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当众宽衣?/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荷不说话。

沈青桐就又看向了大夫人,确认道:“大伯母也怀疑我吗?”

西陵钰这一掺合,事情就有点没办法收场了。

横竖大夫人也从没把沈青桐当回事,总不能拆自己的女儿的台,于是便道:“查一查,张明了清白,也是为你好!”

这么一查,不管结果如何,这个污点都会烙在沈青桐身上了。

“大夫人,您不能这么对我家小姐!”木槿护主心切,冲上去就要和大夫人理论。

大夫人使了个眼色。

杨妈妈一招手,马上有两个婆子上前,把木槿按着跪了下去。

“小姐!”木槿恨自己的无力,失声痛哭。

杨妈妈上前就要往沈青桐身上摸。

沈青桐一把拿住她的手腕,再次看向了大夫人,确认道:“所以,今天大伯母是一定要当场为这件事要一个水落石出的,是吗?”

大夫人皱眉。

杨妈妈还想动强,沈青桐就一把甩开她的手,冷冷的道:“不用你们动手,我自己来!”

这种情况下,怎么可以叫人搜她的身?这个沈家二小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众人无不吃惊。

“可以了吗?”沈青桐立于人前,利落的扯开腰带,在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之际已经脱下外袍当众抖了两抖。

她的目光冷沉,一张脸上全无表情,明明是芙蓉赛雪的一张清丽脸庞,此刻染了满面的寒霜,竟是平添了一种叫人不敢直视的戾气。

“你——”大夫人羞窘的满面通红,手里捏着帕子指过来,抖个不停。

她是不喜沈青桐的,可沈家女儿的闺誉名声可不是这么拿来糟蹋的。

沈青桐根本就当没看见她,直接看向了沈青荷道:“大姐,为表清白,你是不是也要以身作则,也当众验明正身,省的有人背后嚼舌,说大伯母她偏袒亲儿,而刻意磋磨我这个没爹没娘的孤女?”

“你——你当我也如你这般不知羞耻吗?”沈青荷双手掩面,一张娇艳的脸庞涨的通红,急声道:“当众宽衣,你成何体统?”

沈青桐眉眼冷硬,不过冷嗤了一声,只当是没听见她的话,说着已经慢条斯理当重新把外袍抖开了穿上,然后弯身去扶起被推倒在地的木槿。

“小姐!”看到自家小姐当众受辱,木槿的眼泪吧嗒吧嗒的直掉。

沈青桐已经再度看向了大夫人道:“大伯母,你现在还有什么疑问吗?”

大夫人的牙龈都暗暗的咬出了血腥味来,这么当众失了体统,她面上挂不住,却不得不赔笑安抚在场的客人道:“桐桐这丫头性子野,自小被娇宠坏了,方才有冒失的地方,诸位就当她是孩子心性,别放在心上。”

宠坏了?这么多年了,连个把她放在眼里的看待的亲人都没有,又何来娇宠一说?

大夫人这脏水泼得也是不遗余力了。

沈青桐也不介意她怎么说,只还是坚持己见,咄咄相逼,“大伯母,既然大姐指证我偷盗是子虚乌有的事情,那么关于这件事,是不是还要她自己给出一个交代,说出她那物件的去处来?”

沈青荷文言,一下子就急了,尖声道:“你这么意思?难道你的意思是说是我自己藏了东西,然后来诬陷你的吧?”

“难道不可以吗?”沈青桐反问,“既然你能怀疑我手脚不干净,我为什么不能怀疑你监守自盗?”

“母亲!”沈青荷气疯了,却不能当众和她动手,再次扑到大夫人的怀里痛哭起来。

“大姐的东西,方才人所共见,是被她带进了这个院子里的,那就没有平白消失不见的道理。”沈青桐却是不依不饶,顺势目光一扫众人。

她这是什么意思?在场的众位闺秀都义愤填膺。

沈青音上回得罪了老夫人,本来今天是不敢出头的,一直躲在人后,这时候都忍不住的跳出来,大声道:“沈青桐!你自己不要脸面就算了,难道还想逐个搜我们的身吗?”

“这就得问大伯母了!”沈青桐道,这回已经不只是针对沈青荷,更多的是冲着大夫人去的了。

试问,方才如果被当众冤枉指责的人是沈青荷,大夫人会顺水推舟的默许别人搜她的身吗?

