人将沈青桐丢到她寝宫的暗室里去思过,算是她对昭王府的交代,本来说好的两日之期,可是等她想到要放沈青桐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四天的下午,而这四天之内,整个京城早就天翻地覆。

太子被废入狱,满门获罪,只有沈青桐因为早一天被休弃而逃过一劫。

沈青桐咬着牙,艰难的挪动跪的发麻的双腿往外走,眼见着就到宫门的时候,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那门外遥遥唤她,“桐桐!”

是陈康梁,早年她父亲在世时候所收的关门弟子之一。

这个人的出现,绝非偶然。

沈青桐的心里咯噔一下,一时愤怒一时绝望,低头看了眼一直攥在手心里的药丸。

这颗药丸,本来是她刻意带在身上,以防陈皇后不肯买账,好用来自我了断的。

本以为用不上了,没想到——

终究还是逃不过这一步的。

叹一口气,沈青桐将那粒药丸拢在掌中握紧,继续若无其事的往前走。

穿过长长的门洞,陈康梁已经快步迎了上来,欣喜的来抓她的手,“桐桐!”

“你怎么会在这里?”沈青桐明知故问,不动声色的避开他的手。

“东宫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太子勾结工部,私吞江南道修建河堤的款项,害的数十万百姓流离失所,陛下又查出他勾结朝臣,在接连两届的春闱中营私舞弊的事,不仅废了他的太子之位,还将整个东宫查抄了。”陈康梁察觉她的小动作,有些僵硬道:“我怕你有事,就求了昭王殿下,殿下已经答应我了,不会将你连坐,只将你贬为庶人,你跟我走,只要有我还在的一日,我就会保你一日的平安!”

沈青桐听着他深情款款的告白,只觉得深深无力。

她仰面朝天,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忽而问道:“为什么?我凭什么要跟你走?”

“桐桐!”陈康梁的语气突然激动了起来,目光灼热的盯着她的脸,“我对你的心意,你一直都知道的。我一直都爱重你,喜欢你,当初若不是——”

“你若真是爱重我,就不该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这样的方式将我据为己有。”沈青桐冷声打断他的话,神色嘲讽,“康梁,我如今这样的身份处境,你不是不知道,我是太子废妃,戴罪之人,一生都不得翻身了,你要我在你身边为奴为婢吗?你觉得这样可能吗?说什么爱重我,喜欢我?在我看来,也不过就是趁火打劫罢了!”

“桐桐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陈康梁被她这不留情面的话驳斥的满面通红,刚想要说什么,忽有身后宫门方向传来的动静,侍卫们纷纷跪地请安,声势震天,“见过昭王殿下!”

昭王西陵越是这次扳倒太子的有功之臣,无论是从资历还是身份上看,他都是接替东宫之位的不二人选,自是巴结者众。

那男人受万众瞩目,一身紫金朝服,骑着高头大马款款而来,神情冷漠又桀骜。

沈青桐垂首跪在地上。

两人之间,当真是云泥之别。

他的马自她跟前错过去的时候,似乎是很不明显的缓了一下速度,这才凉凉的开口道:“都起来吧!”

沈青桐虽然一直没有抬头,却能明显感觉到这男人不经意扫在她身上的目光如有实质,锋刃如刀。

“是陈都尉开口求情,本王才破例给了你这份恩典,以后就自求多福,好好做人吧!”他说。

然后便如是对待一只蝼蚁一般,目不斜视的自她面前行过。

好好做人?

这分明就是警告!

看吧——

他果然是什么都知道,只是隐忍不发,在等着这个可以一举扳倒西陵钰的契机罢了。

和大越的皇位比起来,区区一顶绿帽子算什么?

西陵钰和沈青荷那两个蠢货!

沈青桐的心里突然之间就积攒了很深的怨念情绪,她回头,看向了陈康梁。

陈康梁的目光隐晦一闪,压着脾气好言诱哄,“桐桐,昭王很快就要取代西陵钰入主东宫,你只有在我身边才——”

从沈青桐四岁的时候他就认识她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看似沉稳安静的女孩儿倔强又内敛的性格。

如果她就是不愿意——

恐怕就要玉石俱焚了!

陈康梁心烦气躁,不想沈青桐却突然话锋一转,平静的开口道:“什么都不用说了,既然是昭王殿下的恩典,那么——我跟你走!”

“桐桐?!”陈康梁却是一愣,完全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沈青桐看着他,不过哀凉一笑,反问道:“现在这般境况之下,还由的了我来拒绝的吗?”

说完也不等陈康梁反应,就顺从的转身钻进旁边准备好的轿子里。

轿帘落下,隔绝了外面明媚的春光。

沈青桐勾唇一笑,面上并无半点人之将死时候的悲凉,仰头将藏在手心里的那粒红色药丸生咽了下去。

------题外话------

这个文可能稍微改下风格,我想试着多走下感情线,前期宅斗,后期权谋,新尝试,略忐忑,求支持!

然后剧透一下,这本没有邪魅狂涓渣值爆表的美貌男二号,楠竹作死技能满格get,所以完全不需要请外援的。有这方面男二需求的妞儿,请回去复习苏晋阳,彭渣,火火哥还有端木美人儿,么么哒~

Ps:之前答应你们的聂阳女帝的文,放到后面再写吧,实在是前面几个权谋文写得太累,现在码字经常会觉得筋疲力尽,但是又不想缺席太久,省的宝贝儿们把我给忘了,所以先开了这个文,就当调剂了。本文目前设定的框架不很大,我的预算100w+,具体的就后面边写边看吧,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