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嫁祸/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家小姐这都是干了什么啊啊啊!

木槿捂住嘴巴,仓促的后退一步。

院子里众人听到沈青荷的惨叫声追出来,看到这场面,也是全懵了——

沈家大小姐,这摔跤的姿势也太不雅了。

“大姐走路怎么也不小心点儿?”沈青桐居高临下,不悦的皱着眉头道,“你刚刚,差点撞到我?”

居然还恶人先告状?

“小姐!小姐您还好吗?”紫玉和紫珠两个手忙脚乱的把沈青荷扶起来。

“沈青桐!”沈青荷气疯了,眼睛猩红的只想扑上去,但是这么多人看着,她又不能自毁名声,一口恶气没处撒,闷在胸口,顶得生疼。

“你们这里怎么回事?”人群后面,突然有人沉声喝道。

大夫人挤开人群走过来。

“母亲!”沈青荷见到了救星,心里所有的委屈瞬间决堤,扭头扑到大夫人怀里。

刚才她那一跤摔得不轻,浑身散了架一样的疼不说,发髻散了,新衣裳上面也擦破了洞又沾了泥,站在光鲜亮丽的众人中间,简直笑话一样。

大夫人瞬间沉了脸,“怎么回事?你怎么弄成这样?”

“是二妹妹!”沈青荷哭诉,“刚才紫玉不知怎么冲撞了她,她就发脾气了,我追出来想劝,她……她就推了我!”

木槿在旁边心虚的垂下眼睛——

那哪里是推,分明就是殴打好么。

大夫人见到女儿这个样子,本来就心疼,目光锐利,忽的朝沈青桐射过来。

“大姐,你不要血口喷人!”还不等她开口说话,沈青桐已经面不改色,冷冷的道:“你说是我推的你?谁看见了?总要拿出证据来的。”

“你!”沈青荷厉声尖叫,可是无从发作,最后只能又扑回大夫人的怀里,只是哭,“母亲!”

沈青荷凡事好拔尖儿出风头,这大夫人是知道的,其实她心里很清楚,这事儿未必就真的全是沈青桐的责任,可是她的女儿吃了亏,这是事实。

大夫人心里的火气也是一拱一拱的的往上冒。

方才管家去通报,说太子殿下到了,她就先去了门口接驾,本来正引着西陵钰往这边来呢,没想到就撞到女儿当众出丑。

“都给我闭嘴!”强压下心里的火气,大夫人低头沉声呵斥沈青荷,“我平时怎么说你的?你妹妹年纪小,叫你让着她点儿的!”

反正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她必须帮女儿圆过去。

沈青荷本来就委屈着呢,闻言,刚要反驳,大夫人却暗暗捏了下她的手指。

她骤然一抬头,就看站在稍远地方的太子西陵钰。

西陵钰今天穿的是一身浅色的常服锦袍,金冠束发,看着十分的儒雅俊秀。

彼时他倒是神色如常,正瞧着这边。

沈良浩在他身边,面色有些尴尬的不住的解释着什么。

沈青荷突然心跳如擂鼓,蓦然红了脸。

可心上人就在眼前,她冷不丁又想到刚刚沈青桐让她受的委屈,马上又红了眼眶,泫然欲泣。

“是,母亲!”她于是温顺的点点头,咬着嘴唇道:“是我不好,应该让着二妹妹的。”

大夫人放下心来,这才振奋精神,持着大家主母的风度含笑给众人赔不是,“不过一场误会,让两位殿下和诸位见笑了。”

相比西陵钰,她更在乎西陵越的看法,毕竟陆贤妃那里的路子还没堵死,她还一直做着沈青荷会成为昭王妃的美梦的。

这边的西陵越一直就站在人群外围,表情不冷不热的瞧热闹。

西陵钰是过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他。这时候,款步行来,一面目不斜视的对大夫人道:“沈大夫人不必介怀,两位小姐天真烂漫,自家姐妹拌两句嘴,还要当真不成?”

沈青荷见到他,眼神戏可是瞬间演了无数场,但事实上他却根本没在意对方——

西陵越,才是他此行的真正目的。

“老三你也来了?倒是本宫来晚了吗?”西陵钰笑道,意有所指的深深看了他一眼。

西陵越面无表情,淡淡的道:“二哥这么有心,保不准还能后来居上呢!”

