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浮尸,蹊跷/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荷花池离着锦澜院并不远,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就叫做贼心虚,木槿心里突然一阵恐慌。

她手足无措的看向了沈青桐,“小姐——”

沈青桐面上神色坦然,倒像是完全事不关己一般。

她从容的把衣带系好,淡淡道:“出去看看吧!”

如果刻意的这么躲着,那才是惹人怀疑吧?

木槿明白过来,强压下心里不安的情绪,快步跟过去扶住了她的手。

彼时锦澜院里也已经有其他下人听闻了动静赶着出去瞧热闹了,分明就是没把沈青桐这个主子放在眼里。

沈青桐也不介意,被木槿扶着慢慢朝那荷花塘走去。

彼时大夫人冯氏已经闻讯赶来,又加上看热闹的奴才拥堵,沈青桐主仆也就没有刻意的往人群里面挤,只是好奇的从外围观望。

这会儿虽然天还没放晴,但雨却是暂时歇了。

几个护院合力把浮在水面上的女尸拖上岸,那沉香的整张脸都泡得发白,看上去分外骇人。

“呀!她这样子好吓人!”有胆子小的丫头低声尖叫。

大夫人板着脸横过去一眼,众人便不敢做声。

她身边的杨妈妈瞧了眼,拧眉道:“这是五小姐身边的大丫头沉香。”

顿了一下,又是茫然,“这地方离着清音阁老远的,她怎么会死在这里?”

一大早就出了这样的事,大夫人本就觉得晦气,这会儿所有的情绪都写在脸上。

杨妈妈惯是最会揣摩她的心思,就侧目给身边丫头佩兰使了个眼色,“你去一趟清音阁,请五小姐过来。”

“是!”佩兰颔首,转身匆匆的去了。

这边已经有有经验的护院查验过沉香的尸首,凑过来对大夫人道:“小的刚刚查过,这丫头的脑袋后面有伤。”

说着,又指了指旁边的一块鹅卵石道:“下半夜的雨都不大,那石头缝里还沾着血呢,她这应该是意外滑倒,摔伤之后又落水的。”

大夫人没做声,只是目光严厉的四下一扫。

杨妈妈想了想道:“二小姐的锦澜院就在这边上……”

言罢,她四下略一打量,就点了个看热闹的丫头道:“你是二小姐院子里的,昨儿夜里就没听到点儿响动?或是呼救声什么的?”

那丫头连忙摇头,小心翼翼的回道:“没有啊!昨儿个整晚雷声不止,奴婢……奴婢睡觉又死,没听见的。”

这时候,那护院就又接口道:“夫人,这沉香脑后的伤势很重,想必是磕得晕死过去了,没办法求救也不奇怪的。”

杨妈妈忖道:“这样一来,她就是失足了?”

大夫人还是没做声。

现场一片寂静,又过了有一会儿的工夫,才见几个人拥簇着沈青音从花园里过来。

“沉香?!”沈青音走到人群里面,也来不及和大夫人打招呼,先看一眼那沉香的尸首,便就惊得脸色惨白,一副惶恐的模样。

半夏也是吓得不轻,干吞了口唾沫,赶紧拽她的袖子,小声提醒,“小姐——”

这时候大夫人才不耐烦的冷声开口道:“这个丫头在这里溺了水,她是你的人,找你过来就是问一问,昨儿个夜里可有发生过什么事?她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沈青音眼睛里蓄了泪,忙拿帕子拭了拭,悲痛道:“没什么事啊……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的门,今儿一早没见她,还觉得奇怪,让半夏去寻了。可是怎么也没想到……”

沈青音话到一半,便就哽咽起来,拿帕子掩住了脸孔。

大夫人面上神色越发显得不耐烦。

半夏心一横,咬牙道:“昨儿个入夜,奴婢是听到沉香和她同屋的丫头争执了两句的,也没当回事,会不会是……”

沉香出现在这里,这地点太不合情理。

总不能说是因为沈青音责难,这样一来就要给她留下一个苛待下人的名声了。

半夏话落,沈青音便就怒斥,“你怎么不早说?”

“小姐恕罪!”半夏赶紧跪下去,满面难色道:“奴婢没想到她会为了那么点小事较真。”

沈青音还欲再骂,想了想,却只是叹了口气,带着些讨好的语气对大夫人道:“大伯母,沉香这丫头平时就脾气火爆,是我没看好她,我——”

说着,便就又是泫然欲泣。

照那护院检查尸体的结果来看,沉香溺毙,应该只是个意外的,可是听沈青音主仆这一唱一和,她反而应该是自寻短见的。

这事情不深究不觉得,可是细看之下,却是透着蹊跷的。

杨妈妈何等精明的一个人,眼珠子当即一转。

然后就听大夫人道:“罢了,横竖就是个丫头,她自己想不开,这也是天意。来人,把尸首殓了,杨妈妈你去账房支五两银子给她老子娘送去,这件事就此作罢。”

“是!夫人!”杨妈妈并不多言,顺从的应了。

这会儿天上又零星的往下落了几滴雨,大夫人早就厌倦,冷着脸转身先行离开了。

“行了行了,你们都还杵着做什么?还不回去当差?”杨妈妈大声斥道。

这府里是大夫人当家,杨妈妈的话,分量举足轻重。

众人再不敢耽搁,纷纷做鸟雀状散。

沈青音暗暗松了口气。

半夏从地上爬起来,重新扶了她的手,低声的劝:“是沉香这丫头福薄,小姐也别太伤心了……”

主仆一行慢慢的往回走。

沉香死了?

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就发生了这种事?

虽然暂时糊弄过去了,可沈青音的心里却总觉得不安生,莫名的就觉得身后有些不自在。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她回头看了眼,正好对上远处沈青桐清淡如水的眸光。

沈青桐的性子就是这样,在这偌大的一个将军府后院里,不显山不露水,凡事都不争不抢,低调的很。

可大约是因为心虚,沈青音却总觉得她今天看人的这目光似是有些不太一样。

沈青音咬着嘴唇,心里挣扎着,正在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时候,却赫然发现沈青桐居然已经主动移步朝她走了过来。

半夏心里一阵紧张,下意识的抓紧了她的袖子。

------题外话------

这家一院子都是女人,水深(⊙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