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还成!/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夫人说完,继续抬脚往前走去,等到沈青桐回过神来,她已经跟侍卫报了自家名号。

沈青桐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跟过去。

其实她很快就明白了大夫人不介意她跟着过来的原因——

不过就是拿她做背景板,来给沈青荷加分的。

沈青桐知道在沈家那些人眼里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低调,木讷,话不多。

其实平心而论,她的样貌五官生得还算精致,看着尤其顺眼,只是从来都粉黛不施,站在艳光四射的沈青荷面前,就实在显得寡淡了。

本来大夫人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可谁让她主动送上门了?既然带了她一起出门,那就总要物尽其用的。

精明如大夫人,怎么可能让她白来一趟呢?

沈青桐心中苦笑。

院子里已经有一位珠圆玉润的嬷嬷走了出来,“是沈大夫人是吗?”态度有些傲慢,却谨守着礼数。

“是!”大夫人笑道:“我上山来礼佛,听说贤妃娘娘刚好在寺中小住,所以过来拜见,不知道娘娘方便吗?”

“登门便是客,娘娘这会儿刚好得空!”那嬷嬷道,侧身让路,“夫人请进!”

“有劳了!”大夫人颔首,举步跟着她往里走,一面问道:“不知道嬷嬷怎么称呼?”

“我姓黄!”那嬷嬷道,并不怎么热络。

大夫人于是识趣的不再多言。

一行人穿过院子,进门前沈青荷有些紧张的低头整理了一下本就平整的衣襟。

紫珠抿着唇偷笑。

沈青荷侧目,嗔她一眼。

刚好紫珠也是没资格进去拜见贤妃的,便就娇俏的吐了吐舌头,退到了一边。

“娘娘!”黄嬷嬷把三人让进门去,刚好迎着贤妃绕过屏风从里面的屋子出来,她就迎上去搀扶,“是镇北将军府的沈夫人前来拜访!”

贤妃今年是三十九岁,容貌不算太美,但贵在端庄,大家风度十足。

“臣妇冯氏,见过贤妃娘娘!”大夫人率先行礼。

“见过娘娘!”沈青桐姐妹也跟着屈膝行礼。

“免了吧!这又不是在宫里,沈夫人不必客气,都坐吧!”贤妃笑道,自己先在主位上坐下了。

“谢娘娘!”三人起身,依次在下首落座,大夫人就道:“听说娘娘在寺里小住,我们就冒昧的来了,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娘娘!”

“既然遇到了,那就是缘分!”贤妃道,面上带了淡淡的笑容,虽然不会叫人觉得不舒服,但也绝对不是那么的平易近人的。

有宫婢进来上了茶。

贤妃喝了口茶,目光才落在了沈青荷两姐妹的身上。

“哦!这是小女清荷,还有我家二伯的遗孤青桐!”大夫人主动解释。

“是么?以前在宫宴上都是远远的看一眼,都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贤妃仍是和气的笑道。

沈青荷有些紧张的捏了下袖子,面上有些娇羞的缓缓抬起头。

沈青桐倒是没压力,只不过目光偶尔瞥见立在贤妃身后的那扇屏风,心里就莫名的有点发毛,也说不上是不是自己多心,她总觉得西陵越人应该就在后面。

贤妃的目光只从她身上掠过,然后就定格在沈青荷面上,细细的打量片刻,赞道:“这样貌真是生的不错!”

“娘娘谬赞!”沈青荷羞红了脸,推辞,略一垂眸,却是朝大夫人递过去询问的一个眼神——

明明说好了今天双方来相看的,怎么昭王没出现?

大夫人心里显然也有疑虑,唯恐是贤妃临时反悔了,只是她到底心机比沈青荷要深,端的住,不动声色的垂眸饮茶。

喝了有半盏茶,贤妃才微微笑道:“越儿这孩子也是的,本来说好今儿个早上过来陪本宫用膳的,居然这个时候也不见人,不知道又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

大夫人闻言,悬着的心这才放下,笑道:“昭王殿下公务繁忙,又深得陛下的倚重和信任,娘娘真是好福气呢。”

贤妃脸上笑容更深了些,道:“哪有这么说话不算的,可不是叫本宫白等么?”

这话她倒是插科打诨替大夫人母女圆了场。

不想沈青荷的脸当时就有点垮了下来。

沈青桐瞧在眼里,隐隐觉得自己肝儿都疼了——

这沈青荷是脑子有病吧?西陵越是什么身份?朝中可以和太子比肩的皇子!今天贤妃肯叫她来看上一眼都是得了沈家女身份的庇荫,还能由着她来挑肥拣瘦么?

“娘娘这是在誊写佛经么?”大夫人也察觉了女儿的失态,一眼瞧见放在里面案上的书卷,赶紧岔开了话题,“写字久了特别费眼睛,清荷的书法还勉强能看得过眼,如若娘娘不弃,让她代劳可好?”

贤妃唇角始终挂着平和的笑,淡淡的道:“经文是要在太祖皇帝的寿诞上焚化的,本宫闲人一个,也就只能尽这点心意了,哪能再叫旁人代笔。”

“都是娘娘的一片孝心!”冯氏恭维,并不勉强。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会儿话,其间贤妃就顺带着偶尔也问沈青荷一两句话。沈青荷的礼仪规矩是从小就请了宫里出来的嬷嬷指点调教出来的,所以倒也没有失礼。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西陵越没出现,她心里不痛快,所以便不太十分乐于表现,看着没什么精神。

沈青桐坐在边上不起眼的地方,横竖也没人管她,她便始终微垂着眉眼,看着谨小慎微,实则是事不关己的熬时间。

一盏茶喝得见了底,西陵越还是没来,大夫人不好继续赖下去,就起身告辞。

陆贤妃也没挽留,待一行人走后,她就起身绕过屏风,进了里面的屋子。

彼时西陵越就坐在里面的桌旁,手执茶盏,脸上看不出具体的情绪。

“越儿,沈家的这位小姐,你觉得怎么样?”贤妃问道。

西陵越笑了笑,低头,手指轻叩着手中瓷杯的外壁,淡淡道:“还成。”

“本宫也觉得还好。”陆贤妃松了口气,弯身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自己儿子的脾气她最清楚,虽然和沈家联姻大有裨益,可如果西陵越就是看沈青荷不顺眼,那这事儿就绝对成不了。

这个孩子,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好。

虽然人才出众,谋略手段又公认的是在太子之上,可也就是因为太出色了,反而十分的狂傲。说得好听了叫恃才傲物,再直白一些,就是有点不知天高地厚,太自负也太一意孤行了。

宫婢奉上茶水,陆贤妃接过去呷了一口,然后就听西陵越轻哂一声,慢慢地道:“是啊,还好!就是那颜色,瞧着寡淡了一些!”

“沈家的这位大小姐一直都是以艳若桃李著称的……”陆贤妃还没反应过来,话到一半却是勃然变色,端着茶碗的手指僵住了。

旁边的黄嬷嬷一脸紧张。

“嗯?”片刻之后,西陵越抬眸看向了陆贤妃,“怎么母妃让我来看的不是前镇北将军沈竞的女儿吗?”

------题外话------

有妹子问楠竹咋才能把不情不愿的女主娶回去?

恩,步骤是这样的:

第一步,一眼瞄上了

然后,下一章,让他老娘出面下聘定下来

然后,再下一章就能拖回狼窝了…

仗势欺人神马的,不欺白不欺啊~娶个媳妇哪儿那么费劲的,要不白瞎了这么牛叉的皇帝老爹了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