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打一顿,让她知道疼!/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推,动静着实有点大。

本来院子里就人多,大家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说着话。

紫玉惊呼一声,眼见着就要从台阶上摔下去,造成流血事件。

千钧一发,旁侧突然一条人影迅捷的一飘,从后面托住她,往前送了一把,又把她推回了回廊上。

着手的力道有点大,紫珠往前冲了两步,眼见着就要撞到坐在那里的沈青桐身上,背后的云翼又连忙抢上去一步,从后面提着领子把人直接从回廊上扔到了下面的花圃里。

“手劲大了!小姐,抱歉!”长了张娃娃脸的年轻侍卫搓搓手,一脸的扭捏尴尬,这话却是冲着沈青桐说的。

西陵越离开皇觉寺那天,沈青桐在他身边见过这个人一次。

她嘴角忍不住的略一抽搐,抬头,果然那人已经趁乱现身,风姿卓绝的在她面前长身而立。

紫玉木愣愣的站在花圃里,听到说话声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西陵越俊美无双,高高在上,自是不必说的,就是他的两个侍卫云鹏和云翼,也都相貌英挺,器宇不凡。

紫玉脸一红,赶紧低下头去,小声的道:“殿下恕罪,奴婢刚刚……不是故意冲撞的。”

西陵越自然不会把个丫头看在眼里,只定定的望着沈青桐说了句,“发的什么脾气呢?冲着个丫头!”

他人站在这里,自然万众瞩目。

许多的闺秀都盯着这里,听他这一句话,都开始对沈青桐指指点点。

“这就是沈家的二小姐啊?怎么是这么个脾气?”

“是啊!太不识大体了,一点气量风度也没有!”

“怪不得沈家老夫人和大夫人都不怎么带她出门呢,真是上不得台面!”

“沈将军和夫人早逝,没人教养呗。”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是悄悄话,但也还是说给人听的。

众目睽睽之下,沈青桐突然成了众矢之,众人看过来的眼神,或是轻蔑,或是嘲讽。

方才的事情木槿看得清楚,沈青桐虽是推了紫玉一把,但也绝对不至于把紫玉从台阶上推下去,分明就是紫玉故意夸大,想要引人注意的。

这时候沈青桐几乎是被所有人一起围攻了,木槿心里都替她难受,眼眶一热,刚要上前争辩,沈青桐却是慢悠悠的站起身来,不动声色的挡在了她前面。

她我行我素,面不改色,就像这里的人都不存在一样,只是朝西陵越屈膝一福,礼貌规矩的赔罪道:“是臣女莽撞了,殿下贵人雅量,当是不会与我计较的吧?”

西陵越在人前,终于是不笑了,端着他惯常清冷高贵的王爷架子。

他不应声,却也不让路,就是当仁不让的把沈青桐堵在这了。

两个人,四目相对,沈青桐忍了几次才忍下想要大耳刮子抽他的冲动,也是面无表情,镇定无比的和他杠上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哪怕是个死人也觉出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对了。

沈青荷这时候已经急匆匆的挤开人群走过来,面色慌张的给西陵越见礼,“殿下恕罪,我这妹妹年纪小,平时又不太爱出门走动,她不懂规矩,并非故意冲撞的。”

说着,她就柳眉倒竖,回头瞪了紫玉一眼,沉声斥道:“你怎么回事?”

“小姐恕罪!”紫玉立刻就跪下去,诚惶诚恐道:“刚才的事不怪二小姐,都是奴婢不好,是我说错话,惹怒了二小姐的。”

主仆两个一唱一和,一目了然,就是沈家大小姐宽宏大度,推了个丫头出来替不懂事的妹妹遮丑的。

沈青荷低着头,心里却有些愉悦的在琢磨——

方才如果是紫玉一个人,想把事情闹大还不这么容易,可是西陵越这么站出来,言语一挤兑,反而是给了沈青桐极大的难堪,并且有他开了头,其他人议论起来也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她本来还以为这两人之间有点什么呢,这么一看——

就算真有什么,那也是沈青桐不要脸的想要往上贴,西陵越可没把她看在眼里,否则也就不会当面羞辱了。

沈青荷说着,就又恨铁不成钢的扭头瞪了沈青荷一眼,沉声道:“还不给昭王殿下赔不是?”

