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悔婚/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夫人也是心情烦躁,道:“老太婆说他家二丫头自幼就没了父母,如果再叫她远嫁,舍不得,也怕被人戳脊梁骨。反正那个丫头在沈家也没什么地位,这位五小姐虽然比她小点儿,但是她父亲还在外任职,并且她也是嫡女,怎么不比那个沈青桐强?”

陈康梁被她堵得一时哑了声音,脸色微微涨红。

他让陈夫人去沈家提亲的时候并没有说他是看上沈青桐了,只说是父亲刚丢了官,如果能和沈家结亲,也算是能帮着缓过一口气来。

陈夫人本来就对沈老夫人出尔反尔又挑三拣四的作风十分恼火,此时见他气闷,就也叹道:“我们家现在这样,沈家肯应了这门亲事已经是看着旧时的交情了,现在你父亲帮不了你,沈家的三老爷虽然也是外放的,但据说是十分圆滑会来事儿的一个人,会对你的前程有帮助的。”

“我的前程,我自己会去争回来,不需要借助别人的施舍!”陈康梁脱口顶回去,黑着脸道:“我要娶的不是这个女人,趁着现在消息还没传开,事不宜迟,母亲你马上再去一趟沈家吧。”

“你这孩子,你怎么……”陈夫人哪里肯去?

这种出尔反尔的事,沈老夫人做那是因为人家的门第高,他们陈家现在说难听了就是一破落户,人家肯应了亲事已经是给了天大的面子,如果悔婚——

那不等于结仇了吗?

“你到底怎么回事?让我去给你说亲的是你,现在说成了你又不答应了?”陈夫人怒道。

沈青音是哪根葱?陈康梁根本就看不上她,只是态度强硬的说道:“总之我不会娶她的!”

“你——”陈夫人也被逼出了火气,冷着脸把头扭到一边,“总之这门亲我是不会去给你退的,你要实在不答应,就自己去沈家说!”

陈康梁还算孝顺,本来也不忍心逼迫自己的母亲,并且他也很清楚,以他们家现在的状况,要母亲舔着脸去沈家提亲已经是很为难她了……

可是,沈青音他绝对不能娶!

他用力的抿着唇,沉默片刻,突然抬脚往外走。

陈夫人吓了一跳,一下子站起来,冲着他的背影喊:“你给我回来!”

儿子的脾气她太清楚了,虽说悔婚这事儿既丢脸又不地道,可如果儿子就是看不上那个沈青音,那他绝对是不计后果,说到做到的!

陈夫人气得在背后跳脚,陈康梁果然是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出去。

他不仅仅是想要悔婚,但同时更要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不能彻底堵死了他日后求娶沈青桐的路,于是现在刻不容缓,必须在更多人知道这件事之前就赶紧摆平。

陈康梁去马房牵了马,匆匆赶往镇北将军府,走到半路却迎着西陵越带了几个随从护卫从对面过来。

“殿下这是刚从衙门出来吗?”虽然心里着急,陈康梁也只能先和他打招呼。

虽然他极力掩饰,但西陵越还是一眼就看出他的神色不对,于是随口问道:“都这个时辰了,你这行色匆匆的是要去哪里?”

陈康梁不敢瞒他,如实道:“有点事,要去镇北将军府一趟!”

诚然西陵越原也不过随口一问,但是听他报了镇北将军府的名字,便就目光微微一动,沉吟道:“他们家,本王好像还从没去过,刚好这会儿无事,陪你走一趟!”

陈康梁面上一阵尴尬,“是一点私事,怕让殿下见笑。”

西陵越挑眉。

他就只能硬着头皮道:“殿下知道我们家和镇北将军府沈家的关系,现在我父亲落马,我的处境不太好,我母亲心急之下就贸然替我去沈家定了一门亲事,我得去和他们说清楚,不好耽误了他家的姑娘!”

他一说提亲,西陵越马上就想到了沈青桐。

可是陈康梁看沈青桐的眼神他见过,如果真定的是沈青桐,他就不可能是这种表情了。

于是他也就懒得再过问,沉吟了一声道:“就算只是口头约定,毁约到底也是不体面的。本王的面子,还有几分,陪你走一趟,也总好过你一个人去!”

的确,如果有个外人在场做做和事佬,沈家老夫人或许就不好意思直接翻脸了。

横竖不该撞上也被他撞上了,陈康梁便不再推拒,拱手道:“如此就先谢过殿下了!”

西陵越没再应声,心里却在琢磨另一件事——

那天从皇觉寺回来,他特意叫人留意去查了一下沈青桐的底细,然后就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这个丫头今年已经十四了,但却从不出门应酬,不管是宫里允许携带家眷的宫宴,还是京城权贵圈子里举办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宴会,无一例外,她是真的从没出现过。

沈家的人,是有交际圈子的,不管是沈老夫人还是沈家在京的大夫人冯氏都很注重这个,而他们家另外嫡出的两位小姐也是尽可能多的带出去见人的,却只有这个二小姐沈青桐是个例外。

本来那天在皇觉寺的后山上第一次遇到她西陵越就觉得眼生奇怪,后来才知道,原来是真的从没见过。

沈家对外的说法是沈青桐六岁那年出了一次意外,那时她父母遇难刚满一年,一天夜里她不知怎么半夜起来走了出去,失足掉进了荷花塘里,后来病了一场,病好了之后性格却变得十分胆小和内向,从那以后,就不再跟随家人出门应酬了。

这件事西陵越后来也叫人确认过,问了当年在沈家看病的大夫,证明一切属实。

本来有因有果的事,也没什么好琢磨的了,可西陵越就是觉得那丫头有问题,看着的确是内向寡言,胆子却未必是真的小,不是看她的言谈举止,而是看眼神。

你明着跟她打交道的时候,看不出来,躲在暗处观察,那便就是相当的有趣的了——

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她总是沉稳镇定,那种淡漠,有时候甚至会叫人觉得骨子里发冷。

两个人各怀心事的打马前行,彼时的镇北将军府里,韩姨娘刚刚失手打碎了她最喜欢的一只青花茶盅。

------题外话------

咦,二小姐好像是个有故事的娃儿啊(⊙o⊙)!

ps:我有努力努力的让楠竹多露面多刷脸,你们的掌声在那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