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当面演戏/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音有意想退,却脚底生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走,只是眼神防备的看着对面走来的沈青桐。

“五妹妹节哀!”沈青桐走到近前,落落大方的开口。

沈青音一愣,反应了一下,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头天她自己做下的事,虽是背后毒手,趁着沈青桐下台阶的时候推了她一把,但那时候手忙脚乱,她并不确定沈青桐有没有发现她。

不过那一把的推手,也的确是险些要了沈青桐的命的,如果沈青桐真的发现了某些端倪,这时候怎么都不可能这样的和颜悦色的。

沈青音心里暗自计较,难免失神。

然后就听沈青桐继续说道:“府里死了人,到底是晦气的事,大伯母的心情不好也在情理之中,方才就算说话急了些,也不是冲着你的,你别多想了。”

她话已至此,沈青音暗暗观察她的言谈举止,确实没见出什么刻意掩饰情绪的痕迹,也就慢慢放宽了心。

她看了眼沈青桐额上的绷带,心里恨恨的暗叹可惜,面上却挂上她招牌式的甜美笑容道:“姐姐醒了呢?昨儿个可把我吓坏了,你没事了吧?”

“还好。”沈青桐淡淡道,说着,也是惋惜的抬手摸了下额头,“大夫说伤口有点长,不知道会不会留疤呢。”

女儿家的,自然最关心的就是这个。

沈青音见她如此,心里倒是痛快了许多,只面上也带着同样担忧的神情道:“二姐姐你多想了,这会儿先好生养着就是,一点小伤,当是没事的。”

这本就是最寻常不过的客套话。

沈青桐面上神情始终淡淡的,这会儿倒是若有所思的盯着她打量起来。

沈青音被她看得心里发毛,僵硬的扯了下嘴角道:“二姐姐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沈青桐笑笑,目光越过她去,看向远处的荷花塘,慢慢道:“五妹妹不瞒你说,昨儿个从祖母那出来,正赶上下雨,我在半路的回廊底下等木槿这丫头去拿伞,是因为有人从背后推了我一把,我才摔了的。”

她的语气平静,几乎不带任何的情绪起伏。

木槿见她当着沈青音的面就这样直言不讳,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

沈青音闻言,也是噌的冒了一身的汗,第一时间的反应几乎就以为她当时昏死过去之前看到了自己了。

不过她的反应倒也算快,立时就冷静下来——

如果沈青桐真看到了她的脸,这时候就不会在这里试图诈她的话了,而应该是直接去找老夫人揭穿一切。

她现在会这样说,怀疑上自己了,那是一定的,可是——

她没证据。

而老夫人,从来都是个最严肃又公正的脾气,绝对不会因为她沈青桐的一句话就怎么样的。

这么一想,沈青音反而放下心来。

她也不在乎沈青桐心里对她的怀疑,直接勾唇一笑,道:“是么?那我也不瞒姐姐了,方才为了不给姐姐惹麻烦,我当着大伯母的面就没好意思说,其实沉香那丫头,昨儿个夜里是我不放心姐姐的伤势,打发她来探望姐姐的。”

她说着,也是深深的看了沈青桐一眼。

居然——

是威胁?

这镇北将军府的威名虽是沈青桐的父亲沈竞用血汗打下来的,可是沈竞夫妇都早在沈青桐五岁那年就双双罹难,死在了北疆之地。

这些年,沈青桐在这座将军府里一直过得都是寄人篱下的生活,这件事她一旦沾上身,只怕轻易平息不了。

沈青音这是拿准了她的弱点,有恃无恐?

两个人,四目相对。

沈青音挑高了眉毛,再次说道:“姐姐需要我去向大伯母禀明此事吗?”

听到这里,木槿已经气愤不已,捏紧了拳头刚要说话。

而这边沈青桐只是但笑不语,此时便就不胜虚弱抬手扶住了额头,道:“站得久了,我头有点晕,木槿,扶我回去!”

木槿心里不甘,却也不敢违逆,只轻声道:“是!”

沈青音见状,越发笃定就算沈青桐怀疑上了她也不敢声张或是将她怎样,这会儿倒是彻底的放下心来。

“哼!”站在原地盯着沈青桐主仆远去的背影,半晌,她冷哼一声,得意的甩袖而去。

这边木槿扶着沈青桐回了院子,正迎着蒹葭急匆匆的跑出来。

“小姐!木槿姐姐!”蒹葭的神色有些惊慌,“我听说外面荷花塘那里出事了?”

关于沉香的死,木槿多少是有些心虚的,再加上沈青桐今天的表现反常,所以这会儿木槿就多加了几分小心,没有随意接话,而是悄悄抬眸看了沈青桐一眼。

沈青桐面上表情始终淡淡的,波澜不惊,一面继续往屋里走,一面道:“是五妹妹身边的沉香失足落水,出了意外。”

“呀!”蒹葭是个不担事儿的,当即低呼一声,一时回过神来,又忙惊慌失措的捂住了嘴巴。

木槿看得心惊肉跳。

好在这会儿三人已经进了屋,没有旁人在场。

木槿反手关了门。

沈青桐弯身坐在桌旁的圆凳上。

蒹葭两步跑过来,脸上有难掩的惊慌之色,低声道:“小姐,昨晚我们出门去寻木槿姐姐的时候不是看见沉香了……”

“嗯!”沈青桐的面色严肃,这才不慌不忙的打断她的话道:“虽然我们只是远远的看见了她,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总是不好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省得让五妹妹知道了会心里生疑,昨晚的事你们两个都不要再对旁人提起了,就当没那回事,我们谁也不曾出过这个院子。”

经过之前的一番唇枪舌剑,沈青音的心里,现在可不只是起疑那么简单。

显然,沈青桐这话就只是拿来糊弄蒹葭的。

木槿唯恐自己情绪外露,便微微垂了眼眸。

蒹葭果然是个直肠子,当即就慎重的点头,“是!奴婢晓得了。”

沈青桐于是笑笑,“去给我准备早膳吧,木槿服侍我梳洗,一会儿大夫就应该过来了。”

“好!”蒹葭应了声,转身出门去了厨房。

从昨夜到这会儿,这短短几个时辰之内,发生了很多事,而沈青桐拒绝交流,木槿一直都还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蒹葭推门走了出去,她却愣愣的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不知道该做什么。

沈青桐这会儿倒是主动回头看向了她,却是开门见山的直接问道:“你觉得今天的事我处理的有错?”

------题外话------

扶额,这只渣妹儿的战斗力貌似不太强,练手的货,大家猜几章能撂倒吧→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