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简单粗暴的拒婚/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用你女儿的前程,换你做我手里杀人的刀,不得反抗,永不背叛!你敢不敢应?”沈青桐的语气凛然,字字句句,掷地有声。

韩姨娘的心头剧震,仰头看着她沉静的眸子,心跳莫名的加快。

“二小姐……的意思,我不懂!”半晌,韩姨娘咬着唇,艰难的开口。

“如你所言,大姐和五妹他们都有生身母亲护着,而我却只能凡事靠自己,可是这么大的一座将军府,我一个人怎么玩的转?”沈青桐道,面无表情,却把话讲的很清楚,“我答应帮你筹谋,一定替三妹妹定一段好姻缘,作为交换条件,我要你替我做事!当然,我不保证在这其间你的生命安全,你们母女两个,我只负责保一个。”

以韩姨娘的能力,她要在这府里自保,根本不成问题,可是沈青羽太弱了,性子软,出身又不好,这些年为了保全女儿,韩姨娘也算使出浑身解数了,即便这样,也还总是提心吊胆的。

如今沈青桐肯接她手里的这副担子,对她而言,是极大的诱惑。

诚然,这时候的韩姨娘无形中已经忘了思索,沈青桐明明是和沈青羽同龄的纤弱少女,她为什么会打从心底里就不怀疑对方会有这样的手段和能量。

“你不是在诓我的吧?”咬着牙又再权衡半天,韩姨娘还是有点紧张。

“这么一点信用,我还是有的。沈家现在没有能称其门户的长子嫡孙,只要我能压倒沈青荷,再踩下沈青音去,你觉得这整座将军府会是谁说了算?”沈青桐道,重新弯身坐回椅子上,“你做决定吧!现在!”

韩姨娘的心中飞快的权衡利弊:沈家没有合格的继承人,这样一来,家族的繁荣就只能靠联姻来维系了。沈青桐说得对,府里嫡出的小姐就只有三个,如果她们合作把另外的两个都废了,最后老夫人只能把所有的筹码都压在沈青桐身上,沈青桐一旦成了沈家的靠山,那么她自然可以说一不二。

想通了这一点,韩姨娘也终于明白沈青桐的自信到底从何而来了——

这位从来都行事低调内敛的二小姐,外表看似纯良,原来内里却是一只野心勃勃的恶狼。

韩姨娘的心里莫名的觉得激荡和刺激,于是咬咬牙,她干脆利落的点头,“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帮我定下青羽的这门婚事来,我就是豁出命去陪你拼一拼又有何妨!”

听陈夫人的口气,应该是很急于促成这门婚事的,只要沈青羽嫁进了陈家,那么后面就算她和沈青桐中途事败,说到底她就只是沈和的一个不起眼的妾,对于已经是陈家少夫人的沈青羽,没人会在乎她的生母是谁,就只会记得她是沈和的女儿。

韩姨娘觉得,这笔买卖自己做得不亏。

“那我就不送姨娘了!”沈青桐更是公事公办,和她之间没有半点废话。

韩姨娘撑着膝盖慢慢爬起来往外走,沈青桐微垂了眼眸自顾想事情,没再理她。

“你……真信得过我?不怕我中途反悔?”韩姨娘忍了又忍,终还是忍不住道出心中疑虑。

沈青桐抬头看她,“随便你!你可以试试,但凡你敢拆我的台,别的我不敢夸口,但要拉下你们母女两个做垫背,还是可以手到擒来的。”

嫡庶有别,尊卑有别!

虽然沈青羽和沈青桐都是沈家的小姐,但韩姨娘很清楚,她们母女两个在这将军府里的地位其实还是等同于半个奴才。沈青桐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如果自己真把她惹毛了,别的不说,她想要鱼死网破还是轻而易举的。

她抿抿唇,于是不再多言,重新转身推门走了出去。

“小姐!”过了一会儿,蒹葭从外面进来,“韩姨娘已经走了,她会来找小姐您就已经很奇怪了,怎么还这么鬼鬼祟祟的?”

“她托我给三妹妹说一门亲,当然不好意思明着登门了!”沈青桐笑笑,故意逗她。

蒹葭嘴巴张了又张,小声的嘀咕,“小姐您哪能替人说媒呢?”

“可是她找上我了啊!”沈青桐这会儿的心情明显很好。

“小姐怎么就答应了韩姨娘了?”木槿是听了她和韩姨娘谈话全过程的,忧虑不已道,“这么大的事……何况您要如何向老夫人开口啊?”

男婚女嫁的事,当然没有她开口的余地,但是很遗憾,有了上辈子的前车之鉴,她很清楚——

陈夫人的如意算盘虽然打得好,老夫人的心里却另有打算,换而言之,就算她不插手,老夫人也不可能将她许配给陈康梁的。

如此一来,她送给韩姨娘的就只不过是个顺水人情。

何乐不为?

“横竖我都答应了,总要试试看的。”沈青桐一笑,抬头看了眼屋外日头的方位,起身道:“这个时辰,祖母那里的客人应该已经告辞了,过去一趟吧。”

“唉!”木槿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沈青桐带着两个丫头去到红梅堂的时候,刚好是方妈妈去大门口送客回来。

“方妈妈,我还是自己过来了,现在祖母得空吗?我能不能进去?”沈青桐道。

“您的事老奴记着呢,刚准备给您去问!”方妈妈笑道,快走两步进了院子给里面通禀,“老夫人,二小姐来看您了!”

里面老夫人“嗯”了一声。

沈青桐冲方妈妈露出一个笑容,举步走了进去。

沈家的老夫人是清贵人家出身,虽然如今家道中落,已经没人了,但是自幼饱读诗书,是个很有涵养的人。

沈青桐进去时,她正在翻阅一本诗集的孤本,这便放下了,抬眸看她道:“坐吧!你来得正好,我刚好也是有事要和你说。”

木槿闻言,心里咯噔一下,想到的自然就是陈夫人过府一事。

沈青桐不动声色的轻拍了下她的手,然后从容落座,问道:“不知祖母是有什么事情要教诲孙女的?”

“这件事说大也不大……”老夫人道,捡起手边放着的紫檀木的佛珠捻过两颗,开口的语气平淡,“原青城府尹陈家你应该还记得吧?你父亲在时,他家的那个小子还曾跟随你父亲学艺。今儿下午陈夫人登门,她说是很喜欢你,想把你聘过去做媳妇,我给否了。”

------题外话------

这朵桃花真苦逼,才开了个花骨朵,没用桐桐掐也没用越越掐就被老太婆给辣手催掉了嗷呜~这拒婚的方式简直简单粗暴啊有木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