答案,肯定是不会的。

说到底,不过就因为她沈青桐不是从大夫人的肚子里爬出来的,所以她不心疼罢了。

沈青桐摆明了就是针锋相对。

大夫人看着她的眼神也带了不加掩饰的冷酷,沉声道:“桐桐,别再闹了。”

沈青桐冷然勾唇,“刚才大姐对我咄咄相逼的时候,可没见大伯母你站出来制止!”

“沈青桐,母亲她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你居然这么顶撞她?”沈青荷怒道,心里也是憋屈——

刚才真正逼得沈青桐就范的人可是太子西陵钰,但是她却没办法点明。

“我只是要一个公道!”沈青桐道,据理力争,

沈青荷无计可施,只能再次求救的看向了西陵钰。

西陵钰本来只是想帮她一把,也没想到沈青桐这丫头居然泼辣成这样,会不顾头脸的这样闹,这时候便是尴尬的笑了一声,抖开手里折扇,“既然证明就只是误会一场……”

“既然是误会,那就更要解开了。”不想却是旁边西陵越突然开口打断他的话。

西陵钰眉头一皱,侧目朝他看过去。

西陵越负手而立,面容还是惯常的冷峻,目中无人,淡淡的道:“沈二小姐的身搜得,别人自然也能搜,有皇兄人在这里,难道还会偏私枉纵不成?”

这个所谓的高帽子,是真压得西陵钰险些背过一口气去。

可是他开口说了话,其他人都没胆量反驳,有几个闺秀已经露出恐慌的神色了。

这样一来,可是要得罪人的。

西陵钰咬着牙,脸色明显开始不好看了。

沈青音却是忍无可忍,站出来一步道:“就算要搜身,那也只需要搜那些和大姐沾了边儿的吧?我们和她离得远远的,八竿子打不着,凭什么怀疑我们?”

“对对对!”马上就有人七嘴八舌的附和,“不是说沈大小姐去亭子那边的时候东西还在的吗?那之后我们就没近她的身了,凭什么搜我们!”

那会儿跟沈青荷在一起的杨家和苗家两位小姐顿时慌了。

杨小姐恨恨的瞪了沈青荷一眼。

苗小姐则是满眼圈跑泪,扑到苗夫人的怀里低泣起来,“母亲,和我没关系的!”

大家都是深宅大院里出来的,这种小把戏,谁家没见过?很明显就是沈家姐妹之间的内斗。

本来事不关己,大家又都和沈青荷相熟,便就袖手旁观的看沈青桐这个孤女的热闹了,可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利益,那就谁也不是傻子了。

所有人看着沈青荷的目光瞬间都变了,有人憎恨,有人敬而远之,躲瘟疫一样。

这样沦为众矢之的局面,沈青桐可以一笑置之,沈青荷却顶不住了,脸色微微的发白,甚至开始恐慌了起来。

苗夫人不能看着女儿被人当众搜身,当即站出来一步道:“沈夫人,我们今天都是入府来为贵府的老夫人贺寿的,你真要把事情闹得这么难看吗?”

这下完了,不只是沈青荷得罪了人,就连正个沈家都被拖下水了。

大夫人骑虎难下,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

西陵钰却还想维持和沈家的关系,不想受这个连累,只能冷着脸再开口,“不过一颗珠子,多大的事儿,谁家还缺置办这点儿小物件的银子么?要是手贱,也只会是哪个下人,既然沈二小姐不依不饶的,那就给她一个交代,把方才接触过沈大小姐的下人都搜一遍算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也有点底气不足,生怕西陵越再跟着搅局。

但是还好,西陵越大概也是不想太过得罪沈家了,这次倒是没做声。

沈青桐冷哼一声,别开了眼睛。

大夫人只想尽快了结此事,不耐烦的挥挥手,“杨妈妈,赶紧的吧!”

最后挑出来的也就是木槿,紫玉,紫珠还有苗、杨两位小姐的贴身丫头,再就是之前往凉亭里给几人送茶的一个丫头了。

杨妈妈带人一个个的搜,没想搜到紫玉的时候,一扯她的腰带,就听叮咚一声脆响,一颗水晶坠子落在青石板路上,璀璨生辉。

------题外话------

本来没想这么快和大夫人撕破脸的,但是为了加快进度把桐妹儿丢去祸害越越,直接一起撕了吧╮(╯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