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大闹/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夫人用力的咬紧后槽牙,转向西陵越,道:“殿下,我府上有点私事要处理,就不送您了。”

“哦!”西陵越点点头,倒是很配合的样子,只是随后却漫不经心的转头看向旁边正在失神的陈康梁道:“那……咱们就走了?”

两个人刚定亲,陈康梁才上门退亲,沈青音马上就上吊了?

说这两者之间没有关联?谁信啊!

陈康梁的脸色铁青,只能冲老夫人一拱手,“老夫人,府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既然遇上了,能否也随您过去看看?如果有什么误会,也好跟五小姐当面澄清。”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老夫人肯定不留情面的拒绝。

可是——

西陵越就站在跟前。

老夫人不能再说什么,只能一咬牙,埋头走出了院子。

一行人行色匆匆赶到清音阁的时候,才走到院子里就先听那屋子里一片哀哀的哭泣声和争执声。

“小姐!您可千万不要再想不开了啊!”有丫头大声的哭喊,“老爷和夫人都不在京城,老夫人年纪又大了,您要真有个三长两短,您让他们都怎么活啊?”

“你们放手!都别拦着我!”沈青音的声音悲愤又哀怨。

隔着门,就看到里面三四个丫头围着她,跪在地上抱着她的腿,屋子里吵嚷成一片,实在不像样子。

“还不都给我住口,这么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还有点规矩没有了?”老夫人脸色都青了,快走两步冲到花厅门口。

她的为人虽然严肃,却极少发怒。

里面的人都被她呵斥住。

“见过老夫人!见过老夫人!”几个丫头手忙脚乱的磕头,半夏大着胆子就要替沈青音诉苦,“老夫人,您快劝……”

话音未落,老夫人一记凌厉的眼波横过去。

半夏心里一梗,直接面色惨白的闭了嘴。

这个半夏,真不中用!

“祖母!”场面一瞬间冷了场,沈青音一转身,哇的一声又嚎啕出来,扑过来抱住了老夫人的腿,哭得悲痛又委屈,“您不能对我这么偏心啊!我跟二姐姐都是在您跟前长大的,您给二姐姐订了东宫的婚事,可是陈大人刚辞官,您却要把我嫁去他们家?您这是不让我活了吗?”

老夫人闻言,险些背过气去。

这都是她背地里的打算,谁知道会被沈青音当众抖出来。

老夫人的一张脸,瞬时黑成了锅底灰,怒斥道:“你糊涂了?哪里听来的胡话就敢乱说?”

面上强作镇定,却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沈青音是忙着演苦肉计,没看到她身后还跟着别人。但是西陵越在啊!被他听道这些话,他会怎么想?

老夫人几乎是如芒在背,却又不敢贸然回头看,因为那样会显的她更心虚。

西陵越面上表情倒是淡淡的,只是眼波微微一晃,有那么点玩味的意思——

沈家的胃口是真大啊,不仅一边替长孙女谋划着他的正妃之位,同时还打着送人去东宫占位的注意。

见过太多脚踩两只船的,但是沈家人的胆子却是真的不一般,他和太子的这两条船他们也敢随便踩?怎么瞧着跟闹着玩儿的一样?

这边他欣赏的津津有味,旁边的陈康梁却是面无血色,手指死死的攥成拳头,额上青筋暴起,表情看上去木然,实则更接近于狰狞。

沈家居然有这样打算?把沈青桐送去东宫?那就怪不得会推出这个沈青音来糊弄自己了。可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他和沈青桐,不是就半点希望也没有了吗?

“你还不给我住嘴!”老夫人被沈青音气得不轻,几乎要跳脚,“你是被什么东西魇着了吗?大白天的净说胡话,没看到有客人在吗?”

沈青音哭得泪眼朦胧,一抬头,这才看到她身后的院子里跟着两个翩翩佳贵公子模样的年轻人。

两人的样貌都很英俊,其中一个的那张脸,更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到底只是个春心萌动的小姑娘,她面上瞬时一红。

门口的老夫人却因为急怒攻心,身子晃了晃。

“老夫人!”方妈妈等人吓了一跳,赶紧扶住她,退后两步下了台阶。

老夫人浑身无力,按着太阳穴缓了缓。

沈青音头次见老夫人这样,当场就吓傻了,眼睛瞪得老大的开口,“祖——祖母!”

“老夫人!五小姐还是个孩子,所谓童言无忌,乱说话而已,您别往心里去,奴婢先送您回去歇会儿?”方妈妈道。

她最明白老夫人的心思,也最明白老夫人此时的心情——

沈青音居然当着西陵越面前抖了她的底,极有可能,太子和昭王双方面她的打算都要鸡飞蛋打了,她苦心孤诣谋算了多年的计划,一夕之间就这么化为乌头,她怎么能甘心?

老夫人这时候是真的无心应对,缓缓点了点头。

方妈妈等人拥簇着她往外走,刚走出了院子,就迎着大夫人母女过来。

“母亲?”见到老夫人神色恹恹的,大夫人先吓了一跳,甚至都顾不上西陵越了。

老夫人这会儿真的一个字也不想多说了,只是没精打采的看了她一眼,斥责道:“你去哪里了?怎么也不看好几个丫头?”

“我——”大夫人的目光闪躲了一下道:“我在清荷那里,听说五丫头出事了,就赶紧来了!”

她说着,也是十分讶异西陵越二人会在这里。

说话间跟在她身后没什么精神的沈青荷也抬头看过来。

西陵越今天穿了一身墨绿色的云纹锦袍,身上装饰不多,但是人站在那里,就有种清绝又高贵的气势,再加上他那张本就是俊美逼人的脸,就算沈青荷心有所属,也忍不住再次动了点儿心思。

看见西陵越的目光移过来,她刚想牵动嘴角酝酿一个风情万种的笑容来,西陵越已经淡淡的开口对老夫人道:“今天打扰府上了,不过老夫人也不必有负担,既然您府上有家务事要处理,那本王就先告辞了!”

“让殿下见笑了!”老夫人硬着头皮,僵硬道,“五丫头的话,您别——”

“童言无忌嘛,老夫人不必介怀!”西陵越半真半假的略一颔首,抬脚就转身往外走。

沈青荷脸色才扯出一半的笑容,滑稽又尴尬的僵硬在脸上。

这时候院子里的沈青音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的追出来,“祖母——”

话音未落,老夫人已然阴森森的扭头看过去,咬牙切齿道:“给我封了清音阁,这院子里的一干下人,全部杖毙,一个不留!”

------题外话------

没写到我想写的地方,嘤嘤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