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大小姐春心动矣!/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姐!”想到前些天在皇觉寺后山遇到陈康梁的事,木槿马上反应过来。

沈青桐慢吞吞的整理好衣物,却是神情冷静的没有说话。

“也不知道陈家少爷有没有跟着一起来。”蒹葭想道。

虽是旧相识,可木槿瞧见沈青桐的表情,立刻有所警觉的沉声道:“蒹葭,别乱说话!”

蒹葭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有点逾矩,微微的红了脸,吐了吐舌头。

“小姐刚睡醒,你去沏碗茶来!”木槿道。

“哦!”蒹葭扁扁嘴,转身又走了出去。

木槿把沈青桐扶起来,沈青桐斟酌了一下道:“你陪我去红梅堂走一趟吧!”

她不确定陈康梁是不是对她动了心思,但是不管怎样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在场,否则的话就会很被动。

木槿也不多言,扶着她的手出了门。

两人去到红梅堂的时候,就见那院子里丫头们端着茶点忙忙碌碌的穿梭。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久?还不快把糕点端进去!”方妈妈站在廊下,抬眼看见沈青桐,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快步迎到了门口,含笑道:“这个时辰,二小姐怎么过来了?”

沈青桐左右看看,神色间略带几分茫然,“祖母这里是有客人在吗?我这几天闲着没什么事,就想过来问问祖母明天我能不能出门去一趟锦绣斋。”

“哦!”方妈妈面有难色,仍是笑道:“原来是这样。不过这会儿老夫人这里有客人在,要不二小姐先回,晚一点等客人走了,老奴替您问一问老夫人,再叫人去给您消息?”

她居然,直接就连陈夫人的名号都没提?

沈青桐在心里默默地记下,面上却有点迟疑,“这样……会不会太麻烦方妈妈了?”

“不麻烦不麻烦!也就带句话的事儿!”方妈妈笑得眯起了眼睛。

“那好吧!”沈青桐从来都识趣,又跟她客气了两句就原路往回走。

方妈妈目送她走得远了,就又转身回了院子里继续忙碌。

回去的路上,沈青桐明显带了几分心事,一直的沉默。

“小姐还在想陈夫人的事吗?”木槿问道。

“嗯!”沈青桐点头,“虽说祖母这里来了客人,不需要知会我知道,可陈夫人到底也是我认识的人,方妈妈却刻意的瞒着我,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方妈妈不会自作主张,那就只能说明这也是老夫人的意思。

老夫人刻意封锁她的消息?能得什么好处?

沈青桐最不解的是这个。

主仆两个拐进大花园里,刚好遇到沈青荷被丫鬟扶着从外院的方向过来。

沈青桐顿住脚步,等她走近,“大姐这是出门了么?”

“是啊!”沈青荷道,傲慢的一挑眉,但是她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主动道:“李尚书家的嘉瑶妹妹生辰,邀我过去的。”

沈青桐不爱出门见人,在京城的闺秀圈子里是没有朋友的。

沈青荷说这话,多少有些刻意的显摆。

沈青桐适时地微垂了眼睛,刚好瞥见她腰间佩戴的那个香囊就顿住了目光,有些艳羡道:“大姐的这个香囊看着好别致……是上回在皇觉寺弄丢的那个么?”

当时为了这个香囊,沈青荷可是甩了好大的脸子,后来沈青桐被西陵越搅和的自顾不暇,也就没再管她了,只是后来却注意到这大半个月里每天一早去红梅堂请安,沈青荷的衣裳是变着花样的穿,身上佩戴的香囊却始终如一,一直都是这一个。

虽说这香囊上面点缀的水沉香珠子难得,但沈青荷手里的名贵饰品多的是,实在不该如此这般长情的。

沈青桐看似只是随口一问。

沈青荷弯了唇角,面上容色明艳,很是爱惜的低头摆弄了一下那颗水沉香的珠子道:“是啊!幸好是被寺里的一位僧侣捡到还给我了。”

她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愉悦自然,却是跟在她身后的紫珠手指痉挛似的偷偷捏了下襟摆。

她似乎,有点紧张?

沈青桐敏锐的察觉到她的小动作,却没有刻意的再去看她的表情。

“走吧!我们回去!”沈青荷道,抬起一只手。

紫珠低着头,扶了她。

后面的几个丫头一路跟随,很快的拥簇着沈青荷离开了。

沈青桐盯着她袅娜多姿的背影,目光却是一点一点慢慢的沉淀下来,等木槿反应过来,就只觉得她这神色突然之间就肃然到叫人敬畏。

“小姐?”木槿试着开口,“您怎么了?”

“我只是觉得大姐最近突然变得好说话多了。”沈青桐思忖着,慢慢说道。

木槿想了想,也是深有同感,“好像是呢!以前大小姐的性子傲慢,就算有别家小姐下帖子她都挑三拣四的,我昨天才听门房的婆子们说大小姐最近和气了许多,出门应酬的也多了。”

沈青荷不会无缘无故的转了性子,和前世的时候一样,去皇觉寺烧了一趟香之后她突然就活泛起来,更注重打扮也更愿意出门参加各种的应酬了。

从一开始沈青桐就猜测她是那趟去灵隐寺的时候和西陵钰勾搭上了,但事实上那次她上山的主要目的却是为了见西陵越的。

很显然,西陵越的冷淡傲慢挫伤了她的一片芳心。

而女为悦己者容,那就只能证明沈青桐之前的猜测都是对的——

因为那一次进寺烧香,沈青荷已经顺利和西陵钰之间勾搭成奸了。

那个潜入她们院子盗走香囊的小沙弥应该是西陵钰的人,他知道贤妃有意给西陵越聘娶沈青荷为妃,却又不想看着两家顺利联姻,于是从中作梗。这一点,只从他没有公开在皇觉寺中现身而是暗中运作就可见一斑。

只是——

西陵越知不知道这事儿呢?

前世的时候,应该是不知道的,否则以他那个眼高于顶的脾气,怎么会明知道是顶绿帽子还娶回家的!

而现在,沈青桐却不确定了。

她不确定那天晚上自己贸然尾随沈青荷的举动会不会引起西陵越的怀疑,进而让他察觉到些什么。

可沈青荷和西陵越的婚事好像出现了变故,这却是真的。

沈青桐隐隐觉得有点头疼,回去的路上就更沉默了。

主仆两个回到锦澜院,离大门还有一段距离时候,却见一个丫头鬼鬼祟祟的闪进了院子里。

木槿警觉,怒喝道:“什么人?”当即冲进门去,一把拽住了她。

那人却也没有过分挣扎,只仓促的扬起脸。

木槿刚要训斥,待到看清楚了她的脸,却是不由的一愣。

------题外话------

太子其实挺阴险的,居然这么早就对大姐使了美男计…

说到底还是越越你太作了,妈蛋没事装毛的高冷,这就被人钻了空子,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