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警告,别惹我!/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蒹葭紧张的扯了下木槿的袖子。

沈青桐神态自若,举步上前,“大伯母还有何见教?”

大夫人皱眉。

横竖都撕破脸皮了,沈青桐也不屑于和她兜圈子,直接道:“今天的这件事,始作俑者是谁?是非曲直,祖母看得一目了然,而大伯母你的心里也应该比我有数,与其在这里等着教训我,您不如回去好好教教大姐,要害人,至少要拿出点手段来,省得害人害己,贻笑大方!”

在大夫人看来,沈青桐今天名誉受损,损失惨重,所以理所应当把她这些话当成了发狠的气话。

她冷冷的看着对方,“清荷的事不用你操心,只是作为长辈,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这样不识大体,不知道以大局为重,你真以为你祖母会一直的不同你计较吗?”

虽然她在这里府里说一不二,但是明面上却是不能动沈青桐的,毕竟——

沈青桐是沈竞的遗孤。

且不说大老爷沈和就是借沈竞的余威上位的,单就是这府邸之内,她也不能苛待自家二叔留下来的孤女,否则这名声传出去,整个沈家都会因为忘恩负义被人瞧不起。

“我不懂什么大局,只知道不能被人欺负。大姐不懂事,大伯母你却是聪明人,如果以后不想再被我连累的话,那就千万把大姐看好了。万一她再对我做出什么不好的事,可能就真的没办法挽回了。”沈青桐道,语气揶揄,半真半假。

“你威胁我?”大夫人目光一寒。

“警告而已!”沈青桐挑眉,迎着她的视线,唇角勾起淡淡的笑容来,“大伯母你是知道的,在沈家,我的命最不值钱,随便你们怎么踩都没人疼,横竖不过烂命一条,我可是不在乎和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同归于尽的!”

大夫人震了震,脸色突然不受控制的微微变了。

这个丫头,居然敢说这样的话?

是了,这可不是随便说的,就冲今天她做事那个冲动又不计后果的手段,大夫人就后怕的一阵胆寒。

可是她纵横后宅这么多年,怎么甘心被沈青桐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威胁?

定了定神,大夫人盯着她的眼睛,咬牙道:“这些话,你就不怕我告诉你祖母知道?”

老夫人的脾气,唯我独尊,她可容不下一个年纪不大却这样狂妄无边的丫头在眼皮子底下为所欲为。

“你去说啊!”沈青桐闻言,就又笑了,随手扯了旁边树上的一片叶子在手中把玩,“沈青荷她是烂泥扶不上墙,虽然我的名声不好,可是她也不见得强到哪儿去吧?祖母不就是两挑个好的去联姻皇室吗?在我们两个之间,你要不要赌一把?”

“你!”如果说之前都是气恼,那这一刻大夫人脸上的表情就是控制不住的恐慌了,“这些话都是谁跟你说的?”

这些事情,沈青桐怎么会知道?

如果是老夫人告诉她的,那么是不是就说明老夫人已经有了放弃沈青荷的打算了?

“我自己有眼睛,我会看啊!”沈青桐莞尔,“祖母是很看好昭王殿下的吧?大伯母真当我傻吗?那次你跟大姐去皇觉寺,可不是和贤妃娘娘偶遇的吧?”

大夫人心中了然,倒是缓缓地松了口气,讽刺道:“你倒是真的有心!”

“不凑巧,刚好被我知道了嘛!”沈青桐笑笑,当真是半点也不怕她。

大夫人被她气得够呛——

她是长辈,又在府里当家,这个丫头居然完全不把她看在眼里。

“好!你的眼睛毒,那也是你的本事!”深吸一口气,压下满心的火气,大夫人还是镇定自若的看着沈青桐道:“既然你都看出来了,那我也不妨和你透个底,没错,昭王的确是老夫人替清荷选的夫婿,并且贤妃娘娘也正有此意,你要胡闹,别的事情都好说,但是在这件事上,最好是不要打歪主意。你祖母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你坏了清荷的前程没关系,但要是坏了她的打算……”

大夫人的话,只到一半,只是目光冷凝,警告的意味非常明显。

“我还是那句话——别惹我!”沈青桐道,横竖一副煮不烂的脾气,“我虽然对攀龙附凤没兴趣,但是你们母女敢再招惹我,我跟你们鱼死网破!”

