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不稀罕/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丫头被她笑得一愣,齐刷刷扭头朝她看来。

“人死了吗?”沈青桐头也没抬的随口问道,当真是冷漠至极。

蒹葭打了个寒战,本能的脱口回道:“不知道呢!”

回过神来,又补充,“刚是她院子里的丫头跑去跟大夫人报信,刚好从咱们前面的花园里过。小姐如果担心,那奴婢这就去打探一下消息?”

“不用了!”沈青桐断然拒绝,冷冷道:“放心吧,她至多也就是拿死吓唬吓唬人,不舍得真去死的。你不用过去,省得没事儿惹一身腥,有工夫就去大门口走一圈,看有没有客人登门。”

沈青音会寻短见多少和她们有关,蒹葭还是有点儿心虚,但是没敢提,缩了缩脖子往外走,“是!”

目送她走后,木槿才皱着眉道:“想来是五小姐去求老夫人,老夫人没应她,这才想出来的昏招吧?”

本来是没几个人知道老夫人把她许给陈康梁了的,可是她这么大张旗鼓的一闹才是真的把自己逼到了绝路上。

真是蠢死了!

沈青桐半点也不在乎,只就面无表情的凉凉道:“说到底,还是她那个市井出身的娘害了她,言传身教,教了她一身冲动撒泼的本事,以为什么事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伎俩都最立竿见影,却短视又无知,根本就不考虑影响和后果的。”

木槿虽然因为此事自己参与其中而有些唏嘘,但还不至于同情沈青音什么。

她转身去了里屋给沈青桐铺床,刚整理好,蒹葭就提着裙子跑进来,“小姐,一盏茶的工夫之前,陈家公子登门拜访老夫人,这会儿好像人还在红梅堂呢。”

木槿的目光微微一动,看向了沈青桐。

沈青桐如释重负,把手里剩下的棋子扔回瓮里,气定神闲的笑道:“陈康梁也迫不及待的登门退亲了,这两个人的想法还真是不谋而合,互相嫌弃的厉害呢!”

她说这话的意思是……

木槿灵机一动,是到了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沈青桐之前说的“韩姨娘未必不会感激她”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家悔婚,这对女方的名誉会造成莫大的损伤,看样子沈青桐是早就料到陈康梁会这样做了?然后,故意祸水东引,把沈青音推了出去。

自家小姐,这到底是算无遗策到了怎样的地步?

“退婚?”蒹葭还没反应过来,茫然道:“可是昭王殿下陪他一起来的,他为什么要退婚啊?”难道还怕老夫人不答应,所以找人来撑腰的吗?

沈青桐的呼吸出现了瞬间不正常的凝滞。

“昭王殿下?”木槿看向了她。

那天她们在皇觉寺里遇上,看陈康梁和西陵越之间应该是很熟悉的。

他陪陈康梁一起来?会是搅局的吗?

沈青桐的心里,突然就生出了一种浓厚的危机感——

这个人的心思她拿捏不住,该不会坏她的事吧?

木槿见她皱了眉头,就试着提议,“小姐如果不放心,那奴婢去打听一下红梅堂那边的消息?”

“别去了,被人撞见了不好!”沈青桐道。

平心而论,西陵越这个人,她并不想招惹,不管他此行的目的是什么,都还是绕道走吧。

这本来是一个毫无破绽的局,可是因为西陵越意外卷入,沈青桐的心里突然就没了底气。

*

这边大夫人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得到了西陵越进府的消息,然后就火急火燎的赶到天香苑。

彼时沈青荷刚洗了头,坐在妆镜前由紫玉和紫珠两个丫头给她抹头油。

大夫人一阵风一样的冲进门来,直接道:“你赶紧拾掇拾掇,昭王殿下刚来了咱们府上,机会千载难逢,我们得赶紧过去。”

“昭王?”沈青荷大为意外,不由的愣住。

“嗯!上回之后宫里一直没有确切的消息,想来是贤妃娘娘对你那天的表现不太满意,这是个好机会,这一次你可不要再出岔子了!”大夫人道,心里已经在思量要以什么样的理由去见老夫人了,然后一边顺口吩咐紫玉,“去找前两天做的那件藕荷色的春衫,首饰也不太要太贵重,清雅点儿。”

西陵越虽然已经二十有一,但是没娶妻也没纳妾,按理说他府里应该是有侍妾的,可大夫人也没见过,实在不知道他在女色方面的喜好。

反正上回沈青荷打扮艳丽的时候好像没叫他满意,那这会儿就往素净里装扮吧。

“母亲!”大夫人的心里在不断的盘算,可沈青荷却一直赖着没动,两道秀眉都挤成了一团,咬着嘴唇道:“我不想去!”

“什么?”大夫人一愣,不可思议的盯着她。

沈青荷往旁边背过身去,愤愤道:“人家摆明着看不上我,我又何必上赶着往上贴?这样一来,岂不是太轻贱了吗?我想明白了,既然他要摆架子,那我也不稀罕,这件事就此作罢了吧!”

“你——”大夫人一口气险些没上来,盯着她,好半天才顺过气来,“你这说得什么胡话?你知道这条门路是你祖母花了多少心思才搭上的吗?这样的机会,可是天下独一份的。昭王位高权重,你当是那些纨绔子弟了,整日里的没正事,就知道拿一张嘴哄着你供着你玩儿的?”

沈青荷苦着脸,明显是没把她的话听进去。

西陵越她以前在宫宴上是见过几次的,不仅出身高贵,而且样貌气质也都是数一数二的,京城里未嫁的闺秀,十有八九都在肖想他,而沈青荷也不是没动过心思的。起初大夫人跟她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她还很是雀跃欢喜了一阵子,可是现实却给了她不留情面的一巴掌——

西陵越对她跟本不屑一顾。

而就在她愤恨不甘心的时候,另一个人就出现了。

太子西陵钰的样貌是不及西陵越那么出挑,但人也算生得俊美,并且儒雅温和,且不说他很会哄人开心,就只冲他那高人一等的身份,沈青荷这样春心萌动的少女对他而言也是手到擒来的。

一个是眼高于顶跟本就看不起她的冷面皇子,一个是温柔俊秀对她大献殷勤的当朝太子……

两个人几次明里暗里的眉来眼去之后,沈青荷早就春心荡漾,哪里还会想到什么嫡妃侧妃之分?

至于朝局走势——

那就更不是她所关心的事情了。

大夫人苦口婆心和她说了那么多,见她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也没时间讲道理了,直接把紫玉捧出来的衣服抓起来砸到她身上,强硬道:“上回的事本来也就是你自己先出了岔子,人家冷落你无可厚非,你别给我在这里使小性子了,出了错就更要想办法挽回,这次是好机会,你马上收拾一下,跟我去红梅堂!”

说完,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虎视眈眈的的盯着她。

沈青荷还想反抗,可是她的两个丫头不敢,强行把她按到妆台前,飞快的上妆打扮。

沈青荷死死的咬着牙,眼睛气得通红。

------题外话------

越越啊,你真是白瞎了那一张脸了,桐妹儿躲着你不见,就连大姐都看不上你了,说好的男主光环呢?真不知道你那一脸的骄傲是哪儿来的自信→_→

ps:两千字的章节写着好蛋疼嘤嘤嘤,大家陪我一起忍一忍,我要想办法加快进度,一定要把桐妹儿早早的嫁了!

好吧,我外甥女明天结婚,我去打杂了,明天的章节存好了,不克扣你们的口粮,你们还是老时间过来看更新,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