“大姐你过来晚了,我已经赔过不是了。”沈青桐并不买账,冷冷的道,膝盖却是再不肯弯一下了。

众目睽睽之下,大家都看到是沈青荷要给她打圆场找台阶,可是她居然都不领情?

木槿急得快哭了。

沈青荷心中暗喜,这才沉了脸,低声的道:“今天是什么场合?你别耍小性子。”

沈青桐理都不理她,直接看着西陵越道:“殿下还有什么别的指教吗?”

其实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差点撞到西陵越的人是紫玉,又不是她沈青桐本人。

西陵越也是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的脸,唇角牵起的一个弧度,似笑非笑。

紫玉见状,连忙又再磕头,“殿下恕罪,真的不怪二小姐,都是奴婢的错……”

她越把错处都往自己身上揽,就越能突显沈青桐的刁钻无礼。

“本来也是你冲撞的昭王殿下,你不受罚,难道还等着大姐这个做主子的替你受吗?”沈青桐斜睨她一眼,突然冷冷的道。

沈青荷和紫玉同是一愣。

“咳……”西陵越似乎也意识到他一个大男人和人家小姑娘斤斤计较不太妥当,掩饰的轻咳一声,随意道:“也不算什么大事……”

“那怎么成?”沈青桐不依不饶的打断他的话,“殿下今天过府赴宴已经是给了沈家天大的脸面,我们再随意托大冲撞,岂不是故意打您的脸?”

说着,她话锋一转,又看向了紫玉道:“我们镇北将军府也是有规矩的,既然殿下的脸不能打,那你就自己打十个耳光,算是给殿下一个交代吧!”

紫玉脸色微微发白,目瞪口呆。

她愕然看向了沈青荷。

沈青荷张了张嘴,想要反驳的,可是——

她要扮演的就是维护妹妹的大度姐姐,本来勋贵人家里,主子犯错不舍得罚,转而拿奴才抵罪也是常态。

沈青荷脸上挂不住了,众目睽睽之下,居然无话可说,只能僵硬的点点头,也是看向了紫玉道:“还不谢过殿下的不追究?”

沈青桐当众欺辱她的丫头,她心里是气的,不过转念想想,沈青桐越是这样就越毁名声,沈青荷的心里还是快慰的。

“是!奴婢谢过昭王殿下的不责之恩!”紫玉也是委屈,眼里蓄满泪水,咬牙开始往自己脸上抽巴掌。

当着西陵越的面,她也不敢偷奸耍滑,十个巴掌下去,脸上都是巴掌印子,通红一片。

紫珠表情悲愤的,这才走过去扶她起来。

沈青桐事不关己的冷嗤一声,绕开众人下了回廊,径自就朝院子外面走去,当真是一副骄纵又目中无人的模样。

院子里堵满了人,却每个人都对她敬而远之,不去招惹,赶紧的纷纷让路。

沈青荷心里冷笑,面上却是一副焦灼之色,匆忙的提了裙子去追。

沈青桐走得很快,转眼已经出了院子。

“二妹妹!”沈青荷追出去,从后面按住她的肩膀,“你等等,就要开宴了,你这是要去哪里?”

这时候开宴的时辰近了,再加上方才院子里有热闹瞧,几乎所有人都挤在里面,这大门口却是空无一人的。

沈青桐侧目看一眼沈青荷落在她肩上的手,忽而不怀好意的略一勾唇。

她抬脚继续往前走。

沈青荷始料未及,连忙又再追上去。

沈青桐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她追上来,在对方再扣住她肩膀的时候,她瞅准机会,一手捉住对方的手腕,同时抬脚一绊,手肘横向一顶。

沈青荷哪想到她会出手?只觉得胸口一痛,同时天旋地转,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四仰八叉的重重砸在了地上。

沈青桐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她——

反正沈青荷今天算计她之后,大家就要彻底撕破脸皮了,既然都是要翻脸,她又何必吃亏?赶在对方出招之前,先动手打这女人一顿,好歹让她知道什么叫做疼!

------题外话------

桐妹儿彪悍…。我已经无语了,你们自行领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