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必须一击必杀!/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际,适时地又一道惊雷落下,盖过了地面上微小的动静。

“啊——”沉香惨叫一声,扑倒在地,血顺着她发间滚出,很快就染了一地。

她的身子抽搐,躺在那里,艰难回头。

沈青桐立在冷雨之中,发丝披散,却居然不显狼狈,一双冷澈如冰的眸子,波澜不惊的在盯着她看。

“二——二小姐!”沉香惊讶道。

就是木槿也瘫坐在地上,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眼前表情冷若冰霜的少女。

沈青桐无动于衷,从容的再度弯身将手里抱着的大块鹅卵石放回路边的原处。

“小姐!您头上还带着伤呢,不能淋雨——”木槿反应过来,猛地打了个寒战就起身要来拉她。

沈青桐没动,只目色冷然的盯着倒在泥泞里的沉香,字字清晰道:“把她推下去!”

恰在此时,空中又是轰隆隆一声闷响。

闪电划过,将她的面容五官都清晰的呈现在这铺天盖地的冷雨里。

沉香看一眼黑沉沉的水面,只觉得有一股寒意从心底攀升。

木槿一愣,吃吃道:“小姐——”

“把她推下去!”沈青桐重复,语气不变。

从常理上讲,她的确是没有必要非得将沉香置于死地的,可是上辈子,这恶毒的奴才却是欠下了木槿的一条命的!

木槿见她的意志坚决,也怕她一直在这冷雨里站着会出问题,于是一咬牙,就上前去半抱半拖的把沉香扶着往那池塘边去。

“不——不!”沉香慌乱告饶,却因为失血而使不上力气,哭出了一脸的鼻涕眼泪,只气若游丝的哀求,“二小姐饶命!您饶了我吧!奴婢知错了,我再不敢了——”

沈青桐不为所动。

木槿拼尽全力,将那沉香拖到池塘边,往水里一抛。

轰隆隆而起的滚雷声淹没了沉闷的落水声,沉香在水里只费力的挣扎了两下,就慢慢的沉了底,连明显的呼救声都没有发出来。

冷雨淅淅沥沥的下,在水面上激起涟漪不止。

木槿也是头次做这样的事情,这会儿还后怕的浑身发抖。

她屏住呼吸走过来,握住沈青桐的手,“小姐——”

沈青桐回握住她的手指。

因为头上的伤口引发了轻微的高热,沈青桐的手掌是温热的,烙在皮肤上,传递出融融暖意。

木槿这才觉得心里稍稍安定,正待要再说什么的时候,后面就又响起脚步声,却是蒹葭举着雨伞找了来。

“小姐!”她疾步快走过来,见到木槿,也是奇怪,“咦,木槿姐姐?你回来啦?”

说着,更是左右观望,“沉香呢?怎么不见了?”

“哦——”木槿刚要说话,沈青桐却抢先道:“她回去了。我们也走吧!”

言罢,就率先举步往自己锦澜院的方向行去。

她的神色泰定。

蒹葭倒是没多想,撇撇嘴,追上去给她撑伞。

木槿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眼黑漆漆的水面,眼底有复杂的神色一闪,然后也是赶紧收摄心神,快步跟上。

回到锦澜院,主仆三人的衣裳都几乎湿透了。

两个丫头赶紧服侍沈青桐换了干爽的衣裳,又取了大夫留下的金疮药替她重新处理了伤口。

“这伤口浸了水,也不知道有没有事。”木槿一边手脚麻利的替她包扎,一边懊恼的低声道。

沈青桐也不吱声,待她处理好,才道:“天就快亮了,你们两个也都下去换了衣裳,再煮一锅姜汤来。今日天寒,大伙儿都驱驱寒。”