这话听着像是一句调侃,恭维西陵钰的,但事实上他比西陵钰也就只小了三个月不到,并且众所周知,他有染指储君之位的野心,并且皇帝都好像也默许了两个儿子之间的斗法,所以这话就有待考究了。

他又当面挑衅?

西陵钰的面色微微一变。

大夫人已经走过来,施了一礼,歉疚道:“两个丫头不懂事,见笑了。二位殿下里边请吧!”

说完,她转头,使了个眼色,“你们,还不送大小姐回去换身衣裳?”

“是!”紫珠应了,和紫玉一起过去搀扶沈青荷。

其他人都跟着大夫人一起拥簇着西陵钰兄弟往院子里走,这边沈青桐却是站在原地没动。

沈青荷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转身时,又不动声色的给紫珠使了个眼色。

因为大夫人在场,紫珠便有些迟疑,犹豫了一下,还是一咬牙,低呼道:“呀!小姐,您这发钗上面最大的那颗水晶珠子怎么不见了?”

沈青荷一愣,抬手往鬓边摸去。

大夫人心里咯噔一下,就知道自己这个目光短浅的女儿要坏事。

她本来不想理会,可是紫玉也扯着嗓子嚷起来,“真的不见了,刚在院子里的时候还在的啊,这可怎么办?”

那么大颗成色又好的水晶珠子不可多得,沈青荷会有,还是西陵钰背地里送的。

本来她也不敢拿出来显摆的,但是为了要嫁祸沈青桐,总要有足够吸引人的筹码。

“就是沈大小姐发钗上的那颗吗?怎么会不见了?”有之前跟着沈青荷一起欣赏过发钗的几位小姐已经关切的围了上去。

大夫人硬着头皮回头,沉声呵斥,“不过一颗珠子,回头找找就是,开宴的时辰就要到了,你快回去把衣裳换了。”其实是个警告的意思。

西陵钰也回头看过来。

“可是刚刚明明还在的!”沈青荷低下头。

“是啊夫人,刚才小姐在院子里和苗小姐她们喝茶的时候那珠子都还在呢,这才眨眼的工夫,只是追出来和二小姐说了两句话……”紫珠马上帮腔。

因为沈青荷的发钗太引人注目,刚才喝茶到时候杨、苗两位小姐也都不时羡慕的盯着瞧,的确是很清楚的记得的,可是现在,最大也最漂亮的那颗珠子却被人扯掉偷走了?

“是啊,那会儿还在的!”苗小姐道,说话间已经眼神古怪的开始打量沈青桐。

沈青桐的眉眼一厉,她不屑于和紫珠争辩什么,直接挑眉看向了沈青荷,质问道:“大姐你这个丫头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你追着而我出来之后东西就不见了?”

“没什么,她……随口一说的!”沈青荷咬着嘴唇,虽然眼神里满是不舍和心疼,却是一副为了顾全大局而不是很想追究的样子。

大夫人是真怕她们再闹,刚要打个圆场把事情含糊过去,紫珠已经站出来一步,不依不饶的道:“我家小姐的那颗珠子就是在和二小姐单独见面之后不见的,二小姐你不要总是钻空子,欺负我们小姐大度老实。”

“紫珠!”沈青荷扯了她一把,眼神责备。

沈青桐的表情似笑非笑,“大姐,所以现在你的意思是说我偷了你的东西?”

“我没这么说!”沈青荷蹙眉,明显的言不由衷。

西陵钰是对她有几分意思的,何况东西还是他送的,这时候,当然不介意再顺水推舟一把,这时候突然漫不经心的笑道:“东西丢了,当然就要找,既然二小姐有嫌疑,那就查一查吧,好歹证明个清白。”

西陵钰开了口,谁都没办法拒绝。

沈青荷眼底隐晦的闪过一丝喜色,低头使劲的捏着袖口掩饰情绪。

“那——”大夫人也懒得再管。

沈青桐并不管别人怎么说,就只是针锋相对的盯着沈青荷,“所以大姐你是想搜我的身了?”

沈青荷抬起头,虽不表态,眉心却拧成了疙瘩。

那边西陵越是饶有兴致的盯着沈青桐留给他的背影——

这丫头,有意思啊!明明是胸有成竹,能当场一巴掌扇沈青荷脸上去她还不动手,偏要把事情往大了闹,这是要诱敌深入啊?

------题外话------

真不愿意?宅斗,这种小打小闹的伎俩,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忐忑的怕你们弃文,嘤嘤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