这世上,什么人是最可怕的?

不怕死的人!

恰恰,沈青桐就是这样的人!

大夫人和沈青荷都有私心,所以就会有顾虑,她沈青桐能豁出去的东西,大夫人她们不能!狠不过人家,怎么办?

绕着走吧!

大夫人的胸口起伏,脸色且红且白,变化的分外精彩,一双眼睛啐了毒一样的盯着沈青桐,眼珠子里几乎都要滴出血来。

沈青桐的面色冷然,不避不让的与她对视,那就是赤裸裸的挑衅了。

大夫人虽然不服气,最终也是无计可施,甩袖而去。

蒹葭和木槿在旁边看得胆战心惊。

“小姐!”蒹葭一下子就哭出来了,跑过来抓住沈青桐的手,“您干嘛当面和大夫人顶撞,这是要闯祸的啊!”

“不闯祸的时候也没见她们母女会对我手下留情,怕什么!”沈青桐道,拿帕子给她擦了擦眼泪,“别哭了,回去了!”

蒹葭抽抽搭搭,主仆一行了锦澜院。

*

红梅堂。

老夫人冷着脸坐在灯影下半天,不置一词。

方妈妈进来看了几次,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打破了沉默,“老夫人您消消气,事情也许还没想象的那么糟呢,这姐妹间争锋,小打小闹的事,哪个府邸里没有,就算传出去也不算什么,大家议论两天也就过去了。”

老夫人睁开眼,看了她一眼,脸上还是阴云密布,盯着墙角的宫灯道:“别的都好说,我就是怕昭王的心里会有点什么了。”

说着,她就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沈青桐猜的没错,上次沈青音当面掀了她的老底之后,她经过一番权衡,已经决定放弃东宫的路子了,而这一次的寿宴,也的的确确是为西陵越设的,本来下帖的时候她还很忐忑,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来,好在是西陵越来了,这也就是说他还是希望拉拢到沈家的这重关系的。

这是个好现象,但偏偏沈青荷那个蠢货不安分,居然在这样的日子里惹是生非。

思及此处,老夫人的胸口就又凝聚了一股闷气,脸色更难看,心里也更忐忑了。

*

锦澜院。

沈青桐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

“中午的寿宴小姐没去,这会儿晚膳的时候都过了,现在厨房那边应该也不肯再给小姐额外准备了,我那边还收着些糕点,去拿过来给小姐凑合应付一个晚上吧!”进了屋子木槿才想起这茬儿。

沈青桐得罪了大夫人,大夫人虽然明面上不会怎么样,但是可想而知,以后少不得要经常扔小鞋过来了。

“嗯!”沈青桐向来不委屈自己,点头道:“去拿过来吧!”

“那奴婢去叫人准备洗澡水!”蒹葭也道。

两个丫头相继离开,沈青桐走到桌旁刚给自己倒了杯水,木槿已经去而复返,身后还带了个看着挺眼熟的丫头。

沈青桐回头,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是韩姨娘的丫头丹砂!”木槿道。

那个丫头样貌普通,一眼看去也很老实,但是眼睛里却透着几分精光。

“有事?”沈青桐道。

“奴婢见过二小姐!”丹砂上前一步,行了礼,直接道:“是我家姨娘让奴婢过来给二小姐递个信儿,老夫人的寿宴散席之后,大小姐就换了丫头的衣裳,悄悄的从后门出去了,这会儿还没回呢!”

丹砂也是怕人知道她来了沈青桐这里,说完,又屈膝福了一礼就赶紧的摸黑走了。

沈青桐手里捧着个茶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是要她饿着肚子再去蹲门口堵一次人吗?

她才懒得管管闲事呢。

刚坐下,站在门口的蒹葭就眼神迷惑的走进来道,“大小姐也出门了吗?可是我刚看见五小姐往后门的方向去了啊!”

------题外话------

荷花姐和音妹妹俩活宝啊,猪倌老夫人表示要掀桌╮(╯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