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阴损,不谋而合/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祖母!”沈青音几乎是凄厉的惨叫。

老夫人恶狠狠的盯着她,那目光都能吃人,厉声道:“方妈妈,还等什么?马上把清音阁的大门给我堵死了,里头的人,一个不留,全部杖杀!一群人都还伺候不明白一个主子,留着干什么?”

老夫人其实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这真的是第一次当众发怒,并且这个阵仗,连大夫人见了都下意识的胆寒。

“祖母!我……”沈青音瞬间结巴了,连求情都不敢,因为老夫人脸上的表情实在太吓人了。

“老夫人饶命!饶命啊!”院子里十来个奴才却是哭天抢地的一边告饶一边就要往外面冲。

方妈妈当机立断的一挥手,立刻就有两个护卫横着长棍把人全部打了回去。

半夏跑在最前面,被人一棍子打了满脸血,倒在地上还是恐惧的大声哀求,“老夫人饶命,奴婢知错了,求老夫人开恩,开恩啊!”

这一院子的人里边,也就半夏和其中另外两个配合沈青音演戏的丫头知道自己是为什么遭殃的,至于其他人,真的是死都不明白是为什么。

老夫人脸上杀气腾腾的。

很快的,又有一队护院赶来,冲进门去。

清音阁的大门被合上,里面噼里啪啦响起一片棍棒声,合着众人凄惨的嚎叫声和告饶声,在这夜色之中,十分的瘆人。

沈青荷早就忘了被西陵越无视的尴尬,脸色惨白的缩到大夫人身后,紧紧的抓着她的袖子,低声道:“母亲!”

老夫人那个样子,大夫人虽然有满肚子的疑惑,却识趣的不敢开口问。

沈青音吓傻了,木愣愣的站在那里,脸上血色全无,双唇不受控制的一直在发抖。

老夫人的目光,突然犀利无比的横过来。

沈青音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冷汗直冒,嗫嚅道:“祖……祖母!”

老夫人嘴角一扯,露出一个阴森无比的表情来,刚要开口说话,沈良浩刚好听到消息急匆匆的赶来,挡在沈青音面前,给老夫人跪下了,“祖母,是不是妹妹做错了什么事?祖母您息怒,妹妹她年纪小,好冲动,如果真有什么做得不妥的地方,我替她领罚。祖母您先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沈青音见到他,就像是见到了救星,本来被吓得连哭都不敢了,这时候就又哇的一声,爬过去使劲的躲在沈良浩身后,抓着他的衣服道:“哥哥!你帮我,快帮我跟祖母求个情,我知道错了。”

她怎么可能知道老夫人的打算,现在也只是以为她误打误撞的在西陵越这个外人面前闹了笑话,从而让老夫人丢了脸而已。

沈良浩也是浑身冷汗,抬头看向老夫人,言辞恳切道:“祖母,妹妹年纪小,不懂事,不管她做错了什么,都求您网开一面吧?父亲和母亲年后离京的时候再三嘱咐要我照顾妹妹,祖母!”说着,就砰砰砰实打实的连着磕了好几个头。

这沈良浩虽然资质一般,却奈何沈家男丁单薄。

老夫人看着他恳切的表情和青紫淤血的额头,到底是有了几分心软,何况——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她就算处置了沈青音也弥补不了什么,而留着她,多少是个嫡出的,将来还可以拿来联姻拉关系的。

短暂的权衡利弊之后,老夫人无力的叹了口气,转身被方妈妈扶着走了。

大夫人母女也不想横生枝节,随后也匆匆离开了。

“哥哥!哥哥!”沈青音劫后余生,崩溃了一样抱着沈良浩嚎啕大哭。

“先别哭了,到底出什么事了?怎么闹这么大?”沈良浩打断她,掏出手帕给她。

“我……我也不知道!”沈青音抽搭着,一时是止不住哭声的,断断续续的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

沈良浩马上就听出了症结所在,哭笑不得道:“你也是缺心眼,你要是苦肉计丢了沈家的人都是小事,可是当着昭王的面就抖出咱们府上要和东宫联姻的打算?昭王和太子之间水火不容,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一来,很有可能咱们就把昭王给彻底的罪了,祖母不跟你急才怪呢!”

这么一想他都后怕,还好最后老夫人还是退了一步了。

“啊——”沈青音隐隐的有点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随后就又委屈不已的哭起来,“我不知道啊!我怎么知道昭王殿下会刚好在咱们府上。”

“行了,别哭了,最近你都绕着祖母一点儿,别再惹她了,回头等她气消了,再好好陪个不是!”沈良浩安慰道。

话是这么说,可沈青音心里还是十分恐慌,唯恐老夫人不舍气,还是要发落她。

可是,这件事这后,老夫人突然就病了。

不大不小的病,却因为她心思过重的原因,缠绵病榻大半个月才慢慢的缓过来。

而在这段期间,大夫人也想法设法的探听那天引发老夫人雷霆之怒的原因,可是知情的人,清音阁里的下人全部被处死灭口了,沈青音这个当事人也肯定不会透露,再就是老夫人身边的方妈妈和海棠了……

最后,大夫人就只能作罢,留着一直在心里纳闷了。

老夫人病好之后,已经进了六月,她的生辰是六月十三,本来又不是整寿,再加上她又生病,沈青桐是以为她不会办了,没想到又养了几天病之后,她却居然还真大张旗鼓的办起了寿宴来,并且不仅办,还是大办,沈青桐虽然没经手,却也听说大夫人下了许多帖子出去,甚至府上还特意请了裁缝登门,给她们姐妹都裁了新衣。

这样的场合,是推不掉的。

老夫人的寿宴当天,沈青桐慢吞吞的收拾好,看着开宴的时辰近了才穿着新做的衣裳往前院去。

“小姐,这段时间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都说五小姐因为被陈家公子拒婚而寻短见,说得绘声绘色,就好像真的亲眼看到了一样。您说……”路上无聊,蒹葭做贼一样的四下看了看,确定附近没人,才道:“这消息是从哪里走漏的?”

老夫人不会允许家丑外扬,何况事情的真相还并不是这样的。

沈青桐勾唇一笑,眨眨眼,“这很难猜吗?毁了沈青音的名声,对谁最有利,那消息自然就是谁散出去的了。”

木槿和蒹葭互相对望一眼,还是木槿的反应快些,灵机一动,“是韩姨娘!五小姐是嫡出,如果坏了她的名声,打压下她的身价,那三小姐相对的机会就会多一点了。”

沈青桐赞许的点头,没有再多说。

她甚至都不需要格外吩咐这个女人去做什么,但是彼此之间就是有这样配合的默契——

两个人,都阴损,唯利是图,又见不得别人好,这样其实挺好的。

蒹葭听得暗暗咋舌,“韩姨娘这样有点狠了吧?毕竟五小姐和她又没仇!”

“五小姐平时可没少挤兑在咱们小姐,那就当是替咱们小姐出气了呗!”木槿打趣,“同情她做什么!”

蒹葭撇撇嘴,没再接茬。

主仆一行慢悠悠的穿过花园往前院走,路过一丛茂盛的花木旁边的时候,突然听到那丛树后有人唤了一声,“桐桐!”

------题外话------

恩,按照一般定律,想搞事就得举行宴会,于是…你们懂的,岚宝要放大招了!

好捉急,好想加更,但是目测编辑不许,嘤嘤嘤~忍着慢慢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