她的神色泰定,完全没有杀人之后的恐慌。

木槿却是心慌,不由的悄悄抬眸又多看了她一眼。

“姐姐快走吧,我们也赶紧去把衣裳换了。”蒹葭拉了她往外走。

木槿想说什么,也只能作罢。

两人回下人房去换了衣裳,很快又煮了姜汤端过来。

沈青桐喝了,又让两人各自灌了一碗。

木槿收拾了汤碗,转而对蒹葭道:“天快亮了,小姐这里有我陪着,你回屋睡吧。”

“小姐这才受了伤,我和你一起守着吧,等天亮大夫过来看了才行。”蒹葭道,转身又去外间的榻上铺床。

木槿是憋了一肚子的话要和沈青桐说,就期期艾艾的看了她一眼。

不想沈青桐却没说话,漱了口就直接躺下了。

木槿无奈。

外面蒹葭已经招呼她,“姐姐快来,我们两个挤一挤,反正天也快亮了。”

*

镇北将军府,清音阁。

五小姐沈青音一夜未眠,但又恐被人发现,故而屋子里不敢点灯。

左右等不到沉香回来,她便渐渐地慌了,一个人绞着帕子在屋子里不住的来回踱步。

外面冷雨淅沥,时而便有雨滴重重砸在窗棂之上,听着有些瘆人。

沈青音正在心虚焦躁的时候,就听院子里一串儿脚步声。

她连忙收摄心神。

片刻之后,房门直接被人从外面推开,冒雨走进一个丫头来。

沈青音一阵失望,拧眉道:“怎么是你一个人回来?沉香呢?”

丫鬟半夏擦了把脸上雨水,为难道:“奴婢沿着去锦澜院的路上都找了一遍,没看到沉香,然后顺道去锦澜院的门外听了,里头也没见着有什么动静。奴婢怕呆的久了要被人发现,只能先回来了。”

“没找到人?”沈青音心里越发烦躁,捏着帕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随后骂道:“那死丫头,就会耍嘴皮子,叫她去办点事,怎么就这么拖拖拉拉的,难不成还躲懒去了?”

“当是不会吧,毕竟是这么大的事儿。”半夏忖道,怕她再发脾气,就软言劝道:“小姐先别气了,沉香跟着您又不是一两天了,办事的分寸还是有的。总之二小姐院子里没有动静,那就算不成事,想必也不会节外生枝的。小姐也熬了一个晚上了,奴婢先服侍您歇了?回头我再去打探下消息。”

半夏说着,就要上前扶她。

“你懂什么!”不想沈青音却暴怒的将她一把推开了。

真要对沈青桐下手,她以后也多的是机会,但是这一次却必须要一击必杀,否则一旦叫那贱人醒过来——

白天她从暗中偷袭害人的事情恐怕就要被捅出来了。

思及此处,沈青音就更是心烦意乱,回头见半夏还站着没动,就又叱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再给我去找,马上把沉香那个成事不足的死丫头给我找回来。”

她是从小就被宠坏了,脾气天生的不好。

“是!”半夏不敢忤逆,赶紧答应了一声就又推门走了出去。

*

锦澜院。

这一晚上担惊受怕,自然疲乏,木槿躺在榻上,脑子里一直不断重现沉香溺水时候的那个情形,怎么都睡不安稳。

外面的雨一直在下,天色阴沉沉的。

因为沈青桐睡的安稳,两个丫头怕扰了她,特意比平时往后拖了个把时辰才起。

木槿过来伺候沈青桐更衣,蒹葭去打洗脸水。

“小姐——”好不容易有机会独处,木槿马上忧心忡忡的开口,不想话到一半,就听到院子外面依稀的传来一阵吵嚷声。

是外面荷花塘里的事,东窗事发了?

木槿一惊,心头立刻绷紧了一根弦。

------题外话------

宅斗文必备道具渣妹儿现身,挖坑欢迎,预祝早日踩雷~

ps:总觉得这本的女主阴气很重,有点瘆得慌,嘤嘤嘤,咬手帕~天天喊我回来开文,你们倒是收藏啊,留言啊,说你们爱我爱女主啊啊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