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沈老夫人/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梅堂。

香炉上方,烟气袅袅。

老夫人侧卧在暖阁的榻上闭目养神,手指一颗一颗的捻过紫檀木的佛珠。

外屋的帘子被人打开,方妈妈抖着裙摆上的水渍快步进来。

“老夫人,方妈妈回来了。”服侍在侧的丫鬟铃兰提醒了一句,然后也不等吩咐,就老实本分的退了出去。

“老夫人!”方妈妈抹掉头发上的湿气,唤了声。

“嗯!”老夫人没睁眼,只是语气慵懒的应了声,“没什么事了吧?”

“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方妈妈笑道:“五小姐的丫头失足,淹死在荷花池里了。大夫人亲自过去,已经处理了。”

老夫人一直纹丝未动,此刻却不知道是不是方妈妈眼花,却是见她的嘴角隐晦的勾起一个似是嘲讽的弧度。

只那方妈妈也仿佛习以为常一般,并未在意。

这边炕上,老夫人才欠了欠身。

方妈妈赶紧上前,扶她起来,又拿了个软枕给她垫在腰后。

老夫人的脸上始终没什么表情,只就问道:“二丫头的伤势如何了?”

“老夫人放心,奴婢才刚从锦澜院过来。二小姐已经醒了,大夫也看过了,说是没什么妨碍,只要安心养伤就是了。”方妈妈道。

沉香雨夜淹死在了锦澜院附近,这件事本身就透着蹊跷。

老夫人是何等精明的一个人,不可能看不出来。

方妈妈端了热在小炉子上的甜品给她,一面暗暗观察着她的脸色开口,“老夫人,二小姐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了,可到底也是受了不小的惊吓,老夫人慈爱,您看锦澜院那边……”她仔细斟酌着用词,顿了下,又道:“是不是要赏些什么?也好让二小姐知道老夫人疼她,顺便给她压压惊。”

老夫人低头,用素色的调羹缓慢搅动着瓷盅里的燕窝,这才稍稍抬眸看了她一眼。

这老夫人从来就不苟言笑,着是方妈妈跟了她许多年,也有些吃不消,赶紧低下头去,解释道:“奴婢是觉得二小姐一个人在府里住着,老夫人既然疼她,让她知道了,总是好的。”

有句话,她本来脱口已经到了嘴边了,但是看到老夫人的脸色,适时地打住了。

沈青桐自幼就没了双亲,一个孤弱的女孩儿家,如果老夫人给她几分颜色,照常理来说她还不得感恩戴德,对老夫人言听计从么?

一个无人教养的小丫头罢了,以老夫人的手段,哄一哄便能牢牢的拿捏在手里。

只是没有人比方妈妈更清楚——

老夫人虽然为人冷淡,对家里的哪位少爷小姐都不假以颜色,但唯独对沈青桐——

她是极其的厌恶和不喜的。

所以这话说完,方妈妈就后悔了,汗涔涔的站着,手都有点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这时候,外面就听有人敲门,大丫头海棠轻声的问:“方妈妈,老夫人睡着么?您出来一下。”

方妈妈朝老夫人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见老夫人首肯,就快步走到门口。

海棠在她耳边说了两句话。

方妈妈听着,脸色就微微的变了,“是真的!”

“嗯!”海棠偷偷往屋子里去看了眼老夫人,“我怕消息有误,后来又亲自去确认了一遍!”

“知道了,你去忙吧!”方妈妈点头,打发了她,又转身回了屋子里。

老夫人看过来一眼。

方妈妈的面上有些为难,还是如实道:“刚才奴婢刚从二小姐那里出来之后,说是大小姐过去了一趟。”

老夫人一直低着头吃东西,她没说话,可方妈妈的心里还是打起了鼓。

又沉默着过了半晌,老夫人才又面无表情的缓缓道:“吩咐下去,二丫头的伤尽管去库房里找最好的药给她医治,不用省着,公中没有的,尽可以去我的私库里找。她一个姑娘家的,千万的不能破了相,一定把她的伤养好了。”

府里的中馈,早就交给大夫人掌管了,以往无论是大事小情,老夫人全都不插手的。

这一次,她算是破例给了沈青桐莫大的关照了。

而且只要她发了话,这一院子的牛鬼蛇神就哪个也不敢再顶风作案了。

她没提沈青荷,方妈妈的心里绷紧了一根弦,面上却赶紧带了笑,“是!还是老夫人心疼二小姐。奴婢这就去跟大夫人说。”

老夫人只埋头慢慢的用燕窝,不再言语。

方妈妈转身往外走,临出门时,却忍不住回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铃兰从外面给她打开帘子,见她神情古怪,就小声问道:“姑母,沉香的事——”

这阖府上下,但凡是眼睛没瞎的人,不用多聪明,都看得出来沉香半夜溺死在锦澜院附近是有猫腻的。

只是已经断定沉香是失足溺死的了,却是肯定不会有人把她的死因和平时低调内敛的二小姐沈青桐联系上的。

“别多嘴!”方妈妈警告的瞪她一眼。

铃兰只是年纪小,一时好奇心作祟没忍住,这会儿想起这还是在老夫人的屋子外面,惊得脸色一白,赶紧缩了下脖子。

“走吧,别杵着了。老夫人开了恩典,你跟我去库房取些补品送给二小姐。”方妈妈胸脯一挺,举步下台阶。

铃兰赶紧低头跟上。

方妈妈抬脚要走,临了儿却忍不住的叹了口气,感慨道:“五小姐啊,就是败在了这个性子上了。她如果能懂事识大体一些,有些事就轮不到二小姐了。”

老夫人心明如镜,她要保谁,或是要抬举谁,全都看她一个人的意思。

她要送去东宫博宠占位置的人,怎么可以是一个冲动无脑又上不了台面的泼妇呢?沈青音这样沉不住气的性子,送过去就只能坏事。

而沈青荷,虽然也是个眼皮子浅的,但好在大夫人有远见,从小就调教出她一身贵女风范,至少表面上是能拿得出手的,然后再有沈和在,这府里有什么好事,自然就要先随着她挑的。

方妈妈去沈青桐院子里送了好些珍贵补品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大夫人的耳朵里,彼时她正在查账,听了丫头报信马上就觉得奇怪,“母亲都多少年不插手这些琐事了,这回是怎么了?”

就算她要用沈青桐,也犯不着去拍这丫头的马屁吧?

大夫人沉吟,想了想,又道:“佩兰,你再去问问,看锦澜院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夫人!”佩兰应声去了,却也没多会儿就回来了,因为表面看不出什么,也就是把方妈妈和沈青荷相继去过锦澜院的事情说了。

大夫人略一思忖,便是脸色一沉,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去把青荷给我叫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