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邂逅/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人踽踽独行,翩然而至。

“昭王殿下?”陈康梁一眼认出了他,但明显也是十分的意外。

西陵越的唇角微弯,眸光一转,那目光却是直接落在了沈青桐面上,“这位是——”

“哦,这位是镇北将军府的二小姐。”陈康梁赶紧定了定神,回道:“殿下您是知道的,我幼年时候曾经拜过已故的镇北将军为武术教习,有一段师徒情分,桐——哦,二小姐便是我师父的遗孤。”

“哦?沈二小姐?”西陵越唇角微扬,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这么说来,还是将门之后了?是本王怠慢失礼了!不过——”

他说着,一顿,继而才又深深的看了沈青桐一眼,道:“二位是在这里做什么?叙旧?”

他这言辞之间,有毫不掩饰的探究之意。

而且沈青桐总觉得他强调“将门之后”这几个字有点刻意,心里本能的略一紧张。

这边陈康梁的面色微微一红,神情明显带了几分不自在的答道:“师父殉国以后我也一直随父亲在任上,凑巧在这里遇到二小姐,就多说了两句!”

“不知道是昭王殿下在此,臣女失礼了。”沈青桐这才开口,转而又对陈康梁道:“师弟,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行一步!”

说着,就屈膝冲西陵越福了一礼。

她的态度平和,举止从容。

哪怕是因为前世种种,心里对这人颇多芥蒂,面上也是半点破绽都不露,举步前行。

“哎——”难得在这里遇上,陈康梁心中不舍,就追出去一步,叫住了她,“我和昭王殿下说两句话,就不送你回去了。不过这一次我会在京城留到年后,我母亲也会进京,过两天就到,到时候应该会登门拜访沈老夫人。”

陈沈两家算是世交,早些年经常互相走动,只是近几年陈康梁的父亲外放之后才不怎么方便来往了。

陈康梁看她时候的目光已经带了几分热切,沈青桐了然,心里先默默的对这次陈夫人进京的事情做了提防。

“好!我会提前转告祖母的。”沈青桐略一颔首,继续从容前行。

陈康梁站在原地目送,虽然恋恋不舍但也很快收回了目光,重新走回西陵越面前,正色道:“殿下怎么会在这里?”

西陵越负手而立,容色淡淡:“下个月就是太祖皇帝的寿诞了,我母妃要过来斋戒三日,本王陪她来的。”

“贤妃娘娘也在皇觉寺么?怎么微臣居然不知道。”陈康梁颇有些意外。

贤妃出宫来了皇觉寺,宫里宫外居然一点消息都没外露?

“母妃不想声张,是乔装出行的,也就几日的功夫,康梁你知道就好,不必声张。”西陵越看出他的疑虑,解释。

“是!微臣明白了。”陈康梁会意,正色点头,“既然娘娘不想声张,那微臣就不过去打扰请安了,烦请殿下替我向娘娘问声好。”

“嗯!”西陵越应了。

他今天似乎很有闲情,也不急着回去。

陈康梁站在他面前,本来还能勉强维持镇定,但是渐渐地却是再难压制住心里的那股浮躁之意,用力的抿抿唇道:“殿下,我父亲的事——”

月前西北道的绿林中剿杀围捕到一伙常年盘踞抢劫过往客商的悍匪,刑讯之下居然牵扯出官匪勾结的丑闻来。西北道都督薛元青不仅包庇纵容,甚至利用职务之便,在西北道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关系网,一旦得到有富户路过的消息就提前给匪徒通风报信,待匪徒得手之后双方再坐地分赃。

这件案子,一经过揭发就引发了民怨,龙颜震怒,整个西北道可谓掀起了一场浩劫,被整个清洗了一遍。

陈康梁的父亲陈文林也涉案其中,并且很不巧,众所周知,西北道是太子的地盘,而薛元青也是站太子西陵钰的队的。

如今这案子已经快要审结了,陈文林还被软禁京中,陈康梁母子在这个时候赶着进京,其实就是为了走路子,找关系的。

会在这里遇到西陵越,对陈康梁而言算是意外之喜了,只是他自己知道轻重,开口便有些艰难。

“有时候,有些拖后腿的所谓根基和靠山,放下了,可能更好!”西陵越看他一眼,勾唇而笑。刚好一只小飞虫落在他的袖子上,他屈指一弹,又道:“陈大人如今这般年纪,告老还乡是早了点儿,但是在外奔波多年,早一点颐养天年也好。”

在那件案子里,陈文林就只是沾了个边,只要西陵越稍微抬一抬手,他就能安然无事。可再怎么说,陈文林却已经试探着上了太子一党的船。

虽然陈康梁算是和西陵越之间有些来往,也更看好西陵越,在往他这边靠,但是以西陵越的个性,想让他以德报怨?

