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夜雨,谋杀/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春寒料峭。

这年的帝京,过早的降下一场雨。

时下不过三月中,黎明时分,黑压压的天幕骤然被撕开一道刺目的裂痕,电闪过后,紧跟着又是闷雷阵阵。

院子里刚刚吐露一点翠色的植物可怜兮兮的被冷雨摧残。

“木槿姐姐,要不你还是等天亮再去吧,这黑灯瞎火的……”

镇北将军府花园西边的锦澜院里,冒雨走出一个穿翠色衣裙的丫头,紧跟着又有另一个略显稚嫩的丫头追出来,拉住了她的袖子。

“大夫明明是说小姐的伤势不严重的,可是这都快一整夜了小姐还没醒,我不放心。”唤作木槿的大丫头道,拍拍她的手背,使了个眼色,“小姐的身边不能没有人,你快进去守着。”

言罢,她便径自拐进了花园。

小丫头踮着脚目送她走远,这才匆匆转身进了院子。

赶上这样的冷雨天气,其他的下人都躲在房里睡觉,这院子里冷寂寂的,格外添了几分阴森之气。

蒹葭抱着肩膀,快步回了正屋,推开门,却见只着中衣的沈青桐正拧眉坐在床上,神情恍惚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姐!您醒了!”蒹葭欣喜地低呼一声,快走过去,握住了她的手,几乎喜极而泣。

沈青桐的眉头深锁,目光定格在她明显透着青涩的脸孔和装束上,过了会儿方才声音很轻的试着开口,“蒹葭?”

“在!奴婢在呢!小姐您有什么吩咐?”蒹葭道,却是不曾发现她的异样。

屋子外面,间或的还有雷声隆隆。

这屋子里的一应摆设,沈青桐都分外熟悉,只是——

这并不是东宫太子府她住了三年的那个院子,而是镇北将军府,她未嫁之前的住处。

而——

眼前的蒹葭,也不是当初那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而就只是个十二三岁,带着孩子气的小丫头。

突然之间,东宫那三年里发生的所有的事就像是全都成了一场泡影梦境,那些虚虚实实的画面交错出现,让沈青桐觉得头痛欲裂。

她下意识的抬手去摸自己的额头。

蒹葭见状,忙是压下她的手道:“小姐切莫乱动,您额头上还带着伤呢,大夫嘱咐,可不能随便碰了伤口。”

沈青桐如堕七里云雾,一时茫然。

眼前蒹葭还在喋喋不休的嗔道:“小姐您也真是的,这雨天路滑,您也不知道小心着些,这一跤滑得可真是凶险,刚好伤在了头上。大夫说,这是行了大运了,您这人才没事,不过额头上的伤口可得仔细注意着,万一留了疤痕下来,那就不得了了……”

沈青桐听着她的叙说,脑中不断有惊雷阵阵炸开。

虽然眼前的这一幕情景会叫人觉得诡异,可是她心里却已经明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是在当年她出嫁的大半年前,她在去给老夫人请安回来的路上意外受了一次伤,那时她昏迷了一天一夜,待到次日午后醒来的时候,一直陪着她的两个丫头之一木槿,已经香消玉殒了。

思及此处,沈青桐便是心口猛地一缩。

“小姐喝点温水,暖暖胃吧。”蒹葭捧了杯子过来。

沈青桐紧张的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顾不上泼在身上的水,只焦急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在?木槿呢?”

这到底是哪一天?

前世的这段时间,一直阴雨连绵,她不确定,这到底是她出事的那天晚上,还是已经过了那一天了。

蒹葭本来就胆子小,被她吓了一跳,木愣愣道:“木槿姐姐……她见小姐一直不醒,刚出门去请大夫了!”

木槿才刚走?

沈青桐也顾不得深究什么,当机立断的披了衣服下床。

房门推开,阴风冷雨扑面,冻得人一个哆嗦。

她抓紧衣领,举步跨过门槛就冲了出去。

“小姐!”蒹葭吓了一跳,惊呼一声也追了出去,“外面下着雨,您这要去哪里?小姐,等等!您这头上还带着伤呢!”

奈何沈青桐走得太快,转眼已经出了院子。

这一刻,她的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

必须要把木槿追回来。

但愿,还来得及。

蒹葭小跑着在后面追,是一直追到锦澜院外围墙的尽头才一把扯住了她的袖子,气喘吁吁道:“小——”

话音未落,却见斜对面隔着一个花圃的花木后头有道黑漆漆的影子一晃,夹杂着冷雨,隐约能听到一个丫头尖刻的声音起伏,只是因为雷声太大,又兼之距离有点远,并听不真切。

“咦?”蒹葭踮脚张望了两眼,不解道:“那——是不是五小姐屋子里的沉香?这大晚上的,她在这里做什么?”

她的身量还未长成,个子矮。

可是从沈青桐的角度看过去,那花木后头却并不只有沉香一个人。

前世的木槿,是在次日上午被人发现浮尸在前面的荷花塘里的,因为无迹可寻,最后大夫人来看过之后就当失足落水给处理了。

沈青桐的胸口蓦然一堵,眼底有一线寒芒闪烁。

蒹葭还扯着她的袖子,有些畏惧道:“小姐——”

沈青桐知道她胆子小,稍稍定了定神,就回头对她道:“别管闲事。我还是不放心木槿,你去拿把伞来,我们一起去找找她。”

蒹葭闻言,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点头道:“好!”

见她提了裙子跑回锦澜院,沈青桐再就片刻也不耽搁,疾步绕过花圃。

那花圃对面,隔着一条石板路,然后就是偌大的一个荷花塘。

这个季节,池塘里还光秃秃的,只在水面中间有一些枯枝摇曳。

沈青桐过去的时候,两个丫头正扭打在一起纠缠。

“你别不识抬举,谁不知道,在这府里就二小姐没有靠山,最没用,你乖乖听话,替我把事情办得漂亮了,少不得你的好处。”沉香沉着嗓子威胁。

她本就泼辣,顺势一推。

木槿脚下被湿漉漉的裙摆一绊,退后半步,直接摔倒在地。

她却也不喊痛,只回转头来,恶狠狠的瞪了沉香一眼。

这一眼的目光,极其锐利。

沉香没来由的心头一抖,心里居然就生了几分怯意。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不管这事情成与不成,都绝对不能再叫这个丫头开口说话了。

“贱蹄子!”沉香啐了一口,干脆心一横,挽袖子就朝摔在地上的木槿扑了过去。

木槿本就生得瘦弱,绝望之下刚要呼救,却见眼前有人影一闪,随后就听沉香一声惨叫——

“啊——”

------题外话------

嗯,这本的女主和前面几本都不太一样,冷美人儿,实干型的,能动手的事情尽量不吵吵,嗷呜~

ps:这个说是加强感情线,但是这个言情的调调,只写个文案我就膈应出一身的鸡皮疙瘩。虽然说好了这次咱们宅斗起步,但我真的保证不了坚持几个回合就得转权谋,反正我就这德行了,你们将就着来,且看且珍惜吧╮(╯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