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毁人不倦的二小姐/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镇北将军府。

锦澜院里,沈青桐在灯下摆了一局棋,自娱自乐,顺便等着前院的消息。依她的推断,稍后马上就会有事发生。

陈康梁是个心高气傲的人,既然他想要的人是她,那么——

就算沈青音的嫡女身份和她不相上下,他也八成不会买账。

沈青桐自认为对陈康梁的为人还有一定的了解,这门婚事,不可能皆大欢喜的谈成了。可是陈夫已经答应了,回头一旦陈康梁悔婚,这对沈青音的名声可是打击不小的。

当然,她这次背后使坏的主要目的却是为了挑拨陈沈梁家翻脸,从而彻底断了陈康梁对她的心思。

其实对她而言,陈康梁不算是个坏人,只是——

更不是值得托付终身的良人而已。

那时候西陵钰获罪,他的家眷,全部受到诛连。她兵行险招,谋得的最体面的结局也不过就是遁入空门,而一旦被赐给陈康梁,终生都只能是个没名没分的暖床奴婢。

这是侮辱,是践踏,陈康梁明明知道,却还要将她要到身边去?

所谓的爱的什么?她虽然没有经验,但怎么看也都不应该是这样的吧?

陈康梁当时猜的没错,那样的情况下,她就只会选择玉石俱焚,只是因缘际会,一觉醒来,却竟然又回到了镇北将军府她未嫁之时的闺房里。

这命运,兜兜转转,却竟然就是不肯放过她,死都不得解脱,又将她带回了她深恶痛绝的人世间。

既然上辈子逆来顺受也没得到好下场,那么这一次卷土重来,她真的不介意双手染血,为祸人间。横竖这条命是捡回来的,她虽然不至于自暴自弃,但也同样没什么好怕的,尽全力,能走多远就算多远!

灯影下,沈青桐久久的失神,眼中有森冷的神色一晃而过,那种明灭不定的光辉,看上去很有些诡异瘆人。

木槿和蒹葭一起端着茶点过来,打断她的思绪,“小姐,您就真的不担心韩姨娘恼羞成怒吗?”

“怎么了?”沈青桐抬眸看她。

“老夫人刚叫了管家过去,像是要给三老爷去信!”木槿道。

“那就是……沈青音的婚事定下来了?”沈青桐摩挲着手里的棋子,玩味勾唇。

木槿的脑子转得快,立刻就想到昨天她在老夫人面前夸赞陈康梁,又故意提起沈青羽和沈青瑶两个人身份不够的事。

难道那时候她并不只是顺着老夫人的话茬才没敢替沈青羽争取,而是……

木槿暗暗心惊,再看着眼前这个镇定自若的少女,只觉得心中百感交集,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儿。

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却是旁边的蒹葭眨眨眼,一脸的天真,“咦,小姐你早猜到老夫人会选五小姐和陈家联姻了?”

沈青桐垂眸落子,笑了笑,“我猜的。木槿不是才说祖母要给三叔三婶去信么?刚好又赶在这个当口上,那不肯定就是和五妹妹的亲事有关了?”

“也是!”蒹葭是不想事儿的,递了热茶给她。

沈青桐伸手去瓮里捞棋子,示意她,“放一会儿,太烫了!”

两个丫头把茶点都摆在旁边的小桌上,沈青桐见两人都站在她身后没动,就回头扫了眼,“都没事做了?”

“还早呢,晚点再给您铺床准备洗澡水?”蒹葭问道。

沈青桐却是漫不经心的笑道:“既然没事做,那你们两个一起去清音阁门外聊聊天?”

两个丫头俱是一愣,隐约明白了她的意思,但却不很确定她们一向与世无争的主子是不是真要这么做。

沈青桐没再抬头,又嘱咐,“从她院子外面‘路过’一趟就好,别叫人看到是你们!”

“是!奴婢知道该怎么做!”两个丫头这才确信她不是开玩笑的,木槿迟疑了一下,就果断的扯着蒹葭走了出去。

蒹葭跌跌撞撞的跟着她出了院子,还是觉得有点难以置信,“木槿姐姐,我们真去啊?小姐不是说陈大人被罢官了吗?就五小姐那个眼高于顶的脾气,肯定看不上他家的门第,如果知道了,会闹翻天吧?”

自家小姐,是不是太阴损了点儿?

“她闹最后败坏的也是自己的名声,你操什么心!”木槿道,脚下步子不停,扯着她往前走。

蒹葭不清楚内情,她可都知道,比起沈青音两次对自家小姐下杀手的事儿,现在她们怎么玩儿都不算过。

两个人摸黑去到清音阁附近,藏在围墙外面的暗影里等了会儿,待到听见里面有说话声的时候,木槿才故意扯着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尖锐的说道:“话说我那会儿去红梅堂送东西,刚好遇到老夫人叫了管家过去,好像要寄信给三老爷!”

蒹葭还在发愣,木槿掐了她一把,她“呀”的叫了一声。

木槿一边拖着她快步往前走,一边仍是故意大声的说道:“我听了两句,陈夫人不是连着两次登门么,说是为了替他家公子求亲的,老夫人最后定了五小姐!想想也是够奇怪的,这大小姐都没嫁呢,怎么反而先给五小姐订了亲了?”

清音阁的院落不是很大,又因为怕里面的人出来追问,说这几句话的工夫,两个人已经飞快的进了花园。

身后清音阁的院门随后被人推开,两个丫头跑出来。

木槿拽着蒹葭闪到一丛花木后头,两个丫头张望无果,就又匆匆的关上门进了院子。

约莫过了有半炷香的工夫,大门重新打开,半夏打着灯笼引路,随后沈青音冲出来,直奔了红梅堂。

“五小姐……这是,去找老夫人了?”蒹葭干吞了口唾沫,手心里都是冷汗。

木槿没做声,拉着她回去把事情的经过都跟沈青桐说了。

“嗯!”沈青桐只淡淡的应了声,若无其事的继续下棋。

她把事情做到这一步,后面就只需要等着看戏就好,她有把握,就在今晚,最迟明天一早,陈沈梁家的关系就会彻底崩盘。

可是把沈青音压在了对付陈康梁的这一局上,那么后面和东宫的联姻又要拿谁来挡?总不能把一个沈青荷撕开两半,给西陵钰和西陵越这兄弟俩去分吧?

沈青桐手里把玩着一颗棋子,还是忍不住的发愁,正在失神的时候,就听花园的方向有人尖声嚷着什么。

她抬眸往门外看去。

蒹葭会意,赶紧出去查看,不多一会儿就气喘吁吁的跑回来,道:“小……小姐,不好……出事了!听说五……五小姐悬梁自尽了!”

沈青音寻死?

本来只以为沈青荷没脑子,没曾想沈青音居然也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蠢货。

“消息可靠吗?你听谁……”木槿心一沉,上前一步拉着蒹葭追问,却冷不防就听身后沈青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