这不可能的!

如今他肯给了这样的提示,已经算是给了天大的面子。

陈康梁虽然有些遗憾,但也还是满脸感激,赶紧拱手一揖,“是!多谢殿下提点,微臣感激不尽!”

西陵越淡淡的又看他一眼,便不再言语,继续举步前行。

这边沈青桐早他们一步从树林里出来,心不在焉的往山上的禅房走。

“几年没见,陈家少爷出落得越发俊逸不俗了。”木槿和蒹葭都是从小就跟着沈青桐的,并且木槿还大沈青桐两岁,所以对小时候的陈康梁也还有印象。

沈青桐敷衍的笑笑,心里想的却是别的事。

陈康梁的出现虽然让她觉得有点麻烦,但是在和西陵越的这一场“不期而遇”面前,那就完全不叫事儿了。

西陵越怎么会悄然出现在这里?

而且方才他是从树林深处出来的,他该不会早就看到她们了吧?

这个人,有心机,有城府!

沈青桐承认,打从心底里她在他面前就没什么底气,却也只希望没有招惹什么麻烦才好。

这边她心里千头万绪的不断思索着西陵越此行的原因,身边木槿却在津津有味的回味往昔,突然叹了口气道:“可是过去这么多年了,裴家公子都音讯全无。小姐,你说他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啊?”

沈青桐的思绪被她打断,转头,就见木槿正满脸期待的看着她。

“他……”沈青桐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脑中飞快的过了一些画面,最后还是心不在焉道:“应该也很好吧!”

她现在没心情计较这些,木槿却也没太在意她的反常情绪。

两人一路回了寺里沈家人落脚的院子,走到大门口,刚好迎着里面快步走出一个小沙弥来。

那小沙弥低着头,脚步又快,一时不察,两人险些撞上。

沈青桐赶紧错开一步让开。

“阿弥陀佛!抱歉,小僧失礼了!”那小沙弥一脸惊慌,赶紧告罪。

沈青桐见他年纪不大又满脸的惶恐,就好脾气的笑了笑,“没事!”

小沙弥见到她笑,蓦然就红了脸,头一低急匆匆的就离开了。

沈青桐本来也没当回事,可是她的鼻子尖,错身而过的那一瞬间,忽而闻到那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点若有似无的异香。

不是寺中常年燃烧的香烛的味道,反而——

有点像是浅淡的花香?

这是怎么回事?

沈青桐脚下步子下意识的一顿,扭头看去,那小沙弥已经走出去老远了。

“小姐怎么了?”木槿见她不动了,不解的回头。

“哦!没事!进去吧!”沈青桐收回目光,摇了摇头,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主仆两个进了院子。

外面那石板路另一侧的尽头,有白衣翩然的男子负手而立,眉目间光彩摄人,灼灼生辉。

“殿下?”不多时,一个青衣的侍卫寻过来。

他收回目光,冲对方挑了挑眉。

侍卫云翼一脸肃然,郑重的点点头。

夕阳的余晖洒了一地,有人似乎心情很好,悠悠然转身,迎着天际最后的一点微光眯了眯眼,露出一口白牙。

------题外话------

麻将四人组的小剧场No1:

白奕(笑眯眯):新来的兄弟上线了,围观围观!不过13章就正式露脸了,比我早啊!

第1章就出场的大延陵(一脸自豪):嗯,还行!

第14章出场的宋灏(有辣么一丢丢的不高兴,于是一本正经的):白奕你脑子不好,这哥们也第一章就上线刷脸了。

白奕心大,继续笑眯眯无所谓。

仨人对新来的兄弟品头论足一番,再回头,七十多章才现身的某只神秘楠竹已经神秘失踪……

岚宝(卷铺盖跑路):最近三天,大家别找我,安全第一嘤嘤嘤!

PS:这四只功德圆满的货闲着无聊,以后可能不定期出来刷下存在感,顺便给这本的楠竹树立反面教材,添添堵什么的,突然觉得人生真是太美好了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