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难道,是本王的技术不好?/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木槿刚好端着一碗茶回来,见状,脚下生根,木头桩子一样杵在了原地。

沈青桐愕然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那人风华绝代的脸孔在眼前迅速的放大。

他的眸子里,光彩很盛,这样近距离的注视之下,她甚至能看到自己的眼睛映在他瞳孔里的模样。

于是后知后觉的,她面上瞬间爆红,惊慌失措的后退一步。

西陵越其实真的不过就是临时起意,逗她玩的,但是这一刻,触及她酡红的脸庞和明显是受了惊的眼神,却突然觉得心头微微一悸。

他差不多能料到她随后的举动,于是赶在她彻底退开之前,他原是正在挑起她下巴的手指游蛇一样灵活的往后一滑,宽厚的大掌堪堪好托住了她的后脑。

沈青桐的脖子一僵,已然看到他眸子里突然加深的笑意。

她心里又是一慌,他却已然张嘴,含住了她柔软粉嫩的唇瓣。

那种感觉,太陌生,却又太过亲密了……

沈青桐虽然一贯都自诩镇定,这时候却是方寸大乱,完全没了应对的反应。

西陵越几乎是完全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的顶开她的齿关,顺利侵入。

“呜——”沈青桐的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了,她这才开始觉得恐慌,挣扎着抬手去推他,然则却是太晚了。

他的手掌稳稳的压在她脑后,她根本就无从闪避。

眼前他的脸孔,他的气息,都随着他探索和侵占的唇舌一点一点缓慢浸透到她的思想里,强迫她牢牢地记住了。

她心跳的节奏开始混乱,一开始是错愕的忘记了呼吸,可是到了后面,气息就乱了,一次反抗徒劳之后,她整个人就只剩下的无措的落在了他完全的掌控当中。

她的唇瓣柔软,西陵越吻她的时候脑子里总是不自觉的浮现出那一抹妖冶明艳的色彩,心里忽而玩味着人都说“秀色可餐”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可是眼前的沈青桐一直木愣愣的瞪着眼看他,那眼神惊慌又无措,像极了受了惊的小动物。

西陵越原也没有真的想把她怎么样,再被她这么盯着看,便就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往旁边偏过头去,闷声发笑,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廓上,有点燥也有点痒。

沈青桐这才回过神来,后退一步,脸上不合时宜的全无表请。

西陵越站直了身子,这回倒是没再为难她。

他抬手,沈青桐的脖子下意识的又是一僵。

他的指腹落在她水润的唇瓣上轻轻的来回摩挲,倒是很贴心的替她擦拭掉上面他留下的那种恼人的湿气,一面语意温柔的说道:“其实你不用这么紧张,本王不会说出去的!”

这一次,又是一语双关,却也不知道指的是她们俩之间的这件事还是之前陈康梁的事。

沈青桐冷着脸,一动不动。

反正他天潢贵胄,她又不能甩他一巴掌,索性就乖一点算了。

西陵越的指腹在她唇上蹭过,看似漫不经心,脑中却不自觉的在回味方才那一刻他吞入肺腑里的那种滋味儿……

有些柔软,有些青涩,有些……

似乎还会上瘾?

十四岁的小姑娘,虽说是到了许嫁年纪了,但是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个半大的孩子吧。

西陵越原还想她许是会被吓哭的吧,可是,她没有。

他便会觉得她很乖,心情莫名的愉悦,他又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沈青桐一直没动,对他的碰触也没什么反应,最后回过神来,却被他这个抚摸听话的小动物一样的举动给惹毛了。

她脸一沉。

西陵越便已经飒然转身,挥了挥手道:“晚点咱们宴会上再见吧,你可别躲在这哭,哭红了眼睛就不好解释了。”

这妥妥的是占完了你的便宜还要再踩你一脚,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沈青桐简直七窍生烟,却无计可施,扭头抓过木槿端在托盘上的茶碗,狠狠砸在地上。

“啊——”西陵越听到身后她抓狂似的低叫声,心情就更是愉悦了——

瞧瞧,就知道她不是真的乖顺听话。

不过话说回来,这丫头的脾气是真的差劲,居然还砸东西泄愤?

不过百年一遇的能叫她破了功,也算难得。

想着身后沈青桐必定气急败坏的模样,西陵越就神清气爽,唇角不禁弯起一个弧度,但是再转念一想,又莫名的有点不是滋味。

昭王殿下突然在想——

被他轻薄了,算是很吃亏的事吗?那丫头有必要气成这样?换个人,这时候不应该是含羞带嗔的羞怯掩饰吗?

咦?难道……是他的技术不好?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诶!

云鹏本来正在前面给他把风,听到脚步声,回头就见自家主子一会儿唇角微扬,笑得满面桃花,转瞬又眉峰敛起,脸上阴云密布……

这么生动的变脸的功夫,在其他人身上都很正常,可是在他们家殿下身上——

怎么就那么瘆得慌呢!

“殿下!”云鹏压下一身的鸡皮疙瘩,赶紧收摄心神,垂眸敛目的退后一步给他让路。

西陵越没做声,冷着脸从他面前直接走了过去。

云鹏低着头,六尺高的汉子,鹌鹑一样亦步亦趋的缩脖子跟着。

身后的花园里,沈青桐黑着脸站在原地,一直到他的背影在视线里消失都一动不动。

木槿大着胆子走过来,小声的唤她:“小姐?”

沈青桐多少有点尴尬,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担心小姐,所以回来看看!”木槿还是小心翼翼的低声道,也不问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弯身去捡地上的碎瓷片。

沈青桐心浮气躁,眉头一直没有舒展开,也蹲下去帮她一起把瓷片都捡起来放在托盘上,然后拉她站起来,“走吧!”

她的心情不好,就一直沉着脸,主仆两个沉默着一路往前院的方向走去。

“咦?原来真的是二小姐啊?那刚才——”远处隔了两个花圃的回廊上,紫珠扯着脖子往这边看,一脸的诧异。

她身后,衣衫靓丽妆容精致的沈青荷冷着脸,眼神阴森。

------题外话------

其实桐妹儿的脾气真挺不好的,逼急了摔锅砸盆,泼妇一样…

越越有点眼瞎,看上她,真的是自己作死,自求多福吧╮(╯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